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科幻 > 勇者信条

更新时间:2019-07-22 12:10:25

勇者信条 连载中

勇者信条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橘色画眉分类:科幻主角:小可小胖

小说主人公是小可小胖的小说是《勇者信条》,它的作者是橘色画眉写的一本科幻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新纪元1958年新纪元,一个电脑机械发达的时代,也是个生活几乎快要完全电脑化的年代。无论是食衣住行还是其它的育乐,在这个时代所有的行动几乎都只需要透过一句话或脑波下达命令。想逛街,不用上马路边走边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因為线上游戏的竞争强烈,在现实中无论是哪款游戏对於新手都非常的礼遇,给礼物不手软,奖赏更是一个比一个好,什麼新手级的高级武器、防爆卷或是免费的商城礼物之类的,只要游戏开发厂商肯下重本,要送什麼都可以,有时送的礼物更是好到连游戏老手都忍不住狂嘆“还是菜鸟最好”。

但这款游戏却不一样。

打开新手配给的礼物包,萨兹一整个就是无言,说好听点这是送给新手的礼物包,可是裡头的东西可以说是少的可怜。一隻镶了颗宝石的手环,一套看起来好像比身上的破甲冑还要好一些的鎧甲,几张不知道写了什麼的卷轴以及红蓝绿三种顏色的药水,还有一小包看似钱币的东西,最重要的是裡头还有颗大约巴掌大的蛋。

其它的东西萨兹大多都猜得到是要做什麼的,可是……蛋!?这是要做什麼用的啊,紧急粮食吗?

坐在登记所外的楼梯上,萨兹拿著那颗呈现诡异水蓝色泽的蛋就著光东照照西看看的,随后张大了嘴想试试看塞不塞得进去,可是又想到这颗蛋那怪异到一个极点的顏色他又打消吞下它的念头。

哪有蛋是这种顏色的啊,要是吞下去后真的一命呜呼升天的话那该怎麼辨啊!?天晓得要是他们在这个世界死掉对现实中会不会有影响,所以一切还是小心為妙。

“那是宠物蛋。”瞇著眼,纪念品又以超近距离盯著萨兹的脸猛看。

“妳能不能不要这麼靠近人说话啊。”她习惯这麼近和人说话,他可不习惯耶,僵著脸,萨兹拉开彼此的距离。

“哦。”她点头慢慢退开,但一双黑眸还是没从他身上移开,看得萨兹全身寒毛直竖。

“妳说这、这是宠物蛋?”不想再这麼被看下去,萨兹将蛋拿到她眼前试图挡住她的目光。虽然纪念品的注意力是转移到蛋上面去了没错,可是萨兹却觉得效果并不大,因為他和蛋都正好落在她的视线中。

在新纪元中他几乎不曾接触过家人以外的人类,唯一接触过的就是活泼外向的怪力女小可,而纪念品却和小可不同,她的眼是幽沉的深黑,没有半分情绪的波动,一张可爱的脸蛋总是面无表情的,这让萨兹觉得纪念品就像电脑,冰冰冷冷的。

但纪念品可不管萨兹心裡是怎麼想的,她从腰间的小袋子中拿出了一颗土黄色的蛋,“在这裡不管是哪一族的都会有一颗属於自己的宠物蛋,顏色也会因人而异,而这颗是我的宠物蛋。”

看到纪念品手上那颗与自己不同顏色的蛋,萨兹有些好奇的想要摸,可才一伸出手就听到纪念品淡淡的说著。

“每颗蛋都有不同属性,也因為宠物蛋是随著主人一起出生在这世上的,所以除了主人以外的人是不能碰触的,一但摸到了可是会被蛋上面的魔法攻击的哦。”就是因為这样她才会靠那麼近的看而没有伸手去摸,她还是个嫩嫩的小新手,对於魔法可是没有任何防御,要是被蛋上面的魔法攻击了这条小命不休矣才怪咧。

听到纪念品的话萨兹连忙把手缩回来,幸好他还没摸到,不然掛点的可是自己。

“那这颗蛋真的会孵化吗?”他比著自个儿手上的蛋。

“听说会。”

“那麼会生出什麼东西?”

“不知道。”好奇心人人都有,她也不例外,她也很想知道自己的宠物蛋会孵出什麼东西,可是她问过好多人,每个人给的答案都一样,不知道,而且到目前為止她还没看过带著宠物的玩家啊。

“那这个手环要做什麼的?”拿起礼物包中的圆环,萨兹现在比较想知道它是做什麼用的?装饰品吗?但是男生戴手环会不会太女性了啊。

“哦,那个算是一种记录装置,裡面有关於你的资料,也可以用来记忆其他玩家的资讯,还能当做小型的随身仓库,而且它也能当通讯器哦。像这样,把它戴到手上,它就会改变型态,变成像是臂鎧那样,然后再将上面的宝石对準另一个玩家手上的宝石……”纪念品替萨兹将手环戴到他手上,一步一步加以解说功用,在萨兹的圆环起了变化变成另一个型态的手鎧后她将他们臂鎧上的宝石互相碰触。

瞬间,在臂鎧的宝石上发出微弱的亮光,当亮光渐渐消失之后,纪念品的声音猛地在萨兹的脑中响起。“有听到我的声音吗?”

“咦!?”萨兹吓了一跳,慌张的从楼梯上站起,他瞪大双眼一脸怪异的看著仍然是一号表情的纪念品,他刚刚是不是听到什麼啊?是她的声音没错吧!?可是她没开口讲话啊!

见鬼了……不、不对,既然这是游戏,那麼线上游戏一定会有的东西这裡也应该会有囉,那麼这就是……

“以现实中线上游戏的说法来看的话,这就是密语频道。”纪念品的声音又在脑中响起,这一次萨兹不再像刚才那样惊慌,他看著臂鎧,双眼中有著掩饰不住的兴奋光芒。

“好酷哦。”可以当随身小仓库就算了,它还能当做通讯器,这东西好方便啊,那就是说他不用勉强自己去看纪念品的一号表情,只要在脑中想著要讲的话就行了!?太好了,他不擅长面对人,也还不习惯和人讲话,再加上她总是冷著脸看不出喜怒哀乐,搞得萨兹在和她讲话时总是小心翼翼,深怕说错话。

没辨法啊,她是他进来游戏中第一个遇到的人啊,而且这裡又不是说走就走、说来就来的地方,再怎麼不擅长和人面对面他还是得去习惯,更何况在来村庄的路上纪念品有说,她可以和他组队,带他去练功打怪。而且他有预感,要是靠自己将游戏进行下去的话,萨兹觉得他可能不出一天就把这条命给玩掉了,所以啊,他怎样也得死命巴住纪念品这个现成的队友。

毕竟两个人比一个人慢慢敲怪强多了,好歹也强了一**。

只不过萨兹现在的注意力不在这上头,他现在所有的心思全在手上这个方便的臂鎧上,在过於兴奋的情绪之下,萨兹伸手拉过纪念品的手,一脸期待的问著。

“那会不会有血盟或是公会之类的啊?”都有组队了,当然也不能缺少血盟或公会啊!而且这和他在现实中玩游戏的方式也差不了多少,一样都是用想的,若要说差别的话,充其量只是一个有字幕有声音,而这裡却只有声音,但这都没关係啦!

“不知道。”低头看了眼自己被萨兹紧拉著的手,纪念品又抬头盯著他,随后淡淡的摇头说著。她也是新手耶,能知道这些就算不错了,别指望她会知道的更多,而且光是那个密语频道的她就试了好久,也拉了好多玩家甲乙丙丁测试,毕竟这不像现实中玩的游戏那样,虽然一样都是靠“想”的,可是这裡并不是只要坐在电脑前将正确ID输入,然后就可以和对方大聊东西南北。

而且臂鎧上的资料传输只是帮助记忆而已,想将讯息传达给对方还是有一定的技巧的,反之,要是没掌握好的话可是很容易将自己心裡的悄悄话传到四周的人的耳裡,如果只是普通一般的芝麻小事笑笑就能够带过,要是讲的是某某人的坏话……那就好玩了。

所以呢……纪念品站了起来,让自己被萨兹握住的手顺著动作滑出,拍了拍萨兹的肩膀。“你要好好练一下怎麼使用,不然你心裡在想什麼做什麼我都一清二楚,还有,我天生就是这号表情,改不掉的。”

纪念品的话就像一大桶冷水,狠狠的从萨兹头上倒下,他看著娇小的她走下楼梯慢慢的走向一头热闹的街道。

她……她刚刚的话是什麼意思!?该不会他刚刚在心裡想的那些话她通通都听到了!?不会吧,这玩意儿这麼厉害哦!萨兹死盯著手上的臂鎧,心裡突然有些害怕它。

要是她真的听到他心裡的话,那以后不管他心裡在想什麼她都会知道吗?哇,好恐怖。

还发什麼呆,再不跟上来就放你鸽子。倏地,纪念品的声音又窜入脑中,听到她要放他鸽子萨兹匆忙的将东西收好追上纪念品。

不管了啦,听的到听不到都无所谓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怎麼离开这个游戏!

毛茸茸的粉色球型身体,一对犹如兔子的长耳朵,圆滚滚又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可怜兮兮的看著眼前这名比牠还要高上许多的剑士,牠被逼到大树边,小小的身体被巨大的阴影笼罩著,高举在空中的长剑被阳光照射得发出刺眼白光,深知自己再也逃不掉的小毛兽全身抖得更厉害。

剑士,就是萨兹。

手拿著铁剑,萨兹心裡正在交战著,牠是魔兽、牠是魔兽,千万不要被牠可爱的外表给骗了,牠是魔兽,是魔兽啊。

心一横,眼一闭,萨兹手上的剑高高举起又重重的落下,眼看就要将魔兽给剖成两半时,剑,突然停在牠头上,几根不小心被砍到的细毛缓缓地落在草地上。

“啾。”小毛兽细细的叫了一声,小小的身体不断地颤抖著,牠眨巴著大眼睛彷彿像在问著:為什麼停下来了?不杀我了吗?

这可怜的表情再加上那稚嫩又可爱的叫声让萨兹更是不忍下手,收起剑,萨兹坐在地上捧著仅有手掌大的小毛兽看向正一步步慢慢走过来的纪念品。

“我可不可以不要杀牠?”这可爱的小东西他真的下不了手啊。

“啾。”随著萨兹的请求,小毛兽也哀怨地叫著。

牠爱好和平,不像其它兇猛的魔兽那样到处捣蛋破坏,平时最爱做的事情就是晒太阳追蝴蝶,更何况牠长得那麼可爱,谁忍心杀牠呢?

看著眼前一大一小都用水汪汪的哀求眼神看著自己,纪念品表面上还是维持一贯的冷表情,但心裡却莫名的有一种想发笑的念头。“可以啊,我只是叫你追上牠又没说你一定要杀牠。”

萨兹知不知道,他现在的表情和那隻小毛兽是一模一样,同样可怜,同样的用那双黑亮的眼睛看著她请求著放他们一马。

搞清楚点好不好,她是说要教萨兹怎麼打怪好不好,这并不是随便动个脑、想像怎麼杀怪的,在这裡可是讲求身体力行,想上场打怪前得先锻鍊一下自己的体力,免得打到一半体力不支倒在地上,忙了老半天的结果是自己被怪给秒了。

要真的是这样那可就好笑了。

於是纪念品带著萨兹来到了村子外头的森林,準备给他来个小锻鍊,首先就是要萨兹追上这座森林中跑得最快又最没有杀伤力的小毛兽,谁知道他竟以為她要他杀了小毛兽,还可笑的和小毛兽用同样的可怜表情哀求著别杀牠,真不知道该说萨兹呆还是可爱,抑或是……笨。

纪念品倒觉得以上三种都有,呆的可爱,也可爱的很笨。

“啊!?”追……对吼!刚刚纪念品是说“追上那隻小毛兽”,而不是“杀了那隻小毛兽”,那不就是他会错意了。

“我不想要有个那麼弱的同伴,连一隻小毛兽都追不上了,更何况是以后那些比小毛兽还要强的魔兽。”她蹲在萨兹面前,伸手轻触著小毛兽圆滚滚的身体,或许是感觉不到危机了,小毛兽舒服地将自己偎向纪念品的手掌,任由她搔弄著。

无论是现实还是来到了游戏中,纪念品总是让自己的脑子保持冷静,她看过太多因為突然来到这裡而不知所措大哭大闹的玩家,也看过好几名冲动派的无脑玩家因為不熟悉游戏中的游玩模式而被小嫩怪轰掉,这其中她也跟过几名比较强一点的玩家一同出任务打怪,但毕竟是群胡乱凑合的队伍,在默契不足的情况下受伤总是在所难免。

不过也就是在这种一次次受伤的情况下,纪念品开始觉得她需要的是个有默契、不需要用太多命令去指挥身处在战斗中还不知道要做什麼的同伴,於是她决定自己去寻找和自己比较契合的同伴,再不然就是去寻找新手一步步慢慢地将他们训练起来。

於是,她找上了刚来到游戏中什麼都不会、什麼都不懂的萨兹来当自己的同伴。

或许他的能力比起那些比较早进入游戏的人还要差,也许带新手的过程中很辛苦,但萨兹学习的是她所教导的事物,用的是她习惯的战斗方式,除此之外他也是和她一同成长的同伴,而且如果一切顺利,他们的默契够好、运气也好的话或许他们会比其他人还要早离开这裡也说不一定。

因為无论是谁突然来到这个虚拟的游戏世界后都会有一个共同的愿望,离开这裡,回到属於他们的真实世界。

“牠,只是用来锻鍊体能的。”觉得玩够了,纪念品把手收回来,并在站起身的时侯往后退了一步,似笑非笑的看著萨兹。

虽然认识纪念品才没多久,但光凭感觉萨兹也知道她并不是那很容易笑的人,可是一旦她笑了……呃,他有不好的预感。

越过萨兹,纪念品看见了暗藏在树丛中正发出警告讯号的红光,体能锻鍊今天就到这裡,接下来就是实战经验囉,虽然以目前的他来说是有点勉强,不过有她在应该还不成问题才是。

“牠,才是用来让你练习实战的。”纤细的指往萨兹身后一指,纪念品的笑容更深了。

还有些搞不清楚的萨兹和小毛兽顺著纪念品指的方向看去,这一看,傻了。

一隻比小毛兽还要大上几百倍的大毛怪从树林阴影间走出,每走一步地上就震一下,砰砰的震动声也震得他们的心不停的狂跳,也震得萨兹冷汗直流。

“呃!?”

查觉到危险,小毛兽“啾”的一声跳下萨兹的手心,头也不回的往另一边跑。

而他也想跑,可是他双腿瘫软无力,跑不了啊,偏偏这时纪念品抽出剑站到他身边。

“拔剑吧,上工囉。”

小说《勇者信条》 第3章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未来小说
  2. 宫廷小说
  3. 轻松爽文小说
  4. 重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