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吾道仙途

更新时间:2019-11-18 15:44:49

吾道仙途 连载中

吾道仙途

来源:掌中云作者:不知道叫什么好分类:玄幻主角:楚凡云珏

主角是楚凡云珏的小说是《吾道仙途》,本小说的作者是不知道叫什么好最新写的一本玄幻修仙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楚凡本县爷之子,虽本性善良,奈何文不成武不就,幸遇仙人相助,得了无上功法,但仙人却是甩手掌柜,面对皇帝追杀,修士觊觎,美女纠缠,他如何冲破桎梏,以全所愿,而若他真的于这玄极大陆功成名就,在那天空之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二林公子

洗刷完毕,小丁青衣小帽,神清气爽,就连脸上的伤痕都似乎不见,一阵风似的窜到大门门房处,长虎靠在墙上,一条腿搁在长条凳上,正是百般无聊,眼睛散漫的看着门外发呆。听到动静,偏头眇了小丁一眼,又回过头去,仍是木然的看着大街。

小丁吐吐舌头,兴奋的眼光静了下来,出门去,也看向街上。

此时正值巳时刚过,街上人流已慢慢多了起来,阳光普照,仲春气节,不冷不热,正是外出散心的好时节。

县城不大,东西向一前一后、南北向独自一条,合共三条大街,十字交叉,将当阳县分成四大块,又有无数小巷,纵横交错,如同一张大大的鱼网,将千家万户拢在其中。楚宅后门正对东西向的大街,出门向西走不了百步,便可步入十字中心,顺着另一大街向南走不了多久,再一拐,就是当阳县衙正门,也是楚县令的家宅大门了!

大街西边快到尽头处,是当阳县最大的客栈云来客栈,林公子这次下来还是下榻于此,县太爷公子楚凡不明白这位好友为何仍是不去驿馆,偏要跑来偏远客栈,但也没办法,只好如上次般前来前来叙话,游玩,更合今日林公子要回去了,是以早早的便来了客栈,听得林公子主意,便陪着他一行,出城踏青。

林公子是府台大人的二公子,年方一十八岁,数日前来当阳县游玩,认识了楚公子,几番言语下来,已成莫逆之交,林公子温文尔雅,谈吐不凡,见多识广,平易近人,丝毫不意楚少爷十四五岁的小小年纪及各种弱智。天地间各种奇闻异事,江湖中各种爱恨情仇,特别就京城中的各般人物故事,绘声绘色的娓娓道来,早已震得楚少爷自叹天大地大,就我不大,井底之蛙,不外如是,一发如同丢了魂,只恨不得将林公子认个亲哥,以便常随左右,以增见闻,但凡林公子所言,无不点头,但凡林公子所云,无不称是!及至林公子将那珍奇少见,宝贝无比的斗鸡也相托照管时,楚公子早已倍觉荣幸之致!及至林公子离去,已是差点茶饭不思,相思成疾了!天天算着日子,盼着林公子取鸡之时再会,更能再闻点化。待得此番终于得小二一早来禀,说是林大哥已至,相邀楚公子出城游玩,早已如飞而至,殷勤无比,直把云来当楚宅,早不知父亲何在、母亲何在,先生何在,丁丁何在。只余一位光芒万丈的林大哥……

乃至楚县令近日见儿子行动有异,问知乃是府台公子相交,便不再理会,任其往来!却于前日公事完毕,拜见府台大人时,轻言二公子与犬子相交甚笃,不胜荣幸。其时府台大人面现诧异,但也只是打个哈哈,再无其它。

此时林公子带着两个仆从,与楚少爷一行四人,马蹄声响,已进入城外大山之中,一路林木青翠,藤蔓缠绕,尚有未发展的残叶,随风飘拂

“已有近两个时辰了,还未到么?”林公子斜看了正举目四下张望的楚少爷一眼,低声问向旁边的大汉。

“快了,转过前面山角,就到了,公子莫急”大汉同样低语回复。

“林大哥,可有干粮?”

楚大少有些狼狈,长时间的骑马于他却是很少有的事,大腿内侧早已**辣的难受,小身板在马上前后摇动,腰间胯下疼痛难奈,早没有了刚开始时的紧张、**与兴奋,脸上苍白了不少,呲牙裂嘴的吸着,嘶嘶有声,却又极力忍着,此时只盼早些结束这该死的游玩,还有这该死的马!偏偏这时肚子也闹腾开来。咕咕作响,却是没料到今日出门这么久,早上吃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此刻心中林大哥的光辉已消散了不少,反是城中客来居的各色菜肴不停的在脑中晃来晃去,口中已有了收不住的晶水。

林公子鄙夷的神色一闪而过,哈哈大笑“兄弟,你这身体不行啊,将来怎么踏马江湖,走遍天下啊!”一边示意边上另一大汉自马背包中取出一油纸包住的牛肉,停住,递给赶上前来的楚大少。

“休息一下吧,兄弟,别急,虽说有些劳累,不过这也正是我辈男儿必修的功课啊!你早些适应早些好,不然,天下如此之大,你如何去得?”言罢翻身下马,将缰绳递给大汉,昴首信步向前走去。

另一汉子面无表情的再递水囊给坐在路边石上的楚少爷,看着他狼吞虎咽,双臂环抱,不发一语。

“王虎”

大汉绑好缰绳,听得林公子呼唤,应了一声,快步前去。

面前一汪潭水,杂草、树叶、树枝零乱撒落,林公子静立片刻,轻声道:

“消息确定吗?别空跑一趟“

“确定,李三一直在他边上盯着几天了,要不是时间够多,再加上那家伙有些本事,怕出意外。东西早到手了,叫我说啊,公子你弄这个废物跟着,有必要么!“

“你懂个屁……,等会记得我们走后,你们三个一定要作的干净些,东西叫李三直接送到京城,地方他知道

,照顾好了,嗯!今天回去,明日一早出发,今天十一,十五日我就到了,让他这几日小心点。走了,过去“

“哈哈哈,兄弟,吃饱了没有,王熊,我兄弟怎么样,没事吧?”

“回公子,楚兄弟身子有些弱,不常骑马,想来也就是累了些,其它没什么。”

“是是,是啊!大哥我没事,刚才就是有些饿了,现在好多了”楚大少爷忙站起身,拍拍**,不好意思的回道。

“我XX,那么大一块牛肉,这么快竟啃完了,看那小肚子,居然都没起来,吗的,饿死鬼投胎的不成,

”林公子暗骂!脸上却是一片歉意,“不好意思,是为兄的不是,害得兄弟这次吃苦了……嗯,够不够,应该还有些面饼!”

楚公子胀红了脸“不,不……饱……够了,”

“那……我们再往前看看?没什么意思的话就回了算了,兄弟你的意思……?”

楚公子长出口气“一切听大哥的,我没事的。“

“那好吧,王虎王熊,上马,我们走,兄弟,来,我给你讲啊……“林公子上了马,回头叫来楚公子,两大公子并驾齐驱,王虎王熊吊在后面,欢声笑语中,慢慢向着前方山角而去。

山角后面是一个山谷,三面都是山坡,自然环抱,山上林木荗密。山脚处一条小溪,蜿蜒曲折,出山谷没入林木草丛之中,不知流向哪里。谷内回湾处形成一池水潭,绿莹莹宛如一块翡翠,潭边树枝随风摇动,阴明转换间,阵阵光影如梦如幻,水潭对面山脚下几间茅屋,此刻炊烟袅袅,看来正是午饭时间。

“兄弟你看,有人家哎“

林公子等信马入谷,刚言得一句,只听得一阵犬吠,只见一只个头不小的黄狗已扑了过来,若不是尚有些距离,只怕已要咬到了!

“住“一声呼喝传出,黄狗止住冲势,却仍是低声咆哮不断,一对眼珠凶光凛凛,看向众人。随着声音,门口现出一条身影。

只见好一条大汉,身长一丈、方面大耳,浓眉大眼,胡须绕面,膀大腰圆,乍一看去,仿佛现出一尊塔来,身后的茅屋都似快要被顶散架。大汉倚在门旁,冷眼看向众人,那狗兀自不住声,一人一狗,四支冷眼!

“呵呵,这位大叔请了,我兄弟相伴踏青,误入此处,甚是打搅,本当即刻离去,不扰大叔清静。但我这位弟弟腹中饥饿,眼看回归有时,欲向大叔买些粥饭充饥,在下定当重谢,还望允肯,不甚感激!“。林公子下马,双手抱拳,躬身一礼。

“你们是什么人,家住哪里?“大汉观望有时,见是两个少年,两个仆人虽有些古怪,想来家人担心,找些练武之人也是正常,倒也不为已甚,温声问道

,但脚下却是丝毫未动,左手身后,却是紧握着一条镔铁长棍。

“呵呵,我这位弟弟正是此县楚老爷的公子,在下是他好友,这两位是我二人的下人“林公子直起身子,平静答道。

楚少爷初被狗吓得一大跳,方才死命的勒住惊慌的马儿,却又见大汉这般人物,不由的多看了两眼,耳听得林大哥口中有些不大对劲,却又说不明白哪里不对,只得不乱说话,安静坐在马上。

“你们走吧,我这不方便“大汉唤回黄狗,终是觉得不大对劲,转身回屋,门已掩上。

林公子沉默片刻,回过身来,苦笑道:“主人不欢迎,奈何!兄弟,我们回吧“一翻身上了马,勒过马头,笑向楚少,

楚少爷挠挠头,“哪便回吧“一时间竟找不到其它话说。

出了谷,林公子一偏头“王虎,听当阳回春堂掌柜说这山中长有紫叶草,他那里这几日没货了,我有用处,你带着王熊去找找看,我陪楚兄弟先走一步,”两人应是,转过马头,朝另一方去了。

楚公子又是一楞,心说这东西很是平常,在城里时怎不见大哥说起,不然,随便说声便能弄一大堆来。哪里需要自家人到这大山中来采。但又不知如何开口,只好闷声不语,随着林公子前行,却见林公子哈哈一笑,已是一鞭抽在马**上,马儿吃痛,飞跑起来,“兄弟,看你追得上我不……哈哈哈哈”

屋中大汉侧在门边,听得外面马蹄声响远,坐回桌前,端起饭碗,吃不得几口,怔住,暗忖,“不对,那几人神色不对,除了哪个少年,另外三个太平静了,像是有备而来,另外这几日阿黄经常有感陌生气味,燥动不安。莫不是为这鸟儿而来?除了这个没别的了……定是这样,不好,得赶快离开这。“丢下饭碗,腾地站起。

一开门,急步跨入隔壁屋里,屋中有桌,桌上一大匾,其中有一翠色鸟儿惊得一跳,不见动作,小小身体已飞在空中,甚是疾速,见是已有些熟悉的大汉,到也少了惊慌,不过仍是在空中鼓动双翅,绕着圈子,窗子大大的开着,这鸟儿却不离去。大汉自边上扯过一块布巾,将匾中草窝里的五颗小蛋连着草丛,小心包起收入怀中,复又回转原屋,小桌上的饭菜看都不看一眼,急匆匆的收捨起来。

另一边,二王行不久远,一道身影已快速而来,体格瘦小,一身玄色衣裳紧身打扮,大白天的脸上也蒙着面巾,一语不发,手一挥,二柄大刀飞向二人,二人接住,飞身下马,草草将马拴在一棵树上,身上一抹,抬头时,脸上也是黑巾蒙面,一点头,三人飞速的向山谷而去。

那狗又狂叫起来,迎着三道身影冲了上去,不想刚扑出不远,一道寒光闪过,哪狗喉头血喷出,悲鸣一声,倒地抽搐起来,眼见是不活了!

屋内大汉自觉已是很快了,打好了包裹,将铁棍一扛,正待推门,就听得狗叫,一脚踢开竹门,跳到房前,便看到黄狗倒下,悲呼一声“好贼子“大喝一声,抡起铁棍,便与飞来的刀光碰在一起,只听叮叮当当几声响,身上已被划了好几刀,鲜血飞溅,已成了一个血人,镔铁棍虽然虎虎生风,却沾不到敌人半点,而那刀光,不停的砍进大汉魁伟的身体,只是不伤胸口位置,三人不发一声,招招阴狠,没几下,在大汉的嘶吼中,一道刀光就划过了大汉咽喉,同时一掌击在大汉额头,棍落,人倒。

四周静了下来,瘦小汉子将大汉胸口处的布包一把扯出,解开一看,点点头,再收好,丢入怀中。另二人一头一脚,抬起大汉尸体,狗尸,一并弄起。去到山边,不长时间,深深的一个大坑已成,丢入尸体棍子,两柄大刀。再弄好,已看不出任何端倪。

李三抬头看看天上飞旋的翠鸟,再看向二人,王虎靠过来,低声道“让你立刻动身进京,十五日公子就到,叫你小心点”一边递过一个包裹,瘦小汉子点点头。转身奔出,只见空中那鸟儿双翅一振,肉眼难见,随他方向而去。

一番收捨,地面已无丝毫血迹,屋中一派无人居住之象,二人再察一圈,回转马匹处,再弄一番,互相看看,翻身上马,回归当阳县城。

小说《吾道仙途》 第3章 长兴府台林公子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女强小说
  2. 鬼怪小说
  3. 娱乐圈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