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甜宠小娇妻:老公,晚上约

更新时间:2019-04-23 17:54:06

甜宠小娇妻:老公,晚上约 连载中

甜宠小娇妻:老公,晚上约

来源:酷炫书城作者:哆士喵分类:言情主角:颜苡沫沈夜琛

经典小说《甜宠小娇妻:老公,晚上约》由哆士喵倾心创作的一本现言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颜苡沫沈夜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颜苡沫做梦都没想过,自己爹不疼娘不爱的,有朝一日居然会被霸道总裁逼婚。月黑风高夜,大灰狼沈夜琛将小白兔颜苡沫逼至角落:你嫁不嫁?“不嫁,不嫁,我就是不嫁。”颜苡沫小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夜大少霍霍磨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女孩的眸子瞠了瞠,有酸涩的雾气冒出来,“不会的,不会的……诺尘才不是这样的人,他跟别的男人都不一样,他一定、一定会听我的解释。”

“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凭什么这么说他。你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质疑我跟他之间的感情。”眼泪落下的时候,颜苡沫觉得自己蠢毙了,为什么会在这样一个男人面前哭,真是没出息。

可是她忍不住,心里很慌很乱,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一味的喊着,“诺尘不是这样的人,他不会……你不要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相信你,你不过就是想骗我对你负责而已。我是不会上当的,我不需要你负责,我也不会对你负责。”

对,一定是这样。他说这些就是在骗她,吓唬她,想让她答应负责。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但她是绝对不会上当的。

“不是声音大,就代表有底气的。”沈夜琛冷哼一声,身子往椅背上一靠,笃定的道,“承认吧,你其实已经信了。”

“我没有!”颜苡沫吼得更大声了,情绪崩溃得分分钟就会泪奔一样。

司机下意识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那个可怜的女孩,夜少的口才,安城无人能敌。

跟他“讲道理”,根本是作死。

不过,这感觉怎么像是大灰狼要诱吃小白兔一样。

“你信了,否则你不会哭。”可恶,这丫头是水做的吗,哭起来没完。

更让他诧异的是,看到她的眼泪,他居然会觉得不舍。

虽然只有那么一丢丢,但是他沈夜琛什么时候会对女人的眼泪觉得不舍过。

颜苡沫恨不得扑过去咬他一口,要怎样恶劣的人,才会明知道别人痛苦得要死,还拼命戳人家的伤口。

小兔子就算露出两颗门牙,也根本没有任何威慑力。

沈夜琛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

或许是男人那不屑的眼神**了颜苡沫,她居然真的扑过去抱住他的手就是狠狠一口。

女孩气急,用了蛮力,一下子就尝到了血腥味。

“嘶……”沈夜琛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她真敢咬。

蔓延在口腔的腥甜吓了颜苡沫一跳,她就是想小小的教训一下他的,他实在太可恶了,没想到会把他咬出血。

看着那沁着血迹的伤口,女孩的眼泪流得更凶了,“对对对对不起,我不不不是故意的。”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那要警察干嘛?!”

沈夜琛身上有种恐怖的气势,在谈判桌上,只要他将这股气势释放出来,甚少有人能抗住他的威压。

更遑论,狭窄的车厢内,一只纯白无心机的小白兔了。

“昨晚加上现在,你打算怎么赔?”男人一个眼神睨过来。

小白兔瑟缩一下,几乎要把自己团成一团,“赔?”

“怎么,不想赔?”沈夜琛薄唇微勾,邪气一笑,“不想负责,又不想赔,所以你是打算让我起诉你性侵加恶意伤人?”

颜苡沫无辜的瞪大眸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性性性侵?!”

这种你情我愿的事情,更何况那是她的第一次,她才是吃亏的那一个,他凭什么说她性侵?!

还有恶意伤人……

大大的眼睛瞄了他还在渗血的伤口一眼,扁了扁嘴,咬一口也算恶意伤人吗?

“是!”男人丝毫没有仗势欺人的自觉,“只要我说是,那就一定是!”

颜苡沫,“……”

他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能理直气壮的说出如此黑白不分的话。

可是看他的穿着打扮,还有这辆车,颜苡沫小心翼翼的又问了一句,“你到底、到底是谁啊?”

听到她这么问,一直装不存在的司机再也按捺不住,“这位是沈氏集团的总裁,沈夜琛,夜少。”

“总总总总裁?!”颜苡沫当场震惊石化。

沈氏集团?就是那个收购了夏叶女装的沈氏集团?!

所以他会出现在那儿,根本不是来找她要债,而是来谈收购?!

天啦,她到底得罪了一个怎样的存在啊!

“我给你三天时间,是要负责,赔偿,还是进监狱,想清楚了告诉我!”

在颜苡沫震惊得无法自拔的过程中,只听见夜少特别高冷的丢下这样一句。

***

沈夜琛将她送到医院后就离开了,留下司机守着她看了脚上的扭伤,拿了药,再把她送回去。

奢华的宾利轿车在略显偏远破旧的住宅区停下,颜苡沫礼貌的道了谢,推门准备下车时,司机忽然开口,“颜小姐,夜少让我提醒您,您只有三天时间。”

三天,就如同悬挂在颜苡沫头顶的一把利剑,让她忍不住脊背一寒。

“好的,我知道了。”颜苡沫任命的点点头,拐着脚往家的方向走。

停车的地方,其实离她家还有一段距离。

颜苡沫家境不好,父亲是个酒鬼还是个赌鬼,姐姐又极其贪慕虚荣,母亲早逝,辛苦一辈子攒下来的积蓄,不到半年就被父亲和姐姐给败光了。

那个时候她刚刚高中毕业,如果不是母亲提前把她大学的学费存在另外一张卡里,她甚至连学都上不了。

可是,这也仅仅只能解决她一学期的学费。

生活费还有之后的学费,全都是靠她课余时间打工挣钱。即便如此,她的爸爸和姐姐也还时不时从她这里拿钱,不拿就对她拳打脚踢。

一想到昨晚的事都是她姐姐一手策划,她的心就像是让人用刀搅着一样。

她不明白,他们是亲人,姐姐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尖锐的谩骂声从里面传出来,颜苡沫的脚步下意识顿了顿,就听见姐姐颜苡熏的声音。

“都怪颜苡沫那个死丫头,我都已经跟朱老板说好了,只要她跟了他,以后他每个月都会给咱们两万块的生活费。结果那死丫头居然打伤朱老板跑了,现在人家非但不给钱,还让我们赔医药费。那个小**,看她回来我怎么收拾她。”

“你也是,明明在旁边,怎么不拦着她呢,就眼睁睁看着她打伤朱老板跑了?”

“谁知道那小**居然还有打人的力气,早知道我就该给她绑起来。”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等她回来,咱们就把她绑了给朱老板送过去,希望她昨晚没被人破了身,处女能卖得更多。”

颜苡沫死死掐着自己的指尖,不敢相信这些话居然是从自己亲生父亲和姐姐口中说出来的!

猜你喜欢

  1. 豪门世家小说
  2. 豪门小说
  3. 欢喜冤家小说
  4. 暖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