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 > 景泰八年奉天殿
小说《景泰八年奉天殿》朱祁钰兴安全文免费试读

景泰八年奉天殿月麒麟

主角:朱祁钰兴安
完整版小说《景泰八年奉天殿》是月麒麟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主角朱祁钰兴安,书中主要讲述了:无尽的喊杀声从四面八方响起,远处是一片火海。一缕孤魂飘飘荡荡,落在一棵奇形怪状的歪脖子树上,望着远处...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1-10 16:54:23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照理来说,朱祁钰刚刚醒过来,虽然精神头瞧着还不错,但是身子还虚着,不宜出门。

但是今时不同往常。

汪氏毕竟是王府正妃,就算再迟钝,此刻也看出来,朱祁钰是想借故进宫。

联想起刚刚成敬禀报的消息,汪氏心中颤了颤。

看来朝中必然发生了大变故,而且看自家王爷的神情,十有八九会波及到郕王府。

于是不再多言,赶忙下去准备车驾仪仗。

现在天气渐渐凉了下来,不论如何,王爷的身子还很虚,衣裘围炉得备上,若是再受了风,寒症复发可了不得……

朱祁钰是临时出门,不讲太多的虚礼,不过半炷香的工夫,便已准备停当。

临出门时,他犹豫了片刻,没有带上成敬,反而带上了兴安。

前世的时候,不论是成敬还是兴安都是他的心腹。

兴安自不必说,自幼随侍于他,最是忠心不过。

至于成敬,朱祁钰却有些拿不准。

因着他一直奉藩京师,故而郕王府中,一直建制都不算太全,除了长史司的仪铭之外,作为王府的侍读,成敬算是王府官当中品级最高的。

自入府以来,成敬便一直辅佐汪氏打理着王府的大小事务,办事十分妥帖。

正是因此,前世的他,十分信重成敬。

登基之后,便将其提拔为内官监掌印太监,负责后宫的大小事务。

成敬也不负所托,让后宫当中一直平安无事,没让他操心过。

照理来说,他不该怀疑什么。

但是无论是大梦一场,还是前世重生。

七年天子的点点滴滴,早已经将他这个懦弱平庸的郕王,磨炼成了一个心思深沉的帝王。

回首过往,埋在他心中最深的那根刺。

不外乎是直接导致自己撒手人寰的南宫复辟。

他崩逝之后,浑浑噩噩的游荡在宫城当中。

虽然意外知晓了不知多少宫廷密辛,但是对于这件事情的内情,却依旧瞧的不甚分明。

一则,此事策划之时,他还在位,大多准备自然是在宫外。

宫内知晓内情的,除了直接参与的曹吉祥,恐怕就只有孙太后和自家那位皇上哥哥本人。

二则,虽然南宫复辟十分成功,但兄弟阋墙,皇位相争,本就不是什么光彩事。

便是知道几分内情的,也不敢多言一字。

因此即便是朱祁钰自己,至今也不知道,其中来龙去脉具体是什么。

但是话说回来。

这世上之事,只要做了,便会留下痕迹。

他登基之后,后宫诸事皆委于成敬之手。

宫中几处紧要地方,也都是成敬举荐之人担当。

这其中,就包括南宫复辟的主要参与者之一,曹吉祥!

前世,成敬是在五年之后病逝。

并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南宫复辟和他有所牵连。

但是经过了南宫复辟的朱祁钰,却不得不多想一层。

一则,成敬并非一直随侍着他,而是开府后宫中选用而来。

彼时先皇崩逝,今上幼弱,操持这些事务的自然是天子生母,孙太后。

孙太后对他这个庶子,虽不甚上心,但也始终算不上友善。

二则,成敬并非自幼净身入宫,入宫前便是进士出身。

这一点,本是朱祁钰看重他的原因。

但是此刻想来。

成敬自幼读书,深受儒家影响,行事谦逊自矜。

那曹吉祥却不通文墨,最喜逢迎之事。

按理来说,曹吉祥应是成敬最瞧不上的那类人。

可当初,却是成敬举荐的他。

这其中蹊跷之处,细细想来,定不简单。

只可惜,前世的朱祁钰,因着得位不正,一心将精力扑在国政之上,希望这样来取得朝野百姓的认可。

对于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却不甚在意。

现在想来,若是他当时多留心几分,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

相比之下,兴安虽然因为年轻,有些莽撞,但是胜在忠心可靠。

…………

这次进宫,名义上还是去探望吴贤妃。

吴贤妃是朱祁钰的生母,原先居于永寿宫。

先皇崩逝之后,除了育有两位公主的废后胡氏,及各育有一名皇子的贵妃孙氏,贤妃吴氏,其他嫔妃尽皆殉葬。

今上继位之后,孙氏被尊为太后,居于慈宁宫,吴氏仍为贤妃,但迁居到了较为偏僻的景阳宫。

景阳宫位于宫城的东北角,和位于东南方的慈宁宫相隔甚远。

想来,是这孙太后也懒得多和吴氏打交道。

宫城共有四处大门,可供出入,分别是午门,东华门,玄武门和西华门。

当然,这四处大门并非可以随意出入的。

午门又称五凤楼,位于正南方,乃是宫城正门,两侧有两个小门,分别称为左顺门,右顺门,是朝会之时,大臣入见奏事之用。

玄武门位于正北方,接连后宫,用作宫中贵人召见命妇,贵女入宫之用,平时也作內监,工匠等人等出入。

剩下的两座大门,则是供大臣出入的。

一般来说,若是天子或太子日常召见大臣,也是从东华门或西华门出入。

朱祁钰虽是觐见贤妃,但是他是外臣,也需从东华门入。

郕王府距离宫城不算很远,马车走了大约半炷香的时间,便到了东华门。

他乘的是马车,此刻掀开帘子往外瞧,却见守卫的确森严了许多。

宫门处,从里到外,至少有十三四个侍卫值守着。

宫墙外头,几乎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

朱祁钰扫了一眼,还在里头见着了几个配着绣春刀的锦衣卫小校。

宫中不许驰马,不过作为皇帝唯一的弟弟,朱祁钰被赐有肩舆,只需到了宫城外,换乘便是。

他身子还虚着,便没有下车,只遣了兴安下去递牌子,传肩舆过来。

不过等了一会,肩舆没来,倒是来了个熟人。

“下官见过郕王爷,请王爷安。”

来人一身飞鱼服,腰挎绣春刀,身材高大,国字脸,脸色略带阴沉,带着假笑拱了拱手,算作行了个礼。

锦衣卫指挥使,马顺!

朱祁钰目光凛了凛,开口道:“有劳马指挥使,本王大病方愈,受不得风,便不回礼了。”

“咳咳,前些日子,本王因伤寒在府中修养,叫宫中母妃甚是忧心,今儿刚好了些,便递了牌子,想进宫瞧瞧母妃,叫她老人家安心,不想竟惊动了马指挥使。”

现下天色已经蒙蒙亮起,雨也停的差不多了。

朱祁钰掀开帘子,刚说了两句话,被冷风一吹,不由得咳嗽起来。

不管他那是大梦一场,还是前世今生,总归有些事情是不会错的。

今上宠信王振,任由其在朝中大肆结党,纠结党羽。

王振自己,以司礼监掌印太监的身份,提督东厂,把持着司礼监和东厂两大要害。

作为天子亲军的锦衣卫指挥使,自然也是他的亲信。

马顺是被王振保举接掌的锦衣卫,平素依仗王振的权势,气焰也甚是嚣张,寻常人等皆不放在眼中。

如今圣驾亲征,宫中防务,便是由马顺和驸马都尉焦敬负责。

朱祁钰虽然瞧不上他,但是说话也还客气。

这马顺虽然平素目中无人,但是因着朱祁钰是今上亲弟,尚算客气几分。

不过今天却是一反常态,盯着朱祁钰,皮笑肉不笑的说。

“王爷说笑了,太医院那边刚刚回禀,说王爷至今晨方醒,身子尚需好好将养,怎么竟这般着急,要进宫去?”

朱祁钰神色略有些为难,犹豫了下,方道:“不瞒马指挥使,本王这些日子病得厉害,险些醒不过来,母妃性子温弱,心中焦急却不便出宫,遣人一日一问,为人子者,既已安好,自当请见,令母妃安心。”

略停了停,朱祁钰又问道:“我昏迷着这些时日,神思不清,诸般事宜一概不知,一醒过来,便见京城九门封闭,如今到了宫门口,又劳动马指挥使亲自过来,可是京中有何要事发生?或是皇兄大胜瓦剌,凯旋班师了?”

马顺听了他这番话,渐渐放下心来。

别的不说,吴贤妃只郕王这一个儿子,的确是当眼珠子疼的。

这几日郕王昏迷不醒,吴贤妃吃斋念佛,睡不安寝,差点便求到太后娘娘面前,要出宫去瞧儿子。

郕王平素也的确时常进宫请安,若无要事,常常在景阳宫一呆就是一天,孝顺的很。

马顺管着锦衣卫,探听消息本就是拿手的事儿,这些自然是一清二楚。

何况,事情本就如朱祁钰所说,他这几日的确一直都昏迷着,今晨方醒,想来也不可能提早知道什么消息,不然也不会问出这等话。

于是,马顺收起那副皮笑肉不笑的神情,拱了拱手,道。

“郕王爷,您持着皇上赐的腰牌,按理来说,可以随时入宫觐见贤妃娘娘,可不巧的是,太后娘娘刚刚下了懿旨,进出宫禁的一应人等,都需严加盘查,宗室大臣若要觐见,需得太后懿旨。”

“下官奉旨办事,还请郕王爷体谅,您且在宫门口稍后,下官这就前去禀报太后娘娘。”

说罢,便转身进了宫门,自去禀报去了。

不多时,马顺便带着人回来了,只这次不单他一个人,与他并肩而来的,还有一个身着蟒袍,头发花白的宦官。

司礼监秉笔太监,金英!

如果说王振是内官中最有权势的一位,那么金英就是内官当中最具实权的一位。

除了王振这种极受皇帝宠信的宦官之外,正常来说,内官都是十分讲究资历的。

金英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他早在太宗年间便已入宫,服侍过三位先帝,至先皇时,便是内宦中举足轻重的人物,深受先皇信重。

王振虽是司礼监掌印太监,但他同时统领着东厂,平时笼络党羽,排除异己还来不及,实在没有那个耐心处理各种繁杂的政务。

是以除了王振觉得对自己有用的奏本之外,其他的大多数庶务,都是由金英来负责的。

如今王振随驾出京,司礼监便是金英做主。

金英平素便不苟言笑,这次也是一样,走到马车前,行了个礼,道。

“内臣金英见过郕王爷,传太后口谕,命郕王入本仁殿议事!”

小说《景泰八年奉天殿》 第3章 入宫觐见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