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相医圣婿》 第5章 反常 免费试读

2020-11-08 12:47:12   编辑:皓雪殇
  • 相医圣婿 相医圣婿

    小说主角是常生杜梦雪的书名叫《相医圣婿》,是作者理者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祖上陵园被挖,赘婿一怒血溅五步,苍天不负,相医传承觉醒,从此脱胎换骨逆天改命,医白骨、活死人、察阴阳、断风水...

    理者 状态:已完结 类型:奇幻
    立即阅读

《相医圣婿》 小说介绍

主角是常生杜梦雪的小说叫做《相医圣婿》,它的作者是理者写的一本都市异能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见李家太祖出面言语,常生停手,不紧不慢地摇头,说道:“我的心情,非常不好。”李家太祖见状,又说道:“小友息怒,改日,老朽亲自去贵家陵园为小友先祖赔罪,这样如何?”常生听闻,沉吟,又转眼看着周遭躺地**...

《相医圣婿》 第5章 反常 免费试读

见李家太祖出面言语,常生停手,不紧不慢地摇头,说道:“我的心情,非常不好。”

李家太祖见状,又说道:“小友息怒,改日,老朽亲自去贵家陵园为小友先祖赔罪,这样如何?”

常生听闻,沉吟,又转眼看着周遭躺地**惨叫的李家众人,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最好不过。”

无视众人敬畏的目光,常生气场收敛再度变成了曾经的样子,搀起杜梦雪,柔声说道:“老婆,回家了。”

二人迈步离去,留下杜母呆呆站在原地,不知道想着什么。

李家又连忙将杜飞放出来,连赔几个不是,放由四人离去。

直至四人离开李家,李家太祖看着常生离去的背影,意味莫名。

李一凡亦是不禁觉得后怕,看着地上瘫到的众人,实难想象这个常生竟有如此身手。

“罢了。”良久,李家太祖叹气开口,“此事就此过去,切莫再提,也切莫再找此子麻烦。”

“常家安稳太久了,这么久,已经久到没了危机意识,走向覆灭也是意料中事,可大厦将倾大树将颓,终有绿叶兴盛茁壮。”李家太祖缓缓念着。

李一凡不懂太祖意思,忙问道:“太祖,这是何意?”

太祖看一眼李一凡,说道:“常家平庸沉沦太久,推倒不过平常,可当山倒崩塌的时候,我们才会见识到一些东西的可怕。”

他嘴角紧锁着,眼神飘得很远。

何意?

东山再起,卷土重来!

杜梦雪开着车,常生坐在副驾驶,后座的杜飞与杜母缄口不言。

尤其是杜飞,当杜飞被放出来时,看着满地狼藉惨状的李家人,再看对于常生敬畏的眼神,傻子也能猜出其中缘由。

只是杜飞想不到,自己以往认为的废物姐夫,会是这等人物,于是杜飞看向常生的眼神里,再没了昔日那等轻蔑不屑的意味,多了些敬畏神色。

反观杜母,完全就是变了个人一般,喋喋不休的一个人,一路上竟出奇地没有多说一句话。

只是不知道,杜母与杜飞两人,不知在方才窃窃私语了些什么。

刚回到家,下车进门不久,杜母突然脸色一变,直直躺了下去,摔在地板上眉头紧锁,没了动静。

突如其来的变故,反倒是把杜梦雪吓了一跳,尖叫着扑到杜母身前,不知缘由下惊呼道:“妈!妈!您别吓我啊!怎么了啊!”

杜飞则在一旁大吼大叫,慌乱地喊道:“不好了!咱妈的心脏病犯了啊!”

杜梦雪一边搂着杜母,一边看向杜飞,说道:“心脏病!怎么会啊!妈什么时候得的心脏病啊!”

“怎么回事?”在房里的杜父听到动静连忙跑了出来,看到躺在地上的杜母,也是变了神色,冲过去搂住杜母,焦急道:“这是怎么回事?”

杜飞在一旁说道:“妈的心脏病犯了啊。”

杜父说着就要抱起杜母,吼道:“快,送医院!”

杜梦雪也是慌乱中想了过来,顺着杜父去搀扶昏倒在地的杜母。

见状,杜飞连忙出手制止,下意识瞥了常生一眼,说道:“不是说姐夫那里有一棵包治百病的神药吗?”

说着他看向常生,摆出一个苦相,颤声说道:“姐夫!快救救咱妈啊!”

杜梦雪也是乱了分寸,顾不得其他,看向常生时,眼中分明流露着乞求。

常生暗自叹口气,俯身去看杜母,眉头微不可闻地皱了一下。

心脏病突发症状,会是胸口疼痛胸闷导致,所以并发症一般都会是脸色惨白紧锁,伴随粗重的喘息,可看向杜母,躺在这跟头死猪一样一动不动,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睡过去了,很有问题。

打眼再看去,杜母紧闭的双眼里,眼珠子分明还在那骨碌碌地转着。

常生嘴角微勾,扶起杜梦雪与杜父,半跪在杜母身前,装模作样的仔细观察一番,捏着下巴沉吟不语。

杜飞在一旁看着心急如焚,出声说道:“姐夫快救啊!再不救咱妈,咱妈就死了!”

“混账!”见杜飞口出不逊,杜父恼怒,出声怒骂。

常生压制住笑意,摆出一个严肃的表情,摇头叹道:“不可,这突发病症过于突然,贸然服用神参反而会对身体百害而无一益,万不可服之。”

杜飞语气一窒,迟疑道:“那……那怎么办?”

常生回答道:“简单,取一根银针,以针灸之法**眉心,施以剧痛,或许可以产生奇效。”

没人注意,唯有常生,瞧得杜母的身体微微僵硬了一瞬。

“这……”杜父眉头依然皱着,可杜父知晓常生自幼学医,可不曾听闻还学过中医针灸之术啊,出声问道,“小飞,有把握吗?”

常生叹一口气,故作凝重姿态:“事发突然,送医院已经是来不及了,只能用这搏一搏了。”

说着,从一旁书柜上取出一根缝衣针,哈了几口气,作势就要插下去。杜飞见状倒是急了,连忙制止道:“姐夫,姐夫,不用……不用消毒的吗?”

常生回道:“这不哈气消毒了吗?”

杜父急了,“这,这,胡闹!”

“阿飞快别拖了,真的可以吗?”杜梦雪心急,连忙叫常生赶紧下针。

“五成把握吧。”常生说道。

“那,那另外五成呢?”杜飞吞吐说道。

“会死!”

常生话落,取针便扎。

“啊!”地上一动不动的杜母突然弹了起来,吆喝着推开常生刺来的缝衣针,见自己失态,假装咳了几声,问道:“我,我怎么了?”

“妈,您刚才昏倒了啊!”杜飞合时宜的接话说道。

常生似笑非笑,站在那看着二人的精彩表演。

杜梦雪明白过来,埋怨道:“妈,您这是干什么啊?您知道刚才我们有多着急吗?”

看到这,杜父又如何没明白,脸色一沉,瞪着杜母,只觉得在常生面前羞愧难当,不由得怒骂道:“瞅瞅自己成什么样子,丢人丢到家了!”

见事情败露,杜母索性也不再装,一**做到地上,哭喊道:“我不管,今天他不把那神参给我,我就跟他没完!”

小说《相医圣婿》 第5章 反常 试读结束。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