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总裁 > 盛世隐婚:黎总,请自重

更新时间:2019-04-14 16:14:19

盛世隐婚:黎总,请自重 连载中

盛世隐婚:黎总,请自重

来源:袋鼠书城作者:时亦分类:总裁主角:季泽柔黎新野

《盛世隐婚:黎总,请自重》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时亦,小说主人公是季泽柔黎新野,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对于季泽柔来说,这辈子有三件事最为后悔。其一,轻信夏夕夕其二,认识黎新野其三,成为黎太太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然而对于她来说,却是地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八章疯狂出逃

轰——

糟了,她忘记了哥哥住院的事情。

“哎哎哎,拜托你通融通融,再宽限两天,我们已经在筹钱了,很快的...”

一听到医院要给哥哥停药,季泽柔骤然心急如焚。

如果停药,那不就是简介让哥哥去死吗?

“抱歉,医院也不是慈善中心,更何况最近床位紧张。最迟今天下午上缴费用,不然不能怪我们无情无义。”

对方挂电话很快,根本不听季泽柔的解释。

电话一个接着一个。

这下,季母也打来了电话。

季泽柔哪敢耽搁,连忙抬手接听电话。

“喂?”

‘妈’字还没说出口,就听到了季母哭地天崩地裂。

“柔柔啊,咋办?你哥哥要死了,我们没有钱啊,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哥哥去死,要不然我去卖血吧?”

“...哦对了,我还能卖点器官,多少也能帮衬一下你哥哥啊。”

季母完全慌乱了阵脚,说起话来颠三倒四的,时不时地哆嗦。

“妈,你别慌啊,卖血能有几个钱啊,到时候哥哥没救成,反倒把你给搭进去了怎么办?”

原本季泽柔自己的事情都是一团乱麻,如今家中出事,她怎么可能让妈妈去做这种极端的事情。

“柔柔,妈妈不能看着阿宇死,那是我的儿啊,我的儿啊。”

季母情绪已经崩溃,她到头来也只重复这一句话,声声哭喊都让季泽柔心碎。

季泽宇也是她的哥哥,从小爱她护她,闯祸了总会帮她顶包。

这样的哥哥,她砸锅卖铁也不能见死不救。

“妈,你别急,我有办法的,相信我,真的,你给医生护士说,我们下午就交钱了。”

此刻,季泽柔手捧着电话,整个人摇摇欲坠,她差点控制不住情绪,全线崩溃。

但是,她不能。

如今她是母亲唯一的依靠,要是她都倒了,那要妈妈和哥哥怎么办?

季泽柔好不容易稳住了季母的情绪,她匆忙挂断电话,起身换衣服。

快速地收拾好自己的穿着,她走去了窗户。

抬手扯开了厚重的窗帘,一抹白昼之光顷刻间洒满屋内。废了半天劲儿,她好不容易将窗户的开关给打开。

吱呀一声。

哗啦将窗户给推开,这在一片蝉鸣鸟语之中明显有些突兀。

但是,很难引起黎府侍卫的注意。

因为她所处的小房间,靠近黎府的后院,临近狗窝,走出十米左右就是一堵隔离外界的白墙。

她悻悻地从窗户钻了出去,将身子尽量匍匐在地上,顺着矮木丛的遮掩,不断地靠近墙壁。

虽然黎府守卫深严,但是后院却少有人来,因为这里有一只性格恶劣的藏獒。

吼吼——

季泽柔艰难地在地上挪动,心中却是时不时地冒着冷汗,因为她能听见那若有若无的叫唤声。

那只藏獒就在她的不远处,不过具体的位置她并不知道。

听这个动静,那玩意儿应该在睡觉,鼾声震天响,直刮耳朵。

她心中闪过放弃的念头,转念又想到了躺在ICU病房中的哥哥。

权衡之下,季泽柔索性咬牙,闭眼摩挲。

幸好,她运气不算太差,一路走过去,完美地避开了那玩意儿。

快速地找到了墙头,她踩着墙上一块砖头,吭哧两下跳上了墙,然而,在她想要跳下去的时候,却蓦然犯难。

她没想到,黎府高严白墙之外隔着一条护城河,河水湍急,极其危险。

然而,更让季泽柔犯难的是,她不会游泳。

犹豫之下,她坐在墙头迟迟不见动静。

就在这时。

“抓住她,快,那女人跑出来了!”

黎府侍卫猛然喊了一嗓子,惊得季泽柔差点从墙头摔下去,她惊疑不定地看着那黑压压冲过来的一众黑衣人。

当下面色森冷。

“别过来!”

那一刻,她气场全开,眉宇一拧,萧瑟秋风刮过她的长发,任由其随风飘荡。

一张清秀可人的脸蛋暴露在空气中,双眸中迸射出难以形容的倔强。

还别说,经过她这么一说,黑衣保镖瞬间减缓了速度。

“少奶奶,墙头风大,你小心着点。”

那些人生怕季泽柔想不开,到时候少爷怪罪,于是将语气放软了两分。

呵,少奶奶?

还真的是讽刺!

她自从进黎府开始,就从没人这么叫过她。

“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都别想拦我!”

不知道是从哪来的勇气,让季泽柔直视着那一群让她望而生畏的保镖。

而她余光所见,发现另一批保镖从大门口悄悄包抄过来,想必是要来个里应外合。

她双唇殷红,浑身透着一股子的飒爽之气。

抱着墙头的双手蓦然一松,她陡然站直了身子,如秋风扫落叶一样地从墙头上纵身越了下去。

扑通——

冰冷的湖水刺骨,直灌胸腔,让她险些窒息。

耳畔边只能听到一阵窸窣的‘抓住她’的叫喊之声。

季泽柔想要挣扎,还来不及动作,就被湍急的湖水冲向了远方。

意识陷入昏迷,这样的行为断然冒险,但是她不后悔。

因为,这是唯一一条能够出去的路。

上面遍布荆棘,将她刺得浑身是血,狼狈不堪。

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支撑着她。

她要走出去!

后来...

季泽柔醒来的时候,天已经擦黑。耳畔边是一阵稀里哗啦的溪水流动声。

她艰难地睁开双眼,陡然发现,身处于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四周全是高高的芦苇丛,时不时还有白鹭浮水而过,手指触碰到的是坚硬的岩石。

这是哪?

“你醒了?”

一个接着一个的疑惑跃然脑海中,季泽柔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突然出现的声音给吓了一跳。

惊慌之下,她困难地睁开了双眸。

抬眼就撞入一双柔情似水的眸子。

顺着视线看过去,她发现这位男子穿着华丽,没有半点乡野气息。

更为关键的是,她不认识眼前的男子。

“你...你是谁。”

这样的认识让季泽柔大为害怕。她瑟缩着脑袋,不断地后退,却碰到了碎石滩。

后路已断,她退无可退。

她想起了自己之前冲动的跳水,当时心中害怕极了,却不敢耽搁半分。

猜你喜欢

  1. 豪门世家小说
  2. 仙侠小说
  3. 未来小说
  4. 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