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暗网鬼探

更新时间:2019-06-26 16:46:32

暗网鬼探 连载中

暗网鬼探

来源:青墨云作者:王者乌鸦分类:灵异主角:简决李仲楼

主人公叫简决李仲楼的小说叫《暗网鬼探》,它的作者是王者乌鸦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鬼探...风水师....道士....通灵师...都是驱鬼的职业罢了,不同的是遇上的是生活锁事还是异常怪事.,被私心牵连无一人无辜的木偶村,改运迁坟炼邪术的人,学校诡异的废弃教学楼,暗藏邪教的洋楼看来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像是一直接连下着小雨,树叶都湿淋淋的。天气也怪,鞋子踩上泥地,起来就变重,一抬脚就是鞋底一圈烂泥。李仲楼有经验,提前穿得靴子,也套上了防滑的袋子,并分给简决和秦子涛。

秦子涛还穿着登山鞋,自己也带了口袋套上,可是口袋走两步就被被扯烂了。用上专门的袋子倒方便的多,他以前跟爷爷做活路时,衣服鞋子很随便。

还不容易能看见山间隐隐约约冒出的房屋屋顶,有些还冒着炊烟。路慢慢地从草丛里踩出来的小路,到了专门开辟出的大路上。

正说着,突然烟雾缭绕的林间,多了一些锣乐声,叮铃咚咙的,伴随着哐哐两声钵的间接敲响,好不热闹。接着便是熟悉的喜庆的锁啦声,婉转响亮,给这冰冷的树林带来一些活蹦乱跳的喜气。

简决还在转头找送亲队,问其他人,“嘿,这会不会是山神的新娘啊,啊?在哪儿啊?”

李仲楼回他,“遇上就绕道,这不是什么大喜的事。他们当地的山神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编制神仙,什么河神花仙雷公的。这是他们本土自封的山神,一般人不让见,更不让触犯山神的忌讳。”

简决理解,他点点头:“知道,这类习俗都没几个让人参观的。”

不过这送亲队伍光听见响声,迟迟不见踪影,并且声音忽远忽近。有时就感觉在转角的灰蒙蒙的雾气中,有时一飘远,就好像在远处的另一座山。

本来没什么,李仲楼忽然停住脚步,伸手示意其他两人安静。他头一偏,似乎在仔细聆听什么。“不对.....不只是喜事.....不对劲。”他对简决轻声提醒,“还有丧事。也在慢慢靠近。”

“红白双煞!”简决脱口而出,更让他惊恐的是,另一边的悲情强烈的锁啦音乐也是凭空出现一般,忽远忽近,根本琢磨不透具**置。两股音乐,一喜一悲,一红一白,兜兜转转,像是两支队伍在绕圈子。

风起呼啸,已然没有了树林的宁静,反而那些雾都变得阴气森森。风刮树林的声音,像是女人闷着一层什么的哭号声,毫无灵气却哭得凄美。

“不好!是撞煞!”简决掏出糯米水洗净的红线,缠在自己的中指上,穿过几枚铜钱,缠上松树枝和鸡毛,在自己身上绕了几圈,红线另一头给了李仲楼。

李仲楼明白,缠在了守魂铃上,从背包里掏出了香炉灰,洒在他们三人四周。

简决当即就坐下,双手结印,“秦子涛,不要四处看,遇上什么更不要躲!你有没有学过撞煞怎么破?”

“没有,什么叫撞煞?”

“就是在本来错误的时间撞上不应该存在的事....现在明明偏向正午,突然出现理应黄昏出门的迎亲队,还有和丧葬队撞在同一时间。....要来了,秦子涛,拿着这些鸡毛,如果察觉有人拉你,就把鸡毛一口气全部吹散!记住!全部吹散!”李仲楼也掏出了符箓来。

前后同时走出两只队伍,木讷地吹着相应的音乐,送喜或送悲的队伍走的平稳,走得僵硬,有人带着白色的斗笠,有人披着红色的坎肩。秦子涛眼睁睁看着那些人默默走近,他不知所措,只能强迫自己定神,他知道一旦分神,自己必会被鬼迷住心眼。

风吹起了喜轿的遮帘,露出一小角,秦子涛看见了!里面真的有一双穿着绣花鞋的脚!他捡起简决的红线,在中间给自己的中指也绕了一绕。抹了一把脸,再一看,轿子里的人变成了一个大花瓶!

他看得清楚,是因为两只队伍已经走在了他们三人对面,丝毫不顾路中间有没有人,想要硬生生地穿插而过。两队人一来,四周的雾紧跟着蔓延向周围,看不见山,看不见了树,一抬头,勉强能看见天。

简决坐着念叨着什么,神色严肃。

李仲楼似乎在找时机,不过见到几位白衣人的棺材要撞上他,他也不慌,低头就蹲了下去。不料,那些人就把棺材停在他的身上,看动作是要压下去。他双手用自己刀抵住了,可是心里一惊,按这棺材的重量,感觉就是真的!

而秦子涛这才感到有人在拉他,赶紧把手里的鸡毛一口气吹出去,耳边却出现幻听,好像有一声鸡鸣。鸡鸣完毕,那些在他背后伸出去的手缩了回去。可是轿子里的人掀开了帘子,伸长了袖子,绑住了他的腰。

不会是真的吧!秦子涛打醒自己,不能

紧接着,吹奏乐器的人板着脸,帮着轿子里的新娘来拉。秦子涛本来是在被拉进轿子里,惊叫一声就要闭眼认命了,但是那些人半天拉不动他,甚至秦子涛自己都要悬空了。这时一些铜钱碰撞响起,秦子涛才意识到自己的一根中指被牢牢地拴在了红线上。

本来一根细细地红线,此时仿佛有千斤锁链般牢固,那些人拉了半天都拉不动。

而李仲楼那边,他松开了自己的刀,刀还能撑住棺材一会,赶紧从背包里掏出一个香炉,把炉灰都倒进去,混进去一张符,然后烧掉。他感到背上沉重不堪,立刻翻身,顺带一脚踢翻了香炉。

炉灰洒在那些白蓑衣的人的身上,那些人便动弹不得。

李仲楼从棺材底下钻了出来,棺材就倒向了另一边,重重摔在地上。那些人每一个都保持着两只手拿东西的样子,不再抬棺材了。

李仲楼取出自己的刀,就去救秦子涛。一条写满经文的黄布条,缠在刀,劈下去,红袖断开,李仲楼起身就是一脚,往帘子里面踹去。

只听“哐啷”一声,是花瓶一类瓷器破碎的声音,婚轿也被摔在了地上。

终于迷雾散去,白蓑衣,红舞衣,全都消失不见,仅仅留下棺材和一撵花轿,表示刚才似幻觉又不似幻觉。

秦子涛出了一身的汗,他感觉自己就要完了。他这才发现,还有两根鸡毛粘在自己手上没有吹出去,因为之前握得太紧,鸡毛被汗黏住了。怪不得后来他还会被抓住。

李仲楼掀开花轿的帘子,只看到破碎的花瓶碎片在里面。

简决站了起来,擦了擦汗,“还以为我不行...,不然我们三个就被这些鬼玩意带走了。”

“男人,”秦子涛拍了拍他肩膀,“不能说不行。”

李仲楼让简决帮忙推开棺材盖,秦子涛也来帮忙,三人齐心协力,把棺材盖推开半截。打开手电一照,简决尖叫一声,这里面的情景完全出乎人的意料!

本来以为是虚物,没想到真的是有人在里面!一位画着死人妆身穿红嫁衣的年轻姑娘!

“死......死的?”秦子涛退后几步,他看那姑娘一脸的惨白就知道没有活人的气息。

李仲楼让简决赶紧合上棺材,拿出几道符分别封在各处,一张一张的贴,死死封住棺材的边缝,像是怕什么钻出来一样。

秦子涛问:“这就能降服住吗?”他看得出一点门道。

“鬼新娘的送亲队伍也应该是凌晨四点走,怎么会是正午?”简决看这仪式,明白了这是民间在送鬼新娘。

鬼新娘不是冥婚,只是在出嫁前夜死去的女子,因为怨气迟迟不肯闭眼。这样极可能会变成厉鬼,人们为了安抚这些女子,会假装帮她们完婚。这是为了让她们头七好了结心愿离去,不至于缠上其他人。这就不能用花轿,必须抬棺材,但是还有讲究:棺材也得帮上红布条,捆成大红花,绕三圈。但是红色布条也得缠上殡花(纸糊的白菊),礼节和乐队都不能落下。到了凌晨四点,寅时五更天,真正的阴阳交汇之际,赶在公鸡鸣叫时出殡下葬。三天后,回娘家的日子,还要坐一顶小轿子,不能用红色,拿一只花瓶作为新娘子的替身回一趟娘家。

李仲楼摇摇头,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规矩和习俗,不能说的绝对,不过....李仲楼皱着眉头:“这位新娘子,已经投不了胎了,她不会放过夫家人的。”

“也对,要是碰巧夫家人也死了,她就必须进行冥婚。我觉得有古怪,我们还是离开吧。”简决说道。

秦子涛第一个点头:“嗯嗯,快走,她都要抓我走了,这里邪门得很。妈的!”

三个人回头看看棺材,满心疑惑,却也只好离开,去村子里问问。

刚刚进入村子,秦子涛一看,就说:“还以为真是民族村...没想到还是汉人多啊。也是,刚才的习俗也不是少数民族的。”

村口集中着不少人,围在一圈,在看什么。

简决走过去听,见几个穿着黑色蓑衣的戴着黑头巾的人在哪里焦急地解释,“不得行!不得行!那小媳妇怕是要来找我们!就说以前都是找活人,要不然就扎个假人!你们诶!害惨了我们哦!”

“还不是李家屋头说找了算命的要改运!”人群中断断续续有抱怨地声音。

小说《暗网鬼探》 鬼探简决 第十七章:鬼新娘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奇幻小说
  2. 冤家小说
  3. 贵族小说
  4. 惊悚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