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重生倾城毒妃

更新时间:2019-04-15 14:11:03

重生倾城毒妃 已完结

重生倾城毒妃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新欢分类:重生主角:上官浅欧阳锦

《重生倾城毒妃》是新欢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上官浅欧阳锦,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相爱三年,被关一年,整整四年,她耗费了青春,助他夺帝,换来的却是国破家亡和惨死!浴火重生,她要让那些负了她的人血债血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间似乎过得很快,眨眼睛就到了大婚的日子了,上官浅依然一副不喜不悲的模样,仿佛出嫁的人不是她,眼神淡然的看了一眼沈若琪送来的红色嫁衣。

绣工真的不错,十分精细,她的手轻轻的在嫁衣上滑动了一下,却感觉到一股刺疼传来。

她不动声色的翻手看了一眼,中指被刺伤了,刚才的疼很尖锐,应该是针造成的,想到这里,她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本来以为沈若琪学乖了,没有想到还把心思放在了嫁衣上,难道她就肯定出了这皇宫,她上官浅就任由她们沈氏母女摆布了?

“若琪,嫁衣绣的很精细,看来你是用了功的。”

“若琪身为妹妹,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希望浅姐姐喜欢。”沈若琪低眉顺耳的开口,但是却还不忘跟她拉上关系。

好一副姐妹情深啊,可惜了,她怎么都觉得恶心,做作。

“只是这尺寸......似乎不是我的。”上官浅皱起眉头,将嫁衣拿起来,“瘦了很多。”

“不会吧,我就是按照浅姐姐尺寸做的。”沈若琪的脸色一变,焦急的辩解着,她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儿,好不容易绣好了嫁衣,她要是找茬再让她绣,她可绣不出来了。

“这尺寸倒像是你的,你穿上试一试。”

沈若琪的表情一僵,连忙拒绝,“不行,上次若琪贪玩惹了大祸,这次说什么都不会再穿嫁衣了。”

“怕什么,我只是让你帮我试穿一下。”上官浅笑着将嫁衣披在她的身上,不容置疑的说道,“穿上!”

沈若琪倒吸了一口凉气,手微微的颤抖着,却又不敢忤逆上官浅,一想到自己在嫁衣里面藏得针,就心虚。

本来要是上官浅发现了,她还能用遗忘作为托词,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上官浅居然要自己试穿嫁衣。

沈若琪小心翼翼的将嫁衣穿好,牵强的扯出了一丝笑容,“浅姐姐,你看如何?”

看着沈若琪僵硬的不敢乱动的身.体,她的脸上染上嘲讽的笑容,这就叫自作自受。

“好像很合适。”她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轻轻的拍了一下刚才刺伤自己手指的位置,便感觉到摸到了一个硬物,而随着自己一拍下,明显的刺到了沈若琪。

沈若琪闷吭了一声,美目中带着泪花,却强忍着没有流出来。

上官浅细致的摸着嫁衣,她能断定嫁衣里肯定不止有这一根针,果然,在腰的位置,又摸到了一根。

“腰的位置明显瘦了。”上官浅又随手的按了一下,沈若琪尖叫了一声,眼泪立即流了出来。

上官浅装作诧异的模样望着她,“你怎么了?好好的哭什么?”

“没......没事儿。”沈若琪快速的擦干眼泪,强忍着痛意。

她嘲讽的笑了笑,倘若沈若琪自己不留心思,又怎么会被自己的针刺伤?多行不义必自毙。

浅笑着又从另一边的腰处摸到了一根针,狠狠的按了下去,沈若琪立即疼的躲开,惊恐的望着她。

“若琪,你怎么了?难道是这嫁衣里藏了什么东西?”

看似不经意的询问,沈若琪却惊出了一身汗,连忙擦干了泪水,“没有,我只是想到浅姐姐要嫁人了,心底觉得不舍,再加上去一个陌生的地方,若琪......害怕。”

“有什么不舍的,沈嬷嬷跟我一同前往大燕,自然不会丢下你。”她微笑着又在藏针的地方按了按。

沈若琪的身.体颤抖着,清秀的脸孔因为疼痛而变得苍白。

“到时候在大燕找到好人家,就把你许了,总不能一直待在我身边伺候我吧。”上官浅笑着,端起旁边的茶喝了一口。

沈若琪的表情聚变,连忙摇头,“若琪愿意一辈子陪在浅姐姐身边。”

愿意陪在她的身边?恐怕是愿意陪在李风逸的身边吧?嘲讽一笑,淡然开口,“这嫁衣我穿不了,送给你算了,自己绣的,总是有几分意义的。”

沈若琪皱着眉头,表情有些僵硬,她累死累活绣了整整一个月的嫁衣,上官浅竟然说不要就不要?

手紧紧握拳,今天她受到的屈辱,疼痛,日后她一定双倍奉还!

“好了,你下去准备准备吧,明天可就要出发了。”

沈若琪疼的说不出话来,腰都弯不下,僵硬的将嫁衣脱下来,抱在怀里,这才退了出去。

“好在我们提前准备了嫁衣,不然都要被沈若琪耽误了!”红缨冷哼了一声,话语里充满了对沈若琪的不满。

倒是一旁的翠竹,像是看出了什么,轻声道,“嫁衣里可是有什么?”

上官浅抬头,深深的看了一眼翠竹,她向来聪慧,怎么会没察觉到刚才的不对劲呢?她翻开手将被针刺到的地方给她看。

翠竹一脸了然,但是却没有张扬。

倒是个聪明的丫头,上官浅真的越来越喜欢她了。

皇宫里一片喜色,所有人都在忙绿着,沈若琪身.体僵硬的走回住的地方,身.体已经冒出了一身冷汗。

“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沈嬷嬷有些担忧的询问。

沈若琪疼的说不出话来,一味的哭泣着,把沈嬷嬷哭得一愣,继而又询问道,“你不是给公主送嫁衣去了吗?怎么又拿回来了?”

“针......”

她身.体僵硬的掀开衣服,腰上各自扎着半截针,就连一旁的沈嬷嬷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怎么弄的?”

“上官浅......”沈若琪痛苦的哭着,紧紧的抓着沈嬷嬷的手,“娘,快帮我把针拔下来,痛死了。”

“该死的上官浅!欺人太甚!”沈嬷嬷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小心翼翼的捏住针,狠狠用力,一下子拔了出来,而被刺的地方,涌出血来,沈若琪哭得更大声了。

沈嬷嬷一鼓作气,将剩余的两根针全部都拔了出来,又将涌出的血拿手帕擦了擦,安慰道,“若琪,这个仇娘亲一定会帮你讨回来的!”

沈若琪大声的哭着,用力的握住沈嬷嬷的手,重重的点了点头。

而另外一边,上官浅正窝在软榻上看书,明天要出嫁了,完全没有任何的紧张感,甚至都察觉不到任何的喜色。

翠竹等人都在不停的忙碌着,再三的确定着明天的事宜,直到傍晚才算忙完。

“公主,明天要出嫁了,你怎么一点紧张感都没有啊。”红缨心直口快的问答,“难道不想姑爷吗?”

上官浅的脸色一僵,眼底闪过一丝冷寒,“想,怎么可能不想。”

每天晚上,睡梦中她总是会惊醒,每个梦里都有李风逸,她恨,恨到了骨子里,恨不得马上出现在他的面前,狠狠的刺他几刀。

翠竹看出了她的脸色不太好看,拉了拉红缨的衣服,“你这个丫头,还很多事儿要忙呢,赶紧出来。”

红缨后知后觉的跟了出去,心底很诧异,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公主明明说想姑爷,但是脸上却半点喜悦都没有,反而......是一种很诡异的神情。

经过刚才红缨无心提到了李风逸,她做什么都没精神了,晚膳也没有吃,反而安静的站在窗户前看着远处的明月。

今天的月亮很大很圆,却处处都透着凄凉。

上官浅背着手,闭上眼睛便是自己一年的折磨,家破人亡的消息,幼儿惨死的场面,这些画面,让她怎么能释怀?

李风逸,你欠了我的,总是要还的!

突然,一股奇怪的箫声响起,听上去像是鸟声,但是仔细听的话又不像,她随着声音走到偏僻的宫殿外。

而就在这时,一道黑影快速的从前面掠过,她连忙的躲到一旁,又仔细的察看了一番,确定没人之后这才不紧不慢的跟了过去。

这是一栋废弃的宫殿,很少有人来这个地方,她轻手轻脚的走到庭院里,一股冷风袭来,使整个气氛越发的诡异。

只是她本身就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厉鬼?她就是厉鬼,难道还有比她死的更惨的吗?

嘲讽的笑了笑,此时看到屋子里亮起了烛台,在窗户上照耀出两个黑影,他们似乎在交谈着什么。

因为离得太远,完全听不清楚,她咬着唇,不死心的走到门口,仔细的聆听着。

“明天送亲的队伍里......”

“谁在外面!”

还没听到他们说什么,就被发现了,上官浅觉得自己真的够倒霉的,才站起来想要逃跑,感觉到身后一股劲风袭来,脖颈一疼,眼前一黑,完全失去了知觉。

“是公主?”一道粗狂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疑惑,“她难道发现我们了?我们不是该把她杀掉?”

“不需要,你走吧。”低沉的声音从室内传来,嗓音很好听,但是声调太过冷漠,以至于让人听了都觉得如同寒冬十月。

“是!”粗狂的男子抱拳,快速的离开。

室内的黑影一点点的走到门口,目光灼灼的看着昏迷在门口的人,随着他走出来,室内的烛光瞬间灭了,黑暗里,只是隐约的看到了一角白色。

猜你喜欢

  1. 宫斗小说
  2. 玄幻小说
  3. 奇幻小说
  4. 婚姻爱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