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庶女有毒:腹黑夫君哪里跑

更新时间:2018-10-10 13:10:52

庶女有毒:腹黑夫君哪里跑 已完结

庶女有毒:腹黑夫君哪里跑

来源:暴走看书作者:上官雪分类:言情主角:华瑶瑶邬长俊

主人公叫华瑶瑶邬长俊的小说叫《庶女有毒:腹黑夫君哪里跑》,它的作者是上官雪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华瑶,湘国大将军华凌峰第六女。三岁时足不能立,口不能言,貌极丑,其母为妾,出身寒微,故母女不得待见,处处受人凌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就在紫云被逐出白云观的第二天,华家传来了消息——华家六小姐修行已满,于四月十五日迎回府中。

大概许多人不知道,一个几乎被世人遗忘的庶女,这会儿怎么被华家想起来了。

这点华瑶心中有数,这定要归功于邬长俊,至于他如何跟华凌峰说的,不得而知。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

这次,华瑶是风风光光的回府。

如何风光,瞧华家先后派人送来的衣着首饰就该知道,凌罗绸缎皆是上品,金银美玉那是价值连城。

四月中旬的风愈暖了,从东连吹来,吹进破落的小院子,徐徐地还带着些许清凉。

晨曦的阳光透过破旧的窗子把主仆三人从睡梦中唤醒。念芹和红姑早早地换上新衣。

华家富贵,下人的衣裳都是丝织的,念芹一身青绿,头上扎两个小丫髻,小脸圆圆的,愈是添了几分活泼。红姑身上的暗花罗衣也是上等丝帛,说来真真这么一梳理,徐娘半老也多出韵味儿。

“小姐,穿这件衣裳吧,喜庆。”念芹从一堆丝帛里拣出一件大红色的绣花罗衫。

“小姐,这只金步摇做工精细,大气贵重,插在头上定是很好的。”红姑也忙碌着从首饰里寻出梳发用的钗簪发钿。

华瑶懒懒地瞄了一眼,摇头,大抵觉得这些东西俗气了些,“就要那件吧。”指了指放在旁边被冷落的一袭雪白料子。

她最爱的白色,清雅高洁,不染半点污尘。

“会不会素的点?小姐好不容易熬出头,这次回府定要穿得漂漂亮亮的,可不能被其他几房小姐给比了去。”念芹嘟着嘴,喃喃地说着,还一边用胳膊肘儿推了推红姑,“红姑,你说是不是?”

念芹所说不无道理,华家的小姐好几位呢,就说上次狠心至她于死地的华青霖,那都是难对付的主儿。

“把她们比下去,不是美貌,是这里。”华瑶点了点念芹的脑门,呵呵地笑开了。

念芹始终拗不过华瑶,挑了那件白色纱裙给她穿上。

一番梳妆打扮之后,该起程了。

华府的管事早早地在白云观外等候了,一顶金轿停在阳光里灿灿耀眼,排成两列的奴婢奴仆们恭敬地猫腰等候。

“恭迎六小姐回府!”

华瑶刚刚走下台阶,两排男女齐齐地俯身拜下。幸好没准平日几个交好的道姑子送别,不然这场面弄得跟皇帝出行似的。

那样大不好,大不好。

她华瑶不是个高调的人。

“不用多礼,都起来吧。”对于如今的华瑶来说,这等不算什么,再多的人拜她,她都镇得住。

浅浅地抬头,示意众人起身,然后在红姑和念芹地搀扶下走进了金轿。华管事说这金轿是平日里大夫人出行才可乘坐的,今日让给了她,是博了天大的面儿。看来邬长俊在华凌峰面前下了功夫的。

白云山上的炊烟渐渐远去,郁郁葱葱的树林从眼前划过。白云观,别了。

说来来到这个时空不过是一个多月,白云观的田园生活倒是给了她不少乐趣,种菜、浇水、施肥、捉虫那也是极大的快乐。

是的,别了,别了破落的小院子,别了,漫山遍花的野花子,别了,整天八卦多嘴的道姑子。

终于看到了阳城的繁华。

车水马龙,络绎不绝。琼楼玉宇,水榭歌台。一条条宽阔马路,一座座高门府第。古老的色彩里渲染着浓重的威严气息。

这是帝都,哪里都会沾染些许皇家的气象。

金轿停了,停在一座豪华的府第前,门额上有两个金灿灿的大字——华府。是的,到家了,这就是京都闻名的华府宅第,门前的两尊汉白玉石狮威严耸立,添给华家的更多是高贵、不可侵犯。

华瑶撩起轿帘子,不仅看到了这威严的宅第,更看到了在门口迎接的华府众人。

一眼扫过,没有那个年近五旬的威武将军,华凌峰不在家。

这些人应该是华家内眷。

站在前列的妇人身着衮金印花紫衫,乌黑的发髻高耸如云,金钗斜斜插入,玉步摇子流珠闪闪,姿容温婉,面色详和,虽过四旬,但华贵美丽,雍容得体,看着很是舒服,不用说此般地位定是华凌峰的大夫人王慧心,她是先帝时王丞相之女,名门闺秀,有此仪态,定是理所当然。

她为华凌峰生下长女华青雯,二子华青诩,如今女儿是皇帝贵妃,儿子是军中统帅,自然而然,她当家主母的地位牢不可动。

再往左侧,亦是同王慧心年龄相仿的妇人,一袭橘色长裙极是耀眼,可见此人并非低调人物,发髻绾得整整齐齐,金钿花碎贴得错落有致,美丽也不失贵气,相较王慧心来说,她稍瘦些,目清眼灼,弯眉高挑,红唇醒目,此般打扮也该知道她在华家的地位非同凡响。这位应该是二夫人颜璃了,其父曾是华凌峰军中老副将,牺牲沙场,生前托女于华凌峰。颜璃入府之后,相继生了三子华青暄,四女华青雪,五女华青霖,能生儿能生女就是福气,固尤为得宠。

王慧心右侧亦站着两位妇人,相较来说年轻些许,衣着打扮比起她们就巡色了许多。

那一定就是华凌峰的三夫人言莫愁和四夫人姚碧莹。

听说四夫人姚碧莹是丫环出身,若不是生得小儿子华青铮,大抵这华府中是过不下去的。

华瑶轻轻地憋一眼,姚氏爱碧色,穿碧衣的妇人便是她了。

真正的华瑶离府时才三岁,许多东西都是记不得的,回府之前,红姑大抵把府中情况讲了一遍,她便记下了。

如此知彼知已,前路才能好走些。

看这些贵妇人表面华丽端重,骨子里不晓得装着些什么肮脏呢。思绪拉回来,华瑶的目光落在姚氏身侧穿着素色碎花衫的妇人。

她身形单薄,泪眼摩挲望着金轿已经情绪不能自控。

是的,这位是华凌峰的三夫人,亦是她华瑶的亲生母亲!

十五年了,每回她只能凭着到白云观来祈福的借口看望女儿一回,每看一回,回去都得大病一场。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不知道爹是怎么想的,硬是要把这个灾星弄回家来,还让我们出来迎接她,她算哪根葱,哪根蒜,不过是一个下等人生得一个更下等的庶女罢了!”本来平静的一切被这么一句恶毒的言语给搅开了,华青霖依然是小仙子一般的打扮,绫罗绸缎穿在身,金钗步摇挂满髻,眉目如画,面美如霞,端端地站在颜璃身边,说此话时还刻意地瞅了言莫愁一眼。

“霖儿,不得无礼。”颜璃的这一声斥不过是装装样子,谁都瞧得出来她巴不得女儿抵损言氏。

“本来就是嘛!”华青霖仍不服气,本来以为上次把那个**东西给弄死了的,没想到一回家,白云观就传来消息说她只是晕死过去并没有死,当时她那个气呀,好几天都咽不下饭的,华瑶活着就是她心头的一根刺,谁叫她一出生就跟她最爱的郝亲王订了婚,不可以,绝不可以,“喂,丑媳总得见公婆的!你准备等着我们过来扶你,你才肯出轿啊!”

句句咄咄逼人,丝毫不把言氏放在眼里。

言莫愁受了这等屈辱,也只能默默地抹泪,谁叫人家出生好,生得儿女也个个漂亮聪明,要怪就怪她自己福薄,怨和辱化成了泪,扑扑地落下。

此番情景,大夫人王氏只能摇头叹息,华青霖平时嚣张惯了,老爷宠得厉害,她自然也不好说,只能巴看着。

“五妹,六妹回家是好事,你莫要如此。”气氛尴尬时,一个温柔的嗓音飘出,华青雪,人如其名,一身流锦雪锻子,身材婀娜多姿,面容美丽,举手投足间都透着贵气。

她便是华家的四小姐,听说才貌全双,品性善良是不可多得的奇女子。

如今看去,她双眸剪水,清澈见底。虽与华青霖是一母所出,但气质是截然不同,貌美心善,此言透着诚意。

“四姐,不用你管。”华青霖哪里听得了华青雪的劝,愈是不耐烦,“喂,出来,叫大家见见你的丑貌!”

华瑶在轿中自是把所有情况都瞄在了眼里,心中有底,这才“千唤万唤始出来”。

红姑掀开了轿帘子,念芹赶紧地上前搀扶。

“没想到几日不见,五姐姐这般挂念妹妹,叫妹妹好生感动。”银铃般的声音传来,好是悦耳,一抹雪白从金轿中徐徐飘出。

大抵众人皆惊。

好些年月不见,传闻中的灾克之人竟是如此模样。

纱巾遮面,虽看不清容颜,但露在外面的那双眸子是极好看的,眼梢微微上翘,好像天然勾勒出来的线弧,长长密密的眼睫一眨,好似展翅欲飞的蝴蝶,两弯月眉不染而黛,青山远走,好一片灵活。

再说白衣如雪,裙袂飘飘,衬得身线玲珑有致,不瘦一分也不肥一分,不短一分也不长一分。

如此身姿若是配上一张美丽的脸那定是国色天香,沉鱼落雁了。

“瑶儿拜见大娘、二娘、娘亲、四娘。”华瑶缓缓走上前去,一一行礼,姿态得体,“妹妹见过四姐姐、五姐姐。”

念芹和红姑亦跟着华瑶一一行下拜礼。

另者,今日所见都是华家女眷,华家的儿子们都不在,应是去学堂了。听红姑说,华家男丁教管甚严,女儿家就相对宽松,喜读书的就请先生到家中来教习。

“快起,快起。”发话的是王氏,她面容和悦,赶紧示意华瑶起身。

“瑶儿,我的瑶儿!”言莫愁终是忍不住心中的激动,一个箭步上前紧紧将华瑶揽进了怀中。

这是母亲的怀抱,好温暖哦。

许是有了曾经那个华瑶的记忆,如今对这个女人有着莫明的亲切感。

“娘亲,瑶儿未能侍奉膝下,瑶儿不孝。”任由言莫愁哭够,华瑶才缓缓挣开她的怀抱,轻轻一提衣裙,跪身下来给她磕了一个头。

磕这个头是应该的,替她死去的女儿磕吧,可怜的妇人!

“瑶儿,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言莫愁赶紧拉了华瑶起身,“我的瑶儿长大了,长大了。”一边点头一边抹眼泪,那种极其喜悦是无法言喻的。

“不仅长大了,而且长得更丑了!”本来是母女重逢的美好场面,但被华青霖被一句插过来尤为刺耳。

大抵许多人都不明白,华瑶身居白云观十五载无人教习,理应粗糙无礼,却不料竟是如此大方得体,俨然的大家闺秀。

这叫华青霖看在眼里,心中更是不服。

“霖儿,休得无礼。”王氏微怒,出言驯了华青霖。

颜璃见王慧心真的有些生气,也不好纵容女儿,“霖儿,瑶儿是你的妹妹,说话注意分寸。”

“要是不丑的话,为何纱巾遮面,定是见不得人。”华青霖铁了心死抓着华瑶不放了。

华瑶并不生气,只是眯着眸盯着华青霖看了一阵,道:“五姐姐说得对,妹妹我是生得丑陋,所以以纱遮面。面丑可以用纱遮,不知道心丑用什么可以遮的?”

华青霖被华瑶这么一问,愣愣地,急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华瑶摇头,两只明亮的眸珠子转呀转的,跟小蝌蚪似的,同时转向了王氏,“大娘为了瑶儿站了许久了,还是早些进府歇息吧。”

“瑶儿真是个贴心丫头。”王氏方才想起的确站得太久了,腿都有些发麻了,这丫头的话正到点上,再叫五丫头这么闹下去真是累坏了她,于是冷了一眼华青霖,不许她再说。

一行人等这才进了府。

华瑶扶着言莫愁,踩着青石地,看着雕梁画栋,真真正正地踏进了华家大门,今天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前文30757字,续写:

猜你喜欢

  1. 言情小说
  2. 穿越种田小说
  3. 仙侠小说
  4. 宫斗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