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官场 > 胜者生存

更新时间:2018-09-26 14:10:58

胜者生存 连载中

胜者生存

来源:袋鼠书城作者:关越今朝分类:官场主角:李晓禾冷若雪

小说主人公是李晓禾冷若雪的书名叫《胜者生存》,本小说的作者是关越今朝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职场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领导猝死,无端遭贬,大好仕途一片黯淡。 主人公官场摸爬数年,有同僚称其为“另类”,也有领导肯定其“坚持原则”。新岗位近在咫尺,却逢变故,主人公惨被“回炉”。暗箭、明枪高悬于顶,出击频频;钱财、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不要找借口

已经在双胜乡度过两晚,时间到了第三天上午。

刚上班不久,桌上的固定电话响了。

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李晓禾一楞,拿起了电话听筒:“你好,双胜乡。”

“乡长李晓禾在吗?”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声音。

妈的,装什么大瓣蒜?你能听不出来?尽管心中揶揄,但李晓禾还是如实答复:“我是李晓禾。”

“马上来领人,双胜乡好几十村民在县政府上访。”女人语气很严肃,“领导很生气,要求乡政府一把手亲自来。”

“因为什么事上访?”李晓禾提出疑问。

女人“哼”了一声:“乡长竟然不知道治下有什么事?真是奇葩。好像是因为集资借款,村民追要本金和利息。快点来。”

正要说话,耳旁传来“啪”的响动,紧接着是短促的“嘟嘟”声,对方已经挂断了。

放下电话听筒,李晓禾骂了一声:“妈的,拿鸡毛当令箭。”

李晓禾骂的是刚才打电话女人——胡玉晶,才几天时光,这女人说话就是一副居高临下口吻。星期一的时候,真不知道是哪个娘们低声下气,恨不得把什么都给自己?其实女人不只是今天才变脸,三天前已经对自己视而不见了。尽管瞧不上这个女人的德性,但李晓禾刚才并未回怼,他清楚,现在自己职位变了,必须要适应这种现状。其实变化的又何止这个女人?

骂过之后,李晓禾眉头皱了起来,在脑中搜索着与集资有关的事项。虽然今天是到任第三天,但是扣去前天下午交接,真正在乡里也才一个工作日,就没见到有关集资借款的事,赵英才交接事项中也根本没有涉及。

想了一下,李晓禾站起身,又很快坐下,他知道书记赵强出差了,便拨打了对方手机。

两声回铃音响过,里面传出赵强声音:“老李,有什么事?”

“书记,刚才县政府办打来电话,让乡里去领人,说是有村民上访,因为集资借款的事。”李晓禾讲出了疑惑,“我不清楚这事,乡里什么时候集资了?”

“集资?没有吧?”停了一下,赵强又说,“可能是那家马铃薯深加工公司集资的事,这事一直是政府那边过问,我也不太清楚。这样,你找周良要一下资料,也找主管副镇长问一下。老李,两节临近,上访的事必须妥善处理,你务必要抓紧。”

“好的,我先了解一下。”李晓禾刚说到这里,发现对方已经挂断,便也放下了听筒。

拿起小电话本,照着上面一个号码,李晓禾又拨了出去。

“嘟……嘟……”两声后,里面传出一个声音,“乡长,你找我?”

李晓禾对着话筒说:“周主任,来我办公室一趟。”

“乡长,我在外面办事,大概得一、两个小时回去。”对方给出了回复。

李晓禾“哦”了一声:“县里打来电话,说是有村民去上访,是关于集资的。听赵书记说,可能是马铃薯公司集资的事,他说你知道,让我问你。”

对方急忙否认:“我不清楚,没有参与,那时候我还没到办公室,我让人把有关资料给你送去。”

说了句“马上送来,联系村领导”,李晓禾结束了电话。

刚才接电话的人,正是赵强所说的周良,是乡党政办主任,已经见过一面。昨天上午,由赵强主持,召开了一个见面会,见面会很简单,就是李晓禾与众乡干部见面。其实大家都认识这位前县政府办主任,李晓禾也基本认识这些人,但现在身份变了,需要重新走一遍形式。在会上,人们做了自我介绍,乡常委书记赵强代为宣布了对李晓禾的任命文件,并说了一些套话。以新身份初次见面,李晓禾也只说了“请支持”、“配合”字样的寥寥数语。

时间不长,一个女孩敲门进屋,直接把手上纸张递了过去:“乡长,周主任让我送来的。”

李晓禾认识这个女孩,知道女孩是党政办文员杨小敏,昨天见面会就是杨小敏做的记录。他接过纸张,说了声“谢谢,你去忙吧”。

杨小敏走出屋子,李晓禾看起了这几份文档。

看着看着,李晓禾眉头皱了起来。想了想,再次拨打了一个号码。

回铃音响了好几遍才接通,里面传来一个女声:“有事吗?”

李晓禾道:“县里有村民上访,是关于一山马铃薯公司集资的事,你分管……”

“我正在去村里的路上,马上没信号了,我……”对方声音显得很急,话到半截没了声响。

“啪”的一声,李晓禾把听筒摁到话机上。

刚才电话里的女人,是双胜乡常务副乡长贾香兰,贾香兰辅助乡长负责工业和招商,这件事正好是她分管范围。刚才贾香兰很不礼貌,其实在昨天见面会上已经体现出来了。

“叮呤呤”,固定电话**响起。

李晓禾拿起电话听筒。

话筒里传来周良的声音:“我给村里打电话了,村书记、村主任都不在,有的去看病了,有的到外地探亲,还有的……”

不待对方说完,李晓禾挂掉电话,冷哼了一声:“一群滑头。”一圈电话打下来,这些当事人、知情人、分管乡干部躲得躲,推得推,没有一人愿意出头。

别人能推,自己却不能躲,县里可等着自己去领人呢,其实以前自己也是直接点名乡镇长去的。李晓禾自知躲无可躲,拿起这几份纸张,出了屋子。

来在最前排空地,那辆旧现代车已经停在那里,司机也已就位,显然是周良安排过了。李晓禾可不相信这个周主任服务周到,他明白这是让自己赶紧走,对方以便结束“一、两个小时”办事。

坐上后排座位,李晓禾说了声“去县里”,汽车便快速的蹿了出去。

……

十点半多,“现代”车进了思源县党政大院。

李晓禾注意到,县政府门前台阶上,坐着四、五十人,看着像是村民,两名警察站在他们旁边,政府楼门口处也并排站着四名警察。

汽车刚一停下,便有人围了过来,扒着车窗向里张望。及至看到车上下来的人,便疑惑的退到一边,嘴里吵着“要钱”、“还钱”,这些人并不认识李晓禾。

在众人目光注视下,李晓禾步上台阶。警察都认识他,并未拦截,也未盘问,而是直接放行了。

进到政府楼以后,李晓禾径直到了五楼。

秘书薛耀辉迎了出来,这次没有阻挠,而是直接说:“进去吧,县长正等着。”

李晓禾没有言声,而是抬手敲了敲门。

“进来。”一个男声传了出来。

推开屋门,李晓禾走进屋子,直接奔办公桌而去。他发现,乔成正坐在桌后,面色严肃的看着自己。他并非主动来见乔成,而是在路上又接到胡玉晶电话,要他来这里的。

“怎么回事?这么多人来上访?”乔成开了腔。

李晓禾停住身形,说:“我刚到乡里一天多,对这事并不知情,交接时也没提到,我……”

乔成打断:“不要找借口,就说怎么办?”

“我在来县里之前,拿到了有关文档资料,路上也看了一下。从资料上来看,这件事有些复杂,因为此事并非村民与乡里的直接纠葛,但却又在乡里管辖范围。我打算先向村民了解一下,确认是否是这事,然后再尽量做村民工作。”李晓禾如实讲出心中想法。

“只要是上访的事,哪有一件简单,要是简单的话,村民还至于来县里?现在国家惠民政策很多,村民负担是轻了一些。但类似集资借款、引资不当这种事,又为村民带来了新的麻烦,甚至加大了农民负担。作为最基层政府领导,一定要急农民所急,想农民所想,千方百计、想方设法为农民排忧解难,而不是推脱扯皮或搪塞应付。尤其要预想到一些不确定因素,要做好相应预案,而不是笼统的‘尽量’,既要最终解决问题,更不能让矛盾激化。同志哥,不要为失败找借口,而应为成功想方法。”乔成说着,在桌子上急速轻拍了几下。

“我没有找借口,说的确是事实,我确实只到乡里一天,确实并没有交接到相关事项,现在也没有确定的万无一失应对策略。”李晓禾说的很平静。

嘘了口气,乔成语气缓和了一些:“双节已经临近,从中央到省再到市里,对维护社会稳定要求很严。而每年这个时候,维稳形势也很严峻,尤其上访事项更易集中发生。百姓事无小事,百姓诉求必须认真对待,上访事项马虎不得呀。你刚到乡里时间不长,对一些事情了解不到也情有可愿,不过这不能成为永远推脱的借口,一定要主动进行了解,并提前想出对策,把隐患消除在萌芽状态。否则,要乡干部做什么?又怎能成为人民公仆?还是那句话,不要找借口。这样吧,我让政府办帮你一下。”说着,乔成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看着对方的德性,李晓禾不免心生怒气,但今天不同于那天。那天对方分明是公报私仇,做的很不仗义,自己趁机回呛一下,还说的过去。今天虽然对方仍有私心,但毕竟大面上是公事公办,如果自己再针锋相对,那就是自找麻烦,给对方以口实了。

猜你喜欢

  1. 未来小说
  2. 古言小说
  3. 现代小说
  4. 古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