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六域玄灵

更新时间:2018-07-30 13:45:55

六域玄灵 连载中

六域玄灵

来源:好书云作者:风扬六月分类:武侠主角:叶玄

主角是叶玄的小说叫《六域玄灵》,本小说的作者是风扬六月最新写的一本武侠仙侠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鸿蒙之中,神域无尽于浩渺天外,仙域临空天界执掌星河,妖域隐遁星域乱流之地,黄泉冥土镇压九幽之地,阴阳阻隔、天地离析。大道修行,开启神秘众妙玄牝之门,带给人间俗世只有红尘滚滚三千劫。人人皆言天道无情,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四姑,你看我家小六儿他……”

胡九对于花四姑说的从心里显然不是很在意,他最关心还是自己孙子的身体。

“没事儿,大仙说了……你家是积善之家,那孩子才有了这机缘巧合,这是福报,不是祸端,不用怕……过了今天晚上,他就完全好了!”花四姑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口中振振有词。

“真的?四婆您就不去看看……”二奎一伸脖子,大着嗓门嚷了一句。

“当然是真的,你们这两个别打扰我看电视,去去去……回去啦。”

花四姑有些不耐烦地冲着两个人摆摆手,随即拿起遥控器把电视音量调大了。

“咋办?”

二奎瞅瞅胡九,老头子皱皱眉,半天才说道:“走吧,回去看看,不行的话明天再来。”

“成。”

于是两个人商量妥当,和看电视看得入神的花四姑打了个招呼,也不管她听没听见,便一起转身往外走去。

嘭!

看着两个人随手关上了院门,花四姑啪地把电视关上了,脸色一整,哈腰冲着里间低声说道:“老太爷,这事儿按您吩咐的我已经照办了,接下来……那个……嗯……那孩子真不用咱们看看去?”

“不用……韩老鬼传过话来,这孩子不是咱们一路人,示好即可,过了就反而不美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尖细声音从门帘后边传了出来。

“是是是,你老嘱咐的是,小四多嘴了。”

花四姑一哆嗦,她听出了这声音里有些不满,连忙又趴下磕个头,更为恭敬地问道:“老太爷您今天是进些活食还是……”

“唉!你也年纪不小了,还是少替你造些孽吧……随便弄些熟食就好,记得回头替我打上一壶好灯油添添香火,等吃完东西我就去找韩老鬼摸摸底去……”那声音听出花四姑的惶恐,叹了口气语调放得柔和了些,慢慢低声嘱咐道。

“是是,我这就去办……”

花四姑眉头一松,知道今天赶上老太爷的心情不错,总算是过了一关,连忙小跑步到了厨房,从柜子里摸出了一只烧鸡,又从灶上拿了一些小菜和一瓶二锅头,摆在托盘上端着送进了里间。

不多时,她又空着手退了出来,然后从床铺下带了些钱,便直接锁门出去了……

门帘一挑,从里间溜溜达达走出了一只半人高佝偻的身影,昏暗的房间里根本看不清他的模样,只是一对绿油油的眼珠子烁烁放光。

那身影背着手在外屋转了几圈,嘴里嘀嘀咕咕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一会儿,似乎是决定了什么似的,他猛地拍了拍**,连窜带跳地呼一声飘出了家门,一个起落就跳出院墙,黄光一闪转眼不见了踪影。

不说花四姑这里,再说胡九和二奎回到了家里。这时候小六儿睡得正熟,他的脸蛋红扑扑的,应该是已经没了大碍。反倒是高兰小声地埋怨二奎:“你这不长记性的货,那个花老婆子是就长了个嘴瞒哄人,也就你这记吃不记打的把她当圣人……还把九叔拉去见她……不记得当年婶子那档子事了?看你就是嫌这家里太平日子过多了,想找点儿不痛快。”

“姐,你别光说我……你不也是成天价把那尊瓷菩萨当成了宝贝疙瘩,又是烧香又是拜的……这孩子枕头上那串佛珠,该不是你刚从对过儿崇德寺里求来的吧?”二奎哪肯认头,于是不服气地指着枕头旁边那个小小的桃木珠串,歪着头和高兰争辩道。

“行了行了,孩子睡了,你们还吵吵什么……走了,回家!那个……九叔,晚上我把饭给你和孩子送来,你就别做了啊。”胡昌华拽了一把高兰,又瞪了二奎一眼,然后边嘱咐胡九,边拉着两个人往门外走。

“哦,那你们慢走,我就不送了……都忙累了,回去注意休息,早点睡觉。”胡九拍了拍胡昌华,点头哦了一声又唠叨了两句。

转眼时间已是到了傍晚,胡昌华送来了晚饭,喂了小六儿一些粥,接着叔侄俩喝了几杯,又唠了一阵儿,胡昌华便起身回家了。

阳光慢慢移到了院墙后边,天色看着就昏暗了起来,胡九一个人在院子里自斟自饮,一边喝着闷酒,一边想着心事。他其实已经戒酒的,不过赶上了孙子摊上事情,又心烦气躁,不免便再次端起了酒杯。好在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知道不能多喝,只是浅酌几杯便提着酒瓶往家里走去,打算着趁小六儿睡熟,悄悄把瓶子藏进柜子,免得小六儿看见这老脸挂不住。

“嗯,奶奶……你说的小六儿都记住了。”

才走到门口,突然一句低语让胡九停住了脚步。房门是虚掩住的,听得很清楚,这说话的是自己孙子小六儿无疑。

“奶奶?”

胡九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家里现在就是爷孙两个,出家门的时候,小六儿还在熟睡,怎么会突然听到这么一句?难道……是在说梦话?”

想到这里,胡九不敢怠慢,连忙一把拉开门跨步走了进去。

黑洞洞的屋子里模糊不清,映入眼帘的只是勉强看得出轮廓的摆设和床上正坐着背对自己的一个人形。

“咳咳……六儿?”

胡九把旧瓶子弯腰放到门边角落,试探着叫了一句。

“哦……爷,你回来了?”

那人影缓缓转头,幽幽的目光望向胡九,仿佛是在蓝水晶中电光闪烁,无穷无尽的黑暗中,能感觉到的只有那两道目光盯着自己,顿时悚然让胡九的后背一僵,整个人也同时像是被电着了似的,无法动弹。

“爷爷……?”

那人影哗啦一下子翻身跳了起来,噔噔地跳下床一把抱住了胡九……

“啊……!!!”

胡九立刻哀叫了起来。

“疼……疼死我了,谁?是六儿吗……”

“是我……咋了?爷爷,我撞着你了吗?”

啪的一声,门口灯绳应手拉动,天花板上的灯管闪烁了两下,随即大放光明,家里立刻亮堂了起来……

小六儿此刻正讪讪地松开了胡九的大腿,而老头子却双膝一软,以一种奇怪的姿势侧坐到了地上,一张老脸一红一白的,说不清是痛苦还是难堪的表情,而两只手则紧紧捂着自己的要害部位。

“你……你这……你这娃儿,哎呦……真是……”

冷汗直冒,胡九哭笑不得地看了看一脸懵懂的小六儿,好不容易才低声细语地说道:“你倒是慢着点啊?你这一脑袋,差点要了你爷爷的老命呦!”

“噢……”

小六儿有些不解地看了看坐地不起的胡九,挠了挠后脑勺,突然感到不对,连忙又伸手过去搀扶老头子,打算帮他站起来。

“别!别……别动我,我就这么坐坐就好……”

只觉得下边似乎是被一只钢杵狠狠捣了两下,剧痛带着小腹也一阵阵抽搐,此时此刻,胡九哪里还敢再动,连忙阻止住了小六儿的动作,让他去搬了两个坐垫过来,就这么两个人依偎着门口说话。

“我说孩儿……你这刚刚是在和谁说话?我进门好像听见你喊谁叫奶奶来着……”

胡九龇牙咧嘴地低声问小六儿,他很确定自己刚刚不是幻听了。

“是奶奶啊?她说她很多年以前就住在这屋里,我一睡醒,她就在旁边坐着看我,我叫她,她还被我吓了一跳呢!”

“别瞎说……这屋里除了你我哪还有什么别的人?”胡九也不知是疼的还是吓的,脸色愈加变得惨白。

“我没瞎说,真是有个奶奶在我旁边坐着来着……她说她叫王桂莲……”

小六儿见胡九不信,小脸鼓得红通通的,连忙争辩道。

“什么王桂莲……等等……你说她是桂莲?”

胡九一愣,连忙又追问道。

“啊……是叫这个啊!她说她和爷爷你们老两口在这里住了半辈子了,还说我应该叫她奶奶……我们本来就是一家子嘛……”

小六儿这边一边学说着刚刚的对话,一边回头往床那边看了一眼,“咦……人呢?”

背后感觉凉风习习的,胡九只感觉头发根发乍,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六儿啊,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不舒服?就刚刚……你眼睛……啊,不是,你把脑袋凑过来,让爷爷看看你。”

胡九刚刚想直接问小六儿的眼睛是否有什么不妥,忽然他又觉得还是自己看看更好,于是便临时改口让孩子把脸凑了过来。

圆鼓鼓的小脸红扑扑的,一对眸子皂白分明、清澈见底,却丝毫不见什么绿火之类的东西,难道真是自己看错了?

“爷,奶奶说我有慧眼,可以通阴阳……啥叫慧眼啊?”小六儿忽然一句话让低头不语的胡九吓了一跳。

“啊……什么?你说什么……”

“我是说奶奶讲我有慧眼……那是个啥呀,爷。”

小六儿一副天真的表情,让胡九左右为难。说实话吧,这真是怕吓着孩子;可要说假话,只要没搞清楚小六儿眼睛是怎么回事,这孩子以后难免会再遇到什么神神鬼鬼的,到时候自己可怎么解释?

胡九一边挠头,一边埋怨死去的老伴王桂莲,心里话你老婆子已经是两世为人了还改不了多话的毛病——一个孩子,你和他讲那么多干什么?

你自己说完了一走了之,但眼下,可是让自己做了难喽……!

“啊,那个啊……奶奶是说你眼力好,别人看不见的,你都能看见……呵呵……六儿乖,咱们早点睡觉吧……”

小孩子说了些话,很快就又进入了梦乡,但这一夜胡九是辗转难眠。他这一晚上都在胡思乱想,从他把小六儿带回家那会儿的事情,一直琢磨到现在这六七年的点点滴滴,最后他还是得出了一个结论——不管眼下小六儿是遇到了什么事也罢,自己爷孙俩的早就被绑在了一起,就是天塌下来,他胡九也是得给孙子先顶着,好歹也让这孩子太太平平长大,好好混出个样来才成!

第二天一早,胡昌华就带着高兰和自己那闺女胡小梅上门来,他们是早就说定了要给小六儿过生日,两人专门请了假,打算是带俩孩子到市里新修的游乐场去好好玩一天的。

“你出去了要听你小叔和你婶的话,走路拉着妹妹,别乱跑……这50块钱你拿着……”胡九刚把钱掏出来,就被胡昌华一把给按住了。

“九叔……你这是干什么?又都不是外人,自己家孩子……能花我几个?别和我瞎客气……走了走了……您呀,今天给我们照呼好晚饭就得……走了啊!”

胡昌华也是真喜欢小六儿这孩子,早先曾试探着想问问胡九,肯不肯把这孩子过继给他两口子,哪知道这老头子是一千个不愿意,一万个不答应。按他的说法,六儿是要迟早认祖归宗的。自己虽然眼下看护着这孩子,但毕竟要为他以后打算,或者,谁知道这孩子会不会遇到自己的亲爹妈?

也就是因为胡九这份执着,派出所还一直没给小六儿上户口。原因也就是没办法确定是给孩子登记到哪个地址,确定家庭关系,以及他的姓名还填哪一个,或者说,他具体应该是姓什么姓。

“二奎,二奎?”

胡九从家里出来,直接转到了二奎住的北房那边,哐哐地敲了敲窗户,“你在吗?我打算今天去社区派出所,去帮小六儿把户口先给办了。你要有空儿,就和我一起去一趟。”

“九叔,你找我?”

胡九正打算继续敲窗叫人,忽然身后一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哎……二奎?你这……一大清早不在家,出去了?”

“嗯……刚刚把摊摆出去,找了个朋友支应着……不是打算去商场给六儿拿衣服去嘛。”二奎嘿嘿一笑指了指自己家,“早上走得急,灯忘关了……九叔你是以为我在家里吧?”

“你这小子,我还真当你没出去呢!得了……正好和我一起去趟派出所,我打算给六儿把户口办了……”

“咋……想通了?”

“想好了,六儿的大名就按我早先起的那个……嗯,就叫六月,好写好记。”

胡九一脸的认真,不过二奎却是诧异地瞪大了眼睛,拉着他问道:“就叫这个?六……六月?这算是个什么名……九叔你不是开玩笑吧!”

“谁和你开玩笑?不是说了嘛……六月……四五六的六,年月日的月,小六儿是我农历六月六带回来的,因为这个,他生日也是定在了这天……哎……我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怎么还这么多话?”

“不是……这孩子的名字就叫这个嘛,我是总觉得有点儿不合适,怎么着也得起个响亮点的吧?胡六月……这也不上口啊?”二奎摸了摸下巴,砸着嘴有些不太满意。

“嗳……你这也是瞎操心……我就打算先给他就活着先上了户口,至于以后找到他家里人,人家爹妈给他取的个啥名字,他再改过来……我这也就是临时救急的法子,只当是拿小名先用着嘛。”胡九很不以为然,他的印象里,名字不过是个记号,好认好写就成,其实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

“再说了,六月就六月好了,还胡……我可没打算让六儿随我姓,到了派出所,就只按我说的这个名字登记不就成了。”

“随你……也得看人家能不能帮你这么办才行。”

二奎懒得和胡九矫情,他心里有数,到了公家的地盘,那就不是由他胡九所说这么容易了……

猜你喜欢

  1. 百合小说
  2. 暖婚小说
  3. 灵异小说
  4.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