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 > 千金娇妻宠上瘾
千金娇妻宠上瘾沈星尔晏子羡目录_千金娇妻宠上瘾小说阅读

千金娇妻宠上瘾糖前蜜月

主角:沈星尔晏子羡
小说主角是沈星尔晏子羡的小说叫做《千金娇妻宠上瘾》,本小说的作者是糖前蜜月创作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爱上沈星尔的那一年,晏子羡初掌大权。他外表尔雅深沉,实则处事乖戾决绝,他在玺城地位卓然,呼风唤雨,女...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6-23 13:59:5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沈牧礼出差在外听说沈星尔发烧就匆匆往回赶,这会儿见她终于退了烧,心里高兴,非拉着女儿陪自己喝杯小酒。

沈星尔一边替他倒酒,一边听着老头子在耳边絮絮叨叨:“从小到大都很少见你这样发过高烧。小囡,你爹现在老了,可经不起你这么吓。”

陈妈站在一旁替沈星尔凉着清粥,笑着道:“多少年没听先生叫过小姐乳名了。”

沈星尔撑着头坐在沈牧礼身旁,望着他脸上藏得很深的疲倦,说:“来,老头,我给你松松肩膀。”

沈牧礼挑眉,随后一个爆炒栗子敲在她头上:“死丫头,叫谁老头呢。”惹得一旁佣人们站在一旁窃窃地笑。

他喝着酒,看着女儿捧着头龇牙咧嘴,脑海里总难免会想起她小的时候,粉嘟嘟的一个小肉团子,被他哄着抱在怀里的时光。

心思绵软的不行,他轻拍了拍沈星尔的双手:“我家小囡以后定然是要嫁进名门大户的,一双手可得好好地养着。你爹有钱,**松骨这种粗活还用你?”

心里不知多疼惜这个从小就没有母亲在身旁照顾的女儿,哪里能舍得让她病刚好就给自己**。

有时真恨不得把全世界都捧给她,可是世事总是不完美啊,岳翎的事已经成了女儿心中最大的疼痛。

父女俩吃过饭,沈星尔见家里的佣人忙进忙出,心里猜想大概是沈牧礼有什么重要的客人来,她便匆匆吃了药回房间。

到了晚上9点多,程静乐带着各种吃的喝的过来看她:“星尔,老娘放着帅哥不陪来陪你,你感不感动?!”

沈星尔懒散地躺在床上看综艺节目,随手翻了翻她带来的各种购物袋,语带嫌弃地道:“说好的榴莲呢?”

程静乐朝着她扔了一把瓜子壳:“发着烧还想吃榴莲,烧死你得了。”

眼眸一闪,程静乐忽然尖叫一声,一把拽开她睡衣的领子,指着沈星尔锁骨处几个隐隐约约的吻痕,笑骂道:“你特么发个烧还能跟男人干这种事?!”

“……”沈星尔俏脸羞赧,她欲盖弥彰地抿了抿唇,伸手推开她,声音还带着沙沙的嘶哑:“狗咬的。”

房门恰在这时被推开,沈牧礼站在外头朝沈星尔招了招手:“星尔,到我书房来一下。”

沈星尔从床上半滚着下来,嬉皮笑脸地奔到门口,却在看到沈牧礼身后那个高大冷峻的男人时,表情僵住了。

身后,程静乐满脸幸灾乐祸的样子,一边没心没肺地啃着片蜜瓜,一边学小狗“汪汪”地吠了两声。

沈星尔没忍住,捡起自己的一只拖鞋甩在了损友脸上。

沈牧礼无奈看在眼里,真心觉得自己的一张老脸被这熊孩子丢得也没剩多少了,他面不改色地笑迎着晏子羡先去了书房:“这死孩子从小就是这样,丢人小玩意儿,倒是让您见笑了。”

晏子羡脸上表情倒是很淡,令人看不出一丝喜怒情绪。

沈星尔跟在男人身后,一边盯着他高冷的背影,一边在心里忐忑不安。

好好的,他突然来找她家老头做什么?该不会是想把她开车撞人的事告诉她爸爸吧?

有些心慌,她快两步凑上前想要挤到两人中间,试图想要与这个男人交涉一下。

“干嘛呢?!”沈牧礼没好气敲了一记她的头:“你的礼貌呢?见了客人不打招呼啊?”

晏子羡走到靠窗的深色单人沙发落了座,一双漂亮的腿优雅地交叠着,目光淡淡,来了一句:“沈先生家里还养了狗?抱来我瞧瞧?”

沈星尔瞪他:“……”汪汪!

沈牧礼只当他在说笑:“养个女儿都已经愁白了我的头发,我哪里还有什么精力养狗。”

他说着,转头瞪了眼沈星尔:“还不给客人泡茶?!”

“哦。”沈星尔端起陈妈刚刚送上来一壶热水,朝着男人走近。

晏子羡从外套里取出一个极精致的烟盒,一种名叫高斯巴的牌子,打开,里面整整齐齐摆着五根雪茄。

取出来一支,剪了头点了烟,他轻轻转眸,目光若有似无地落在身旁的女孩身上。

她应该是不久前才刚洗过澡吧,垂落在他眼前的发丝上散发着一股芬芳清浅的樱花香气。

男人微微眯着双眼,忽然挺直了背脊,凑近她,嘴对着她的嘴,薄唇微拢,一个弯弯绕绕的心形烟圈缓缓地从他的口中跳跃而出。

沈星尔嗓子还疼着呢,真受不了那烟味。想躲,却被男人一只手托住了腰,一只手捏着她的鼻子,既不许她跑,又不给她呼吸。

霸道又恶劣的男人,打定了主意似的要逼她接受他的一颗心。

呼吸渐渐不顺,她不得不张开了嘴,那颗烟雾缭绕的心就这样顺着她的桃唇窜进了女孩的身体。

一口烟急急地呛进肺里,沈星尔一手扶着沙发边缘,咳得撕心裂肺的。一双俏眼蕴满了红红的湿意,心里恨这个男人都恨得不行了,眼珠睁到最大,瞪着晏子羡。

她要真是狗就好了,直接一口咬死这个恶劣的狗男人!

男人手里夹着雪茄,目光别提有多痞了,笑意深邃,藏在瞳孔最深处,目不转睛望着她。

眼底除了这个小女人,再看不见别的。

他为了照顾她已经好几晚没有合过眼,沈牧礼出差未回,他不放心拾星苑上上下下的人,当然也是舍不得拥她在怀的那抹香软满足。

30岁的成熟男人早已经拥有了人人都梦寐以求的帝国和财富,却是人生头一次想要花心思好好去疼一个女人。

心里却又恼她刚才在朋友面前将他比作小狗,所以才想出这种不正经的法子惩罚着她。

沈牧礼坐在远处,袖手旁观,目光一直落在那个深不可测的男人身上。

真正开始接触晏子羡是在两年之前,他突然出现,从沈牧礼的手里买走了寰牧集团10%的股权,而且还破天荒地让寰牧集团借着他宇宙集团的资源顺利上市。

这三年来,寰牧集团的总市值在一夜之间从千万飙升至近十亿。

所有人都知道晏子羡身价可观,可没有人清楚他究竟多有钱,也鲜少有人知道他当年究竟是做了什么样的生意才会如此富可敌国。

寰牧集团如今有近十亿的市值,这样的规模在玺城已经是数一数二,可在面前这个30岁都不到的男人眼里,也算不上什么。

这两年,他一直很感激晏子羡。

当年他与岳翎离婚,被那女人分走了近三分之一的身家转手送给了沈御诚,一旁又有沈御诚和陆家人的虎视眈眈,如果不是晏子羡当时出手拽了他一把,他只怕已经被踢出董事局,甚至连沈星尔的生活也要被影响。

可是晏子羡为什么突然会对寰牧集团感兴趣?以前沈牧礼还真是捉摸不透。

现在倒是总算明白了。

心绪真是说不出的复杂。他走上前,轻拍了拍女儿的背脊,柔声说:“回房间歇着去吧,你身体刚好一些,别又再着了凉。”

沈星尔心里巴不得呢,扭头就跑。

沈牧礼关了书房的门,回头再去看孑然立于窗边的男人:清寒深冷,高不可攀。

眼眸深得像是封了许多层的寒冰,仿佛没有任何人能够被他看进眼中。

“晏先生,星尔是我心中挚爱。您看她根本还是个孩子,未必明白什么是男女感情,再者,我也不希望她小小年纪就要为了我这个没用的父亲牺牲她自己的人生。”

“我也看得出您待她与众不同,只不过……”

晏子羡耐着性子听着他小心翼翼的遣词造句,也是早已经习惯了,每个人在他面前都是这般迂回与弯弯绕绕。

他慢慢悠悠地抽完了一根雪茄,这才接过沈牧礼的话头:“城南那块地皮,就当是我送给你们的一份薄礼。小姑娘有我护着,她以后大可以在玺城横着走。”

“至于我的诚意,我以为这两年来沈先生应该已经看得很清楚了。”

小说《千金娇妻宠上瘾》 第19章 他两年来的蓄谋已久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