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烈马偏吃回头草

更新时间:2019-07-22 11:49:38

烈马偏吃回头草 已完结

烈马偏吃回头草

来源:有书阁作者:秋籽分类:短篇主角:苏柘舞施信宇

独家完整版小说《烈马偏吃回头草》由秋籽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小说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柘舞施信宇,书中主要讲述了:苏柘舞没约任何人同行,自己一个人下楼,走到停车场,坐进王佳敏配给她的宝马五系,忽然就不知道该到哪里去了?原先的青年公寓,已经被施信宇自自作主张的给退了,她的个人物品什么的,都被施信宇安排人搬到了春天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穿上一身崭新的、样式走在时尚前沿的时装,苏柘舞立即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看着试衣镜中焕然一新的女人,她自己都呆住了一下……

果然是人靠衣装。

苏柘舞突然觉得,自己从前真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在这一瞬间,她的心里突然就闪过这样一个念头:“以后……我一定要把自己打扮起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是的,苏柘舞是想要装扮自己了。

从小到大,因为父亲的不待见、因为朱梦洁的虐待、因为苏柘菱的欺凌……

苏柘舞是真的从来都没怎么好好对待过自己,就算想,她也没有那样的机会。

然后好不容易和心爱的人结婚了,得到的却只是一场荒唐的“协议婚姻”!

小心翼翼胆战心惊的将自己全部的心力都放在施信宇那个负心的男人身上,祈盼着他能被感动……为此甚至都忽略了自己!

可最后的结果呢?

还不是被施信宇毫不怜惜的赶出家门了?

想到施信宇……苏柘舞的神色还是微微黯然。

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感觉……

爱还在,恨难消……

于是爱恨相抵,竟然就是……完全……没感觉了?

所以,苏柘舞想要对自己好一点,把自己打扮起来,这并不是为了让施信宇看到、让他后悔。

虽说的确是有那么一句话——“女为悦己者容。”

但谁说女人打扮就一定是为了取悦男人的?

只为自己开心不行么?

苏柘舞先是对着镜子为自己挽了一个很适合身穿时装的样式的发髻,但想了一想,又觉得太正式了。

待会儿下楼,就是一场普通的家庭晚宴而已,似乎没有必要这么正式。

于是她又把发髻散开,任一头乌黑浓密且微微带着一点儿自然卷曲的秀发自然而然的散在肩头,这样就显得休闲了许多。

苏柘舞对着镜子换了几个角度,脸上浮起一丝会心的笑容。

很好,很完美,完全找不出任何瑕疵……

她真觉得自己都快要爱上自己了呢!

如果非要吹毛求疵的说有问题,大概也只能说她没有化妆,也没有戴上任何首饰了。

可若真的化妆、真的穿金戴银的话,岁苏柘舞来说,或许反倒还会有画蛇添足之嫌……

是的,这种不施粉黛的自然美,对苏柘舞来说,才是最适合的呢!

苏柘舞并没有意识到,此时的她,已经无限接近她的生母年轻时的风茂了……

所以,在晚宴开始之前,苏柘舞提着裙角款款下楼的时候,苏成信的目光就直接呆滞了。

这是时光穿越的感觉,就仿佛自己曾经最爱的女人复活过来了一般!

“钟琴……。”苏成信在失神之间,呢喃着念出了苏柘舞生母的名字。

“成信!你发什么呆呢?”朱梦洁没听清苏成信在叨咕什么,但她却是看见过钟琴的老照片的——那个苏成信时至今日都忘不了的、令她疯狂妒忌的女人的模样,就像是一根刺一般扎在朱梦洁的心里,怎么拔都拔不掉!

再看苏柘舞此刻的模样……

妒忌!严重的妒忌!令她无法忍受的妒忌!!!

妒忌就像是翻滚的岩浆一般,灼烧着朱梦洁的五脏六腑……

她想要喷发出来,哪怕那两千万的现金不要了,她也想要喷发出来!

她恨不得立即冲到苏柘舞的面前,扯掉她的头发!抓破她的脸!!撕碎她身上的……好吧好吧好吧,衣服就算了……

那衣服可时法国巴黎时装周才推出的新品,可贵着呢!

朱梦洁是真的后悔了,她觉得自己先前真的是脑袋发昏!

既然会把这么贵重的衣服交给苏柘舞来穿?

就算是苏柘菱买来不愿意穿的,那她留着自己穿也行啊!

总而言之,说什么都不该让苏柘舞给穿上出了风头对不对?

诶!真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至于苏柘菱,她也傻了眼。

大概是因为名牌买的太多,穿得太多了的缘故吧?

这套衣服,原本在苏柘菱看来,样式太“素”了的一点,所以她买来之后就后悔了,根本没想过要穿。

可是……

她哪曾想到,这套衣服,穿在苏柘舞的身上,效果竟然是如此之好?

“好像……我和这小贱人的身材是差不多的吧?”苏柘菱嘟起嘴,满腹尽是不甘!

早知道这套衣服穿在身上竟是如此惊艳,她说什么也不会将它打进冷宫的好不好!

更令苏柘菱懊恼的是,她的身材和苏柘舞差不多是差不多,但也仅仅只是差不多而已……

苏柘菱没办法不在心底里承认,苏柘舞的腿,的确是要比她长那么一丢丢……

然后,苏柘舞的腰,还要比她细上那么一点点……

再然后,苏柘舞的头发,也比她更浓密更乌黑更……

好了,苏柘菱完全不想要比下去了!

凭什么啊?

都是一个爹生的……

干嘛非要让她比苏柘舞差一点?

难道是因为母亲的问题么?

想到这里,苏柘菱瞄向朱梦洁的目光就多了一丝隐隐的厌恶……

表面上,苏柘菱和朱梦洁的感情很好那是没错……

但实际上呢?

苏柘菱可是烦透了她这个又老又丑又不懂得时尚还特别俗气的亲妈了!

但是她却不敢表露出来……

毕竟就算是苏柘菱,也不敢真把泼辣的朱梦洁给惹恼了。

话说真给她惹恼了,挨骂挨打什么的还是小事儿,钱才是大事儿!

是的,真相就是如此,在苏柘菱的内心里,朱梦洁的意义,实际上就等同于一台不需要插卡的自动提款机……

说起来,这也真的能算是个悲剧吧!

总而言之,在苏柘舞款款走下楼梯的时候,她惊艳得就像是从云端飘落人间的天使,惊呆了三个各自心怀鬼胎的凡人……

心里还念着那两千万现金,朱梦洁一肚子邪火没法往苏柘舞身上喷,就只能烧到了苏成信的身上。她靠近苏成信一步,抬手一把就掐在了丈夫的腰上,同时咬牙切齿的碎碎念道:“你再给老娘发一个呆试试?”

“啊!”突如其来的疼痛,令苏成信差点没喊出来,他的额前浮起一层冷汗:“哈哈,时间不早了,吃饭,吃饭,吃饭!来来来,我们一家人,一起吃个团圆饭!”

四个人这才坐下。

饭厅里摆着一张长桌,苏成信和苏柘舞坐在两头,朱梦洁和苏柘菱坐在两侧。

四人落座以后,蓉姨立即安排上菜。

令苏柘舞意外的是,桌上的菜式竟然大都是她最喜欢吃的?

照理说,这个家里应该没有人了解她喜欢吃什么才对啊?

这样的安排,让苏柘舞不能不感到有些困惑。

“柘舞!”开席之前,苏成信笑呵呵的对苏柘舞说:“这些菜,都是我亲自安排蓉姨做出来的,我想你应该会喜欢吧!”

说着,苏成信还略带着紧张的意思,看了朱梦洁一眼。

朱梦洁还在憋着妒忌的邪火,根本没有注意到苏成信的表情,反倒是跟着苏成信,一脸扭曲,呲着牙,绷着虚情假意的笑意对苏柘舞说:“柘舞啊,来来来,今天多吃点菜,你才从医院出来,可得好好补充一下营养才是呢!”

苏柘舞心中恍然……

她想到了,这一桌子的菜,应该都是她母亲曾经最喜欢吃的。

如果这猜测是真的,那么她不仅是继承了他母亲的容貌,还继承了她母亲的口味……

不能不说,蓉姨的手艺其实还不错,虽然都是挺清淡的菜式,但样式却很精致,味道也还真的不错。

苏柘舞一改从前唯唯诺诺的作风,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该笑就笑,大家闺秀从容不迫温婉大气的气质一展无遗。

苏成信很吃惊,吃惊一方面是因为苏柘舞突如其来的改变令他很不适应;另方面则是因为苏柘舞实在是太像钟琴了……

一颦一笑像、说话的声音像、甚至连呼吸的节奏都像!

这感觉,简直就像是苏柘舞被钟琴的魂灵附体了一样!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苏成信也能感觉到苏柘舞在谈笑中隐隐带着的、对这个家的疏离感。

令人心疼的疏离感……

在苏成信看来,这种疏离感,竟与当初钟琴对他的疏离感一模一样!

意识到这个问题,苏成信终于感觉到了心疼!

是的,当年钟琴是没有爱过苏成信,哪怕一分钟都没有爱过。

但是,若是换个角度来问,苏成信就真的对钟琴好过么?

扪心自问,苏成信不得不在心底里承认,他的确是真的没有对钟琴好过……

他对自己此生最为心爱的女人有过的只是疯狂的征服欲!

做过的,也只是逼迫而已……

他总是试图用“一家之主”的强权压制钟琴,迫使她屈服。

可是,钟琴是那种能够被强权压服的人么?

事实上,她只是表面柔弱而已,她的内心其实是无比坚韧的……

都过了这么多年了,苏成信终于第一次开始怀疑钟琴当初是不是真的得了抑郁症。

或许她根本就没有生病……

或许她“生病”只是苏成信自己的臆想……

或许,钟琴最后的自杀,只是她对苏成信最后的抗争而已!!!

小说《烈马偏吃回头草》 第八章 云端的天使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民国小说
  2. 幻想小说
  3. 未来小说
  4. 穿越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