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 > 我夺舍了魔皇
《我夺舍了魔皇》完结版在线试读 《我夺舍了魔皇》最新章节目录

我夺舍了魔皇八月飞鹰

主角:陈洛阳陈初华
小说主角是陈洛阳陈初华的书名叫《我夺舍了魔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八月飞鹰创作的玄幻奇幻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陈洛阳感觉自己穿越的姿势不对。穿越过来,居然把世间最顶尖强者,尊号魔皇的魔教教主给夺舍了。一般不都是有大能强者出意外,剩下顽强的一缕神魂不散,然后占据一个底层苦逼少年的身体,夺舍重生,接着一路逆袭,东...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10-12 19:29:5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杨(宋)晓风?

哦豁,**了。

意思是,这位杨少侠其实姓宋?

陈洛阳连忙查看杨晓风的生平资料。

果然,第一行字劲爆十足。

“生父宋伦,生母佟珍儿,佟珍儿有孕期间嫁予杨贤,生子取名杨晓风。”

陈洛阳看得咋舌。

隔壁老宋牛逼啊。

然后陈洛阳忽然感觉宋伦这个名字有些眼熟。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之前看玉简里的情报时,曾有一条简单提及这个名字。

五色堂堂主,“九命飞龙”宋伦。

陈洛阳脸上露出几分玩味的笑容。

五色堂,甲级势力之一。

是大夏皇朝内为数不多还活跃的黑道豪雄。

一直占据渝州山城水道,近乎割据称王。

堂主“九命飞龙”宋伦,乃神州西南黑道第一人,渝州七山十二岭共主,同时也是大江上游三十六路水寨的总瓢把子。

五色堂在渝州,跟太乙道宗在鄂州,华严寺在蜀州差不多,都是称雄一方的巨擘。

宋伦左右逢源,手下五色堂又人才济济,夹在大夏皇朝和魔教中间,多年屹立不倒。

不过,世上同名同姓的人太多了。

此宋伦是否彼宋伦?

陈洛阳重新看杨晓风的生平资料。

然后他就看到这么一条。

“六岁时,得生父宋伦暗中送云星草相助改脉换髓,打下坚实的武道修练基础。”

陈洛阳暗自颔首。

十六岁的先天武师,在甲级势力不少见。

但飞凰门一个丙级门派想要培养出如此天才人物,只能碰运气。

杨晓风有现在的身手,或许他本人天资悟性确实不俗,但肯定也有他亲生老子的功劳。

云星草?

陈洛阳起身,到屋里书架前,翻出一本《神州灵草纲目》细细查阅。

按照上述记载,云星草是一种极为稀贵的灵药。

放眼整个神州浩土都难见一株。

想找基本全靠运气。

寻找,还有可能是普通人行了好运。

但要使用这灵药帮人改脉换髓,则必须至少武王之境的强者出手才行,丝毫将就不得。

这样的宋伦,普天之下恐怕就只有五色堂那一个了。

这回真有点意思了……陈洛阳心道。

按照魔教的情报,宋伦修练的武道绝学特异。

虽然不影响男性雄风,但却不会有后代。

这一点不是秘密,基本举世皆知。

不过,算算时间,十六年前,可能他武道尚未大成,所以有了漏网之鱼。

宋伦后来找到了佟珍儿母子,但却秘而不宣,装作不知。

陈洛阳猜测,这位江湖猛人可能是不想外界知道他其实有后嗣。

一来,保密之下,佟珍儿母子更安全。

二来,宋伦自己也无后顾之忧,可以放开手脚打拼。

五色堂雄踞渝州,威风八面。

但同样风高浪急,一着不慎翻了船,可能就再无翻身机会。

只可惜天有不测风云,杨晓风惹到魔教头上,给飞凰门招来灭门之灾。

杨少侠自己现在也成了阶下囚。

不过,他本人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宋伦眼下收没收到风声也还不一定。

陈洛阳嘴角流露古怪的笑意。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或许是个机会?

就是不知道,宋大堂主当年偷偷下的种,是否不止一个。

云星草极为稀贵,宋伦运气再好也没多少。

肯投资到杨晓风身上,说明他对杨晓风应该还是很看重的。

陈洛阳检查一下黑壶里的血红琼浆。

余量有限。

暂时先不忙着用在宋伦身上。

他轻轻敲响随身玉佩,唤来手下人,吩咐他们尽量多的收集蜀州附近其他地方顶尖势力的情报,并关注其动向。

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与蜀州相连的渝州。

下面的人立即照办,并很有效率,极短时间内送来陈洛阳想要的消息。

陈洛阳不急不慌,细细查看。

接下来几天时间里,他一边修练,一边继续翻阅各种情报信息还有书籍卷宗。

有件事,他一直放在心上。

自己身处甘露山庄的行踪,可能为外人所知。

谁泄露出去的?

名唤老福的灰衣老者已经传回消息。

应青青一路向北穿越蜀地,径自前往蜀北巴州剑阁,并无任何异常之处。

不论江湖经验还是修为境界,老福都胜过少女。

按理说应青青没可能在他眼皮底下耍手段。

不是她的话,那就只能是魔教内部的人了……陈洛阳若有所思。

他看向自己面前。

内侍总管芸娘,正毕恭毕敬,略有些忐忑不安。

“奴婢愚钝,寻人先做了个小样,不知是否合教主心意。”

在她身旁,站着一个年轻美貌的少女。

陈洛阳认得是每天侍候他沐浴更衣的侍女之一。

少女身上不再是轻纱薄衣,而是换成一身漆黑的皮质紧身衣,包裹全身,直卡到手腕脚腕。

陈洛阳不得不肯定自家侍从的自主创造力。

这身紧身衣,应该是用传统的水靠,也就是这个古风世界的潜水服改出来的。

原本领口甚至头部应该也包的严严实实。

但芸娘寻来裁缝将头上帽子裁掉,领口也裁开。

而且,非常有悟性的在胸前剪了个口子。

一直剪到胸口正中的位置。

少女里面明显是真空的。

于是一抹白腻,一道沟壑半遮半漏。

非常符合陈教主的审美。

这一点是他当初没有提到的,但芸娘等人硬生生自己揣摩出来了。

某种程度来说,这或许也算专业人士的敏锐嗅觉?

陈洛阳忍不住心里给点个赞。

不过,也有不足之处。

传统水靠的材质,非常厚。

而且,并不是完全修身,并不足以完全凸显女性的曲线美。

虽然芸娘等人已经做了修改,让衣服尽量贴身,但由于材质太厚,所以距离陈洛阳预期还有差距,甚至有些滑稽的反差萌。

他面色淡然,微微点头:“很好,只是材质厚了点。”

“奴婢已经吩咐人,去寻找更合适的材料,路途关系,恳请教主宽容些时日。”芸娘恭敬的答道。

“嗯,不错,思路是对的。”陈洛阳说道:“不要松懈,继续多动心思。”

芸娘连忙道:“是,教主。”

陈洛阳随意的说道:“行,下去吧。”

芸娘跟侍女不敢多留,连忙退下。

屋里只剩自己一人,陈洛阳苦笑:“这可真训练我的忍耐力,赶快把伤养好,要不然非憋炸了不可。”

这时,他身上玉佩响了一声。

陈洛阳收拢心思,作为回应敲了玉佩一下。

很快,金刚出现在他面前,单膝跪地:“禀教主,上官松那老儿跑来了。”

上官松?

陈洛阳回想了一下。

他自己那份经历资料里,在登临魔教教主之位后,有这么一句描述。

“命祝融护法上官松卸下护法之职,升入元老阁,补为第七长老。”

说是升入元老阁,但其实是明升暗降。

甘露山庄这样的秘密香堂,只不过是魔教伸入中土的触角之一而已。

在广阔的南荒魔域,除了魔教总坛以外,还有八方分舵,分别镇守一片片广阔的天地,确立魔教对当地的统治。

分舵护法全都等于独当一面的封疆大吏。

而元老阁看似地位尊崇高高在上,实权利益却少。

陈大教主上任后大力提拨少壮派,上官松这个第七长老,就是利益受损的元老派之一。

他从南荒魔域总坛万里迢迢赶来蜀州,肯定不是问安那么简单。

陈洛阳第一时间就想起先前手下的汇报。

总坛那边,正流传他重伤的消息,元老派蠢蠢欲动。

这位第七长老,是侦查摸底来了。

“让他进来。”陈洛阳心中思索,面上一副无所谓的神情。

金刚应道:“遵命。”

少顷,一个面相儒雅的老者来到面前。

他向陈洛阳行了一礼:“上官松参见教主。”

“本座不记得召见过你。”陈洛阳翻看卷宗,没转头看他。

上官松面上的礼仪无可挑剔,恭敬说道:“教主圣驾停驻蜀州,多日不回返圣域,教众们都非常关心您,委托老朽前来探望。”

“如此说来,是你们有心了?”陈洛阳淡淡说道:“现在探望过了,那就回吧。”

上官松说道:“听说教主要对蜀州用兵?”

表面看陈洛阳,看不出任何异状。

他想确定陈洛阳到底有没有受伤,伤势轻还是重,这次攻打蜀州的过程中,才可能看出蛛丝马迹。

“老朽不才,也想为我神教大业尽一份力……”

上官松话未说完,陈洛阳随口便说道:“好,先锋就是你了。”

“……”魔教七长老呼吸微微一窒:“呃,教主有令,老朽自当遵从,只是老朽这次孤身前来……”

陈洛阳视线这时终于从书卷上移开。

一对闪动乌光的眼眸,静静看着上官松。

“有问题?”

小说《我夺舍了魔皇》 12.就决定是你了!(求推荐票求收藏!)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