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阁主驾到,小的听命

更新时间:2019-05-27 11:54:31

阁主驾到,小的听命 连载中

阁主驾到,小的听命

来源:青墨云作者:六六的黑毛球分类:言情主角:顾星罗陆青芷

《阁主驾到,小的听命》是作者六六的黑毛球著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阁主驾到,小的听命》精彩章节节选:当红女星稀里糊涂穿越,摇身一变成女杀手。一个强吻俘获了他的芳心。顾星罗乐不思蜀,姑且与这小鲜肉凑合过一生吧,不想却要被迫嫁给暴戾王爷。究竟是人生开了挂还是倒霉过了头?都不重要。顾星罗即使一无所有,好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又为何?”

霜儿摇头不知,没再言语。垂头沉默片刻,又同陆青芷说道:

“小姐,霜儿心里还有惑未解,欲要查明些事情。不如您先去听雪楼避避风头,霜儿回来就找您。”

陆青芷接之不暇,且又听霜儿交代了一句:“小姐也莫忧心,咱们办事向来蒙头掩面,无人知晓您的样貌。”

霜儿一走,陆青芷又落身成一人,想着霜儿说的那些话,这姑娘倒是很体贴,谨言慎行,思索周全。

道听途说几番,陆青芷顺带知晓了关于易真阁的故事。

原在越城普通百姓心里,还在纠结着阁主是男是女呢。

“话说易真阁阁主不是男儿嘛,怎抓个小丫头就定罪?”

“可不嘛,抓错了人,官老爷才给放了。”

“即便抓对人,也是不能杀的,若非陆公子作为,哪来咱们这些年太平日子哟。”

“不可说不可说,当心隔墙有耳……”

陆公子。

陆青芷心底暗笑,霜儿所言确实无悖,官家的刀都架她脖子上了,百姓心里确实清明的。

如此一来,她屈身在这幅躯体里,非但底气足了,还觉增了颜面。

越城比想象中还要硕大,陆青芷一路搜寻打听,终在一僻静的城郊找到了听雪楼。

起先以为听雪楼类似于梨香院,是男子寻欢作乐之处,却不想见到真容时,简直古式建筑里的小清新。

素净而不失气派,秀美而不落俗套。

参差而有致的绿植交相掩映,簇成一条曲径通往后院。

如画般的堂楼上,正坐着如画般的人。

身为大夫的文礼笙,在整个越城都口碑上佳,撇开他不入污流的品格,光是那脱俗的模样,都已成为越城女儿择婿的标榜。

文礼笙手握一卷医书,孜孜倚在窗前,眼神却早就不知飘去了何处。翻遍脑海里的浩渺云烟,始终都是当日初见她的情景。

那个从不轻易动声色的女子,那张掩藏在黑布巾后无一丝波澜的削颜,还有那双清冷乌黑的眸子。

都与现在的陆青芷有着天大差别。

“浩存,你看出端倪否。”

“公子,属下没看出任何端倪,公子觉得何处不对劲?”

“无不对劲之处。”文礼笙撇下医书,放目远望:“正因我没看出任何端倪,才觉怪异,以至于……处处不对劲。她这番作为,究竟有何目的……”

苏浩存挠挠头,越发迷惑了,干脆劝道:“公子也莫再疑虑了,结果如何,咱等着看便是,她能演一时,未必能一世。”

文礼笙听之有理,未再纠琢,恰在此时有人求见,他提起裙襟儿便下楼去了。

可巧闯入视线的,正是陆青芷。

以往他费上几番力气才幸得捕捉到一回行踪的神秘人,一日之内,竟轻松撞见了两次。

确是陆青芷的脸没错。

文礼笙干咽了下口水,难掩面上细微的起伏。

同样出乎陆青芷的意料,听雪楼的楼主竟就是文礼笙。

怪她没听清霜儿的话,全把重点放在“听雪楼”仨字儿上了。两天内连续三回遇见这人,可见缘分了得。

又见一家医馆被他整的如此有格调,妥妥地一文艺青年呐。

“文大夫,我暂时无处可去,你好心收留我几天吧。”陆青芷态度已然十分诚恳,文礼笙却木了半晌没说话。

终于,随着她肚里传来的“咕噜”一声叫,这事大概成了。

陆青芷自己也不知饿了多久了,她只知被一重又一重的事绊住,肚子也就一次又一次饿过了头。

当美味的食物端到面前时,这主仆二人双双被她的吃相看呆了眼。

陆青芷捏下了嘴边的饭粒儿,紧接着又打了个饱嗝儿,满不好意思地与他们说道:

“我其实一直都很注意形象的,只不过今天太饿了,文大夫说过,我昏迷了一周有余,至今只吃过一顿饭,还是昨晚的。这种饥饿感你们体会得到吗?”

“你们体会不到的。”陆青芷自顾自答了。

“我真的只是太饿了,一下子没忍住,呵呵……”

文礼笙回到书房后许久未回过神来,不自然的手脚仿佛无处安放。

“浩存,这……是我救回的陆青芷吗,易真阁的陆青芷?”

苏浩存一听,漠地回道:“公子自己救的人,怎还问我。”

吃饱肚子的那一刻舒心无比。

人是铁饭是钢,任她回家的心有多迫切,也还须得维持好自己的生理机能。

陆青芷游走在这听雪楼里,顿足之间却不经意听到了文礼笙主仆间的谈话。

“可查清那些人的身份了。”

“查到了,公子,他们不过是些行乞之人,在越城以及周遭活动。只是才盯了半日,还未发现他们背后之人。”

“继续盯着,他们能把人送去衙门,显然她的身份已经暴露。”

“公子猜得有理,那老头一口咬定陆姑娘,定是得了确切的消息。若不是看您的面子,恐怕很难放人。”

“岂止如此,就凭他与曹权的关系,也断是会咬住人不放的。”

“话说也怪了,陆姑娘既只伤到了脑子,又何以连还手的功夫都没了,竟着了几个乞丐的……”

听到这里,陆青芷一个没注意,踢响了门边的花盆儿,无奈之下,只得先溜了。

回想这文礼笙话里的意思,他似乎与自己认识的不太一样。感情这发生的一切,他在背地里通通都知晓了。

也怪不得上午在公堂上,他能出现得那么及时。

可他意图何在,陆青芷却不得而知。

出了北堂便是南厅,陆青芷抬头间,竟撞见一熟悉的面孔,正是阿冰。

她也瞥见自己了,透过那张冷漠的小脸,陆青芷隐约察觉到她眼里一闪而过的讶色。

陆青芷想上去同她说句话,却又不自觉顿住脚步。

她差点忘了,自己已是陆青芷,而不是顾星罗。且于那阿冰的来说,她是否已得知陆青芷的现况。

“阁主近来可还好。”

“我……我挺好的。”陆青芷尴尬一笑,眼神飘忽间注意到了阿冰手上的伤,雪白的绢布上渗着鲜红的印子。

猜你喜欢

  1. 贵族小说
  2. 现代小说
  3. 女强小说
  4. 幻想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