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 > 风水帝师
《风水帝师》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风水帝师》最新章节列表

风水帝师六生

主角:袁朗宁夏
完整版小说《风水帝师》由六生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袁朗宁夏,书中主要讲述了:相师,可相面,可相人。上达天听,可知古往今来,下令九幽,可通三界轮回!相者,师也!寻龙点穴,相面算命那只是职业,泡妞把妹,家财万贯,坐拥天下美女大小萝莉皆收怀中,脚踩名门大家天下万物尽皆拜服,这才是追...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2-14 11:51:4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奥迪A8一路出了县城,然后上了一条泥洼路,坑坑洼洼的泥路,还伴随着底盘传来的咔嚓声,马向明的额头上布满了汗水,如果不是华老让他开着车过来,他宁愿走着来,这一趟下去,这辆车估计不废掉也差不多了。

因为二人路过县城的时候吃了点早餐,加上后面一段路非常不好走,折腾了足足一个小时,才算赶到齐明山脚下。

下了车,看着眼前不过十多米的山丘,袁朗的表情有些古怪,即便是不怎么懂风水的也知道,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宝地,他真不明白,宁家的人当初怎么就把先祖埋在了这里。

虽然风水宝地多数都围山而居,借助江川大河之势,亦或者是龙脉所在之处,可是齐明山不过就是一个十多米的小山丘,而且周围数公里都没有任何的山丘存在。

更加诡异的是亳县是平原地带,本来不该有山丘存在的,而这齐明山也没有一点山川的气势。

“老师就在上面!”马向明指了指山顶,站在袁朗的位置,倒是能够看清楚山顶上的人,除了华老和宁家的人,还有几名身穿蓝色制服的警察。想必是来调查那名倒霉的大师死因的。

袁朗迈步往山上走去,马向明有些心疼的看着已经有些面目全非的奥迪A8,最终还是还是快步跟了上去。

“袁大师!”山顶上,华老见到袁朗上来,连忙走上前问好。

点了点头,袁朗暗自观察者山顶的情况,先前说过,齐明山与其说是山,倒不如说是一个土堆。

但是山顶上的面积也不算小,在正中央,一块空地格外扎眼,尤其是那一个光秃秃的土堆,想必就是宁家的祖坟了。

稍微往前走了几步,站在空地外围,可以看到在坟墓的旁边还有一些干涩的血迹。

“唉?那名同学,不要破坏现场,赶紧离开!”一名警察连忙对着袁朗大声喊道。袁朗也就二十岁,加上他穿的朴素,长得比较清秀,走到哪里都是一副学生模样。

“不好意思,刚刚有些好奇!”解释了一句,袁朗转身走到了华老身边。

现在只能等这些警察走了之后再说了,不然根本不可能做任何事,华老显然也知道,给袁朗递过去一只软中华,被袁朗婉言拒绝了,他虽然抽烟,但是却不怎么爱好这个。

一直等到太阳高高挂起,袁朗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已经临近十一点了。就在这时,几名警察走了过来,询问了一下宁家的姐弟俩,再加上华老在亳县也是人物,几个人不敢过多为难,气温越来越高,几个人带着设备匆匆离开了齐明山。

“妈的,这帮孙子,我还以为他们真的打算在这儿晒一天呢!”宁大少爷吐了口唾沫,一张脸已经被晒得通红。

“大师,要不咱们下午再来吧!”华老因为年纪大,更是顶不住这**辣的太阳,当下劝解道。

“不用了,你们找个地方休息,我自己来就行了!”

因为阳光越来越刺眼,袁朗现在只能眯着眼,盯着不远处光秃秃的坟墓,尽管充满了信心,可是真的面对传说中风水禁地,袁朗心里也忍不住开始打鼓。

“我让你们准备的东西在哪儿?”袁朗观察了一圈,没有看到自己需要的东西,转身对着华老问道。

“哎哟,差点给忘了,早就准备好了,不过后来警察来了,我们就给挪开了,就在那边的树后面。”华老指着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可以看到那里放着一堆刚折断的树枝。在树枝下面,隐约可以看到盖在下面的东西。

袁朗指挥着,马向明任劳任怨的搬着东西,就连宁大少爷都放下了架子,屁颠屁颠的鞍前马后。

香案,三牲祭品,五谷,一个铁盆,还有一个白色的蛇皮袋子,里面是装好的佛香以及黄表纸,香炉等,全部都按照袁朗的要求一一摆好。

摆好了香案,袁朗便开始了祭拜。

迁坟动土乃是大事,先是要拜土地,告知土地这里的人要搬家,从此之后再也不会回来了。其次要祭拜阴差,坟墓的主人虽然逝去了,但是在阴间依旧和阳间一样,迁坟就好比迁户口,总要跟阴差打点一下。还要告知五鬼,让他们莫要挡道……

从香案上拿起三支佛香点燃,袁朗口中念念有词,“九天玄女娘娘在上,今门下弟子袁朗在此开坛做法,力求天正!”说完,对着虚空拜了三下,把佛香插入香炉。顺手抓了一把香炉中的五谷在手中搓了搓。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那一派的弟子,先祖是袁天罡,传下来的是天纲相术,总不能是天纲一脉吧?

至于拜九天玄女,天下所有风水大师都要拜九天玄女,袁朗说是其门下弟子倒也不算过分,相信就是九天玄女真的在天有灵也不会生气。

此时华老,连同宁家姐弟都已经躲在了远处,看着袁朗在坟墓一米开外不停的走动着,全都捏了一把汗。

“老姐,你说他不会一不小心走到那些没长草的地方啊!”宁秋轻声嘀咕了一句,宁夏虽然没有说话,不过眼神却始终盯着袁朗的一举一动。

就连袁朗自己现在也是心惊胆战。

刚刚忙活了一圈,只是在铺路,因为接下来要祭拜土地,还有请阴差!

再次从香案上拿起佛香,放在蜡烛上点燃,“今吾以九天玄女娘娘之名,开坛做法,请土地出来一见!”袁朗轻喝道。

然而除了他的声音在回荡,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

冷哼一声,袁朗脸上露出嘲讽之色,看来这里的土地也不简单,竟然敢拒绝九天玄女娘娘,不过这可难不倒袁朗。从旁边取过铁盆,倒入无垠之水,袁朗暗中运转天辰星术心法。

“土地何在?出来一见!”袁朗的声音如同闷雷炸响,华老四人只感觉耳朵嗡嗡作响。

而接下来的一幕让他们久久不能平静,只见在袁朗的脚下,原本放着的一盆清水,竟然慢慢隆起,最终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

“土地,念尔是植株成精,千年修行来之不易,今日饶尔一命,尔可服否?”袁朗的声音再次响起,清水突然旋转起来,慢慢的,一个服字出现在水面上。

袁朗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拿起桌子上的一张红纸,上面是宁家先祖的名字,以及生辰八字。

“土地,吾问尔。今日吾受人之托,送御前侍卫兼四品带刀卫,御书房侍郎,宁翔宇乔迁新居,入住新居,尔可同意?”最后四个字,完全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响彻在齐明山顶。

盆里的清水翻滚了几下,之后,慢慢的一个喏的字体浮现而出。

袁朗长舒了一口气,他突然感觉一阵虚弱,刚刚那两句问话,虽然看似简单就是声音大了点,可是那却是天纲相术中的天雷镇!

正是靠着这门音波法门,袁朗才能让土地同意,不然以袁朗现在的修为拿土地也没有任何办法。

解决了土地的事情,下面就是阴差了,为此,袁朗特意准备了大量的冥币,黄纸。

虽然是白天,可是这并不妨碍请阴差。

依旧是三根香,不过却换了说辞。“上仙五法,下仙五行,桌上五畜,配以玉液,请阴差来坐!”

天纲相术中记载,阴差是阴间执勤的小兵,他们好食财。因此袁朗先前早就安排华老准备好了五畜,美酒,用来祭拜阴差。

说完,袁朗便走到香案前,拿出判官笔,在一张黄纸上面写了起来,主要就是宁家先祖生平之事,然后说明现在要迁坟,也就是搬家,希望阴差们应允。

写完之后,袁朗把黄纸折叠好,然后放在蜡烛上点燃,直接丢尽了装满清水的盆里,抓起身边的纸钱迅速的往外撒去。

只要黄纸能在水里烧完,证明这事儿就算成了。

这次显然就顺利的多了,等到黄纸烧完,袁朗重重的松了口气,他知道接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五鬼那只是小角色,他下面要面对的是真正的难关。

“华老,让他们两个过来吧!”袁朗沉声说道。

华老也知道袁朗叫的是宁家姐弟,犹豫了一下,便带着二人走到了袁朗身边,马向明也壮着胆子走了过来,刚刚他可是亲眼所见那盆水的变化。

宁秋则是一脸的兴奋,颇有些跃跃欲试的感觉。

袁朗从脚下的背包里面拿出一只白色的碗,还有一只小刀。在碗里面倒满了无垠之水,无垠之水,不沾因果。

弄好了之后,袁朗才看向宁家的姐弟二人,“你们每个人滴一滴鲜血下去!”

“放屁,迁个坟而已,还要放什么血!”宁秋第一个不干了,直接跳了起来。

“你可以不按照我说的做!”袁朗看了他一眼,转身对着华老说道,“既然本家不愿意,那我就先告辞了!”说完袁朗弯腰捡起自己的背包就要转身离去。

“袁先生留步,宁秋被宠坏了,我们不是不按照你的意思做,只是请袁先生给我们一个解释!”宁夏平静的说道。

“很简单,那就是这天弃之地本就是因为你们宁家先祖的存在而存在,想要迁坟,先取得上天的同意才可以,而你们的鲜血只是引子!”

“袁大师,莫非你已经到了可以通天的地步?”华老面露惊容,慌忙说道。

袁朗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但是华老的心里却已经是翻江倒海了,通天是指风水大师在达到一定地步的时候,上听天意!

然而能到这一步的人无一不是最顶级的风水大师,他们已经不是大师了,是真正的宗师级人物。

“可以,只要能够顺利迁坟,袁大师尽管吩咐!”宁夏说完拿起香案上的小刀划破了手指。

锋利的刀片从指间划过,凝脂般的手指指尖立马多了一点殷红。把鲜血滴到碗里,宁夏把刀片递给了身边的宁秋。

见自己的姐姐都同意了,宁秋咬了咬牙,同样划破手指滴了一滴鲜血进入碗中。

两滴鲜血在水中不停的翻滚,最终慢慢的融合在了一起,袁朗满意的点了点头,来到香案前,同时伸手一指旁边,“你们二人对着祖坟跪下,我不让你们起来不能起来,更不能移动分毫!”

“姓袁的,你别太过分!”宁秋看着袁朗指的地方顿时破口大骂了起来,因为袁朗指的地方正是上一位大师死的地方。

只有宁夏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袁朗,然后转身走到了旁边袁朗所指的地方,最终跪了下来。

“姐?”宁秋不甘心的叫了一声。

“跪下!”宁夏冷声说道。

宁大少爷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宁夏,见宁夏都跪了下来,自己要是不跪,恐怕回到宁家自己就再也没机会乐呵了。

二人齐齐跪下,在他们身体下面,是一片寸草不生的土壤。

“华老,你先带着明哥走远一点吧!”袁朗说着,从背包里拿出两张符篆,正是昨天晚上所画的通天符和搬山符

华老点了点头,现如今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华老也只能彻底相信袁朗了。

袁朗拿起香案上的刀片,直接划过掌心,然后带血的手掌迅速拍向了通天符,手掌拿开,通天符上面已经出现了一条鲜红的长线。与朱砂的颜色极为相近。

做好这一切,袁朗再次点燃三支佛香,脸色严肃的对着前方拜了三下。

“今日,袁氏子孙袁朗,天纲一脉弟子,在此开坛做法,九天玄女娘娘亲证。只为能引天音,听天命于地下。宁氏子孙为敬孝先祖之恩,今衣锦还乡,迁祖坟,进南江,然此地乃为天弃,弟子袁朗斗胆以告苍天!”

说完,袁朗再次拜了三拜,把香**香炉。

拿起通天符,放在蜡烛上点燃,袁朗的双手快速的飞舞着打着手印,同时口中喝到,“宁氏子孙孝感上苍,今只为祖坟之事,奈何天弃之地,斗胆问苍天,何为天弃?”

一声大喝直冲云霄,然而并没有任何的回应。

袁朗悄悄把搬山符贴在胸口。

“上有三皇为尊,后有五帝称雄,秦王一统而定江山,孝古长存,今日宁氏后人迁坟,为何上天百般刁难?何为孝乎?”

袁朗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尤其是嘴角已经隐隐渗出血迹。

但是他心知肚明,如果上天真的那么好欺骗,以先祖那样的大能之士,又怎么可能死于天谴之下。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地当真不仁?天弃,天谴,天罚之,人敬天,仰天,尊天,天岂敢不怜?当真苍天无眼?”

袁朗面目狰狞,鲜血已经顺着他的嘴角滴到了胸口的衣服上,无论他这次成功与失败,这都是必不可少的结果。

这就是惩罚,私自沟通上天的惩罚。

袁朗死死地盯着香炉里的佛香,这三炷香似乎烧的异常快,不过两分钟的时间,已经燃尽了一半之多。

如果在彻底烧完之前,上天没有给予答复,那这次无疑是失败的,只是袁朗不甘心,当初自己的先祖能够凭借一己之力破解三大禁地的风水局,自己现如今不仅有天纲相术,还有先祖留下的宝贵经验,一定可以。

袁朗转过身看着跪在地上的姐弟二人,大声呵斥道,“今日,苍天不愿你宁家先祖离开,你二人是否一心想要迁祖坟?”乍一见到袁朗现在的模样,宁夏的脸色变得有些微微发白,就是胆大的宁秋也不敢再顶撞袁朗。

眼神复杂的看着袁朗,宁夏朱唇轻启道,“宁氏子孙恳请上天同意我们迁祖还乡!”

“好,如果因此而让你二人丢掉性命呢?”袁朗再次大声质问道,眼睛的余光却是紧紧地盯着香炉。

此时他胸口的衣服彻底被鲜血染成了红色,他现在每说一句话,都会有鲜血不停的从口中流出。

宁夏有些犹豫,然而看到袁朗不屈的目光,宁夏终于还是说出了“我愿意!”

“哈哈!”听到宁夏的回答,袁朗忽然大笑了起来,猛地,袁朗身体一顿,右手高高举起,伸出食指大声喝道,“苍天有眼否?今日宁氏子孙为迁祖入乡,宁愿血溅五步,以敬苍天,若苍天真有眼,能睁开否?”

噗嗤!

伴随着最后一声大喝,袁朗终于一口鲜血喷出,身体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才堪堪稳住。

看着香炉里已经即将熄灭的三支香,袁朗的脸色愈加苍白,刚刚他撞着胆子骂苍天无眼,甚至质问宁夏,都只是为了这最后一搏,然而现在看来还是失败了。

站在远处的华老和马向明并不知道先前发生了什么,但是最后袁朗口吐鲜血,二人看得真切,连忙快步走了过来。

“袁大师?您没事吧?”马向明上前扶住袁朗,华老连忙开口问道。

只是袁朗的眼睛还死死地盯着香炉中的最后一丝火星,终于最后一丝火星也熄灭,一路青烟蒸腾而起,随风消散在空中,

随着最后一丝火星熄灭,袁朗的身体直挺挺的倒在了马向明的怀里,一双眼睛充满了不甘心,最终还是因为天罚受伤颇重,加上流血过多晕了过去,只是晕过去之前,他似乎听到了宁秋的声音,“坟墓上长草了!”

袁朗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房间里还有这一股清香。

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胸口瞬间传来剧烈的疼痛,吸了口凉气,袁朗知道自己这次实在是托大了。

他还是把风水相术想的太简单了,现在想起来自己的先祖当初之所以能破解掉这无解的风水局,不仅是因为大智慧大手段,更是有着种种机缘。

自己现在不过是刚刚入门而已,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次自己不仅是通天,更有欺天之嫌,想到此处袁朗感觉后背传来一阵寒意。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一道白色的身影走进房间,“你醒了!”宁夏开口说道,虽然声音依旧冰冷,不过却多了一丝担忧。

“嗯,我睡了多久?”袁朗看着眼前的宁夏,直到此时他才真正的打量了起宁夏。

无瑕的面容,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棕红色的长发披肩下垂,上身白色的衬衫,下身则是一件浅蓝色的牛仔裤,紧身的装束把本就完美的身材展现的一般无二,更加显得高挑。

“三天了,不过你放心,外公已经见过你的父亲了,并且和你父亲说你最近两天在他那里帮忙!另外伯母的情况很好,昨天做的手术,手术很顺利!”宁夏淡淡的说道。

听到自己的母亲已经做过了手术,袁朗放心了不少,只是没有陪在母亲身边袁朗有些自责。“这次的事情,很抱歉,是我托大了!”

“嗯,我正想问你,只是你一直在昏迷期间,那天你晕过去之后,本来毫无生机的祖坟,周围竟然长出了杂草!”宁夏不解的说道。

那天袁朗因为流血过多,再加上最终没能破解天弃之地的风水局,心中不免有些失落,晕过去之后,宁秋无意中看到在靠近香案的一侧,本该寸草不生的地方,却出现了一丝嫩绿,最后用手扒开土壤才发现,原来竟然嫩芽。

“什么?你说坟墓周围长草了?”袁朗不可思议的看着宁夏。

宁夏茫然的点了点头,虽然到现在她依旧不怎么相信袁朗,但是那天袁朗口吐鲜血,斥问苍天的画面却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脑海里。

她并不因为袁朗没有成功而生气,反而还有些感激,毕竟袁朗当时可以停下来的。

前段时间她托朋友问的天弃之地的事情,最近两天终于有了眉目,天弃之地就是风水相师的克星,对于普通人不会有事,只要不去故意破坏就行,但是风水相师就不行了,但凡是靠近天弃之地的风水相师,都会夭折。

当然也不是没有例外,据她的那位朋友所说,好像在唐朝的时候,有位风水大师,曾经就破解过这种风水局。

只是那是千年以前的事情,而且还是传言。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即便是当时袁朗停下来了,还是会受伤,而且可能更重,甚至直接遭受天谴。

因为沟通上天,中间一旦半途而废,反而会让上天误以为是在欺骗上天,这就如同古代的谎报军情,后果谁也不知道。

袁朗却顾不上那么多了,他现在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天弃之地已经不存在了,虽然和天纲相术中记载的破解天弃之地的情况有所出入,但是袁朗可以肯定,天弃之地不存在了。

因为天弃之地是不可能有生命存在的,而天弃之地一旦不存在,那取而代之的就是天机之地。

上天赐予的机缘,即便是袁朗已经获得了天纲相术,还是忍不住心潮澎湃。

小说《风水帝师》 第八章破 试读结束。

    1. 未来小说

      白菜文学网未来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未来小说大全,打造未来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未来小说免费阅读。看未来小说,就上白菜文学网。

    1. 腹黑小说

      白菜文学网腹黑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腹黑小说大全,打造腹黑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腹黑小说免费阅读。看腹黑小说,就上白菜文学网。

    1. 架空小说

      白菜文学网架空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架空小说大全,打造架空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架空小说免费阅读。看架空小说,就上白菜文学网。

    1. 轮回重生小说

      白菜文学网轮回重生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轮回重生小说大全,打造轮回重生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轮回重生小说免费阅读。看轮回重生小说,就上白菜文学网。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