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盼君朝与暮
盼君朝与暮全章节免费免费试读 季长清曲临江小说完结版

盼君朝与暮渭城

主角:季长清曲临江
小说主角是季长清曲临江的小说叫《盼君朝与暮》,是作者渭城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场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单恋,山穷水尽又峰回路转,路转之后却发现前路殊途。一直追寻着曲临江的季长清已经很努力,只是,有些事,并不是努力就可以成功。...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3-09 17:18:1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自回来之后,季夫人就拉着季长清的手,接二连三的问问题。季长清自己都没怎么搭上话,萍儿自然更是被忽略到了九霄云外。这会儿听季夫人疑虑难消,终于找到说话的机会,连忙帮着季长清安抚季夫人:“夫人放心,小姐的确是被人所救,未曾受到伤害。”

季夫人听了萍儿的话,眼中的怀疑减了不少,季长清连忙接口道:“娘,您别担心,我没事。我们先回屋再说吧。”季长清一身风尘仆仆,季夫人这才想起她才刚刚回来,今天还受了惊吓,而她竟然拉着女儿在门口站了半天,连忙说:“对对,我们先回屋,回屋再说。”

季长清扶着季夫人往回走,走了几步,季夫人忽然又停下脚步,转身说:“对了,我竟忘了,你爹爹还在外面寻你,既然你回来了,赶紧派人告诉他,叫他不要找了。”季长清点头应是,一面命人去寻季庄主,一面陪季夫人进屋。

“清儿,你刚回来,先去沐浴吧,沐浴之后来饭厅吃饭,你爹应该很快就回来了了。”季夫人拉着季长清的手叮嘱。季长清的确十分疲惫,便乖顺的应下,领着季夫人给她分配的浩浩荡荡护卫队,赶去沐浴更衣。

季长清躺在盛满热水的木桶中,温热的水流沁润肌肤,消解了白天的疲惫。上午被劫,下午跟踪,现在她有些昏昏欲睡,只想好好休息一下。但她知道,一会儿季庄主回来必然有话要问她,所以,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

想到白日里李光宇的所作所为,季长清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之前她受到惊吓,尚未来得及好好思考,现在仔细回想才发觉,当时的李光宇根本就不是那黑衣大汉的对手,很明显,黑衣大汉在让着他。结合李光宇一直以来的目的,不难猜出,他是想施一场英雄救美的计谋,好让她对他印象改观。不过计谋拙劣,又恰好遇上了别人捣乱,所以才演变成了英雄变狗熊的闹剧。

想到此处,季长清好气又好笑。李光宇此人,真本事没有,歪门邪道用起来倒是顺手的很,父亲一直说他只是缺乏磨练,但季长清却不以为然。他那样的人,恐怕再磨练多少年,也是天生懦性难改吧。不过来两人从小到大在一起玩,也算青梅竹马,李光宇平时对她这个表妹也确实不错,她若说出李光宇今日的把戏,舅父知道了,估计要将他打个半死,那是季长清不愿看到的结果。

不能告诉父亲和舅父,但又不想继续被李光宇纠缠,季长清纤眉微微皱起。

想了一会儿,又忽然勾了勾唇角,明眸中浮起一丝狡黠笑意。

“小姐在笑什么呢?莫不是今日被惊吓的傻了?”萍儿正在为她擦背,忽然听到她轻笑出声,便笑着问她。季长清用手轻轻撩起一捧水,浇在脸上,晶莹的水珠从她细腻如玉的脸庞滑落,经过白皙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之后无声无息的滴入水中,荡起醉人的涟漪。

“你这丫头,近来真是越发胆大了,连我都敢嘲笑了?”季长清心情稍好,却佯装嗔怒道。

这话初听似是威胁,但季长清的语气却丝毫没有责怪之意,萍儿也不怕她,继续大着胆子说:“说今天的事,小姐一会儿怎么回禀老爷,单凭今日表少爷的表现,小姐可以直接拒绝他了吧,何况,”她故意顿了一顿,从身后微微倾身过来,侧头看着季长清红润的脸,暧昧笑道:“小姐今日已经遇到心仪之人,何不将表少爷就此打发了?”

萍儿话音一落,季长清脸色更红,她知道萍儿指的是那个白衣人。只是,她不过是对那人有些欣赏罢了,两人只是萍水相逢,她绝不承认自己有什么别的想头。而且,那人已经干脆拒绝了她的结交之意,再谈心仪,岂不是讽刺?季长清当即羞得面红耳赤,异样的情绪冲上脑门,莫名羞恼道:“你这丫头,休要胡言乱语,若在胡说,当心我,我将你赶走。”

萍儿吓了一跳,见季长清似是真的恼了,连忙赔礼,“小姐莫恼,我不再乱说就是了。”她顿了顿,见季长清脸色缓和,又问道:“一会儿老爷问起来,小姐可要怎么回话?”季长清愣住,白衣如雪,公子如玉,那张俊逸脸庞忽然在脑中闪过。萍儿不提,她自己倒又想起来了。季长清连忙摇头,赶走脑中画面,镇定道:“此时你不用担心,事我已有主张。”

沐浴完毕,去饭厅的时候,季延已经回来了,此刻端坐在主位上,季夫人坐在他旁边。季长清走到门口,目光一扫,见季夫人的弟弟,也就是她的亲舅舅李耀也在,李光宇此刻坐在李耀旁边,一副垂头耷脑的样子。

季长清走进门来,先见过季庄主夫妇:“爹,娘。”

季夫人温和的说:“清儿来了。”

季庄主年约五十左右,面容刚毅,轮廓分明。作为季剑山庄的主人,他素来沉稳老成持重,但见季长清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也不免缓和了语气,指了指旁边的李耀说:“过来见过你舅舅吧。”

“是,”季长清转头对李耀行礼,轻声说:“清儿见过舅舅。”

“清儿不用多礼,快坐吧,你没事就好,今日你若有什么闪失,舅舅真是无地自容。都怪这个逆子,连你都护不好,”他狠狠瞪了一眼旁边的李光宇,恨铁不成钢的说:“你连清儿的安全都护不好,还指望你能有什么大出息?”

李光宇抬头快速看了季长清一眼,似乎惊讶她真的没事,随即低声狡辩道:“后来那个采花贼很厉害嘛,我打不过,但是之前的那些人我已经收拾了啊,不信你问表妹。”

“你还敢狡辩!”李耀一巴掌拍在李光宇脑袋上,“啪”的一声大响,季长清听着都疼。她素来心软,虽知道李光宇底细,却不免为他说话:“舅舅也不要责怪表哥了,他也不是故意逃跑,那采花贼武功的确不凡,表哥,难以匹敌。”

小说《盼君朝与暮》 第8章 休要胡言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