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一步红尘解无忧

更新时间:2019-11-12 15:45:36

一步红尘解无忧 连载中

一步红尘解无忧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泪尘珏分类:言情主角:慕清忧轩辕临君

精品小说《一步红尘解无忧》由泪尘珏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慕清忧轩辕临君,书中主要讲述了:初遇,她为罗刹教大弟子——慕清忧。而他,则是仙门之首蜀山大弟子——临君。她七岁时亲眼目睹父母被正道人士逼死,自此更名改姓被慕云漓带回西域收为大弟子。从此以后只为复仇而活。他幼年丧母,被父王送至蜀山远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西域

一处幽静的庭院中,一名约十六七岁的玄衣女子轻舞着手中的剑。

她身姿优美,衣袂飘飘,薄如蝉翼的剑刃自空中划过一个完美的弧度,划破午后清冷的阳光。

只见她剑气如虹,剑式几乎招招致命。脸颊上,已经蒙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她便是罗刹教主的大弟子——慕清忧。

原本,她是护国大将军萧广逸与慕云汐归隐后所生。取名萧悦汐,自小便是受尽宠爱,是萧家的掌上明珠。

在她七岁那年,各仙门围攻罗刹教。不知是谁,放出慕云汐和萧广逸在一起的消息。从那以后各仙门间便流传起传,“魔教妖女慕云汐勾引护国大将军”的谣言。

自那以后,慕云汐被正道之人追杀一家人惨遭灭门之祸。

萧广逸为了护母女二人平安无恙,死在了紫霄宫掌门赵清风的剑下。不久后,慕云汐殉情从此再无萧悦汐。

此后,她便更名改姓被现罗刹教主慕云漓带回了西域。慕云漓对她倾囊相授,并让她修炼被各仙门列为禁术的功法——锁情毒掌。

忽的,从门后跳出一个玄衣女子。那女子与她年纪相仿,长得清秀可人,俏丽的脸上挂着娇俏可人的笑容。怀中,还抱着一盘点心。

那女子冲她调皮一笑,道:“师姐,你又在练功啊。”

慕清忧见是她当即停下手上的动作,只听“铮”的一声无忧剑便被放回了剑鞘。她看了那女子一眼,瞧见她怀中的点心。便宠溺一笑,道:“兰依,你是不是又去膳房偷吃的了。”

慕兰依嘟起小嘴,用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她,撒娇道:“没有,师姐。我这次没偷吃,这糕点是我刚从外面买来的。对了师姐,师父她让我来找你,她说让你去大殿说有要事让你亲自去办。”说话间,她已经走到了石桌前把糕点放在了石桌上

慕清忧宠溺的轻点她的眉心,笑道:“知道了。”

随后,二人一同去了罗刹教大殿。一进入大殿,她们就见慕云漓斜卧于软榻上。二人半跪于地齐声道:“徒儿拜见师父。”

慕云漓起身,淡淡的道了句:“起来吧。”二人起身,慕清忧问道:“师父此次召徒儿前来,是有何事交于徒儿?”

慕云漓的眸中顿时升起一股冷意:“为师此次召你前来,是要去蜀山趁着百仙宴刺杀紫霄掌门赵清风!”

慕清忧听后身子为之一振,眼眸中闪过一丝恨意,她半跪于地坚定道:“师父放心,徒儿定不负师父所托!”慕云漓上前,将她扶起语重心长的嘱托道:“过几日你便启程吧,切记要早些回来。为师算得你命中有一劫,就在你十七岁时。今年你刚满十七,故而莫要在中原停留太久。”

慕云漓顿了顿,又道:“不过,此去中原为师要在你身上种下绝情蛊毒。你可愿意?”

听到这里,平日里只知道调皮捣蛋的慕兰依顿时收起了那副玩世不恭的表情,眉间染上忧色,她跪下哀求道:“师父不可!绝情毒蛊一旦种下,中蛊之人一旦动情蛊虫便会噬咬全身经脉!师父您三思啊!”

慕云漓似是铁了心语气带有些许怒意,“待她回来我自会替她解蛊!”

“徒儿愿意!”慕清忧坚定的声音响起。

慕云漓眉头微微蹙起,道:“你当真愿意?”慕残音淡然一笑,平静道:“残音知道师父是为徒儿着想,此去中原路途遥远难免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何况,徒儿的修炼的锁情毒掌如今才练到第七重。师父放心,残音定不负师父的期望。”慕云漓满意一笑,道:“好,兰依你先下去。为师这就把绝情毒蛊,种进残音体内。”

“是,师父”语毕,慕依便走出了大殿。

慕兰依走后,慕云漓从怀中拿出一个黑色盒子。她打开里面有两只白色的蛊虫正在蠕动,让人看了不禁一阵恶寒。

“清忧,可能会有些许疼痛你且忍着些。”慕云漓神色担忧道。

慕清忧一笑而过,摇头道:“师父,残音不怕。”

慕云漓有些犹豫的自广袖中掏出短刃,拔出在慕残音左手手臂上划了一道血痕。

随后,她开始施法将子蛊通过残音的血引入她的经脉。此时,慕残音紧咬着牙关,额上已然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慕云漓纵然不忍,可还是继续施法。她看着残音那隐忍的神色,心下暗道:清忧,你莫要责怪为师。为师这么做,是为了你好。

待蛊虫进入慕清忧的经脉,她已是满头大汗。慕云漓在她伤口上轻轻一挥,伤口处顿时愈合。

慕云漓关心道:“残音,你怎么样?”

慕清忧勉强一笑,道:“师父放心,徒儿无碍。”随后,她起身道:“师父,徒儿先回去了。”

“嗯,你先回去休息吧”慕残音轻声道。

“徒儿告辞。”语毕,她便离开了大殿。

殿外,慕兰依见慕清忧出来急忙上前担心的问道:“师姐你怎么样?师父真的给你下了绝情毒蛊?”

慕清忧只是云淡风轻的笑了笑,道:“嗯,兰依你莫要担心。这绝情毒蛊虽进入经脉的时候痛了些,可也没什么。只要我不动情不就可以了吗?”

“可是师姐”

“别可是了,走咱们回去吃点心去。”

“嗯”

之后,二人便回到了房间。若是平日,慕兰依定会兴奋的吃着糕点,然后对慕清忧叽叽喳喳的说着今日出去玩的趣事。

可是今日,慕兰依清秀的小脸一直板着,似是有心事。

慕清忧见状问:“兰依,怎么了?”

慕兰依放下手上的点心,道:“师姐,我决定了这次我要跟你一起去中原。”

慕清忧放下手中的糕点,忙道:“不可,此去中原路途遥远。路上难免会有凶险,你武功不高万一遇到什么危险该如何是好?”

慕兰依娇俏一笑,抱着她的胳膊撒娇道:“师姐,我武功虽不及你,可我的毒术可是连教中长老都称赞有佳的。自保还是可以的,师姐你就带我去吧。”

慕清忧捏了下慕兰依的小脸,宠溺一笑无奈道:“你跟我去是可以,但你不可惹是生非。否则,让那些名门正派发现可就完了。”

慕兰依娇俏一笑,道:“多谢师姐,我现在就去求师父让我随你一同前去。”

“嗯”慕清忧轻声应道。

随后,慕兰依便疾步跑出了房间。慕兰依看着她的背影,无奈的摇头,低声说了句:“这丫头。”

慕兰依离开房间,来到大殿门口对两个侍女说:“麻烦两个姐姐通报师父一声,说是兰依有事求见师父。”

大殿里慕云漓正看着一幅画发呆。画上的女子,一身白衣风华绝代剪水杏眸,温柔的似是能滴出水来。

忽然,两个侍女来报:“教主,兰依师姐求见。”慕云漓一惊,忙把画收起,道:“让她进来吧。”

“是”

随后,二人便走出了殿外。

慕兰依一进大殿,便说:“师父,徒儿想与师姐一同前去中原。”慕云漓轻微的蹙起眉头,道:“你当真与残音一同前往中原?”

“是”慕兰依坚定的答道。

慕云漓知她武功平平,怕是难以应对一路上的凶险。不免有些担忧,“兰依,你毒术虽好。可你武功并不出色,此去凶险你可应付的了?”

慕兰依坚定的应道:”“师父放心,徒儿武功虽差了些。可下毒的功夫,却是连教中长老都夸赞的,师父莫要担心兰依定不会给师姐添麻烦。”

慕云漓起身,走到慕兰依身前递给她一个锦囊,道:“这锦囊里有三颗丹药为师赠与你,关键时候可保你一命。切记,一路上遇到危险要小心应对。”

慕兰依接过锦囊,道:“多谢师父,徒儿感激不尽。”慕云漓轻微的叹气,道:“你们都长大了,该来的还是挡不住。罢了,兰依你先回去吧为师乏了。”

“是,徒儿告退。”语毕,慕兰依便走出了大殿。

慕云漓看慕兰依离开的身影,不禁想起了往昔慕云汐还在的时候。年少时,她也是如兰依一般,经常粘着慕云汐二人常一起玩闹无忧无虑可如今……

想起往事,她不禁轻叹道:“师姐,你看悦儿她们都长大了。是时侯,让她自己去面对一些事了。”

一进门,慕兰依便对残音兴奋的说道:“师姐,师父同意我与你一同前去了。”

慕清忧无奈的扶额,笑道:“好,你这丫头瞧你高兴的。我看啊,你是在为可以吃到不同的食物而高兴吧。”

她知道这个小丫头跟自己去的目的就是吃,师父与自己又素来宠她。

慕兰依抱着她,用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着她,撒娇道:“师姐,你别拆穿我嘛。”慕清忧轻点她的眉心,宠溺道:“你呀。”慕兰依冲她调皮吐舌,她也只是无奈一笑。

二人自小一起长大,她知道这丫头素来调皮爱闹与自己截然相反。平日里也惯会装乖卖巧,不是吃就是玩,武功更是不好好练,只知道调皮捣蛋。不仅如此,她还喜爱各种美食每次挨罚都是因为吃。

临行前一晚,慕清忧独自坐在庭院的中擦拭着无忧剑。她抬眸望向天上的月色,月光照在她绝美的脸上只见她脸上的神色复杂不明。

忽然,她起身执起无忧剑,明净的杏眸染上一层戾气,映着清冷的剑光。她胸口剧烈的起伏,无忧剑气因她的戾气而凝结了一层寒霜,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恍惚间,她似乎回到了那一晚……

突然,她将剑劈向空中强大的剑气震碎了一旁的石桌。

“啊——”

一声嘶吼过后,她双目猩红半跪于地用剑支撑着身体。她在心里暗下重誓:爹!娘!有朝一日,孩儿定要让那些名门正派血债血偿!

启程那天,慕兰依与慕清忧拜别罗刹教众长老。二人便要御剑出发,二人刚出城门却见众弟子纷纷前来送行。

他们一个个面上皆是不舍的神色,“大师姐二师姐,我们舍不得你们。”

慕清忧见状,便故作冷漠道:“你们一个个的,我与兰依不过是去中原办事而已,又不是不回来了。你们都把眼泪给我憋回去。”

其实,他们都知道大师姐虽是傲娇了些,可他们都清楚,其实她也舍不得他们。

瞬间,众弟子破涕为笑。慕残音与慕兰依和众弟子拥抱道别后,残音对他们带有些许不舍道:“众位师弟师妹,保重!”其中,一弟子上前道:“大师姐,二师姐,保重!”

“嗯”慕清忧轻声应道后,二人御剑离去。

城楼上,慕云漓与大长老昌胤注视二人离去的身影。

许久,慕云漓开口道:“不知她们此去,能否顺利杀了赵清风为师姐与萧将军报仇。”

昌胤剑眉微微蹙起,不禁露出担忧的神色,他担忧道:“她二人均涉世未深,那紫霄掌门赵清风,为人歹毒我怕残音与兰依不是他的对手。”

慕云漓莞尔一笑道:“那便有劳师兄了。”昌胤轻笑,“师妹,你我何需如此客气。”二人相视一笑,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残音与兰依离开的方向。

蜀山

后山,瀑布旁白衣少年舞动着手中的剑,剑气如虹。身姿矫健,翩若惊鸿。长剑在他手中,发挥了十足的威力。

少年一身白衣,似精雕细琢般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狭长的丹凤眼中像是隐溺了星河去又好似淬入了寒冰。他的剑法更是使得行云流水。

忽的,他用一长剑在空中猛的一划。顿时水花四溅,定身于一块岩石上。

只听“铮”的一声,忘尘剑便被他放回了剑鞘。他走至石桌前坐下,倒了杯茶。

他便是蜀山掌门大弟子——轩辕临君。

他是蜀山这辈弟子中武功最出众的一个,连掌门与众长老对他的剑法称赞有佳。

在这蜀山,除掌门与众长老无人知道他便是当今周国皇帝的七皇子。

自小,他便被父皇母后送来蜀山拜师学艺,远离尘世。他无心那宫廷纷争,更无心那皇位。

忽然,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少年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喘着气道:“大师兄,掌门他让我来请你前去三清殿。”轩辕临君当即放下茶杯,应道:“知道了。”

之后,便独自一人去了三清殿。

刚进大殿门口,他便看到蜀山掌门清念在焦急的来回踱步。

他缚手作揖道:“徒儿,拜见师父。”

清念见他来了,忙道:“临君不必多礼。”

他应了句:“是,师父。”便起身问道:“师父为何叫徒儿前来?”

掌门轻叹,道:“临君,过几日便是百仙宴。今年的百仙宴,为师想让你全权负责。”

轩辕临君眉头微蹙,道:“师父,往年都是师父亲力亲为。为何今年要让徒儿负责?”

掌门耐心解释道:“为师担心,那西域罗刹教今年会派人前来。”

轩辕临君不解的问道:“听闻西域罗刹教已沉寂多年,师父为何还会担心?”

清念走至临君身前,神色有些担忧,“临君,你有所不知。西域罗刹教虽已沉寂多年,可在十年前各仙门一起杀掉那魔女慕云汐之时。那罗刹教主放言,十年后要让我正道中人血债血偿。今年,便是第十年。那罗刹教,最善毒术而今罗刹教主大弟子慕残音。修炼禁术锁情毒掌,中掌之人若无解药均活不过半个时辰。”

他顿了顿,又道:“那罗刹教,事务繁多慕云漓定不会亲自过来。所以,为师料想她定会派她最得意的弟子前来。她对大弟子慕清忧倾囊相授,甚至让她修炼西域毒术锁情毒掌。你修炼玄元神掌,与那锁情毒掌相克。如今,我蜀山弟子只有你,能与那罗刹大弟子慕残音抗衡。若是罗刹教主派慕残音前来,那你便用你的忘尘剑杀了她为正道除害。”

临君面露难色,他觉得这样做未免有些小人。他有些为难道:“师父,徒儿以为这样做有些不妥。”

清念蹙眉,道:“有何不妥?”

临君低头轻声道:“师父,临君以为这非君子所为。”

清念冷哼一声拂袖怒道:“与那魔教之人谈何君子!不必再说,此次百仙宴便交由你全权负责!若是杀不了那魔教妖女,为师唯你是问!”语毕,便拂袖而去。

临君只得应道:“是,徒儿遵命。”

离开三清殿,他便回了自己的房间。将忘尘拔出剑鞘,轻微的擦试着剑身。

他回想起方才师父那憎恶的神色,心下念道:那魔教之人当真如此可恨吗?师父口中的慕残音,到真如此厉害吗?

他不禁有些好奇。

他边擦着一边忘尘一边低声念道:“慕残音,你究竟是何人?我倒是想和你打一场,比比看咱们谁的武功更厉害呢。”

正念着,便不自觉的低声笑了出来。

此时的他们都无法预料,一旦相遇余生他们便要纠缠在一起难舍难分……

小说《一步红尘解无忧》 第一章 初入尘世与君逢(一)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腹黑小说
  2. 搞笑小说
  3. 未来小说
  4. 游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