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武狂小道士

更新时间:2019-10-17 10:51:12

武狂小道士 已完结

武狂小道士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王小菜先生分类:武侠主角:王小武莫素兰

甜宠新书《武狂小道士》是王小菜先生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仙侠类型的小说,主角王小武莫素兰,书中主要讲述了:王小武无意冒犯了黑帮而入黑拳界,阴差阳错踏上问武之道,只道是华夏真功夫,岂容质疑?胆敢犯者,狂扁之。王小武暗自倾心纯良师姐,为了摆脱命运的桎梏,终踏入问仙界,大展武狂真功夫,混迹仙界立王道……我为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屯地处山丘之上,地域分两部分,一为上屯,一为下屯,上下屯地域相杂,无明显分隔线,而上下屯之人,却分得清楚,互不相杂。

小武属上屯之人,上屯有一口池塘,位居王屯山丘之巅,乃是王屯之中,面积最大的池塘,也是上屯仅有的一口池塘。据历史所传,此口池塘地处山之巅,却从未干涸,即便有人开塘放完了水,不出三日,则天降大雨,池塘之水,又自增多三分,绝不裂底。

下屯则有两三口池塘,而层层相立,上池枯竭则下池干涸,多因放水涸泽而渔,池塘地步干硬皲裂,小时孩童,多可光足入池中玩耍。

此番,小武追杀小柳,便是朝王屯山丘之巅,屯中最大池塘方向,小柳速度,在小武眼中,已算龟速,况且其步程有限,刚至池塘边,已累得气喘吁吁,小武轻而易举,已掐住他脖颈,问罪不已。

“老实交代,你跟我妈说了什么?”小武兴师问罪,掐得小柳脖子奇痒难耐,只是一个劲儿地缩着脖子,扭动不休,却挣脱不开小武魔爪。

“我也没说什么啊!我就说你被女孩子挠了呗!”小柳极力狡辩,却绝口不提自己污蔑小武之词。

“嗯?对了,你怎么知道我是被女孩挠的?”小武的确好奇,从始至终,自己只字未提,小柳却一口道出原委,岂不令人感到好奇。

“武哥,你功夫那么厉害,除了女的,估摸没人可以挠你了,不是嘛!”小柳据实回答道。

小武听小柳此言,甚觉有理,自己个性随了自家老豆,虽会欺负人,包括女孩子,手段不可谓不阴险,可是,却有个致命弱点,从灵魂深处,仿佛遗传,绝不对女子下手,总感觉对女子下手者,乃是懦弱之举,非为男子汉作风。

只是,小武始料不及,小柳竟然知道他这个弱点,不由震惊,再转思,自家老妈不可能只因此点,就欲狂揍自己,故而又问道:“你是不是还说了什么?”

“绝对没有了,我保证!”小柳一脸肃然,三指竖天,作发誓状,正色回答。

如此正义凛然的模样,小武差点就信了他的邪,若非清楚小柳腹黑的小九九,小武真的着了他的道,小柳说时,小武把小柳掰过脸,正面对着自己,再送他一个邪恶的眼神和邪魅笑容,登时令小柳神情一紧,全身一凛,小武顿知他心里有鬼。

小武正欲动手之际,猛然转头,却见池塘边上,从屯里学校方向,缓缓而近一个熟悉身影,只见是着一身紧身校裤,春笋秀腿,拔高挺直,褪色校服,亦不掩其一身气质,若飘然女仙,抖一抖秀眉,露一露虎牙,双目仙光,逸然九天仙女。

那身影,刚转过池塘一个土房的转角,赫然发现了怪异两人,乍一定神,顿时认出了小柳。

“好家伙,敢动我弟?”那人显然没认出小武,或许根本没去看小武,当即放下菜篮子,怒吼一声,脚尖轻轻一点地面,魅影飞身,横空而至,跃高一丈有余,两丈远,秀腿飞起,直取小武门面。

“我滴个乖乖,老姐,我才是你亲弟吧?”小武见状,大吼一声,不得已,只得撒开小柳,就地前滚,刚好躲过老姐的攻击,老姐空中一听小武声音,已自震惊,但是,须臾攻势,欲悔难收,下一刻,又自庆幸自家老弟躲过了攻击。

刚自落地,既惊又喜,而后又满心疑惑,小武向来与小柳最亲,平常并不掐架,可是,前一刻,她明明亲眼所见,自己也没法欺骗自己啊!

“小媗姐姐,武哥掐我。”王小媗尚自疑惑,猛然听到小柳之音,再观其面,话中容上,皆是令人心感我见犹怜模样,不由心疼,尤其萌萌的小皱眉,委屈至极模样,小媗心都快碎了。再转思一想小武,轻易躲过自己一招凌厉攻势,估摸学了点本事,万万没想到,竟然心性都变了,竟然掐起自己弟弟了,当即火气“嗖——”一下,窜上天空了。

小武见状,不由大吼:“小柳子,你丫的够阴险啊!”

此话说时,倒也无碍,只是小武摩拳擦掌模样,更是落实罪名,小媗怒不可遏,脚下轻轻一滑,已至小武身边,长腿一扫,就欲把小武扫落池塘之中。

小武乍见老姐滑至身边,顿觉不妙,心想,老姐可是武校高手,不可小觑,若是扫中,恐怕池塘之中,俨然多出一只落汤鸡,势必贻笑大方,故而蛙跳第一式,双脚一蹬,全身一缩,如子弹,已窜出两丈,躲过自家老姐一击。

“嘻嘻……”小武落地,暗自庆幸,回过头“噜噜噜……”犯贱嘲讽,气得小媗怒火冲天,正欲上前,小武转身开溜,鼠窜而逃,小媗身后却突然穿出一个声音,将其动作制止,但闻音若银铃,清脆动听道:“媗姐姐!”

募地,土房转角,池塘边上,菜篮旁边,再多一人,身高一米有余,细长秀腿,与小媗如出一辙,枯瘦身影,脸容亦是清瘦,若营养不良之象,便是如此,依旧难掩其脱尘之气,瓜子小脸,轻轻展颜,如沐春风。

“小武哥哥?”少女仅凭背影,已认出逃窜小武,面容欢颜,自不必说,心中欢愉,更是难掩,而待转头,却见蠢萌可爱的小柳,登时变脸,天地之差,天人之别,显而易见。

小柳见状,骤然学小武开喊一句:“我滴个乖乖咯!”

少女欲怒,小柳脚下开溜,追随小武身影,冒冒失失,消失无踪,少女欲上前,却被小媗制止,不解问道:“小静,你干嘛?”

“呼——气死本小姐了,还不是小柳那小子,昨天在爸妈面前参我一本就算了,竟然大年除夕夜,把我衣服都藏到妈妈衣柜里了,我把家都翻个底朝天,才找到,本来想揍他的,没想到今早就不见人影了。”小静气得不轻,摩拳擦掌,怒意难消的模样道。

“咯咯……难怪他昨晚大半夜说要跟我爸睡呢!”小媗一听,顿时一乐道。

“你还笑呢!不过,刚刚那是小武哥哥吗?他跑那么快干嘛?”小静是小柳的亲姐姐,也就是小武的堂妹,平常小武最关心她,所以,两人关系很好,小静也很依赖一个大哥哥,平常有什么话,除了与小媗这个堂姐说,就只愿意与小武说道了。

“对啊!小武掐小柳了,所以我要修理他,他就跑了。”小媗如实说道。

“那肯定是小柳这小子说的吧?”小静不假思索地问道。

“你怎么知道?”小媗不由好奇问道。

“切,媗姐姐,你也不想想,小武哥哥会掐小柳吗?”小静不屑地念叨道,而每次谈及小柳,总是一脸怒意,可见,大年之夜,小柳参她的那一本,估摸就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咯咯……可是我亲眼所见啊!”小媗笑着说道。

“那肯定是小柳那臭小子有耍了什么阴谋,才惹得小武哥哥掐他脖子,不过也就那样掐一掐,根本不用力。”小静仿佛看穿了小柳和小武的关系,念叨着说道。

“嗯,或许吧!”小媗本来很生气,毕竟,最家弟弟竟然掐自家弟弟的脖子,一时怒意冲头,在所难免,而听了小静的话,再沉思一番,顿觉有理,只是心中好奇,自己第一次攻击,完全没注意那小子就是小武,小武轻而易举就躲过了,躲的方位,堪称一个武校高手,才能做出的反应,若是巧合,那第二次呢?

小媗很好奇,自家弟弟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何有那番手段。

“好了,大年初一的,别生气了,我们快回去吧!”小媗毕竟是姐姐,脑子也比较好转,刚还生气呢!今时却只有疑惑了,尤其是小武,个头长高了,很正常,可是身法变得如此,却不是普通之事,还有他们两兄弟,如出一辙的猪头伤,到底是什么回事?

“哼!那臭小子回来,我让他知道花儿为何如此红。”小静显然还很生气,拎着菜篮子,牵着小媗的手,双双结伴回家了。

话说小武,绕着池塘跑,刚至池塘边上的代销店门口,猛然止步,小柳则是惊魂未甫,闷头逃命,而在代销店门前,“嘭——”一下,正式追尾小武,才止住步伐。

“嘻嘻……武哥!”小柳尴尬一笑,以解兄弟之仇。

“哼!你还知道我是你武哥啊?”此番,轮小武摩拳擦掌,欲修理小柳一番了,而武哥阴阳怪气的声音,配合其阴测测的上扬半边嘴,小柳登时觉得不妙。

小柳见状况不妙,猛一转思,岔开话题道:“武哥,我们买火柴炮吧?”

“火柴炮?多大个人了,幼稚不幼稚啊?”小武一听,顿时被小柳带歪,不屑地口吻说道,已自忘了自己要修理小柳之事。

小柳一听武哥此言,登时翻个白眼,淡淡地说道:“那我自己买自己的。”

“那不行,我也要。”小武一听,顿时就不乐意了,小柳刚缴获“巨款”,再什么说,也不能让他独自享乐啊!顿时,尾随小柳进了代销店。

“嘻嘻……老爹,我们要两包火柴炮。”小柳进了代销店,正见代销店老爹哔哩吧啦地敲着算盘,不知道在算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总之,那个算盘的声音,就是代销店里最亮丽的风景线。

老爹抬头,瞄了一眼小武和小柳,随手拿了两包火柴炮,小柳把五毛钱放到桌上,老爹收起后又找了小柳一毛钱,两兄弟才出了代销店,开始了新年第一天的炮仗生活。

大家庭的生活,其乐融融,尤其是新年,一团和气,围在饭桌边上,享受一年的辛勤劳作成果。

大年初一,大家庭成员聚合吃饭,不宜打骂孩子,禁忌脏话和大声,大人们早把小武和小柳的撒谎的事,忘到九霄云外了,而小媗姐姐和小静,也不能在这时候,破坏家庭气氛。

冥冥之中,大家都释怀了那些生活的琐屑,而是用心去享受身边的亲情,关怀家庭里的每一个人,大伯家里的大堂哥和堂姐们如此,小武姐姐如此,小柳姐姐如此,父母亦然。

小武吃得最快,道一句吃饱,说一声大伯、伯母、叔叔、婶婶慢吃,已自上了二楼,开始“练功”。

小柳依样学样,尾随小武,到了二楼,钻入小武的房间,把门一关,两兄弟就开始研究起了武侠故事。

小说《武狂小道士》 第13章:家有姐姐揍弟弟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情有独钟小说
  2. 游戏小说
  3. 宫廷小说
  4.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