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焚苼阁

更新时间:2019-12-02 17:42:57

焚苼阁 连载中

焚苼阁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行云且贤分类:玄幻主角:玉琴冉容煞玦

主角叫玉琴冉容煞玦的书名叫《焚苼阁》,它的作者是行云且贤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传说,世间有焚苼阁,可以魂飞魄散为代价换得一个条件,此为君子契约。一旦签定,不容违约。一纸契约,却看尽这天下,世态炎凉、人心险恶。天道轮回,因果往复,前世行善者,今生未必不作恶。是抵御外敌亦或是不作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一日,玉琴冉昏倒在自己房中。

醒来时,只觉身心疲倦,好像去了很多的地方,见过很多的人。

“冉儿,吃饭了。”敲门声响起,说话的人是容煞玦。

玉琴冉连忙站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整理了一番,这才开门。

“阿玦,饭点了?”玉琴冉并不记得自己昏睡了多久,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句。

容煞玦见她眼有倦怠,大概是刚刚睡醒,便轻轻的敲了敲她的脑袋:“王居月和谢尔微会有他们的归处,你别多想了。”

玉琴冉点了点头,跟着容煞玦走了出去。

“对了,我从爹那知道一些更有趣的事情,你要不要听听?”容煞玦此刻,在玉琴冉的面前,总是那么的无忧无虑,自由无比的模样。

殊不知,这样的容煞玦,最令玉琴冉羡慕无比。

“是关于什么?”玉琴冉没有多大的兴趣,只是应付的追问了一句。

容煞玦倒是反应很快,察觉了她的无趣。“你还记得之前的欧阳盈鸢么?”

玉琴冉听见这个名字的时候,的的确确回忆起了那最后一幕,牢中那一双绝望的眼神。

“记得,她虽然是和契约相关的人,但是最终付出代价的人是她父亲,不是她自己。因此,还有什么消息值得你说出来的?”玉琴冉转瞬即逝的兴趣,也仅仅是对那个女人,丁点的怜悯之意。

容煞玦牵起了她的手,快步而去:“冉儿,爹不是说过么,前世因,今生果。

前世,当今皇帝乃天福三年时,当时的皇帝微服私巡被人刺杀英勇相救的书生。

书生有一正妻,为人和善。有一妾室,虽心机极深,却极爱书生。

杀死书生的女刺客,阴险歹毒、只认钱不认人,一度利欲熏心且毫无同情心。

你猜猜,欧阳盈鸢会不会在其中?”

容煞玦自小就喜欢拉着玉琴冉的手,毫不避讳。

但随着年纪的增长,玉琴冉已经及笄,如此亲昵的动作,自然不妥。

玉琴冉率先放开了他的手,而后摇了摇头:“我猜不出,我也不想猜。”

“贤贵妃就是正妻,皇后乃是妾室,最后的女刺客,才是欧阳盈鸢,没想到吧?”

容煞玦的一句“没想到”吧,果真是意料之外。

天福三年距今年岁已久,没想到曾经密切相关的人,居然还能在一起生活?

“那我呢?我前世是欠了你们容家一条命吗?”玉琴冉并没有沉浸在这反转的前世今生之中,反而是一脸无奈的望着容煞玦。

容煞玦无言以对,也可以说是,羞愧难当。父亲曾无意透露了一点,玉琴冉的前世和他是有未完的情缘在。

“冉儿,你放心,你想要自由,我会帮你的。”容煞玦的这一句话,只是放在了心里,默默的念着。他唯有面对玉琴冉,才不能纯粹的直率,直率的表达真实。

玉琴冉见他为难的模样,自然也明白,容霖萧的力量,并不是他们能估计的,何况契约。

“走吧。”玉琴冉此刻并不心急,只要保证容煞玦不出去惹是生非,她自己当然也不会有危险。

可是容煞玦岂会知晓,玉琴冉的心里,全无情爱之分,也无忧愁之别。

玉琴冉虽幼年来此,到底没有怎么和生人接触,对外面的世界,她还陌生的很。

半个月后。

容霖萧有事外出,交代了容煞玦一些事情,且郑重其事的嘱咐了他们两个不要轻易出门。

天气晴好,微风阵阵。

容煞玦就站在大堂那,望着练剑的玉琴冉。

身姿绰约,袅袅佳人。软剑出而不豫,收而不狂。招招之间的章法并不容易看清,但从实战的结果上看,效果极好。

“冉儿,要不我们出去玩一玩?”容煞玦实在是呆得久了,过于烦闷,就想拉着玉琴冉出去透透气。

玉琴冉将剑收回,望向他:“阁主不是说,今日会有客人上门?”

“都快正午了,鬼影都没有。他要是注定了今日来,我们迟早能碰见。

再说了,我们来这里都几年了,爹还不让我们随意出去,真当我三岁孩童,在家栓一辈子啊?”

容煞玦一个翻身过去,拿下了玉琴冉手里的剑,笑眯眯的看着她:“你不说,我不说,爹不会知道的。

我们就出去吃个饭,马上回来。你说好不好?”

玉琴冉斜了他一眼,这说是吃个饭,哪能这么简单。“哦。”

可是玉琴冉也没办法,容煞玦那满眼都是期待,满脸都是笑意,足可见,他是真的等不及了。

二人刚刚迈开脚,大门,“吱呀”一声,开了。

“耍我啊!”容煞玦瞬间失落无比的眼神,就差没冲上去揍那人一顿了。

一骨瘦如柴的人,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

玉琴冉仔细的看了看,好像那是个女人。缓缓的走了一二步,问道:“来者何人?”

容煞玦好没气的冲了过去,一脚踹门上,将门关上了。

那姑娘吓了一跳,颤颤巍巍的看了容煞玦一眼。

玉琴冉快步而去,扯了扯容煞玦的衣袖,又问道:“你是何人?”

那姑娘咳嗽了几声,又向院子里,瞧了几眼。

“你,饿了?”玉琴冉看着她满身褴褛,连鞋子都丢了一只。真不知,到底是来签约的人,还是闹饥荒跑出来的。

姑娘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他们二人,点了点头。

玉琴冉侧了身子,望着容煞玦:“我也饿了。”

容煞玦一时没听明白,眨了眨眼睛,还不等开口问呢,就被玉琴冉一把推开。

“好,我去做饭。”容煞玦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转身朝着厨房去了。

十多年来,都是容霖萧下厨,容煞玦看得多了,也学了不少。

唯有玉琴冉,不知怎么,自小就怕火,从来不进厨房。

容煞玦有一次故意吓她,拿着火把追了她一路。当夜玉琴冉便昏昏沉沉,风邪入体,休养了大半年才恢复。

容煞玦自那以后,再也不敢吓她了。也是那时候,他才知道,玉琴冉命中与火相克,且为大凶。

待一桌还算可口的饭菜齐全,容煞玦才刚刚歇下坐着,那姑娘便狼吞虎咽起来,将面前的几盘菜,一扫而光。

容煞玦目瞪口呆,张着口连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得是饿到了什么程度,张口转眼就吃得一点不剩?

只听那姑娘一个响亮的“嗝”,玉琴冉足足愣了许久,呆呆的问了一句:“够了么?”

容煞玦硬是咽了口水下去,伸出去的筷子默默的放下了。

姑娘连忙摇头,向他二人致谢:“谢谢二位,容儿吃饱了。”

一桌风卷残云,要是这个姑娘说还没吃饱,容煞玦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先把人赶出去,自己吃饱了再说事。

小说《焚苼阁》 第十章 褴褛女子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现代小说
  3. 虐恋小说
  4. 宫斗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