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民国娇宠:长官,夫人要毁婚

更新时间:2019-06-27 16:06:38

民国娇宠:长官,夫人要毁婚 连载中

民国娇宠:长官,夫人要毁婚

来源:掌读520作者:悦然纸上分类:短篇主角:鹿悦然厉殇

主角叫鹿悦然厉殇的书名叫《民国娇宠:长官,夫人要毁婚》,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悦然纸上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小说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他显赫一方,嗜血战场,从来不将女人放在心上,他自知相貌俊美,身边美女络绎不绝,那有如何,自从遇见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难怪刚才那位叫做霜儿的少女,会如此不顾尊严地低声道歉,会无故对自己敌意如此之大。

鹿悦然不得不承认,从前世到如今,他是自己生平所见最为俊美的一人。即使是五官同样鬼斧神工的恩师,风度倾城之绝,却偏偏少了眼前这个男人的勾魂夺魄。

“我算什么狐狸精啊,他才是啊!”

心中忍不住嘀嘀咕咕,鹿悦然还是回了神,错开男人笑意愈发浓重的目光。

“嗯。”男人点头,虽然这伤眼看在日渐恢复,可不知为何,这疼痛却在持续,运功也确实如她所言,原以为这是重伤后难免的。可假设真如这少女所言,恐怕一切会有所不同。

鹿悦然伸手按在他的脉搏之上,男人直觉柔滑的指尖敷上,细腻地像是幼时第一次摸过的和田玉,并不让人觉得厌恶,反而凭空多出几分无端地喜悦。

突然,男人身体微微颤抖,心底翻出无尽骇浪,刺耳的惨叫响彻在脑海里面。一股剧烈的疼痛奔赴在四肢百骇,如汪洋大海,将他弥漫其中,他如同一个溺水的人,无法挣扎,唯有疼痛越发明显。

饶是鹿悦然见多识广,也不得不感慨这男人的意志力之强,这蛊虫根附在他心脏之上,时时与他心念相互纠缠,这也是为何会让他难以察觉。

适才,她不动声色的引开男人的注意,目的是为了让蛊虫有松懈之意,进而期望有可能将其取出。她只是试探能否有用,却正好寻得了松懈之机。可她没料到,这蛊虫顽固异常,竟一时抽取不动,恐怕这疼痛会持续加剧,她有点担心男人能不能熬过去。

“继续。”

鹿悦然双唇紧抿不动,油然生出敬佩之意,这男人果然并不是普通人。一旁焦躁不安的霜儿被黑衣人拦住,鹿悦然运气打入男人脉搏之中。

豆大的冷汗从男人脸上滑落,半边身子被汗水打湿,一股剧痛直击心脏之处,仿若被人狠狠痛击,又吸进所有血脉一般。所幸,这时间并不太长,一呼一吸之间,整个人一松。

“你身上中的蛊毒可不轻易解除,这只不过是刚腐生的幼虫,也是我目前能取出的第一个。”

鹿悦然摊开双手,玉色一般的手上,摊着一根非常细的红色丝线,细到肉眼快要看不到。男人目光一顿,横空生出无边怒意,一旁的魏霜惊恐地盯着那根细丝。

“你们猜的没错,确实是幽尸蛊。”

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不一样,鹿悦然心里暗忖,幽尸蛊都能一眼看出,可见这二人身份极为不简单。幽尸蛊极为少见,虽在文史之中有所记载,但这近百年来,见者寥寥数人。刚才这女子和男人一眼认出,甚至那位霜儿还露出惊恐之意,可见也不是第一次见这幽尸蛊了。

不知怎的,她对这男人的身份越发好奇,能见过幽尸蛊,已经极为不简单,此蛊培育难度极大,耗费十余年的时间,尽心培养,也仅能成一个。可这男子不仅见过,还被人种下了。

“只要你能治好,报酬随你定。”

魏霜回过神来,看着男人英俊的脸庞,心中更是绞痛,没想到,千防万防居然还是被人附上了幽尸蛊,这都是那个人的错,如果不是那个女人,他怎会落得如此境地?

她放弃尊严,跟在男人身边三年,都不能让他动容一分。而那个女人,她做过什么,论情论义都无法和自己相比。就因为五年前的那件事情,居然能多次累及男人,害他数次陷入险境。

在这悲愤之余,魏霜无端又多出一丝期盼,是了,这次幽尸蛊的事情,若是能让男人幡然醒悟,早日看穿那女人的真实面目,如此便不会再为了那虚无缥缈的承诺,而再次身犯险境,说不定也能够看到自己,为自己动容一二,哪怕只是一丝一缕也好。

“沧州魏家,听说过吧,只要你能治好,泼天的富贵都能给你。”

魏霜见鹿悦然紧闭双唇,一言不发,心中着急异常,这幽尸蛊确实难以治愈,不然也不会惹出诸多事端。可是,这女子竟然能够将幽尸蛊抽取而出,可见她的医术确实出众。

“魏家。”鹿悦然嘴里念叨几句,心中冷意更甚,居然是魏家,那个男人的身份倒是有待商榷了。

她怀抱双臂,想及与魏家的新仇旧恨。魏霜这个名字还真是如雷贯耳,想她前世真是听到耳朵起茧。可即使这般,她却从未见过魏霜,反倒是她那位妹妹魏芸,屡屡迫害自己,在后面被自己逼入绝境,还化险为夷,亏的还是这位魏霜在前后打点。

“对,魏家。你倒是说话啊。”

魏霜见她听到魏家,脸色一变,心中觉得有机可乘。

是了,这女子身穿一袭曼花色旗袍,却不显老气,反而让她多了一丝清绝,足以媲美古画出来的大家闺秀,可这也无法掩盖这是几年前的款式。一看就不是富贵出身,如今许她泼天的富贵,定然能够让她同意。

“你们另请高明吧。”

她和魏霜虽然前世素未谋面,可今日碰见了,自然不会让她好过的。魏家欠她的,必须血债血偿,更妄论,师门被灭是离不了魏家在背后推波助澜。魏霜对这个男人如此恭敬又狂热,这男人是否又在其中推波助澜,这都是未知。以魏家的实力,能全灭青玄门绝无可能,必定是背后有人。不然,宏大的青玄门,怎么可能被全灭。

鹿悦然越想越痛,想到前世仇恨,恨不得马上将那仇敌一一找出,没事,如今也不迟。她若早知此女是魏霜,自己决然不会替男人取出那幽尸蛊。现在悬崖勒马还来得及,不管魏霜和这男人的关系如何微妙,但无法否认,只要这个男人死了,必然能够使得魏霜伤心欲绝。倒是可惜了男人一副好相貌。

“你,你,你以为就你一人能治吗?”魏霜闻言怒不可遏,双目圆瞪,颤抖着手指着鹿悦然骂道,“一个黄毛丫头,不过是侥幸罢了。”

小说《民国娇宠:长官,夫人要毁婚》 第3章 狐狸精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宠婚小说
  2. 现代小说
  3. 欢喜冤家小说
  4. 神仙妖精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