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全球恐怖复苏,我在坟头蹦迪
《全球恐怖复苏,我在坟头蹦迪》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全球恐怖复苏,我在坟头蹦迪》最新章节目录

全球恐怖复苏,我在坟头蹦迪雁风

主角:肖浪沈幼鱼
独家小说《全球恐怖复苏,我在坟头蹦迪》由雁风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肖浪沈幼鱼,内容主要讲述:小人物肖浪,一朝得系统加身,从此出入各种坟头,尬舞蹦迪,走上人生巅峰。“叮,恭喜宿主坟头签到成功,获鬼典一部。”“叮,恭喜宿主完成噩梦级任务,获鬼帅级黄泉剑一把。”“叮,恭喜宿主坟头签到难度达成SS级...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7-20 18:11:14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第十七章窗外枯脸

回到出租屋,肖浪立刻打开一张符纸,灰暗色,正面画着一个血糊糊的眼睛,是走阴婆的杰作,背面有字,是走阴婆的警示语;

“黄家有门术,名为占鬼,寻一具吊死的,腐烂三日的怨气女尸,然后用秘法炼制七七四十九天......等女尸睁眼时,加上卜阴针,就可以预测未来!”

这大晚上的,看得肖浪一阵毛骨悚然。

“小伙子,你逃不出怒江市,玄学圈内,若无高手庇护,你必死无疑。”

最后还有一段话,走阴婆说她是捞尸后人,常年一个人在坟地游荡,如果我上天无路,下地狱无门,可以投靠他,起码,在坟地里,走阴婆她说了算,能保我的命。

肖浪将符纸收起,瘫坐地上,表情浑噩,只觉得脑袋里一团泥浆。

“黄家三尸,谁怕谁啊......”

然后他倒头就睡,一觉到了下午三点,起床洗漱,啃了些干粮,死胖子还没醒,没有一直待在屋里,先是去了沈家祖坟,然后去了一趟龙庭飞起工厂,还跑去怒江老石桥逛一圈,最后甚至打车去了鬼音庙......

这些天来,他坟头四处签到的地方,都来回走了一趟。

肖浪想挖坑,埋葬那个据说是世界上最阴险,最恶毒,最可怕的黄三姑。

回到出租屋,已经是傍晚十分。

出租屋的窗户,看上去黑黝黝的一片,绕过去时,肖浪却发现,窗户角缝隙里,有黯淡的烛火顺着分析照射出来,是烛火,不是点灯。

绝不是死胖子醒了。

会是谁?

肖浪心头一沉,拎出包里的黄泉剑,立刻冲上楼,一把将屋门推开!

屋里很安静,闪灭不定的烛火光中,一个体态臃肿的老太婆,满头白发,盘腿坐在屋子正中,烛火的照耀下,老太婆树皮般的脸上,显得一片狰狞!阴晴不定!

“你怎么才回来?”见肖浪进屋,老太婆朝肖浪阴阳怪气道。

“黄......三姑?”

“娃呀,告诉你三姑,你是怎么进玄学圈的?又是怎么获得百鬼碑和黄泉剑?告诉三姑,你可以多活几天。”老太婆笑着,满嘴锋利的金牙齿。

“无可奉告。”肖浪忍着惧怕道。

呜呜......

屋子里,明明没有开窗,却刮起一阵阴风,烛火摇摇欲灭,更加昏暗了。

“活着不好吗?我们黄家,可有不少残忍的逼问法子,比如将你吊起来,下边烧个火盆;比如用烧红的铁块,给你后脑勺留个印;比如喂你吃一种在臭粪坑养大的臭虫等等......难道,你要试一试?”披头散发的黄三姑瘆瘆开口。

“算你恶毒!”

“我的秘密,就在你旁边柜台的红色盒子。”肖浪后退,贴着房门,整个人又惊又惧,死胖子依旧瘫死在床上,昏迷不醒,没有知觉。

黄三姑伸出手,径直打开那个红盒子。

“嘭!”

一阵火焰猛烈蹿出,铺头盖脸,烧上了黄三姑的身体,接下来,让肖浪感觉恐怖的画面出现,活生生的黄三姑,身上好像淋了汽油,居然噼里啪啦剧烈烧起来,而且,很快烧成了渣,只留下满地灰烬。

一个纸人?

肖浪瞪大瞳孔,这黄家三姑的恐怖,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点纸人,赐恶念,与外人面对面沟通,简直化腐朽为神奇的神诡手段,恐怕这是厉鬼级后期才有的实力,在她面前,此时的肖浪,颇有种蚍蜉撼大树的挫败感。

他有一把鬼卒级的黄泉剑,但本身太弱,好比一个五岁小孩,哪怕给你青龙偃月刀,也干不过个成年人啊!

想也没意义。

后来,他干脆玩起了坟头手机,转移注意力。

今天给他“散阴德”的数额,整整五万。

时间还早,这个时间点,属于逗鱼直播平台最热闹的时候。

随便翻了翻其他主播,打开了星秀分类,目前排名第一的正是他相当熟悉的赵小臭臭,50几万的人气,虽然没有最顶尖游戏主播那样夸张,但作为一名唱歌主播,人气已是相当高了。

点击进入直播间。

今天赵小臭臭穿着一件粉色的针织衫,头上戴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柳眉灵动,显得颇为可爱、秀气。

她,的确很美。

其实第一次看到她时,肖浪就被深深吸引了,这符合他心中关于完美女孩的一切。

此刻她正唱着一首刘若英的“候鸟”,清新悦耳的歌声传入耳中,犹若林籁泉韵一般干净、舒服。

候鸟?

在等待什么人?

等他?

一首歌唱完,赵小臭臭看见直播屏幕上划过一条贵宾进来的提示,她笑着说道:“欢迎蹦迪哥哥光临直播间!”

肖浪不说话,将钱冲入平台账号;

“LV48级用户蹦迪哥赠送主播赵小臭臭火箭×100!”

接着,他就打出一个“挥手告别”的符号,这是肖浪攒阴德的钱,他不清楚,这对赵小臭臭是好事,还是坏事,心里有芥蒂,所以一直没有太热情,基本都是送完礼物,下一分钟就会消失,没有过多沟通。

“蹦迪哥哥,等等。”

赵小臭臭说完,小脸俏红,“我可以加你微信吗?”

肖浪一愣,打出字幕,“为什么?”

赵小臭臭汗颜,心想,蹦迪哥哥你是木头吗?我都暗示那么明显了,你究竟是真懂,还是在装傻充愣?

“我想了解你是怎样的一个人,是帅气,还是油腻男,还有你为什么一直送我礼物,却都不提要求呢?比如点一首歌,比如跳段舞......”

这话一出,粉丝们立刻起哄,唯恐天下不乱,赵小臭臭的弹幕横飞;

“蹦迪哥,你有福咯,被咱们小臭臭看上了。”

“咱们的小臭臭,名字是臭,可人肯定很香。”

“都提加微信了,蹦迪哥,你还等什么?错过这村没这店了啊!”

“小臭臭,脸都红了,你不会真爱上蹦迪哥了吧?”

......

肖浪回复,“那就点一首吧!”

赵小臭臭立刻如吃到甜甜糖果一般,开心激动,“蹦迪哥哥,你想听什么歌呢?”对于水友们的起哄,她只是捏起小粉拳,那小表情;我就是喜欢他!

肖浪,“夜半小夜曲!”

音乐声很快在耳边响起。

“为何只剩一弯月,留在我的天空。”

“这晚以后音讯隔绝,人如天上的明月,是不可拥有。”

“情如曲过只遗留,无可挽救再分别。”

明明是首安静伤感的歌曲,但赵小臭臭唱起来却居然有点甜,意外的好听。

肖浪记得里面有句经典台词叫:“人如天上的明月,是不可拥有......”

而如今赵小臭臭的歌声也给他带来了一种听一首歌太深,人也会醉的感觉。

一曲结束后竟然还想再听。

只是出租屋内,死胖子醒了,他打字拜拜下线,“死胖子,你可算醒了,能走路不?”

死胖子迷迷糊糊道,“兄弟,要干嘛?吃宵夜?”

肖浪苦着脸,“赶紧跑路吧!刚才黄家三尸的黄三姑来了,就坐在你床旁,收拾东西跑路,这房子不能住了。”

黄家三尸,明明是活人,却起了死人的称号。

足以证明她们的可怕之处,玄学圈内,估计是顶级的那批恐怖复苏者。

死胖子腾的一下坐起身,人醒了,“赶紧走......”

两人刚收拾好东西,出租屋外,却传来脚步声,拉开窗帘,黑漆漆的窗外,忽然出现一张脸,一张仿佛腐烂的老人枯脸,她站在窗外,裂开薄唇诡笑,满口利牙。

黄三姑亲自来了。

“轰!”

窗户炸裂,玻璃纷飞,一块黑漆漆的石碑扎入,重重砸进屋内地板。

正是肖浪从系统签到获得的百鬼碑。

石碑底部,沾着血,还没干涸,散着浓烈的血腥味,这应该是黄二姑的血。

披头散发的黄三姑,头发挡脸,露出一对阴绿眼眸。

暗夜之下,简直就是一只游荡在世间的孤魂野鬼。

“喋喋......”

她磨着一口金色尖牙,发出阴嗖嗖声音,“小娃子,跟我走吧!”

肖浪浑身发冷,“去哪?”

“反正不是黄泉路。”黄三姑伸出手,伴随一阵冷风,整个人鬼魅般钻进窗户,她身上的黄衣,同样沾着血糊糊的液体,恶臭难闻,“小娃娃,你该死啊,居然用一口碑,险些镇死了我二姐,如果不把你抽筋剥皮,怎么,对得起黄家列祖列宗呢?你说是不是啊?”

肖浪两人后撤,脊背贴到冰冷墙壁,“黄二姑,你是想从我身上,挖出我的秘密吧?”

黄三姑幽幽道,“在我面前,活人没有秘密,死人,也没有......”

这老婆子看着比幽灵还恐怖,关键还是厉鬼级道行,根本不可阻挡。

肖浪与死胖子对视一眼,却也没法子。

“拼了......”

两人一咬牙,从出租屋跑出去,又能逃到哪?以黄三姑的实力,他们只会死在野外,被开膛破肚,被野狗撕咬,暴晒荒野,没人埋葬。

“呜呜!”

黄三姑背后,冲出一道怪风,一重重浓雾扩散,充斥整个狭窄的出租屋。

肖浪把心提到嗓子上,浑身紧张得就像拉满的弓弦一样,那诡异的浓雾内,似有黑手在搅动,有骷髅头在游荡,也不知是什么邪法,下一刻,肖浪提着手头的黄泉剑,疯狂冲了过去,乱刺胡砍......

可惜,他的剑都劈在空气里,出租屋内,仿佛没有黄三姑这个人。

“她贴着左侧墙壁。”死胖拎起撬棍,气势汹汹杀向墙角。

“嘭嘭”的两声,两人却被扫飞,屋内唯一的吃饭桌子碎了,疼得他们嗷嗷叫,也就是这时,忽然响起肖浪的笑声,只见他手里,死死抱着那块百鬼碑。

刚才肖浪看似拼命,其实,主要为了将那快碑夺回。

“黄三姑,我要你死......”

肖浪咬破手指,快速在百鬼碑上,用鲜血浓墨写下歪歪扭扭的三个字;黄三姑!

“无知!”

“小娃子,你以为白送吗?告诉你吧!我在上边涂了一层尸液。”

小说《全球恐怖复苏,我在坟头蹦迪》 第十七章 窗外枯脸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