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重生超级富豪

更新时间:2018-10-07 14:20:01

重生超级富豪 连载中

重生超级富豪

来源:欢看小说作者:为你弃殷商分类:重生主角:杨曌

独家小说《重生超级富豪》由为你弃殷商最新写的一本重生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杨曌,内容主要讲述:那一年,他重生。大雨滂沱,一世纵横。那一年,他重生。美人如玉,笑靥如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盛市医科大学校门低矮,学校分量也不算重

所以绝对不可能是这城市标志之一。

没有过什么经世济国的巨材。平平常常淹没在同省两三个全国前五十名的重点大学的风光之下。

可是欧阳峥嵘这80几岁的快入土老人,却感觉这小小大学是个极其清雅的地方。

无论是那校区内几步一见的不雕琢青石,或者华佗、孙药王、李时珍雕像。

或者是那十七步长的一段杏林小路。

对于老人而言都很像是跟随父辈在乡下的恬淡日子。

就是可惜这学校中医系的学生质量实在是差了些。

七成是报考无奈混个大学毕业,剩下三成大约是听了几句中医前景光明的一时脑热。

欧阳峥嵘之前不是没有叹息过,没有一个值得栽培的天赋苗子。

可是依然拖着年迈每况愈下的身子,在全国各个中医类院校奔波。

多少次这个死板不乐意客套应酬的老人,都曾品着绍兴黄酒醉后和老友唠叨自嘲说

“我就是一在沙漠里面对海市蜃楼绿洲苦行的濒死骆驼,到死都不曾绝望。”

然而这回,老人是真的惊骇大过惊喜。习惯于坐着最早班机到盛市然后提前到学校走走的欧阳峥嵘从来不乐意让学校领导陪同。

可是无论是出于对这位老人的敬意感谢,有或者是功利考虑,总是有副院长级别为底线的领导跟在后面七八步,陪着老人家慢慢溜达。

而今天正好是杨曌他们临床学院的院长宋潭村,比起其他领导同志或者同事的客气恭敬,宋潭村显然和老爷子要熟络的多。

就看着他是跟在后面仅仅故意落后一步半,偶尔老人也会提问几句什么

“贰型糖尿病的中医疗法,或者什么药材市场的价位浮动”

一副考究学生的样子,宋潭村也小心翼翼的回答,倒真像是一个面对老师的忐忑学生。

哪有半点两年内就要晋升学生处一把手,兼个副校长头衔的牛人样子。

要知道,今年不过才37岁的宋潭村正是一个男子最黄金的时代,就完成了八成人永远挣扎在下的第一道龙门。以后前途大好。

不过宋潭村知道这些固然是他辛苦兢兢业业做出来的成绩,但是其中老人多少栽培提点真是无法说清。

毕竟在二十一岁的时候,老人就敢把一个国家级间徘徊不定的巨大课题交给他七分之一。

这才有了出色完成后的第一次小露头角。以后更加有老人不着痕迹的帮助在。

他宋潭村不过是个偏远小城出来的小子,

这是何等大气,何等恩重如山。

而今天,宋潭村发现这位老爷子心情有些复杂,但是那开怀喜悦是掩饰不住的。

暗自猜测是什么事情。在一旁不言语。

却被老头子小眯眯的转头问道:”潭村,你现在是临床学院的院长?”

“是了,大约两年内就能往上一步跳个一级半……”

宋潭村回答的小心翼翼,不知老人家是啥意思。

不过很快就得到了一个令他有些几乎惊悚的答复

“你们学院中医系1今年这级……有个叫……杨曌的?嗯,算是个奇苗子了”

听着老人的语气,对于这个杨曌也不好评价,措辞片刻说了句“奇苗子”而不是“绝顶好苗子”但是也足够让宋潭村惊诧。

在他看来,这学校本就不会有人能让老爷子多看一眼,毕竟老爷子执教的中医系上学期第一名才只有86分的平均分。

堪称惨不忍睹,就是不去比较同类学校,而是纵向对比上届学长,也相距甚远。

至于那个高考作文因为观点偏激而只得到10分的周菩提。本来学校领导以为捡漏了一个省级状元的牛人。等到如今看着那及格线的成绩,也不得不伤仲永一样叹息。

至于这杨曌是哪里冒出来的妖孽?居然就入了老爷子的法眼,了不得啊。

毕竟就是他宋潭村,当初也是本科时期在燕京中医药大学。

连续五年十次期末考试获得95分以上的平均分。

加上八篇学术质量堪比博士生水准的论文,才勉强得到青睐。

得到老爷子研究生名额之一。

莫不成也是个在高考鲤鱼跳龙门失败的金鳞,如今要再跃一次?

大一时候临床学院的奖学金名单宋潭村凭借不输考研复习时候的记忆力可以肯定,绝对没有这人半点影子。

那么就是有意蛰伏,看不上这平庸学校?不屑去表现什么?

这宋潭村可以理解,毕竟别人不知道,他却清楚那周菩提明显就是如此心态。

然后碰巧老爷子架临,杨曌才觉得有了看得上的机遇?

如此宋潭村也不得不说,这无名小子眼光很毒辣。的确是不逊色清北一级学校重点培养的机遇

宋潭村在老人身后心思百转,却始终不曾逾越那落后一步半的距离一丝丝。

直到到了教学楼门口,欧阳峥嵘拿出叠的整齐的白大褂,托在手上,没有要换上的意思

语气难明的对着宋潭村道:“年轻时候就是,现在依旧还是,太功利,太钻营,太顾及人情世故那一套,

我不好说你对错,毕竟你的年纪和成就都明晃晃摆着,

可是,到了什么时候,我们医生,到底是医生,手艺人的规矩和用处是祖宗定下的,总想着去攀爬,你学医干什么。”

--------

杨曌到了教室,看到寝室那个姓徐的胖子一脸荡漾坏笑。

看着杨曌过来,也没收敛意思。拽着他衣服把杨曌塞到座位。凑过来

徐海蛟猥琐的一逼道:“咋地,老四你昨晚消火了?”

杨曌实在懒得理他,闭目养神不说话,可是这叫做徐海蛟的胖子是贱度和身上肥肉成正比的家伙。

一个人在那里喋喋不休。坐在不远处的周菩提似乎是实在听不下去那胖子的言语。

很破例的一个凉薄眼神过来,那胖子浑身混肉颤颤麻溜闭嘴。

周菩提,当然是周菩提。

大学一年半都不乐意坐在前排接受后排男生肆无忌惮的目光注视,所以只愿意往最后一排的偏角坐下。

与其说是被整个系疏离,不如说主动疏离整个系。

低头趴在桌子上,到腰间的长发盖住弯曲的手臂,只露出一半堪比新烧白瓷的倾城面庞被窗外金色的阳光晃着。

因为杨曌离得近,有能数清楚她柔软睫毛的错觉。

杨曌向苍天发誓,绝对没有直勾勾盯着人家姑娘看,虽然无可避免的在那几乎完美的美人图上停留视线三四秒钟。

但是他怎么会想到,这姑娘会刚好在这一瞬间睁眼。还刚好和自己对视。

当然知道这姑娘性子是纯粹的高冷,没半点故作傲气的姿态。

可是和那幽深清冷的眼神对上,杨曌还是不自觉心虚。

只是庆幸这暗地里的小动作没被徐海蛟看到,否则杨曌相信这牲口十有八,九会大喊一句,老四,你直勾勾盯着人家周美人是干嘛

欧阳峥嵘,进门。

依旧是那普通白大褂,可是老人骨架很大,配上北方汉子的身高,完全撑得出一份笔挺。

右手拿着一个容量大概有2升的杯子,里面泡着的只有黄芪一味药,干净不繁琐。

往讲台桌子上,重重一磕,本来就安静的教室更加落针可闻。

让前排学生颇感觉诧异的是,这位平日刻板的老师,竟然破天荒的露出个可以称为和蔼的笑容。

也不如同平日一样如青松孤独站立,而是坐在椅子上,面对底下乌泱人头。

可以称作温和的问道:“今天先停二十分钟的课,和大家聊聊,

中医,你们觉得这么个操蛋的专业如何?

当然,别和我说什么祖国传统瑰宝国粹的套话,我时间没的那么廉价。”

就说说来了这专业,里面有几分是心怀怨气?

多少是郁郁不得志?

多少在心里骂娘?

多少是破罐子破摔的打算混到毕业?

多少在一边背着方歌药性脉相一边在论坛上推崇西医如何完备科学?

今天各位同学就和我说说这些不该拿到台面上讲的东西好了。

要是辛苦奔波连这点真话都听不到,欧阳某人可是要心疼那些机票钱滴……”

一次玩笑,难得的玩笑,可是场面确实是一片寂静。就算是徐海蛟这样的混人都愕然挠头不言语。

场面是大学课堂上几乎不会出现的绝对寂静

谁也不曾想过,这位不儒雅,但是古贤风采极其足够的老人,会以爆粗口的方式问作为学生的他们这样一个问题。

老人那布满岁月痕迹的脸上,依然是平静的看不出端倪。

但是有眼尖的学生,很快就发现学院那位年轻院长在门口端正站立。

一时噤若寒蝉,本来就没有发言打算众人此时更是把头低下。

欧阳峥嵘瞅都不瞅那门外仿佛罚站小学生的宋潭村。把众人的反应看在眼里。

似笑非笑的道……

”怎么……?没人?

好,

那么,我点名……

杨曌,你来说说。”

老人那经过扩音器的自说自话,虽然没给众人思考的时间,但是听清楚是够的。

一刹那,杨曌这位大学生涯平平庸庸的牲口,在无奈起立的那一刻,被全教室所有目光聚焦。

就是心无旁鹜发呆的周美人都挺给面子的抬头瞅了瞅他。

一个看起来就特宅的青年,带着特无辜表情走到讲台前。

然后以一种特平常的口气平地起炸雷道

“其实,我也觉得,中医这东西是挺操蛋的”

轩然**。虽然没人起哄叫好,但是每个人都觉得这不起眼的哥们这牛逼。

简直就是不知死活啊。

尤其是当着院长给他上眼药。

一些人已经挺不屑的白眼了一下杨曌。觉得他简直幼稚。不懂得哪怕一点基本收敛和作态。

不理会别人反应,甚至都没打量一眼欧阳峥嵘。杨曌继续絮絮叨叨的说着。

“少年人,谁不讲究个鲜衣怒马,意气飞扬啥的……”

“少年得志,衣锦还乡,挥斥方遒,这些词是不是听起来就很爽快了。

可偏偏中医最操蛋就是那晚成二字上,

有几个乐意苦学医十几年才能混饭吃。

毕竟谁不是从小学开始就这样死乞白赖的熬过来,还得把这样日子再来十几年,有几个愿意的。

这话说出来,已经有一部分底下人苦着脸,显然是认同杨曌的说法。真正感觉前途无望。

杨曌继续絮叨说

”尤其是等着同学聚会时候,大家聊天时候问一句咱会啥,“针灸,号脉,**推拿”

是不是说着就挺没面子的……没准还以为是啥边缘红灯区特殊行业……低端的和那些什么金融分析,营销、策划、设计比起来,说不出口啊”

底下开始有琐碎笑声,很轻不敢放肆。

“再看看人家那些金融或者IT业的精英,混的稍微好些,到时候年纪轻轻就开着名车,带着美人,……都是一起玩泥巴长大的,出去喝酒都得人家浑不在意甩出一打红票子,对于咱而言是大半月的生活依靠。

一比较真是难受死。”

底下有人止住那鄙薄眼神,觉得这哥们虽然说话冲动,愤青的很,但是句句话都挺合他们这些爷们的心坎胃口。

“而且,就算咱脸皮厚淡泊名利……”

杨曌说到这里,特别狠狠心的咬牙道:

“但是,比如周菩提同学,咱不说啥虚的,暗恋这位院花的,在座不在少数吧,承认否认都无所谓。哪个半夜睡不着百爪挠心上课偷看自己清楚。

这话让底下不少平庸男生心虚低头。徐海蛟各种鄙视,在他看来,简直这些没胆量勇气的宅男就是给男人抹黑啊。

宋谭村在门口沧桑感慨怀念温暖的笑笑,谁的青涩年华里不曾有过那样的女子。对于当时的自己而言简直就是神仙了。

杨曌字字不留情的打击着那些小子们。

“只是等到有一日她站在在人家年轻多金男子身边时候,人家爷们指点江山意气飞扬,美人相伴。

各位呢,也许还在拿着微薄薪水辛苦考博……对着浩瀚如烟海的古书医案卷宗,大家心里有数,咱们读博那些学长,很少有不白发秃顶的。

五千年啊,无数的前辈,一个比一个伟大,一个也比一个操蛋,怎么就鼓捣出来这么多的说法门道。堆满三层楼的图书馆都轻松”

众人笑,欧阳峥嵘都不禁对这说法莞尔,显然也是深有体会。

“然后,那时候,那么不好的你们,可怜可悲,只能看着她嫁为**子人母,你们面对巨大差距,残酷社会现实,无力挣扎,只能在心底留点念想遗憾。”

“天底下,还有比这操蛋的事吗,一条在最黄金年华却混不出成就的路。到时候连个顺心女人都未必留得住”

“哦哦哦哦……”底下几个平素就张狂的混人,已经在为杨曌这话叫好。更是有点在发泄着自己积压许久的怨气。

因为了解了中医的艰苦,多少智商情商都不缺的家伙,宁愿沉迷于lol刀塔虚度光阴,也不愿把最好的年华糟蹋在这漩涡里面。

周菩提看着瞥过来的视线,不喜的皱眉,她向来讨厌被众人聚焦。一只黑色铅笔被紧紧握住,显示出她对这言论的不满意。

也有不少男子黯然,显然是被杨曌戳到了不曾想过或者一直逃避的痛处。

可是杨曌丝毫没有哗众取宠后见好就收的觉悟和心态。继续笔直站在那里说着。

“要是,我是说,要是,万分之一的概率,你足够努力,命还得长,熬到七八十岁,成为一代名医,悬壶济世,还得考虑着,没准哪天就进了棺材,这辈子也就到头……”

欧阳峥嵘只是如同平日读医书一样看着众人神情变化。

门口一直带着笑容听着杨曌这有些放肆言语的宋潭村却变了颜色。

毕竟对于这位恩师而言,这话很有些恶毒,毕竟都知道,老人家身体不太好了。

杨曌一副没所谓的样子,搓了搓鼻子。

冲着讲台下面那些面孔扫了一圈,继续说

“说句题外的,恐怕现在底下八成人都在认为我不知深浅,就像是个幼稚孩子,自以为如何,其实特别像个笑话,居然真就走上来,什么东西都在这里滔滔不绝……活脱脱是一不懂事的二百五啊,走上社会十成被人家当枪使唤的阴死”

“杨曌笑容温和道:“可我不介意底下所有人都把我当成一个不懂事耍给各位看的傻猴子,

就像是你们很多人毕业后都会把中医扔掉,另谋出路,我相信这位辛苦奔波,几乎是燃烧剩余生命的老人也依旧理解。”

杨曌深深看了一眼面容神情如同铁雕刻海明威般硬汉的欧阳峥嵘。

“但是――”杨曌正了正颜色,一直刚好保持其他人能听到的声音,也高了好几度。

“我希望,各位以后成了那些指点江山意气风发的人物,等到需要中医来治病救命的时候。

能够想一想,是某些同样和你们一个成绩考进来,智商手段都不逊色人,放弃了太多大家都同样渴求的东西。

比我杨曌还傻一万倍的熬了大半生,才有了你们这些以后天之骄子的好好活着。”

“曾经有一位不出名的医生,遇到了一个老爷爷便秘淤积,在西医灌肠之后依然是治标不治本。没奈何的死马当活马医找到了中医头上。

只不过是个小主治医师的他,明明可以随便鼓捣些稳妥无用无害的药方,老人是死是活怪不到他身上。

可是偏偏**一样死撑着压力,下了一剂量大承气汤。冒着医患纠纷事故的危险。

最后老人家积累的一星期的宿便,粘稠液体样排出,为了根治辩证,拿着那便桶仔细参看闻着。甚至带着薄薄手套去触碰。就特么差尝一口了。最后传出去被病人家属骂个狗血淋头。说啥根本不把老人身子当回事,这狗瘠薄畜生活该被车撞死。

一个心高气傲到连科室主任位置都不乐意去专营的家伙,冲着一帮病人家属把孙子装尽了。

到了后来谈起这件事情,那个辛苦了好多年从广州某名牌医科大学毕业的家伙,没怨气只是无奈的笑着和我说了句

“杨曌,我妈小时候和我说过,不好好学习就得去掏大粪……

可是怎么我都认命,谁家还没个老人生病的时候……”

杨曌说到这里,有些揶揄的笑笑,沉默了几秒,底下再无声响,每个人心里都像是堵着些什么,也汹涌酝酿着一种说不出的感受。

杨曌依旧维持着那四平八稳,一丝丝颤抖都没有的嗓音。

“我不点名,可是你们可以自己去看去想,多少个人,而不止一个欧阳峥嵘,许是更加显赫,许是一辈子清贫无名,换了个中医不死,代代相传,悬壶济世,病人喜乐平安”

“你们也许太多人,当然,不否认,包括我,都同样勾心算计想要出头,想要把很多人踩在脚下,名利富贵……”

“装逼些说一句,在我眼里,你们其实都是群幼稚孩子,作为孩子总被包容一些想法做法。”

可是,苍苍天地之间,总还有我们这群不懂事的孩子必须敬畏的东西。

是诸位前人先生,清风明月风骨……”尾音轻轻,如同空谷来风,轻灵无痕。

杨曌不希望这老人是浪费生命,苦心孤诣字字心血熬出来的东西,都比不上一首流行曲子或者韩剧对白。

想到这老人三年后临死,把一生研究所得的中医疗法方子秘法,通通公诸于世。

然后,才肯闭眼,死于安详。

杨曌眼圈微红,对着那一身白大褂老人,深深鞠躬,久久不起。

最后,不知怎的,演变为全体起立,望着那干净白衣。集体鞠躬

宛如望着一根一百丈擎天白玉柱子,撑起些什么,一群生活在都市浮华中速食爱情娱乐的快餐男女,仿若看着那老人平静面容,宽阔身躯,如同干净茫茫大雪地。

一个普通本科学生,这一天,在全国当代中医里足够排名前三的老人课堂上,占用了整整25分钟,却再无一人,有一丝不满情绪。

那复姓欧阳的老人,课堂结束前一分钟,扔在讲台桌子上一叠打印出的纸张。

语气欣慰感慨

“你们下课不妨看看,刚才这个在你们眼里像是个猴子一样喋喋不休的同学,昨夜凌晨一点给我发来了什么,反正在我看来,扔到任何一个药厂,都是堪堪价值八位数的东西。哦,对了,我打印花了八块四,打印A4纸大小,一张2毛。

周菩提眉眼深深,神采奕奕。倾国倾城。众人如何哗然,皆是那羞涩挠头青年的配音陪衬。

(啥都不说了,就要新书榜第一,你们给不给!!!一天一万六更新)

现码的!!!热乎的,今晚努力存稿,只要给我新书榜第一,别的好说

猜你喜欢

  1. 欢喜冤家小说
  2. 历史小说
  3. 豪门世家小说
  4. 民国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