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竹马那夜
竹马那夜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江桃何彦)

竹马那夜佚名

主角:江桃何彦
主角是江桃何彦的小说是《竹马那夜》,它的作者是佚名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六年后他摇身一变成了我的顶头上司,做得第一件事就是……开除我。「他竟然开除我,他这是公报私仇!」我跟...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3-05-12 11:39:43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他停了一下,又继续说:「酒店也订好了,家里长辈都见过了,我还邀请了我同事朋友,桃桃,我丢不起这个人,你明白吗?」

我愣在原地,整个人都傻了。

「所以你跟我结婚,只是为了创造一个让别人都觉得好的大结局?」我不可置信地问。

「要不然呢,我们都不小了,结婚不就是给长辈一个交代,然后大家相互依存着生活吗?」

「那如果我说我没考虑好,婚礼不办了,你会怎样?」

他愣了几秒,皱着眉头,「我绝不允许那样的事发生。」

我站在那里,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在一直往下落,最后叹了一口气。

我苦涩地笑了笑,什么都没再说。

我真的佩服周洲,他后来还真的对何彦笑脸相迎。

他将饺子端给彦,又递给我一碗,因为太烫还帮我用嘴吹了吹,宛若一位合格的丈夫。

一顿饭,三个人,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夹在中间,有些难受。

何彦表情有些难看,吃了几个就说没胃口,转身就要走。

周洲还让我送他下楼。

何彦身子顿了一下,拎起西装,笑得坦然,也没拒绝。

我按了电梯,一直把他送到楼下,他一根手指头都没动,看都不看我一眼。

走出电梯前,他突然转过身,低头逼视我,「千挑万选,你就选了这样一个玩意儿?」

我愣住。我知道他在说周洲,但更多的是讽刺我。

「何彦……他叫周洲。」我觉得何彦这句话有些过分了。

他却根本不理会,轻哼一声,转身出了电梯。

我手指顿在按钮上,最终上了楼。

回到楼上周洲已经洗了碗,又开始拖地、整理,做完这一切,他才终于停下来看我。

「桃桃……」他走过来,抱住我。

我身子僵了一下,有些抗拒。

「我们谈谈吧。」我叹了一口气。

他身子撑开一些,看着我,眼里有我读不懂的情绪,没等我开口,低头吻上我的唇。

周洲是个绅士的人,我认识他这么久以来,牵手、接吻,他都很克制。

可是这一次,他毫无章法,还强行拗开我的嘴。我呼吸困难,就想推开他。

但他却把我越抱越紧,最后干脆开始动手。

「周洲,你冷静一下……」我压着怒气吼他,企图唤醒他的理智。

但没用,他得寸进尺,直接把我摁在沙发上。

「桃桃,我们迟早都会这样,我不想等到结婚了,我今晚就想要你。」

说完,他不顾我的反抗,就来扯我的衣服。

我有点被吓到了。

「可是我不想。」我摁住他的手,祈求他冷静一下。

「你不想?」他盯着我,目光有些凶狠,「因为他?他是谁?你为什么要带他回家?如果我不在,你们会做什么?」

「是不是,现在压着你的人,就变成了他?」他冷笑。

我听得头皮发麻,还是想着跟他解释:「不是因为他,我跟他没关系,是我们自己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我顿了一下,鼓起勇气说:「我觉得我们并不合适,和你带在一起太压抑了,我受不了了。」

说完,他终于停止动作。

空气有一瞬间的安静。

隔了几秒,他笑着问我:「你玩我?我早就把你当成我的老婆,衣食住行,无微不至地照顾你,你一句不合适就要赶我走?凭什么?」

「对不起。」我低声道歉。

我错了,我早就意识到自己不喜欢他,但还是听从了家里的建议。走到如今这一步,我有不可推脱的责任。

「我不要你的对不起!」他突然开始嘶吼,「如果觉得对不起我,就不要拒绝我,我为你做牛做马,一次都不行吗?」

一滴泪从我脸上滑落,他哭了。

内疚让我放弃挣扎。

他开始对我胡作非为,我也毫无知觉。

正在这时候,手机响了。

我突然抽回了思绪,才发现他的手已经伸到了我裙子下面……

我吓得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猛地推开他,狼狈地冲了出去。

后面他还在说什么,我再也顾不上了,顺着楼道一层一层跑下去,最后跑出小区,一直往前跑。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雨。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淋成了落汤鸡。

晚上的气温有些冷,我冷得牙齿打战,最后发现自己竟然手机钥匙什么也没带就跑出来了。

我也不想再回去,最后打了一辆车去我妈那。

我妈问我什么,我都不说,只想睡一觉。

第14章

第二天,毫无意外地,我感冒了,没办法上班,我打电话去请假。

同事告诉我,何彦没有批假。

好吧,强撑着到了公司,我整个人都是飘的,昏昏沉沉。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同事都去吃饭了,何彦来了。

「怎么这副鬼样子?」

我一听心里来气,哑着嗓子反问:「你不就希望见到我这个样子?」

和他认识这么多年,他一来就开除我,丝毫不念及情分。

我病了跟他请假,他竟然告诉我:「要么来上班,要么辞职。」

我妈一听,赶紧喊我来上班。

不知道为什么,我和他的关系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是有多恨我,才会故意整我?

他可是我青春时代曾经喜欢过的人啊,怎么会这样?

他盯着我看了几秒,情绪有些烦躁,「去买药。」

「不去。」我懒得理他,我现在只想睡觉。

「你这状态上班就是浪费公司的钱。」

我都这样了,他还想着公司的利益。

我气疯了,吼了回去,「是你不让我请假的,现在又说我,何彦,你到底想怎么样?是不是你要逼死我才甘心?」

他大概是没料到我会突然这么激动,愣在那里,表情怪异。

过了几分钟,我趴在桌子上,以为他走了,结果有人拉着我的衣服,轻声道:「起来,去拿药,不吃药,吃点饭也行,我给你批假。」

他怎么还没走?

烦死了。

「不去。」

他没了声音,过了一会儿,又压低声音,「算我求你。」

我……

我实在不懂他这变幻无常的情绪,只觉得他烦,最后只好跟着他去拿药。

吃药前,他去买了粥,一勺一勺地喂着我,「吃了饭再吃药。」

他语气依旧很凶。

我疑惑地看着他突然放低的姿态,总觉得哪里别扭。

「医生说的。」他很凶地解释。

后来他送我回我妈家。

一路上我坐在副驾驶一言不发,他也不说话,挺好。

我也根本来不及思考,现在满脑子都是和周洲的事。

「手上的伤哪来的?」等红绿灯的时候,他突然瞟到我的手腕。

我赶紧把手往后面藏了一下,应该是昨晚周洲捏的。

「不小心碰到了。」

他没说话,盯着我一直看,看得我不自在地别开了脸。

「他打你?」他突然沉着声音问。

「没有。」兴许是我回答得太快,他根本不信。

把车开到路边停下,点了一支烟,望着我,「他是什么玩意?」

他现在的样子应该是发火了。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情绪突变,「我说了,他叫周洲。」

「我管他什么洲!」他突然猛地拍了方向盘,刺耳的喇叭声将周围的鸟吓得四处逃窜。

「你发什么疯?」我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跟周洲吵完架,我已经觉得精疲力竭,我不想再跟任何人吵。

他深吸一口烟,稳定了自己的情绪,突然转过脸盯着我的眼,「江桃,你是傻子吗?」

「当初玩我,甩我,欺负我的狠劲呢?」他笑着问我,「怎么现在活成这幅样子?」

我陷入沉思,一时无言。

「还是……你这辈子也就只能对着我放肆了?」他苦笑。

笑着笑着眼睛就红了。

我也哭了,擦了擦眼泪,回答他:「因为人总是要成长的,经受了社会的毒打,我任性不起来了。」

我仰着头,尽量让自己不那么狼狈,继续说:「何彦,从一开始,我和你就隔着十万八千里,所以到底谁甩了谁?我根本没资格……」

说完,我擦了擦眼泪,打开车门,下了车。

说清楚就好了,藏在自己心里很多年的话说出来,我顿时觉得轻松了好多。

我拦了出租车,回了家。

坐在车上,我觉得自己似乎有些过于轻松,以至于总觉得心里缺了一块。

也许青春里的暗恋就是这样,等我当时意识到自己可能喜欢上何彦了时,其实我的暗恋已经无法收拾了。

可是暗恋会让一个人突然感到自卑。

从来没注意过家境的我,开始注意到我和他之间天堑般的差别,就不敢靠近了。

再加上,他还去了国外,我和他更是不可能了,他又不喜欢我,所以我怎么敢联系他?

看着他这次回国变成我的上司,这种距离感让我更加确定当初的决定是对的,何必自取其辱?

可是他刚才问我是不是甩了他,我又隐隐有种感觉,是不是他曾经也喜欢过我?

哪怕就这样的一点点希望,我的青春好像也圆满了。

我有自知之明,不能奢求更多了。

第15章

揣着心事,回到家,一开门,我就站在门口不敢动了。

屋子里坐满了人,有我们家的,也有何彦家的,都是长辈。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该来的还是来了。

「小周说昨天有个男的去了你家?」我妈黑着脸上前来,轻声质问我。

「他怎么说的?」我小声问。

我看着全部的长辈都来了,就知道周洲说的不是一般严重。

「他还能怎么说……」我妈小声骂着我,「你这孩子,之前你也是同意的,现在婚礼也定了,酒店,婚庆,什么都订好了,别人一家人都来了,怎么收场?」

我心底沉了一下,握了握拳头,最终还是走了过去。

「叔叔,阿姨,各位长辈,你们好。」

全部人都以很不理解的眼神看着我。

一瞬间我有些打退堂鼓。

我深吸一口气,「我和周洲分手了,对不起,给你带来麻烦了。」

「当初好好的,怎么说分就分?」

「一两天就变了,我说桃桃这做人可不能这样。」

「我可听说了,是因为一个男的。」

「婚姻不是儿戏,你也二十多岁的人了,还这么没有责任心?」

「你不给大家一个交代吗?」

……

我听着大家七嘴八舌的责怪,头痛欲裂。

又要交代。

结婚的是我,我为什么要给别人交代?

缓了几秒,我还是开口道:「没有其他人,都是误会,是我和周洲出了问题,现在分开好过以后离婚,阿姨,你说呢?」

「你这孩子!」他妈妈显然被气到了,面部僵硬,「江桃,这婚还没结,你就想着离婚啊。」

「是我配不上他。」我很累,不想和他们纠缠。

她一下子没了语言。

「那我们家周洲也没嫌弃你,你倒好,你出去找是什么意思?」

「我没找,那个男生是我上司,我们从小就认识,他到我家吃顿饭,就这么简单。」她的话太难听以至于我没忍住,「是不是和你家周洲在一起,我就这辈子不能有交际,不能和所有男的说话?」

「就只是吃饭那么简单?周洲回家可是说……」

「他说什么,嘴长他身上,我能管吗?阿姨!」

也许是我吼得太大声,全场突然安静下来。

「江桃,你怎么对长辈说话呢?」我爸绷不住了,怒视着我。

我叹了一口气,看着屋子里面的人,心底一阵苦笑,「我错了,我对不起大家,大家可以散了。」

说完我深鞠了一躬,就朝我房间走了。

「江桃……」

我关了门,把一切声音隔绝在门外。然后整个人扑到被子里,狠狠地哭。哭到天昏地暗,快断了气,手机响了。

屏幕上显示着:「何彦」

想都没想,我摁熄了屏幕。

结果他不死心,一直给我打,打得我发毛,接起来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电话那头沉默了,「哭了?」

我闷声哭,不说话。

他叹了一口气,半天才说:「对不起,我刚才态度不好,我道歉。」

我依旧不说话。

说什么?

我现在脑袋都晕了,感觉自己快死了。

「没什么事,我就挂了。」

他又接着说:「你的药掉在了我车上,要我给你送上去,还是……」

「不要了。」我立马拒绝。

「行,我不上去,那你别哭。」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小心翼翼的样子。可是我根本没有心情理他,我自己的生活都是一团糟。

「你妈妈说你了?」他又问。

「你不觉得自己管得太宽了吗?」我反问。

他并不生气,只是缓了一会儿问:「因为我吗?」

「我累了。」我想结束对话。

「那你到底要怎样才不哭?你哭得我……难受。」

听到他说他难受,我心里竟然有一点报复的**。

可是想到他一回来就把我看似平静美好的生活搅得一团糟,正在气头上的我直接来了一句:「你离我远点!」

电话那头明显顿了一下,最后说了一个字:「好。」

第16章

第二天我去上班,没有看见何彦。

接下来的三四天也没有。

同事告诉我,他去国外培训去了。

「大概去一个月。」

「也不一定,听说是高管培训,表现好的会调到更大的城市去。」

「何总这么优秀,肯定要调走没跑了。」

小说《竹马那夜》 奈何情愫第5章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