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水月殇

更新时间:2019-07-21 09:17:46

水月殇 已完结

水月殇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冷凝若寒分类:武侠主角:莫芊叶黎青枫

主角叫莫芊叶黎青枫的书名叫《水月殇》,它的作者是冷凝若寒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神秘的死亡,惨不忍睹的死状,是天灾?是诅咒?还是报复?消失的人群,不死的杀手,看似风平浪静的江湖,背地里早已是风起云涌。苗蛊,赶尸,巫术,东瀛武士,整个江湖风雨飘摇。在这混乱之时,一腔热血的捕头柳寒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柳大哥,你到底是在找什么?你说出来。我们帮你一起找吧。”一个老成一些的少年衙役不解的看着他。

“哎,你们记不记得这里有一份三十年前的案卷,放哪去了,那本案卷的书面被老鼠咬了一个很大的洞,我明明记得就放在这儿了,可是现在这么找不到了呢。”柳寒原在屋里一直打转。

“三十年前的卷宗?”听着柳寒原的话,老成少年一脸迷惑,看柳寒原那么紧张的样子,好像那对他来说真的很重要。少年仔细的想了想,一点印象都没有,他无奈的抓了抓头。

“哎,三十年前的案卷,还被老鼠咬破了,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诶,你小子知不知道在哪儿?”一边说着,他还一边用手撞了撞旁边那个叫狗子的少年。

“三十年前的案卷,还被老鼠给咬破了?”狗子若有所思的看着地面的一片狼藉,突然他脑子里精光一闪,“是不是那本说什么三十年前神秘杀人事件的?”

“对,就是那本。”狗子大叫声把柳寒原吓了一跳,他极速地迈过地上的障碍物,一把抓过狗子,拉着他的衣领兴奋的说道:“你知道那本案卷,那你知不知道放哪儿了?”

“啊,柳大哥,柳……大哥。”狗子有点害怕,话都快说不利索了。

“哦,狗子,不好意思。”他马上放开了手,并帮狗子将被抓皱的衣服用手给抹平,还一脸讨好地看着狗子,“狗子,你刚刚说你见过那本案卷,你快告诉我,那本案卷现在在那里。

“在……在在……”柳寒原自以为友善的笑容,殊不知在狗子的眼里,更觉得恐怖,很像个笑面虎。

“在在在,你倒是说它到底在死命地方啊?”他终于耗尽了所有的耐心,大声的吼了出来。

“在大人的书房里。”不得不说,柳寒原这一嗓子还真有效果,一听他怒吼,狗子吓得一下子就大声喊了出来。说完之后,就睁着眼睛,惊恐地看着柳寒原,生怕他又突然做出些什么莫名其妙的举动。

“在大人的书房?”柳寒原有些莫名其妙,不明白那些上面全是灰尘的破书,怎么会跑到那个一向看到字就头大的大人那里呢……

在疑惑的同时,他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两步,抓着这个机会,狗子马上也向后退了两步,本事想要离柳寒原远点,好离开危险范围,那曾想,他身后有一把椅子,于是,在他向后退的时候,他就很荣幸地撞到了椅子上,因为紧张,动作力度没有控制好,于是,最后的结果就是,他幸运地撞到了椅子,并荣幸地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啊。”突然而来的意外,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狗子条件反射的大声的叫了出来,把还处在震惊中的两个人吓了一跳。等两个人同时转过头,看见的就是狗子一脸惊恐的向着地上倒去,俩人的脸上是一脸的同情,而且两人还慢条斯理的捂住了耳朵,接着就听见“碰”的一声。看着跌坐在地上痛苦地揉着**的狗子,还有那因为狗子而飞舞的灰尘,站着的两人还送了一口气,夸张的用手抚摸着胸口,对望了一眼,都是一副我早知道的表情。

“哎呦,我的**啊。”狗子觉得自己的**都不是他自己的了,揉着痛的要命的**,狗子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他在心里想到,他怎么会这么倒霉呢。

“狗子,你咋啦?这怎么坐地上了呢?来来来,快起来。”另外一少年,强忍着笑意,伸出手想扶起狗子。可是,他那不停抽动的嘴角出卖了他此刻的真实心情。

至于,柳寒原在强忍了一会儿之后,很不地道地笑了出来,还边笑边笑道:“狗子,你这是干什么,我有那么可怕吗?我又没把你给怎么着。至于吗你,平常我怎么没发现我还有这么大威力啊。”柳寒原是什么人,那双眼睛比毒蛇还要毒,一看见狗子那狼狈模样,再联想一下刚才的事情,以及狗子刚才的反应,对于现在这个情况的原因,他就猜得个八九不离十了,他有些郁闷,他不就是刚刚反应大了一点吗,至于这些人用的着这么个表情吗?怎么平时从没看见这群兔崽子如此将他放在眼里过啊。

“听着柳寒原的话,狗子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可是心里那个苦啊,他一脸苦瓜相的偷偷地看着柳寒原,想到:大哥,你是不知道自己那个表情多有杀伤力啊。他不敢当面说柳寒原,可是并不代表他也不不敢说其他人,“李敢,你丫的那是什么表情,你这是幸灾乐祸呢?你个没良心的,还说是兄弟,你就是这样对兄弟的啊。哎呦,痛死我了。”狗子本来还很感动李敢的话的,可是他一看见李敢那抽动的嘴角,他就知道他心里实际想的是什么了,毕竟也是这么多年的同僚了,不过,说归说,他还是就着李敢伸出来的手站了起来。同时还不忘狠狠地瞪了李敢一眼。

“你这是冤枉我了吧,我咋幸灾乐祸了,你那只眼睛看出来我幸灾乐祸了。”这次就换李敢不高兴了,不过他的话听起来好像是有点不高兴,可是他的表情里,柳寒原是没有看出一点点的委屈。

“好了,你们俩先暂停一下。要吵等办完了正事,你们在回家的路上吵吧,反正你们两个同路。”对于这种戏码,柳寒原一点特别的反应都没有,这种戏码他来了这儿多久,就看了多久,衙门里所有的人都已经把这当成生活中的一种习惯了。所以,对于他们的争吵,柳寒原是一定劝架的意思都没有,要不是他现在有重要的事,他才不管他们怎么样呢,反正等他们口干了,他们就不会说了,“狗子,你刚刚说那本案卷在大人的书房里,你不会记错了吧。那东西怎么会跑到大人的书房里去呢,大人可是最讨厌那些书啊,画啊什么的而且那还是三十年前的破案卷呀。你小子不会是记错了吧。”越想柳寒原就越觉得不可能,觉得狗子肯定是记错了。

“柳大哥,你真的不记得了?”

出乎柳寒原的意料之外,狗子不但没有回答,反而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他,看的他浑身不自在,狗子那表情好像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似的,他不明白狗子着没头没脑的话是什么意思,他在心里想了一下,还是没能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最后他只好生气的问道:“你没头没脑的说什么呢?我不记得什么呀?我在问你案卷的事,你乱七八糟地说什么呢?”

小说《水月殇》 第9章 :那年往事1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耽美小说
  2. 重生小说
  3. 腹黑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