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嫡女天骄
嫡女天骄梁暮烟誉王世子小说免费试读

嫡女天骄佚名

主角:梁暮烟誉王世子
主角叫梁暮烟誉王世子的小说叫《嫡女天骄》,是作者佚名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时值隆冬,鹅毛似的雪花绕着屋头檐角打转,拢不住的银装素裹。唯独正中一捱红梅,枝头零落着点点梅花。院里四处窗门紧闭。侧屋开了半扇窗户,半倚着一位容颜绝色的少女。瞧着单薄的很,一张俏脸巴掌大小,透着股黄气...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4-16 16:31:06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时值隆冬,鹅毛似的雪花绕着屋头檐角打转,拢不住的银装素裹。唯独正中一捱红梅,枝头零落着点点梅花。

院里四处窗门紧闭。

侧屋开了半扇窗户,半倚着一位容颜绝色的少女。瞧着单薄的很,一张俏脸巴掌大小,透着股黄气,身上搭着件不合身的白狐皮大氅。

“我的小祖宗!好容易这些天养了点精气神,如何这般贪凉吹风?”

宋嬷嬷端正饭菜进来,一瞧见梁暮烟支着窗。登时变了脸色,火急火燎地上前合了窗户。

梁暮烟收回视线,只轻轻颔首,便往暖阁走去。

伺候的丫鬟躲在正厅,伸着白嫩的小手在炭上烘烤。

宋嬷嬷登时心火四起,一边布菜一边骂:“你们这些小贱蹄子,叫你们照看主子,你们倒好,自个儿在这烤火,让主子在那吹冷风去了?!”

春兰素日是个没成性的,知晓宋嬷嬷心软,梁暮烟又好拿捏,梗着脖子回嘴:“小姐自个要吹风,凭窗瞭望,我们下人如何拦得?”

拨弄铜叉子胡搅了几下火炭,春兰语气中尽是不满:“这等恶劣天气,一日冷过一日,何苦非赶着这几日来接二小姐,冰天雪地的,让咱们也跟着遭罪!”

“快别说这些浑话!”夏竹胆怯的朝暖阁瞧了一眼,低声劝道。“夫人得知当年孩子被抱错,亲生女儿在漠北受了好些委屈。日日以泪洗面,一双眼睛几乎要哭瞎了。这才紧赶慢赶催着宋嬷嬷来接人,你这话落到夫人耳中,有你好果子吃!”

“嘁!”

左右不过是个乡下来的野丫头,素日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能有什么能耐?

春兰故意扬了扬声调,特意朝着暖阁道:“怕什么?我哪句说岔了!咱们侯府大小姐向来是京城高门贵女的典范,平白成了全城笑话。要我说啊,别是哪个素日同咱们侯府不对付的,存心找了个泥腿子,来鱼目混珠混淆血脉了!”

“你真是要死!”

夏竹急冲她使眼色,低声道:“暮烟小姐千金之躯,自小流落在外受苦已是可怜,你何苦往她心窝子上戳刀子?”

“她可怜?回了侯府,日后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春兰咬了咬牙,恨恨地把叉子往地上一掼,“也不晓得她中了哪门邪,非要在这鬼地方多留几天。带累咱们在这受罪,我偏是瞧不惯!”

“你若是不乐意住下,自己走着回京城便是,在这里撒什么泼!”宋嬷嬷看着梁暮烟沉默不语,语气愈发严厉起来。“都给我记住自己的身份,若是再敢对小姐不敬,我便直接处置了去,回到府上再向夫人告罪!”

这话犹如迎头一棒,打的春兰一个激灵。

眼瞧着回程之路一日近一日。这半道出来的土千金,瞧着好拿捏,但夫人如今心尖挂念的就是眼前这位。

若被夫人知道,她不死也得被扒层皮!

“小姐,菜布好了。”宋嬷嬷含笑去扶梁暮烟,道:“小厨房熬汤的时候,听柱子说,这两日后山院里头新添了一眼温泉,那水热腾腾的甚是养人,小姐用完膳,且去那处泡着,暖暖身子也好!”

梁暮烟点点头,径自坐到餐桌边坐下,接过宋嬷嬷递的碗筷。

之前每次用膳,梁暮烟初来乍到,怕生得很。总是小心翼翼的招呼她们一起用膳,把好菜留给她们。而且每次都会狼吞虎咽的把饭菜都吃的干干净净,碗底舔得比脸面还干净。

春兰等着看她笑话。

可是等了半晌,也没见她招呼她们。不仅如此,这泥腿子小姐竟然坐有坐相,用膳之时也是礼数周到,与之前大相庭径,端的是个大家闺秀的做派。

若是不说出去,任谁都不能将她与乡野村姑认成一处。

春兰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这位怎么跟换了个人似的?

而一旁的宋嬷嬷更是看在眼里,喜在心中。

她不过是稍微提过两句,没想到小姐便将礼仪记住了。到底是候府的女儿,身上的血脉错不了!

梁暮烟慢条斯理用着膳,表面一派风情云淡,眼里却逐渐浮现出恨意。

她本是镇威侯府的嫡小姐,却因一场战乱,襁褓中的她被村妇故意调换。

村妇之女替她享尽荣华富贵。

而她在家中做最重的活,吃最差的饭菜!漠北冬天酷寒,那对父母舍不得烧炭,就让她用冷水洗衣服,导致手上尽是多年冻疮累计的伤疤。

记得当年她费了好大的力气绣了一个荷包给心上人,对方看到她的手便嫌恶的皱眉,最终碍于脸面接过,却从未见他佩戴过。

回到京城之后,她以为未来终于有了好日子。

没想到,却踏入另一个漩涡!

甚至新婚之夜,惨死在那位冒牌货姐姐的手上。直至那一刻她才知道,她的夫君——誉王世子,一心想娶的人竟然是那个冒牌货梁月白!

可笑的是,那场婚礼,竟是她小心翼翼讨好的祖母与父亲的阴谋。

当年父亲只是侯府庶子,而外祖父却是位高权重的大将军。为了前程,父亲多次上门求娶将军府独女,声称一世一双人,绝不纳妾。

却在迎娶母亲之后,被人耻笑靠女人上位,将心中所有不满尽数怪在母亲头上。最后为了摆脱外祖父一家,与祖母联合,多次设计构陷。甚至狠心的连母亲和兄长都没放过。

死后,她的灵魂飘在身体上空。

她好恨啊,恨自己瞎了眼爱上了人渣,害的外祖一家身首异处!恨自己软弱可欺,竟将全部心神放在不喜欢自己之人身上,而忽略了最疼爱自己的母亲和兄长!恨她心软可笑,竟是替他人做了嫁衣裳!

幸而老天怜悯,让她重活一世。

此生便是穷尽碧落,下黄泉,她必定拼尽全力护住母亲、兄长和外祖一家!

梁暮烟缓缓闭上眼。

再睁眼时,眼底已经一片清明,不见丝毫异样。

用完膳,宋嬷嬷吩咐春兰、秋菊收拾屋子。招来冬梅带路,张罗着要同梁暮烟一同前往温泉。

春兰眼珠子骨碌一转,便挽着宋嬷嬷撒娇卖笑。“好嬷嬷,这温泉光是泡着有何用?最好是寻个略通医术,能给小姐敲肩捏背的,帮着松松筋骨最好不过!往日我在府中,夫人最是满意我按摩手艺,嬷嬷你且让我跟着去,好好服侍小姐吧!”

宋嬷嬷还惦记着她方才出言不逊,瞪着眼正想训斥,一旁的梁暮烟先开了口。

“如此甚好。”

春兰登时喜不自胜,乌溜溜一双眼满是得意。梁暮烟都开了口,宋嬷嬷也不好再多言,只倒竖着一双眼,警醒了春兰一句。

“少起那些歪心思!若是被我瞧见,你耍滑惫懒,仔细你的皮!”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