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司徒雪李容衍小说已完结 《冲喜》无错版

2021-07-22 07:25:21   编辑:终遇你
  • 冲喜 冲喜

    热门小说《冲喜》是余香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司徒雪李容衍,内容主要讲述:一世芳心付错,他连她腹中的孩子,也不肯放过。再世爱恨纠葛,他为她可以抛却手中江山。她重生而来,只为复仇。他却如春风拂来,暖了她的心。...

    余香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冲喜》 小说介绍

主角是司徒雪李容衍的小说是《冲喜》,是作者余香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司徒锦一眼就看见了司徒雪头上那支掐金丝的素雪含芳步摇,藏在袖子中的手紧紧绞住了帕子,鲜红的唇在贝齿地轻咬下失了血色。那是司徒洵最近才得到的赏赐,据说是江南能工巧匠足足打磨制作了一个多月才做出来的,本是...

《冲喜》 第八章:口蜜腹剑 免费试读

司徒锦一眼就看见了司徒雪头上那支掐金丝的素雪含芳步摇,藏在袖子中的手紧紧绞住了帕子,鲜红的唇在贝齿地轻咬下失了血色。

那是司徒洵最近才得到的赏赐,据说是江南能工巧匠足足打磨制作了一个多月才做出来的,本是进贡给宫里的娘娘的,可是因为司徒洵有功,皇帝便赏给司徒洵了。

她起初听说有这么个东西的时候,就在明里暗里跟柳氏提了好多回,可柳氏每次都跟她打马虎眼。如今司徒雪刚回来这步摇就戴在了她头上,司徒锦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炸了。

因着白天的事,司徒锦心中已有怨气,如今司徒雪又姗姗来迟,这股怨气愈加深了。只是司徒洵和柳氏毕竟都还在场,司徒锦不能破坏她苦心经营的纯良形象,于是只能忍着。

“怎么来的这样迟?”司徒洵问道。

司徒洵声音平平,面上却是关切的表情,想着女儿刚回来是不是有些不习惯。

司徒锦一听这话,立马嗔怪地跑到司徒洵身后,爬在司徒洵的肩膀上:“哎呀爹爹,姐姐是女孩子,多花点时间打扮打扮自己也是应该的嘛!再说了,姐姐常年居住在山中,今日又是第一日回家,礼数不周到也难免嘛!爹爹你干嘛这么说姐姐!”

司徒锦明明看见了司徒雪身后的丫鬟手里捧着汤煲,却故意说司徒雪是因为顾着自己打扮才迟来的。表面上体谅她第一天回家,实际上却在暗地里骂她不知礼数。不过三两句话,便把司徒雪说成了一个自私无礼的人。

司徒洵本来也没有责怪司徒雪的意思,叫司徒锦这么一说,一时有些不知如何辩解。

“是雪儿失礼了。”司徒雪微微福了福身子。

司徒雪自然看得出司徒锦的计策,只是现下是在宴席上,父亲母亲又都在场,她不想与司徒锦一般计较。

柳氏见状忙打圆场道:“都是一家人说什么失礼不失礼的?来来来,快坐。”说着起身拉司徒雪坐下。

照理说司徒洵是司徒家的家主应当坐首位,而柳氏是司徒家的女主人,应当做在司徒洵的右下方,而身为小辈的司徒雪、司徒瑜、司徒锦则应该按照年龄依次排开。因着实在太多年未曾见过女儿,夫妇俩心中想念的紧,司徒洵也不是什么固执刻板的长辈,便让司徒雪坐到了自己和柳氏的中间。

如此一来,夫妇俩都挨着大女儿,司徒锦坐在柳氏一侧,司徒瑜坐在司徒洵一侧,形成了众星拱月的座次。

司徒雪刚一坐下便感到有两束炙热的目光直直地落到自己身上,她承受着这份炙热,享受着这份炙热。那是司徒锦和司徒瑜的愤怒以及怨恨,可这种愤怒和怨恨跟前世的她所承受的不值一提。

“咱们一家人终于团圆啦!终于可以吃饭啦!锦儿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啦!”司徒锦朝着柳氏灿烂的笑着。

她今日穿了一件浅紫色小立领上衣,外罩月白色沙质的对襟短上襦,下配深紫色和深蓝色相间的冰裂纹绫群,带着赤金镶红宝石的簪子,颜色鲜亮而又文雅,配上她盈盈如水的气质,更显得飘逸出尘,明媚动人。

司徒锦的确长得好看,也难怪挑剔如李容璟会看上她。

“你这只小馋猫,满脑子就想着吃,你父亲还没说话呢!”柳氏笑着点了点司徒锦的鼻子。

司徒瑜听了也跟着笑道:“小小年纪就如此没规没矩的,真该好好管教管教。如今大姐回来了,有大姐管着你,锦儿你的好日子可到头咯!大姐,你可别像娘亲一样,尽宠着这丫头了!”

司徒雪看着这阖家欢乐的一幕,心中苦涩异常。她的父母,把司徒锦和司徒瑜当成自己的亲生孩子,尽心竭力地抚养他们,想要给他们最好的。

而那两个白眼狼呢?不但谋夺了司徒府的东西,还和李容璟狼狈为奸,害得她父母惨死。如今还在这里假惺惺的演戏,司徒雪真是恨不能立刻将眼前这两只白眼狼伪善的皮扒下来,让父母看看,他们的心究竟是红的还是黑的。

司徒锦立马撅着小嘴反驳道:“哥哥你最坏了!明明你我是龙凤胎,一般大小,我小小年纪,你就不是小小年纪了吗?况且姐姐长得这么和善,一定不会狠心罚锦儿的对吧?”

白日里还跟她针锋相对,在司徒洵和柳氏的面前就变成一只纯良无害的小白兔,司徒雪的嘴角勾起一个讽刺的弧度。

司徒洵和柳氏被这一段“斗嘴”逗得乐不可支,一边笑一边摇头道:“你们这一对活宝啊!”

笑了一阵之后,司徒洵示意大家安静下来。一旁fushi的丫鬟立刻自觉地上前为主子们斟满酒,司徒雪、司徒瑜、司徒锦兄妹三人年岁太小,就以茶代酒了。

司徒洵端起酒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家之主起身,众人也纷纷举杯起身。

“自打雪儿离家之后,咱们家许久没有这么热闹了,为父也许久不曾这么开心了。这第一杯酒,就庆祝我们一家团圆!”说着,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俗话说,万事以和为贵,家更是如此。这世间之情,唯有血脉亲情是斩不断的,为父希望大家今后同心同力,和睦相处。”说着,又饮了第二杯酒。

“我司徒洵一介武夫,征战沙场数十载方有今日,尔等子孙切不可好逸恶劳,为非作歹,恃强凌弱。为父不求你们个个成才,但求无愧于圣贤先人!”话音一落,第三杯酒已然下肚。

司徒雪喝得是茶,却同样像喝了酒一样胸中发热。她的父亲从不与人为恶,也不追名逐利,可最后却落了个那样的下场。她不甘心,她不甘心!这一世,她就算拼上性命,也要保护父母周全!

司徒洵说话,众人方又落了座。

司徒洵刚执起筷子,司徒锦便像个等待着长辈下第一筷子孩童一般,直勾勾地盯着司徒洵的筷子,又逗得一桌子人哈哈大笑。

小说《冲喜》 第八章:口蜜腹剑 试读结束。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