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美玉无缺

更新时间:2019-03-15 15:16:53

美玉无缺 已完结

美玉无缺

来源:掌中云作者:花缘分类:都市主角:斌子

小说主人公是斌子的小说叫做《美玉无缺》,本小说的作者是花缘创作的都市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这句话,道尽了赌石圈的沧桑与传奇。我走上赌石这条路,跟我三叔有关,我恨他,也感激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坐在地上,背后靠着铁皮墙,大口的喘气,我很紧张,也很害怕,我口干舌燥,眼前这一关过去了,但是剩下的事情,我该怎么办,二十万……

我三叔看着我,拍了我一下,然后吐了口唾沫,很生气的说:“我要不是看他是个女人,我早就治她了,你小子有点出息没有?吓到了?”

我看着我三叔,他之前真的狗一样,人家瞪他一眼,连个屁都不敢放了,我看着我三叔,我说:“你还是人吗?你还是了爷爷,现在还害的我欠了二十万?你还是人吗?”

听到我的话,三叔就愤怒了,说:“你,你怎么说话呢?你这是大逆不道,我是你三叔,你敢这么跟我说话,信不信我抽你?”

他说完,就举起来手,要打人,但是我瞪着他,他也没下手,最后尴尬的把手缩回来,问我:“哎,阿斌,三叔这也是没办法,我不也像是为你爷爷好吗?他是你亲爷爷,也是我亲爸爸啊,他三十万开了胸,后面要钱的地方多着呢,吃药,伺候,什么什么的,都是钱,我拿三十万去赌,赌赢了五百万,后面不都什么都解决了吗?”

“你赌赢了吗?我问你,你赌赢了吗?”我愤怒的说着。

我真的恨他,真的,他做错了那么大的事情,居然一点悔改都没有,还口口声声说他是为了爷爷好,我真的被我三叔的**给折服了。

他无奈的拍拍手,说:“谁说不是呢?那块料子,满料高色,但是呢,妈的,就是有裂,这赌石行里的话,你也知道,阎王都怕细裂,何况是我哦……”

他懊恼的蹲在地上,愁眉苦脸,我站起来,不想搭理他,直接回学校去,但是我三叔拦着我,说:“哎,我说,你那弄的钱啊?”

“赌石赢的。”我无力的说着。

他听着,就走到我面前,有点惊讶,问我:“你赢的?你小子可以啊,多少钱赢的?”

我很生气,我说:“一千块钱赢的,赢了有什么用?我还欠二十万,二十万啊,无底洞,光是利息,他们一个星期就给我涨一万五了,我被你害死了,知道吗?我都不敢告诉我爸爸,他们要是知道了,我都不知道他们该怎么活。”

我三叔给了我后脑勺一巴掌,说:“你傻啊,继续赌啊,一刀穷一刀富,赌赢了,什么都有了。”

“还赌?哼,赌输了呢?把命在搭进去吗?爷爷的话,你从来都不听,你要是听他的话,你至于害死他吗?你至于像一条狗似的被人给拴着吗?”我愤怒的说。

他听着就摇头,说:“你爷爷要是肯赌,现在最起码都是亿万富翁,老迂腐,你也一样,你不肯赌是吗?我告诉你,这帮人,可真是吃人肉喝人血的,光是利滚利,都能把你给吃了,我也不害你,我是被他们抓了,没办法才那么做的,你年轻,能扛是不是?总不能让你爸爸出来替我扛是吧?”

我听着就心痛的很,他怎么就这么理所当然呢?

“阿斌,我跟你说,我现在出来了,肯定不会在让你替我扛了,我跟你说,回头,我把你二叔的车偷出来卖了,也能卖个十几万……”

我听着他的话,我就恨的牙痒痒,我说:“你怎么这么**呢?”

“总得度过这一关吧?你又不肯赌?赌赢了,皆大欢喜不好吗?”我三叔生气的说着。

我听着,很无奈,我三叔搂着我,说:“你是我大侄子,我能坑你吗?肯定不会的,过了这一关在说,明天我们一起去赌,身上有钱吗?”

我听着真的无奈,我说:“还有一百……”

“够了,三叔带你去玩一些好玩的。”

我三叔说着,就拉着我,朝着远处走,我也稀里糊涂的跟着他走了,没力气,走了半个多小时,到了国庆路的一家小酒馆,很昏暗,门口站着一个女人,看到我三叔,就说:“周三欠我的钱什么时候还啊?”

他听着,就挥手,说:“妈的,你情我愿的,还什么,走走走……”

他不耐烦的推着女人走了出去,拉着我走进了小酒馆,他跟我说:“大侄子,我跟你说,这里的妞,都是缅甸那面过来的缅妹,货绝对比外面的好一百倍。”

我听着就闭上眼,心真的累。

酒吧里很昏暗,喝酒的人不少,男男女女坐在椅子上喝酒,笑着说着,我看不清楚他们的长相,在这个地方,长什么样,或许根本就不重要,喝完酒,做完事,谁还愿意记得谁呢?

我被三叔带到了沙发上,我三叔说:“给你找个缅妹,别便宜了那个老女人,妈的,想吃你的豆腐,没门。”

我听着就哭笑不得,我三叔没说什么,去找人,他对这里熟门熟路,像是常来,他这个人就是这样,从年轻的时候,就花天酒地,我没有办法说什么,只能说他没心没肺。

我看着我三叔拉着一个老女人过来了,说:“有没有新货啊?”

“有啊,绝对一手啊,但是很贵啊,要五百啊……”

我听着老女人的话,就闭上眼睛,准备走,我三叔直接拿一百块钱塞到她的怀里,说:“爷们有的是钱,打赏你了。”

那个老女人看到我三叔这么爽快,就嘿嘿笑了一下,没多说什么,直接去叫人。

人跟人相比,总是有千差万别的,他们就是这么廉价。

内地与缅为陆上接壤国,在长达2000多公里的边境线上生活着数十万缅甸边民,这些地区大多是山地,当地人依靠贩卖当地的农作物及山珍为生。

由于出境便利,加之国家大力扶持中缅边境旅游,带动了市场的增长,中缅边境旅游的发展,也带动了当地宾馆酒店、餐饮、购物、娱乐的全面发展。尤其是娱乐业正逐渐成为边境游的最大热点,由于国内管控严格,不少中国游客期望在缅甸体验放纵的异域风情。

不少附近村落的女孩蜂拥而入日益繁华的边境城市,她们一部分是被允诺的高薪诱惑而来,还有一些则是被家人卖到这些娱乐场所来偿还家庭的债务。

不管何种原因,经过层层克扣以后,这些年轻的姑娘也确实能赚到一些钱财,这也让大部分人安于现状。

用身体换钱,虽然无奈但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这里长期贫穷的现状,不少女孩儿会偷偷攒下一笔钱财作为将来嫁人的嫁妆。

这些事情,我们边民都是非常清楚的,这些酒馆,就是内地的地头蛇,跟缅甸的地头蛇一起开设的,这里的女人,也非常的廉价,做一次生意,只需要十几块钱,但是,就是这十几块钱,还要被盘剥。

我看着那个女人拉着几个女孩子过来,都是缅妹,皮肤黑黑的,长的也不是很好看,穿着缅甸特别的服装“特敏”,在我们这,都叫他们缅妹。

“蕊是第一次,多她好点啊……”

老女人把一个女孩子推过来,坐在了我的身边,我看着她,像是十七八岁的样子,很稚嫩,头发很长,花了点妆,她有点特殊,皮肤并不黑,还有点白,长的也很漂亮,浓眉大眼,她没有说话,显得很羞涩,低下头,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三叔说:“大侄子,到楼上的包厢去,二十块钱就行了。”

他说着就把我拉起来,又推了那个女孩一下,我看着她也站起来,直接朝着后面的包厢去,或许,她虽然不情愿,但是想必也做好了心里准备,我是不想去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被一种莫名的冲动吸引着,不知不觉,就跟着他去了。

到了包厢,很小,只有一张床,我能听到隔壁的声音,那种声音,非常的刺耳,让人口干舌燥,她看着我,说:“我……”

我摇了摇头,我说:“我没钱……”

“没钱?没钱是什么意思?”她问我。

我苦笑了一下,我说:“我三叔骗你的,他根本就没有五百块钱,不好意思,让你……”

我没有脸在说下去,她很漂亮,我也不忍心欺骗她,在这里做生意,他们是低人一等的,所以,就算是客人先吃完了在给钱,他们也没有办法的,一般都会给钱,但是遇到像我三叔这样的人,他们就很无奈了,我不想欺骗她。

她靠在床上,双腿屈膝,看了我很久,但是很快就笑了,说:“没关系,总会有的,来吧。”

我听着,这话说的有点绝望的样子,我坐在床上,没有动,她伸手过来要解开我的扣子……

她很主动,看着我,昏暗的灯光下,我闻着那劣质的香水味,她越来越近,我的心,跳的越来越厉害……

我对女人从来都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那种炽热,让我浑身冒汗。

我伸出手,就要得到她了!

猜你喜欢

  1. 言情小说
  2. 灵异小说
  3. 神仙妖精小说
  4. 种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