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虐爱

更新时间:2018-09-14 11:10:34

虐爱 连载中

虐爱

来源:暴走看书作者:罗尘分类:都市主角:李毅蒋晓云

主角是李毅蒋晓云的小说叫做《虐爱》,它的作者是罗尘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那年夏天苞米地里发生的事情改变了我的命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间在焦急的企盼中,往往过的很慢,这两天我简直是度日如年,看着石英钟上慢悠悠的分针,恨不得冲上去用手拨动它。

终于,到了约定的时间,这天早上,吃过了早饭,爷爷照例赶着家里的七八条黄牛,去山上放养,我爸妈要去给稻田喷洒农药,临出门的时候,带了一些吃喝的东西,吩咐我说:“我们家稻地离的远,我和你爸中午不回家吃饭了,你自己饿了就热饭菜吃。”

我装作乖巧的点点头,说好。

望眼欲穿的目送着老爸老妈走远,直到再也看不到他们的身影,我飞快的冲回家里,拿出锁头锁好了大门,就一路向二愣子家在河东山上的果园跑去。

跑到地方,我已经有些气喘吁吁,就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下休息了一会。

我留了个心眼,休息了会,就绕着果园四处转了转,发现真的没有什么外人,才蹑手蹑脚的走向果园中央的那座小小的简易房。

这座小房子,是简易钢结构搭建的,一般人家看鱼塘看果园的小房子,要么是泥草房,要么就是干脆用木头搭个窝棚,因为二愣子家比较有钱,所以才弄了这么一个钢板房,听说还是全村独一份呢。

这个小房子大概五六米长,一扇门,两扇小窗子,由于天气热,二愣子还用四根木桩,钉进土石里,上边扯着老大一块黑色雨布,把毒辣的阳光都挡在了外边,小房子里开门开窗,一片荫凉。

我悄悄藏身在一棵桃树后,偏头朝屋里打量,满树桃花都已谢去,一个个指肚大小的青涩桃子,挂满枝头。

我拨弄开挡住视线的一串桃子,一眼就看到,蒋晓云斜躺在床上摆弄着手机。

我咽了口吐沫,心脏不争气的砰砰直跳。

抬脚就走了过去。

蒋晓云听到动静,坐了起来,抬头向外看。

这时我也走到了门口,犹豫了一下就迈了进去。

蒋晓云放下手机,我竟然在这种时候,还想起来,这山上根本特么没有信号,不知道她摆弄个毛线。

见我站那呆了不动,蒋晓云笑了笑,白了我一眼,说道:“你还挺着急的,看你头上的汗,跑来的?”

我又吞了口吐沫,点点头四下踅摸。

蒋晓云奇怪的问我:“你找啥呢,这里就我一个人,你怕了?”

我脸一红,心说,我知道就你一个,刚才转了好几圈了。

“那个,有水吗,我渴死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人一紧张就嗓子冒烟,口干舌燥。

蒋晓云从床沿掏了掏,拽出一瓶矿泉水,拧开了盖子递给我。

我接过来一仰头,咕咚咕咚一口吹干了。

蒋晓云咯咯娇笑,打了我一下,说道:“你这家伙,不是专门跑我这来要水喝的吧,怎么渴成这样啊?”

我把空瓶子扔到一边,有些不好意思,就说:“你今天真漂亮,咳咳。”

蒋晓云一愣,立刻又笑了,这次还笑的前仰后合的。

我有些羞怒的问她:“又笑啥,有这么好笑吗?”

蒋晓云见我生气,好半天才把笑意憋了回去,拍了拍身边的床沿,说道:“不笑了,就是觉得你这没话找话真逗。”

她指着身边的床沿让我坐下。

我坐了过去,就闻到蒋晓云身上,有一股好闻的香味,也不全是化妆品的味道,那时候我不懂,现在我知道那就是成**性的苛尔蒙味道。

这种味道一进鼻子,我就被**的血脉偾张,一阵阵热血顶到脑门,手脚都微微颤抖,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蒋晓云侧着头,盯着我看,看我这副样子,她又想笑。

我一拧眉毛,她连连摆手说:“好了好了,我不笑了,其实,你长的蛮好看的,虽然不是什么英俊无比,但也挺有眼缘,越看越觉得你精神。”

我被她柔声细语的一顿夸,顿时有点忸怩,十四岁的少年,真的整不过二十岁**啊。

蒋晓云见我眼观鼻,鼻观心的盯着自己的脚尖,都不敢看她,也就不再逗我。

拉着我的手,让我抬头。

我怯懦的说道:“该,该怎么做,我……我。”

蒋晓云好像也动了情,脸上漫过一层酡红,吐气如兰的说:“是你提条件要玩人家的,怎么做你都不懂,那咋玩?”

我张口结舌,脑子里转悠着,那些从小说上和电视上了解到的镜头。

这种事,好像应该先亲嘴。

我就低头向蒋晓云的嘴唇吻去。

蒋晓云并没有抵抗,微微闭上双眼,长长的睫毛抖动着,红润饱满的双唇,涂着水晶唇彩,说不出的娇艳欲滴。

终于,我接触到了她的双唇,感觉有些微凉。

那种爽滑香甜我还没来得及品味,蒋晓云就把舌头伸到了我的嘴里。

我脑子轰的一下,初次接吻就是舌吻,那种冲击和快。感,让我喘不上气来。

蒋晓云循循诱导,一条灵巧檀舌左冲右突的戏弄着我。

很快,我就出师了,玩的比她还溜。

就在两人都烈焰焚身,身上也没剩几块布条的时候。

我听到钢板房外传来说话和脚步声。

蒋晓云也听到了,她脸色惨白,一把推开我,抓起裙子就往身上套。

我突然明白,我遇到了啥事,吓得也是赶紧穿裤子。

嗤啦……

一声裂帛爆响。

我低头一看,我把上衣袖子蹬掉了,这特么根本不是裤子。

蒋晓云动作明显比我快的多,她上衣没脱,扒拉下来拽一拽就行了,下身的裙子也不需要系腰带,直接一套就上了身,看我拿着掉了袖子的上衣发愣,她做了个快点的手势,就迎了出去。

蒋晓云出门的时候,顺手把房门也给关上了,这样我就不会被来人第一时间发现。

“呀,姐你怎么来了。”

蒋晓云刚出去不到二十秒,就迎上了来的两个人。

“看看你,我正好没啥事,就来了,二楞说你在果园呢,我就让他送我来了。”

我心里狂骂蒋晓云她大姐,**的早不来串门,晚不来的,偏偏这个空来了。

二愣子的声音传来。

“晓云,这天挺热的,别站外边说话啦,进屋去,给咱姐拿瓶水喝。”

蒋晓云支支吾吾的,最后竟然说,屋里子有老鼠,估计是她姐很怕老鼠,就说:“那我可不进去了,最怕那些毛茸茸的玩意。”

我心中一喜,只要他们不开门,蒋晓云把他们挡回去,他们一下山,我就可以趁机脱身了。

“二楞,我还真是渴了,你去给我拿点水来喝吧。”

这时,蒋晓云她大姐,细声细气的说道。

我已经穿好了鞋子和裤子,光着膀子,手里拎着缺了一只袖子的衬衫。

听到这句话,当时没吓的背过气去,环顾四周,这小小的简易房里,根本无处可藏,只有床下能塞个人,可是他家的床,只铺了一床凉席,没有床单,钻进去根本没有东西遮挡,我紧张的心脏都要跳了出来,太阳穴处的大血管都一蹦一蹦的,感觉要炸了一样。

此时我只能寄希望于蒋晓云的临阵发挥了,想个法子不要让他们开门。

二愣子闷声答应了,就听到脚步声奔着小屋子来了。

我心说完了,肯定要被发现了,我才初二,就跟小媳妇搞这事,这辈子的名声都毁了。

万念俱灰之下,我也放弃了抵抗,认命的等待着。

就听蒋晓云有些急切的说道:“奥,对了,二楞,我刚才小解的时候,不小心弄脏了自己,那几瓶水都被我洗身子用了,一会回去,你给山上多送两箱水啊。”

二楞嘀咕一声:“用矿泉水洗身子,你真舍得啊。”

脚步声停在了门外。

我手按着胸口,我觉得真的要挺不过去了,心脏跳的幅度太夸张了。

蒋晓云她大姐接着说道:“哎呀,那算了,不喝了,咱们赶紧回家吧,帮你妈准备饭菜去,咱家你姐夫也来了的。”

蒋晓云赶紧说好,拉着二愣子就跟着她大姐往回走。

我的一颗心终于沉了下去,伸手擦了把冷汗,一**坐在了地上。

突然,二愣子的话声又传来了过来。

“草,把我妈说的那个啥忘了,我妈让我把她吃饭的那套餐具带回去清洗一下呢,我去拿一下啊。”

脚步声再度传来,我已经失去了站起来的力气。

猜你喜欢

  1. 架空小说
  2. 异世小说
  3. 轻松爽文小说
  4. 历史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