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战王归位

更新时间:2018-10-10 14:52:19

战王归位 已完结

战王归位

来源:掌中云作者:心心念念分类:都市主角:薛郎崔颖

火爆新书《战王归位》是心心念念最新写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薛郎崔颖,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上一世,他是兵中王者!这一世,他依旧是王者!薛郎扛着白色的巴雷特,站在高楼顶端,豪气的说道:再活一回,我依旧是王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薛郎他们倒是热闹了,郝建华这会却成了癞蛤蟆一般,处在了口诛的浪潮里。

那些科长倒不是大舌头的人,尤其郝建华的父亲郝志忠还曾经是库主任,自然没人把医院里听到的说出来。

于海看到李文明记录的东西,也没有个表示,连郝建华不好好干活,擅自离开自己的林带都没有说辞。

但加油站那些小姑娘可就就不同了,离开医院后,短短一下午的时间,郝建华的行为就传的满粮库皆知。

郝建华联系不上叶四,离开医院就躲在了家里,连单位都没去。等得知这些消息的时候,已经是满粮库皆知了。

“草泥马!”

郝建华愤怒的摔碎了手里的杯子,可却不敢上医院找薛郎的麻烦。

当时薛郎盯着他的时候,那种生命受到威胁的恐惧他到现在还无法忘记。暴怒之余,再次联系叶四,却依旧关机。

他不死心,在薛郎他们晚宴的时候,开着车找到了跟叶四混的小弟,这才终于得知叶四住院了。

叶四躺在病床上,看了眼那捆没打捆的钱说道:“大少,这事你打算怎么弄?”

“当然是弄他了!”

郝建华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吗的,不但搅和我的好事,还让我在库里的面子也扫地了,这口恶气不出,我特么的怎么能舒坦?”

“这小子会两下子,涛子二百四五十斤都让他打出几米远,所以……”叶四说着,好手抬起,勾了勾手指。

郝建华见状忙附耳过去,少卿,露出阴险的笑容。

薛郎并不知道郝建华和叶四之间发生的事,不过知道了也不会在意。

第二天,崔颖的父亲带着水果来看望了薛郎,但也只是礼节上的探视感谢。

不过薛郎从崔颖的父亲言谈中感觉到了对方看不起的味道,显然因为自己是山里的孩子,没门路,连起码的楼都买不起,跟他们家门不当户不对。

不过,他真没多想。就算崔颖照顾他,大家也开玩笑,可他压根就没有什么施恩图报的想法。

邵胖他们不在,替换他们的一个叫郭龙,一个叫张宝,同样是外勤的司机,跟他俩也都是最要好的。

只是病房里再没有第一天那么热闹了。虽然崔颖依旧来照顾薛郎,但她的那些同学,闺蜜却不再是一帮一帮的了,因为,护士警告了薛郎,不要把医院当饭店,倒是让病房安静了不少。

第三天,薛郎拆掉了纱布,开始整理邵胖拿来的几段油丝绳。

看着薛郎手指翻花,一个个套子成型,听他讲解不明了的什么步步紧,勒死狗的套子扣,帮忙用酒精擦拭套子的邵胖和刘忠相信了薛郎真的会打猎。

第四天,邵胖和刘忠虽然不陪护,但也没闲着,按着薛郎画出来的图形,找来了东方红拖拉机自动轮的弹簧,在粮库工改那里,用车床,红炉做了十几个大小不一的夹子。

转过天薛郎就看到了邵胖拿来的夹子,试了试弹性,不由赞叹道:“车床这个没啥好说的,这淬火技术真不赖。”

“那是!”

刘忠拿起一个半拉脸盆大的夹子说道:“工改的李金那可是机械厂出来的高手,前些年县里的机械厂黄了调咱们这的,别说这点小事了,做枪都没问……”

邵胖不等刘忠说完,推了他一下道:“别瞎白话,李金哪弄过那玩意。”

薛郎知道这类的的事知道可以,但不能说。毕竟这是犯罪,不同于偷猎,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没大有人管,造枪就不同了。

于是当没听见,让邵胖把这些都拿回家先放着,拆线了就可以上山了。

连续六天,除了准备上山的东西,一直都非常安静。门口也再没出现闲杂人窥视,似乎叶四已经将他忘记。

第七天,顺利的拆线后,薛郎安稳的呆了一天,第二天起大早,开着邵胖朋友的破212回了趟家里。

回家,一个是看看爷爷,一个是要准备些打猎的必需物品。

这些,都是在外面买不到的,尤其是棉袄棉裤还有棉帽子,那可是纯野兔毛絮的,里面还衬着熟好的狐狸皮,既轻快,又耐寒,趴在雪地上几个小时不会感觉到冷。

薛郎这次回来不但给爷爷带了米面油盐等东西,也给还健在的五爷爷、八爷爷都带了五十斤装的溜酒,连带其他已故的爷爷家也没落下,凡是有后人的,不论是叔叔姑姑,还是哥哥姐姐,都带了礼物。

看到薛郎离家才一个多月,不但说话会说了,还这么懂事,所有看着薛郎长大的人都唏嘘不已,也让薛郎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感受到了久违的亲情。

爷爷薛霆贵已经六十五了,但身体硬朗,听说他要弄点猎物送礼,就要把家里的山鸡等野味让薛郎拿着。

薛郎怎么会拿?不给爷爷准备下就已经愧疚了。

他没有拿那些山鸡,树鸡子等飞禽,倒是拿了一些刺五加,腊八醋,和一些山里才有的药材,佐料,准备回去了尝试下,看看薛郎学自爷爷的手艺做出的东西,是不是有记忆里那么好的味道。

满满一屋子人聚在一起吃午饭,比过年都热闹。席间,薛郎没看出健在的三个爷爷是什么路数,旁敲侧击也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请教了一些隐匿的关键诀窍,倒是证明了五爷爷要是藏起来,就算全盛时期的自己,恐怕也找不到。

在家呆了四个多小时,下午一点,薛郎就匆匆的返回了。

见薛郎安全回来了,心里打鼓了一天的邵胖才松了口气。

薛郎看了眼医院大门口站着的两个头发染得焦黄的混子,已经快被他忘记的叶四再次浮现在脑海。

不过念头只是一闪他就收回目光,想了想说道:“邵胖,明天早上八点把我送到中学东面的打石场,下午去接我。”

邵胖一边拎起车上的麻袋扔给刘忠一边说道:“行,下午三点前回来就成,还有几个吊瓶没打完,下午护士还不乐意了。”

薛郎笑了笑说道:“走吧,少打一个吊瓶没关系。”

三人拎着两个麻袋说着走向病房。

刚进病房,薛郎意外的看到个不应该出现的人。

李树武来干嘛?

念头闪动间,薛郎露出笑容:“李主任。”

邵胖刘忠也客气的打了个招呼。

李树武瞅了眼邵胖和刘忠,又看了眼他俩拎着的麻袋,转过头来说道:“小薛啊,身体恢复不错嘛。”

不知道他的来意,薛郎一边脱掉羽绒服一边说道:“伤口长合挺好,昨天拆线的,憋了六七天不让下床,今天终于出去透了口气。”

李树武没继续这个话题,打着官腔说道:“小薛啊,好了就尽快出院,工作要紧吗,库里给了奖励,也给你买了几千块的衣物,伤口好了就早点上班,总住院就不好了。”

薛郎听出味道不对了,点了下头说道:“恩,打完几个吊瓶,针眼长合了就出院,真憋坏了。”

李树武似乎来的目的已达到,在薛郎说话中一边向外走一边说道:“那就尽快办理出院回去上班。”

薛郎没再说话,跟邵胖和刘忠目送李树武离去,谁也没有动。

待病房门关上,刘忠啐了口说道:“装什么大尾巴狼,就算出院也是你们科长通知,他这不是跃着锅台上炕吗?”

邵胖摇了下头说道:“薛郎,不知道咋回事吧。”

薛郎疑惑的摇了摇头:“还真不知道。”

邵胖没等说话,刘忠接茬说道:“昨天才听说你跟叶四掐了,叶四是李树武的小舅子,李树武又是郝志忠一手提拔的,叶四要不是仗着他,怎么能倒粮挣钱,混的人摸狗样的。”

哦了……

薛郎眼睛一虚。

李树武这是开始给自己穿小鞋了。这样看来,要想进车队,他就是个麻烦。就算不进车队,单位里有这么个boss,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想跟我玩路子?算你倒霉!

暗自冷哼,随即笑着说道:“别管他了,晚上可以喝酒了,邵胖,你叫下李科长吧,叫上郭金龙和张宝子,去吃火锅怎么样?”

“行。”

邵胖答应着就掏出手机开始联系……

第二天一早,邵胖就开着那辆破212拉着薛郎穿过清河中学,在打石场边上放下了他,回去上班了。

薛郎看了眼不远处站着的两个身影,转身顺着路,向没有脚印的山里走去。

他刚转过山脚,两辆面包就风驰电掣的开到了打石场边上,随即一帮混子拎着西瓜刀、棍棒就跳下了车。

两个之前站立不远的人几步奔了过来,在一个吊着胳膊的身影下车的一刻说道:“四哥,那小子进了养蜂场,穿着土了吧唧的羊皮大衣,什么也没带,走了没五分钟。”

“天堂有路你不走!”

叶四狞笑着吼道:“撵上去弄死他!”

那个叫涛子的拎着一根一米多长的实心铁棍挥舞着喊道:“走!弄死那狗逼!”

这帮小混子个人能力不见得有多强,但打群架那是绝对的胆壮,闻言拎着手里的家伙,趟着十几公分深的雪就狂奔起来。叶四也跟了上去,不过,他拎着的却是个用布包着的东西。跟着他的俩人也拎着两根用布缠着的棍状东西。

他们有理由相信,二十来个人,还拿着家伙,就算对方是铁打的也给他锤圆喽。

可他们哪里知道,前面将是他们的噩梦,他们哪里是猎人?不过是咬饵的猎物罢了。

猜你喜欢

  1. 青春小说
  2. 娱乐圈小说
  3. 婚姻爱情小说
  4. 轻松爽文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