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相医圣婿》 第18章家中有贼 免费试读

2020-11-08 12:52:38   编辑:勾嘴笑
  • 相医圣婿 相医圣婿

    小说主角是常生杜梦雪的书名叫《相医圣婿》,是作者理者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祖上陵园被挖,赘婿一怒血溅五步,苍天不负,相医传承觉醒,从此脱胎换骨逆天改命,医白骨、活死人、察阴阳、断风水...

    理者 状态:已完结 类型:奇幻
    立即阅读

《相医圣婿》 小说介绍

主角叫常生杜梦雪的小说是《相医圣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理者创作的都市异能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吴迪迪一脸茫然的望着常生这套针法。爷爷曾和自己说过,天下针法分三类:本和法、人三法、乌问法。自己这二十多年已经学遍了这三大类四百二十五种针法,除《八千针》还未涉及过,其他的都有所了解。不知今天这从未耳...

《相医圣婿》 第18章家中有贼 免费试读

吴迪迪一脸茫然的望着常生这套针法。

爷爷曾和自己说过,天下针法分三类:本和法、人三法、乌问法。

自己这二十多年已经学遍了这三大类四百二十五种针法,除《八千针》还未涉及过,其他的都有所了解。

不知今天这从未耳闻的焱摄针又是属于哪一类。

吴迪迪刚想诘问爷爷,看到吴神医右上紧绷的青筋,吴迪迪还是闭上了嘴。

站在方书佑身边,这套焱摄针不足以让常生感到任何的温度回升。

周围一圈熊熊燃起的火炭,在这三伏天已是不合情理之措。更何况这套《相医真经》中的焱摄法。

焱,火华也,焱焱炎炎,楊光飞文,浴液圌山。

摄,捕捉也,天下之温,摄之安生,寒与为仇。

焱摄之针,淬之于熊烈之火中,虽不坚,其温可至也。

常生不解,病症和《相医真经》中描述的一模一样,自己采用的针法也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四周燃起的熊熊烈火更是确保这套诊疗的合理之处。

究竟是为何迟迟不见生效呢?

常生断定这四周肯定有源源不断摄入的寒气。

此时是三伏天,房间里也并没有开空调,窗户紧闭断断是无阴风侵入。

常生,围着客厅走了一圈,并未发现煞气之处。

常生回到方老身边,突觉此处寒冷至极,煞气不断。他早就知道这定是一场阴谋,但没想到手段如此高明。

常生将方老移至他处。再次施针,不久便有了效果。

“方老,你感觉如何?”

方老气色渐渐恢复,似刚睡醒一般,只觉慵懒懈怠,并无其他不适之处。

“老头子我这把年纪,还能重获新生,真是天不绝我。”

方老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坦然说道:“年纪大了,就是爱出点毛病。”

“不,您是被陷害了。”

方老脸上慈祥的笑容僵住了。

吴迪迪在心里又一次发出鄙夷,嘀咕一句道:“庸医实锤了。”

吴神医早就看出吴迪迪的不服气,眼神示意她住嘴。

“方老,想必您这红木紫檀座椅是新买不久吧。”

“哦?小伙子也爱收藏着古玩珍品吗?”

常生满眼盯着方老一直躺的那樽红木紫檀座椅,不曾离开一刻。

“这可是方吉图叔叔才送方爷爷的,看上方爷爷的宝贝就直说,拿陷害理由这种来吊人胃口。”吴迪迪是耐不住性子,非要损常生一通。

方家长子方吉图?原来是内奸啊!

相比之下,尹一思便显得稳重大方些了,她相信常生不是好财占便宜的人。

一直沉默不语的尹一思为常生解围道:“不妨常生解释一番,这陷害和这紫檀椅有什么关系?”

“红木,生长极为缓慢,木有光泽极少数有淡香气,纹理斜而交错,常言十檀九空,东南亚的花梨木最为珍惜。”

“红木共有二科,五属,八类,三十三种。方老这种便是最为珍贵的花梨木这点是毋庸置疑的。花梨木又称香红木,味道最为柔和沁人心,但你们可以凑近试试,方老的红木紫檀座椅无任何红木之清香,却发出淡淡的桃花味。”

“是夹竹桃!”吴迪迪鼻子灵的很,第一个发出尖叫。

“对,确实是夹竹桃。”

方老虽不懂医术,听到这也心知肚明了。夹竹桃整棵植株包括汁液都带有强烈的毒性。想必这尊红木紫檀座椅是在夹竹桃汁液中浸泡许久制成的,故能够发出淡淡的夹竹桃气味。

夹竹桃的毒性大到摄食一次便可当场毙命。但方老作为中天银行的董事长,突兀离世并不在情理之中。

通过这种方法可以使方老身体素质慢慢变差,同时偶尔给外界传达方老身体日益欠佳的消息,这样,等方老驾崩之时也并不觉得奇怪,更没有人去追究这场阴谋。

在场的心里都有数了,方吉图是方家大儿子,按照别人家的惯例,他定是首选继承者。

谁知方家的二儿子更为聪慧,有胆识。所以方老心中的理想人选是二儿子。

想必方吉图是为了夺取继承位才使出的这种阴招。

袁叔跟随方书佑多年,在这院子里管家也做了四十一年,家中从来都是一片祥和之气,仆人家丁从不争吵,大人小孩儿也是其乐融融,真没想到这场阴谋背后的指使者竟然是方家的亲儿子。

袁叔替方老气不过,不等方老发话偏要走出门把这方吉图给捉回来。

“爸,我们回来了!”

还没等袁叔走出大厅的门儿,方吉图两口子这对年轻的夫妇恰巧回来。

方吉图倒还是朴素,身边的女子黄依雅甚是摩登。

手里拎着最新款的香奈儿包包,脚踩路易威登小短靴。白皙的手臂上那块耀眼的劳力士更是夺人眼球,不愧是方家的儿媳,这身打扮寻常人家哪能买得起。

黄依雅进门并没有因为一群人的围观而感到惊讶,反倒目不转睛盯着方老那尊红木紫檀座椅。

前些日子自己来的时候,公公还对这把椅子爱不释手。

不知为何,这次回来就闲置在一边了。

“爸,这座椅最是能够修身养性,这可是我托朋友花了大价钱从东南亚买回来的。爸你怎么不坐啦?”

女子进门并没有先问方老的病情。而是把重点放在这尊红木紫檀座椅上。

想必长生的推断已经成为事实。

方吉图看到方老没有用紫檀椅,生怕伤了黄依雅的心。

于是方吉图说道:“爸,小雅为了找这把椅子,可真是费了不少功夫。小雅是真的孝敬你呀!

说罢走向方老,准备搀扶着方老坐到那尊红木紫檀椅上。

方老怒冲冲地甩开方吉图的手:“你们是巴不得我早点死吗?”

方吉图没想到一向和蔼的父亲不知为何突然发这么大的火。难道是客厅中站着的一群人和家里谈生意谈的不顺利?

黄依雅眼神中却尽是躲闪和恐慌。

但随即便冷静下来,企图转移座椅这个话题,于是主动假意认错道:“爸,这次您病我们没有及时赶回来,是我们的不对。但是我们听到您病倒的消息后,是立马放下手中的生意奔了过来。我们下次一定天天在你身边服侍你。”

方书佑紧盯着黄依雅,虽是耄耋之年的方老,气势却一点不输当年,满眼的杀气让黄依雅不得不紧张起来。

小说《相医圣婿》 第18章家中有贼 试读结束。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