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历史 > 解语梦华

更新时间:2018-09-14 15:22:04

解语梦华 连载中

解语梦华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花山畔分类:历史主角:元醉雪

《解语梦华》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花山畔,主角叫元醉雪,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前世的她,身为公主无忧无虑却错信挚友。今生的她,身为庶女满腹心机要以牙还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感觉身子一沉,元醉雪猛地睁开了眼,扫视了四周,看见自己正被内侍拖拽着,空气中,粪池里污秽的气味越来越浓郁。

我回来了!

元醉雪心里高兴道,转身将自己的头对准了内侍的肚子,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撞了过去,只见那内侍还没来的及反应,便被撞得七荤八素,倒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肚子,嗷嗷的叫着。

“小姐!你这是干什么!”

刚才还喋喋不休教训元醉雪的玉兰,此刻被她的举动惊呆了。

拖着金兰玉兰的内侍见元醉雪逃脱了,撤了抓金兰玉兰的手,转身就要去抓元醉雪。

元醉雪见状,心中暗生一计,起身便往竹子的方向跑去,引的内侍们也追了上去。

“别让她跑了!”内侍边跑边叫嚣道。

“人呢!?”跑到粪池边上的内侍们环顾了下四周,楞是没发现元醉雪的影子。

“不会自个儿掉进去了吧!”一名内侍笑道。

其他的内侍一听,也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去你的!本公主才没那么傻!吃屎去吧!”

话音未落,只见元醉雪拿着个竹竿大手一挥,不偏不倚地打在了内侍们的臀部,他们本就站在粪池边缘,这一打,众内侍们一个踉跄,齐刷刷地掉进了粪池里,摔了个狗吃屎,污秽“咕噜噜”地直往嘴里灌。

元醉雪看状,笑的前仰后合,拍了拍手上的灰,忙朝金兰玉兰的方向跑了过去。

解了金兰玉兰身上的绳子,元醉雪对着玉兰道:“玉兰,你速速去老爷屋里!快把老爷请过来!”

“小姐你这不是火上浇油!大夫人因为你冒犯她都已经……”

“哎呀!”元醉雪抓狂道:“快去请,反正横竖都是死,现在去请老爷还有一线生机!”

“小姐可是出了何种办法?”一旁的金兰问道。

“是!”说完,元醉雪便对着金兰玉兰的耳朵说起了悄悄话。

“小姐你有把握吗?”金兰眉头紧皱,颇为不解地问道。

“不奋力一搏,我们落英院上下都难逃一死!”元醉雪解释道。

“好!小姐!那我现在就去请老爷!”话音未落,玉兰便顺着后门悄默默地溜了出去。

垂绿阁中,二夫人已被扇地半死不活,嘴角浸满了鲜血。

“哎呀,**就是**,一个勾栏里的贱女人,凭借着那股子狐媚劲爬上了老爷的床,生下了个女儿,就想妄图乌鸦变凤凰了!?哈哈哈,真是可笑。”说完,大夫人看着地上苟延残喘的二夫人,眉眼之间,得意之情毕现,拿着个帕子遮着脸,咯咯咯地得意地笑了起来。

大夫人微微垂了她骄傲的脖颈,打量着自己的玉手道:“今天我就料理了你们母女俩,我可是扶南王上的亲妹妹,扶南的长公主,杀了你们不还跟踩死一直蝼蚁一样吗?”

“谁料理谁还不一定呢!”

元醉雪喊到,边昂首阔步走进了垂绿阁。

大夫人看见元醉雪,仿佛被吓到了,眼睛瞪的老大,下巴不住地颤抖:“你……我不是让内侍把你丢到粪池去吗?!”

“哎呀!是吗?你的内侍好像有些笨,自个儿掉进了粪池里了!哈哈哈哈哈。”元醉雪笑道。

“什么?”大夫人听的气不打一处来,吼道:“来人啊!把这该死的给我抓起来!!!”

“老爷到!”

话音未落,玉兰领着长孙平进了落英院。

“拜见老爷!”大夫人面色一黑,忙伏身行礼。

长孙平一进屋子,看见地上满嘴鲜血、奄奄一息的二夫人,忙跑上去抱住了二夫人,边安慰还边流泪,顿了顿,他转过头,怒红的眼睛仿佛有一团火,质问道:“大夫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大夫人心中早已怒火中烧,方才看见长孙平一进门便直扑到二夫人的身上,不由的心中又燃起了一团团熊熊妒火。

她理了理自己的衣服,缓缓起身,一脸从容道:“妾身只是按家法依规处置,长孙执她目无尊长,没有一点兄友弟恭的规矩可言,折了阿净的一根手指,我如此,并无不妥。”

话音落,元醉雪站了出来,解释道:“二小姐一进门,便对我出言挑衅,还用手指指我,论辈分,我是姐姐,她是妹妹,妹妹出言挑衅姐姐,难道姐姐不该有教训的理由吗?究竟是我不兄友弟恭、目无尊长在先,还是二小姐在先,阿爹,请你明断!”

话毕,长孙平眼帘紧闭,眉头微微皱起,半晌,长孙平起身,看了看长孙净,大打量了下大夫人,对着大夫人脱口道:“你好大的胆子!”

大夫人嘴角微微一颤,镇定了下道:“老爷,就算刚才长孙执所言不虚,我不过是略施小惩而已!”

“略施小惩?!”长孙平怒视着大夫人,指着地上的二夫人道:“你明明知道二夫人身子骨本就虚弱,还施以掌刑,浮丘眉!你好歹毒的心肠啊!”

“哼,歹毒?!妾身一心一意都在老爷你身上,我爱你的每一分何只比她孟铜芙少?!而你……却从未正眼看过我一眼!”大夫人歇斯底里地叫道。

长孙平怒气冲冲,直步上前,掐住了大夫人的脸吼道:“住嘴!我今天就休了你!省的你天天兴风作浪!”

大夫人挣开了长孙平的手,苦笑道:“呵?休我?!你敢吗?你长孙家能做到国相这个位置拜谁所赐!?还不是因为我,因为我是扶南的长公主!因为我是王的妹妹!!”

大夫人凑前走到长孙平跟前,贴着他耳根到:“你不敢!因为你舍弃不了荣华富贵!”

说完,大夫人的脸上满是得意,媚眼一抬,瞅了瞅地上的二夫人,又望了望身边紧紧攥着拳头的长孙平,嘴角上扬笑着道:“妾身品行不端,教女无方,冲撞了二夫人和大小姐,妾身这就去领罚。”

说完,大夫人搔了搔头上的发钗,起身正要带着长孙净离开,却被元醉雪拦住。

“大夫人,事情还没完呢!”元醉雪笑道。

“怎么?此事已尘埃落定,休要阻挠!闪开!”

大夫人一把推开元醉雪,元醉雪却又拦道:“大夫人,谁说是这件事了啊!”

大夫人顿了顿,眉头紧皱,警惕地问道:“还有什么事?”

屋里的长孙平也把目光移到了元醉雪身上。

元醉雪拍了拍手,笑着道:“金兰!”

只见金兰拿着个本子走了过来。

“这是什么?”大夫人抬头看着元醉雪问到。

“这是落英院的饮食薄,记的是院中所有人的饮食种类。”元醉雪道。

大夫人翻了个白眼道:“我对你们院的饮食不感兴趣,有什么好看的。”

“其中,最中记到,六月五日,午进一碗赤豆元宵,宴后余食赏金丝土豆、牛肉羹等”元醉雪念道。

“我对你的饮食不感兴趣!如果没有别的事,本夫人就先告辞了!”大夫人拉着长孙净就要走。

“大夫人,你难道不知道赤豆和牛肉是相克的吗?”元醉雪问道。

大夫人听后顿了下,猛的转身看了眼元醉雪,眼神尤为瘆人,又望了望长孙平:“老爷,我不知道大小姐在说什么!”

元醉雪撇了撇嘴,一脸不屑,又问了问大夫人:“大夫人,这些宴后剩下的菜食都是你亲自选送的!你敢说和你没有责任?”

元醉雪转过身,对着长孙平道:“阿爹,若要辨明女儿所言孰真孰假,请膳房总管一问便知!”

长孙平点了点头:“去请膳房总管!”

大夫人听闻,手不住地发抖。

半晌,膳房总管被领了过来。

长孙平走上前道:“我问你,当日宴后剩下的菜肴,是谁安排分送的。”

膳房总管支支吾吾,看了看大夫人。

“说!”长孙平吼道。

膳房总管吓得一个哆嗦,趴倒在地:“是大夫人!她进了膳房,便说自己要尽家母之责,亲自分送餐食,还打听了各院小厨房常备的食材可还充裕……”

“就这些?!”长孙平道。

“就这些……”膳房总管伏在地上,动也不敢动。

元醉雪走上前,道:“阿爹,当天女儿便是食用了这两物才会腹痛不止,恰巧又收到一封书信。”

说完,金兰便递上一封书信,长孙平取开信纸看了看。

“女儿不知是何事,便按照信中的时间去了约定的地点,可谁知有人偷袭我,本想反抗,却因为中午吃的红豆和牛肉相克的缘故,全身无力,根本无法反抗!任由他拖拽丢入玉湖中!”

“啊?”在场的内侍们听了议论纷纷。

话音未落,大夫人轰的一声瘫倒在地上,她抬起头慌忙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老爷!你听我解释!”

长孙平走上前去,一脚踹在大夫人的胸脯上,一股鲜血从她口中喷涌而出。

“你不是说你是长公主?王的妹妹吗?我休不了你吗?”长孙平道:“但是你如今杀我骨肉!违反人伦!若不是阿执神仙庇佑苏醒过来,我看你这阴谋一辈子都没人知道!今天你又到这院子里言语羞辱她们母女,先杀后奏,我看你是怕阿执醒来怕东窗事发吧!呵!真是一副好棋啊!你就算是长公主又如何?我不休了你!你从今天起!给我就院禁足!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放你们母女出来!”

大夫人哭红了眼,抓着长孙平的衣摆苦苦求饶道:“老爷!就院禁足那和休妻有什么区别!?”

长孙平站着,并不理会大夫人。

“老爷!”长孙平哀求道:“念在这么多年感情的份上,您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只做了饮食的手脚!我真的没有派人去沉大小姐啊!”

长孙平一脸嫌弃,将其一脚踢开,气的咳嗽了两下。

身边的内侍忙上来拍了拍长孙平的背。

“阿爹!”长孙净忍着指痛,忙护住大夫人道:“阿爹,你为什么不信我娘!偏偏信那个**的话!”

“把净小姐带回寝!”长孙平道,说完,又咳嗽了两句。

长孙净被内侍们带了下去,边走还边破口大骂道:“长孙执!你好厉害!我不会放过你!”

元醉雪看了眼长孙净地模样,心里长舒了一口气,心想终于帮长孙执出了口恶气,以此作为借她躯体凝魄的报答吧。

可是突然,长孙平一阵哀号,应声倒地。

“老爷!”大夫人忙扑上去,叫道:“快请大夫!”

猜你喜欢

  1. 轻松爽文小说
  2. 鬼怪小说
  3. 娱乐圈小说
  4. 未来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