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乘风越海
《乘风越海》最新章节 乘风越海石更俞凤琴石青山全文阅读

乘风越海不否

主角:石更俞凤琴石青山
新书推荐,《乘风越海》是不否所编写的官场职场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石更俞凤琴石青山,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从未想过当官的石更,因为一次就医而改变命运轨迹,踏入了官场。他的政治生涯始于女人,最终身居高位也得力...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1-21 13:27:23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石更说的不是酒话,他是真的下定决心要进入官场。

如果他有背景,他在报社的优秀新人奖就不会被别人截胡。如果他有权利,也许沈叶叶就不会和张向远在一起,或者他至少可以跟张向远公平竞争,而现在他连竞争的资格都没有,他跟张向远根本就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他把这一切都归结为是没有权利的结果,所以他要当官,他要拥有权利,只有那样,他才能守护住属于他的一切,他才能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回到家,石更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起来吃了口东西,他就骑自行车去了春阳第一医院,俞凤琴初五上班。

每次去医院找俞凤琴,石更都会先挂个号再上楼,他怕直接去,万一有人看病,他没号进诊室不太好。另外他也不想给俞凤琴添麻烦。

平时医院下午的人就不多,过年期间更是寥寥无几,石更挂号都没用排队。

来到三楼泌尿科的门诊室,门是关着的,但透过门上的玻璃可以看到俞凤琴坐在里面正在拿着一本书看。石更敲了敲门,引起了俞凤琴的注意后,推门就进去了。

两个人在一起后,除了每个月俞凤琴的大姨妈如期来串门之外,办事间隔的天数从来就没有超过两天。由于年前几天两个人都忙,过年俞凤琴的丈夫又回来了,俞凤琴前几天又没上班,导致两个人已经超过一个星期没有在一起了,对彼此都非常渴望。

石更把门反锁后,拉着俞凤琴进了屏风就亲热了起来……

“帮我系一下。”俞凤琴穿上胸罩,背对着石更说道。

石更扔掉手纸,把胸罩带子上的扣子扣了上:“我今天过来找你除了想你了,还有另外一件事。”

俞凤琴从地上捡起毛衣套在头上,边穿边问:“什么事?”

石更提起裤子说道:“我想进官场。”

俞凤琴一愣:“你想好了?”

“想好了,你能帮我吗?”石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俞凤琴。

他一直记着俞凤琴说过可以帮他进入官场这件事,这也是他打起当官主意的最重要原因,要是没有这件事,他想都不敢想。所以他能否进官场,现在完全取决于俞凤琴。

“当然能,不过你在官场能发展成什么样我可不敢保证,这一点你要清楚,政府机关可不比报社。一旦离开了报社,你再想回去就难了。”俞凤琴希望石更进入官场,但她更尊重石更的选择,她认为有必要提醒一下石更,换工作不是小事,必须三思而行。

“你说的我都知道,我要是没想好也不会来找你。你就说你打算怎么帮我吧?”石更想不出俞凤琴一个医生如何能帮他进入官场。

“晚上去我家,见我丈夫。”

石更大吃一惊:“我没听错吧,见你丈夫?”

俞凤琴轻松地笑了笑:“以我弟弟的身份去。”

听俞凤琴说了她丈夫卞世龙的工作后,石更才知道卞世龙是伏虎县县委副书记,在这之前俞凤琴连一个字都没有提过。

傍晚俞凤琴下班后,石更买了两样东西,跟着她一起回了家。

到了楼下,俞凤琴不忘叮嘱道:“我跟你说的那些话你都记住了吧?千万不能说错了。还有,进屋后一定不能乱来,要是被卞世龙看见就麻烦了。”

石更见俞凤琴有点紧张,就笑着说道:“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好了,不会出现任何差错的。”

上楼进了屋,石更见到了卞世龙的本人。

石更对卞世龙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卧室床头柜上的那张照片,今天见到卞世龙本人,石更吃惊不小,这是照片上的那个卞世龙吗?

卞世龙是军人出身,照片上的他身材高大魁梧,英气逼人。而此刻出现在石更眼前的卞世龙则是干瘦头发稀疏脸色发灰眼神黯淡无光,在窗外夕阳余晖的照射下,看上去很苍老,完全与照片上大相径庭,判若两人。

卞世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低头抽着烟,像是在想心事,以至于家里来人了他都没有发现,还以为就是俞凤琴一个人。

石更看了俞凤琴一眼,然后把手中的东西放到了一边。

俞凤琴笑着说道:“老卞,你看谁来了。”

卞世龙扭头一看,这才发现俞凤琴不是一个人回来的。打量了一眼石更,他显然不认识:“他是?”

“还记得我以前给你提过的王舅吗?就是我妈的表弟。”

“哦,怎么了?”

卞世龙根本就不记得俞凤琴什么时候跟他说起过王舅这个人了,俞凤琴家七大姑八大姨挺多的,不是经常走动的,跟他念叨过他也是这耳听那耳冒,根本不往心里去,所以跟他说什么王舅,他就权当是记得了,也懒得细问。

俞凤琴拉着石更的胳膊说道:“这是石舅的小儿子石更,现在在省日报社工作。石更,这是你姐夫卞世龙。”

“姐夫你好。”石更笑着伸出手说道。

卞世龙出于礼貌站了起来:“你好,快坐吧。”

“王舅的儿子怎么会姓石啊?”卞世龙给石更倒了一杯水,然后好奇地看着俞凤琴。

俞凤琴坐在沙发上叹气道:“咳,别提了。当年王舅家里困难,孩子又多了,没办法,就举家搬到了外地找生计,结果不成想发生了意外,全家八口人只有石更和他五姐两个人幸免。后来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姐俩又回来了,之后被一个姓石的人给收养了,石更那时还小,就随了人家的姓。石更十五岁那年,我在街上偶遇过他和他五姐一次,之后就没了联系。今天要不是在医院碰到了,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呢。”

卞世龙点了点头,看向石更问道:“家里都还好吧?”

石更红着眼睛,低头说道:“家里现在就剩我自己了。”

“你五姐呢?”

“前两年得病走了。”

卞世龙听了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既然咱们是亲戚,以后就勤走动,没事就到家里来,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千万别客气。”

石更擦了一下夺眶而出的眼泪说道:“谢谢你姐夫。”

俞凤琴事先并没有让石更哭,只是说等她说完编的故事后,表现的悲痛一点就行了。看到石更哭了,俞凤琴挺意外的,但同时也挺佩服石更的演技,她悬着的心也踏实了下来。

俞凤琴站起来说道:“你们俩慢慢聊着,我去做饭了。”

石更和卞世龙没什么主题,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通过聊天,石更发现卞世龙并没有什么官架子,至少在与他聊天时挺平易近人的。石更还发现卞世龙这个人说话比较直,喜怒形于色,心里想什么,都能从脸上看出来。

其实进屋之前石更还是有点紧张的,毕竟他和俞凤琴的关系非同一般,今天过来他不仅要面对卞世龙,还要演戏,要说他心里一点不虚绝对是假的。可卞世龙的平易近人让他很快放松了下来,但只是精神放松,言谈举止始终规规矩矩的。

卞世龙吃饭之前还有说有笑的,吃上饭,尤其喝了酒,他就像换了一个人,一语不发,目光呆滞,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卞世龙的变化毫无征兆,石更担心是他的问题,可是仔细回想从进屋到吃饭,他似乎并没有任何做的不妥之处,就疑惑的看向了俞凤琴,想从她那里得到答案。

俞凤琴视而不见,什么都没有表示。

当天晚上,在俞凤琴和卞世龙的一再挽留下,石更留了下来。不过石更很老实,没敢动歪心眼。

成了亲戚以后,石更去俞凤琴家里就更名正言顺了,但以往他都是专挑卞世龙不在家的时候他去,如今他是专挑卞世龙周末回家的时候去。当然,其他时间也照去不误。

挑卞世龙在家的时候去,是为了与卞世龙拉近距离,也是为了让卞世龙帮忙做铺垫,石更在这个过程中等的很煎熬,但他知道必须耐得住性子,必须听俞凤琴的。

一晃,两个月就过去了。

又是一个周末,晚上吃饭闲聊时,俞凤琴见卞世龙今天似乎心情还不错,便话锋一转,说道:“前几天石更过来说,他在报社呆的不太如意,想换个工作环境,问我能不能帮忙想想办法。我在医院工作,他大学学的也不是医学,你说我能想什么办法呀。”

卞世龙一听就明白了俞凤琴话里的意思,但他没有拾茬儿:“干什么都不可能一帆风顺,他才参加工作多久,碰到点坎坷挫折很正常。换工作不是换女朋友,没那么简单。何况省报社可是好单位,好不容易进去了,再出来不是傻吗。”

俞凤琴早就料到了卞世龙不可能马上就答应,所以听了卞世龙的话她也不急,说道:“谁说不是呢,我也是这么跟他说的,可这孩子就是听不进去,瞧他那意思是铁了心不想在报社干了。我的想法是,省报社确实是个不错的单位,可是如果干的开心,换换地方也不是坏事,树挪死人挪活嘛。你要是能帮他,你就帮帮他,这个孩子也怪可怜的,现在在这个世界上,就我这么一个远房表姐,你说咱不帮他谁帮他了,是不是?”

卞世龙有点不高兴了,他板起脸看着俞凤琴说道:“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自己的事情我都弄不明白,我怎么帮别人?石更他是不是疯了,放着好好的城里不呆,偏要往县城里跑,他怎么想的?脑子被门挤了吧!”

俞凤琴也不高兴了,她把筷子往桌子上重重一放,说道:“不就是求你帮个忙吗,至于说话这么阴损吗?再说石更也不是外人,不管怎么样,你也是个县委副书记,只要你想帮忙,石更去伏虎县工作根本不是什么难事。能帮一把就帮一把,石更他是个有心的孩子,他会念你的好的。”

和卞世龙结婚这么多年,俞凤琴对卞世龙太了解了,如果是卞世龙坚决反对的事情,他一定会毫不退让的激烈争辩到底,而但凡沉默不语,就意味着他十有八九是要妥协。

见卞世龙阴沉着脸不说话了,俞凤琴便趁热打铁又说道:“我看石更这个孩子不错,正经的大学本科毕业,人又聪明,真要是进了政府机关,估摸着也不会太差了。而且去伏虎县,兴许还能帮上你的大忙呢。我跟你结婚这么多年,也没求过你什么,这回我就求你一次,你就看着办吧。”

俞凤琴说完起身就回了房间。

卞世龙重重叹了声气,拿起半杯酒一饮而尽。

小说《乘风越海》 第7章 卞世龙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