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盼君朝与暮》 第7章 有何贵干 免费试读

2020-03-09 17:24:02   编辑:笑红尘
  • 盼君朝与暮 盼君朝与暮

    小说主角是季长清曲临江的小说叫《盼君朝与暮》,是作者渭城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场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单恋,山穷水尽又峰回路转,路转之后却发现前路殊途。一直追寻着曲临江的季长清已经很努力,只是,有些事,并不是努力就可以成功。...

    渭城 状态:已完结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盼君朝与暮》 小说介绍

季长清曲临江是小说《盼君朝与暮》这本小说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渭城,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对于萍儿的询问,季长清一时也无法回答,自从那白衣人走出药铺开始,季长清就一直偷偷跟在对方身后,却一直没有勇气再次走上前去。心中莫名期待,却又十分胆怯。季长清眼睁睁看着白衣人和他的随从吃饭,逛街,买东西...

《盼君朝与暮》 第7章 有何贵干 免费试读

对于萍儿的询问,季长清一时也无法回答,自从那白衣人走出药铺开始,季长清就一直偷偷跟在对方身后,却一直没有勇气再次走上前去。心中莫名期待,却又十分胆怯。

季长清眼睁睁看着白衣人和他的随从吃饭,逛街,买东西,两个人似乎悠闲的很。一点都不像他所说的,有什么急事要办的样子,想来之前的那番话,就是用来挡她的借口。得出真相,季长清又忍不住一阵失落。既然那人如此讨厌她,她现在的所作所为又有何意趣?左右不过是惹人嫌弃罢了。

“呀,小姐,他们不见了。”正当季长清走神的时候,萍儿忽然惊呼一声。

不见了?季长清一惊,立即抬头看去,却只见前方街巷宽敞,人群熙来攘往络绎不绝,却唯独不见了那两人身影。他们牵着马,目标明显,能去哪里?

毕竟是冀州土生土长之人,虽是女子,但季长清不似一般大门不出二门迈的大家小姐,所以对冀州城还是颇为熟悉的。她快步走到街道尽头,低头思索,往前左拐一个街角,顺东路饶过一道墙,再往北走,对面有一条临街。季长清猜测,他们应该是去了那条街。有了方向,季长清毫不犹豫,直奔目的地追寻而去。

萍儿不明所以,却知道跟上是没错的。

“姑娘是在寻找在下?”才到街角,季长清便听到熟悉的清朗嗓音。身体一僵,下意识的回头去看。只见刚刚不见踪影的白衣男子,缓缓从一面墙后走出,俊逸的脸上看不出喜怒,语气淡然道:“不知姑娘一路跟踪在下,有何贵干?”

“我,”季长清尴尬不已,自以为跟踪的天衣无缝,却不想早已被人识破。也对,他的武功那么好,如何能不知道呢,她实在是糊涂了。既然已被发现,季长清索性也不再隐瞒,反而大大方方承认道:“小女子并无他意,只是今日侥幸被公子所救,心中感激无以言表。所以,还是忍不住想邀公子入府一叙,以谢公子救命之恩。”

萍儿听了季长清这些冠冕堂皇的话,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看来她家小姐为了结识美男,也真的是很拼。

白衣人轻笑了下,淡淡道:“在下之前便已说过,来此地有事要办,姑娘的好意恐怕无法接受了。至于救下姑娘,不过是举手之劳,还请姑娘切勿放在心上。”

他将‘切勿’两个字的音节稍稍咬重,可见对于季长清的纠缠已经感到困扰。意识到这个事实之后,季长清再一次羞的满面通红,又听他风轻云淡道:“就此别过,姑娘保重。”他面无表情点了点头,转身而去。

一阵哒哒的马蹄声响起,奔尧牵了马匹出现走过来,路过的时候,匆匆看了季长清和萍儿一眼,摇了摇头,追随白衣人而去。

“奔尧。”冀州城一家不起眼的客栈内,曲临江一身白衣立在窗边,背对奔尧淡淡道:“吩咐下去,在冀州城中不得声张,告诉他们盯紧季剑山庄,这几日应该就会有动静。”

“是。”奔尧恭敬回道。他看着曲临江的背影,迟疑了一会儿,问道:“公子,奔尧有一事不明。”

曲临江并不回头,只道:“讲。”

奔尧道:“既然我们查到了兵部侍郎雷鸣伪造兵部文书,为什么不立刻将他擒下直接审问,而是要您亲自跑一趟冀州呢?毕竟,陛下现在也是离不开您的。”

曲临江负手临窗而立,漆黑的眸子与满天星光交相呼应,似乎夜晚的所有光亮都汇聚在他眼中。就在奔尧以为等不到他的回答时,曲临江的声音淡淡传来:“雷鸣不会说的,如果直接抓他,他一定会推说是自己办事不利,才导致公务出错,即便要治罪,顶多是个渎职的罪名。我来冀州,就是要顺藤摸瓜,看看季剑山庄到底在为谁私制兵器。”

奔尧恍然:“原来是这样,是属下愚钝了,公子放心,属下一定会盯紧季剑山庄。”

曲临江淡淡道:“没什么事,你先去吧。”

“是。”奔尧对着曲临江的背影施了一礼,恭敬退下。方到门口,又听曲临江道:“等等。”

奔尧顿住身形,疑惑道:“公子还有何吩咐?”

“好好查一查今天跟着我们的那个女子。”终究是不放心,即便那人看起来并无心机,但他却不得不防。

奔尧怔了下,恭敬道:“是。”

季长清回府的时候,天色已然渐暗,府中早已灯火通明。此刻正鸡飞狗跳,不少人进进出出,似是出了什么事。门口的小厮一见季长清的影子,立刻面色大喜,一溜烟的小跑着过来说道:“大小姐?真的是大小姐,您可回来了,老爷和夫人都急坏了,正派人到处寻你,刚刚都已经要报官了。”

季长清一愣,这才想起今天和李光宇外出发生的事,她皱了皱眉,问道:“表少爷回来了吗?”

“表少爷早回来了,说您在郊外被人劫了,他回来报信。小姐,您,”

“清儿,清儿!”小厮话未说完,季长清忽然听到院中传来熟悉的呼喊声。她下意识的转头去看,口中应道:“娘?”

季夫人顾不上被人搀扶,快步走到季长清面前,双手放在她的脸上,焦急的说:“快让娘看看,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那个该死的采花贼有没有”季夫人忽然顿住,仔细查看季长清脸色,知女莫若母,她见季长清虽然完好无损,眼中却似有说不出的忧惘。便瞬间落下泪来,一把抱住季长清哭道:“我可怜的女儿,怎么会遇上这样的事,以后可要怎么嫁人啊?”

“娘!”季长清一听季夫人如此,就知道她误会了什么,连忙解释道:“女儿没事,那采花贼并没有把女儿怎么样。”

“哦?真的吗?”季夫人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脸凑到季长清跟前,小心翼翼的问道:“清儿,你真的没事吗?”

季长清叹气,语气真诚的说:“真的没事。”

小说《盼君朝与暮》 第7章 有何贵干 试读结束。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