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借种

更新时间:2019-03-15 09:58:54

借种 已完结

借种

来源:追书云作者:风岚分类:灵异主角:强子苏茜张建国

《借种》是风岚最近创作的悬疑灵异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借种》精彩节选:我哥死了,诈尸了,刨了别人家的祖坟我嫂子也死了,变成了厉鬼我还活着,但是有人希望我死,也在想方设法的害死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认真的把这个叫吴振的男人的话记住,也不想再在这河边呆着了,就想往家走。

突然我又想到,我现在是不是很危险,如果我一个人回家的话,会不会再被那个老太太堵到?于是我又扭扭捏捏的走到吴振的身边,问他之后要怎么办。

吴振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害怕,说他在这里在观察一下,想看看那个水鬼的底细,他觉得那个水鬼不一般,可能不止是明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你先回去,按照我交给你的去做就好,我不就让那只水鬼从我眼皮子底下溜过去的。稍后我就上门去超度你的哥哥嫂子。”吴振很笃定的道。

听到他这么说,我心里稍微没那么害怕了。唯恐我再误事,我赶紧跑回了我哥的家里。

我哥这间院子也算是接连出了好几桩事情了,现在我一进去,身上就莫名的有些冷。而且一想到我哥哥嫂子都死了,我心里也很难受。

很容易就在家里找到了我哥哥嫂子生前留下来的衣服,拿了一人一件外套,按照道士吴振的指示挂在了门口。给我哥办丧事留下的白蜡烛也还有剩,但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他们家里有红色的蜡烛。

最后还是在一个箱子底下,找到了两截龙凤红烛。这好像是我嫂子过门的时候剩下的,也才三年的时间而已,他们两人就这样说没就没了。

我点了红白蜡烛,又在四个角落里各点了三根香,就在屋子里开了灯等着,等吴振上门超度。

院子里香火燃烧的清烟飘进来,也让我觉得有些迷蒙。我回想起这件事的点点滴滴,从最开始我哥和我嫂子达成协议,让我和我嫂子生个孩子。我最后关头酒醒没答应,就跑了出去,然后第二天我哥就死了,我嫂子疯了。

然后我哥的尸体诈尸去刨了葛家的祖坟,白天葛家的人找上门,以为是我刨了他们家的祖坟。葛赋贵带走了嫂子,但是第二天葛家的人全部都死了,只有我嫂子活着,现场还有我哥的尸体。

道士吴振说是我哥的尸体诈尸回来,杀了葛家所有人。

这是第一晚我从我哥家跑出去之后,关于我哥的事情经历。再想我自己,我自己的经历倒像是穿插在我哥的事情之中的。

我两次见到了那个提白灯笼的老太太,她被吴振说是水鬼。第一次见到他是我哥下葬的时候,她出现说那个地方不能埋人,我没理她。

第二次是我自己陷入了一种癔症的状态,我看不到村子任何人,还看到村子起了雾。我跑不出村子,每次都会回到自己家的院子。那个老太太再次出现,给我点了三支香,和我哥死后出现在我嫂子床头的三支香很像。

我记得刚才在河边的时候,吴振训了我一句,说‘恶鬼敬香,你还受了’。

如果吴振没有骗我的话,我似乎整理清楚了事情的真相。那个白灯笼老太太,也就是骗我跳河的那个水鬼。

她的目的,好像一开始并不是我,而是我的嫂子。因为我嫂子是阴损命格,死于非命话会变成厉鬼。我哥和我嫂子结合,也沾染了阴损命格的气息。

所以,我哥哥嫂子现在夫妻二人都有可能变成厉鬼。这是那个水鬼老太太的目的,她曾经在我面前说过,让我看清这个村子里的人的面目,这个村子里的人都该死。

她想要村里的人死,她在怨恨村里的人。

这一切都对上了,我自己整理出的推测和吴振给出我的解释差不多。所以我才会选择相信吴振,而不是相信那个老太太。

我想通了很复杂的事情,但是花费的时间并没有多大会。看了一下院子里,几点香火还在燃烧,吴振还没有过来。

我现在最想不通的就是那个白灯笼老太太的身份,她为什么会这么怨恨我们村子里的人。吴振说她是冤魂索命,但是她直接就想要我们全村人的命,这仇怨也太大了点。

我估算着那个老太太就算是生前,也一定年纪不小了,看来到天亮之后,说不定要去问问村里的老人们,知不知道那个老太太生前的身份。

我又开始胡思乱想着,其实只是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我还是不太敢去想我大哥死后诈尸的样子,还有我嫂子半哭半笑流着血泪的脸。

“咚咚咚!”

院里的敲门声让我心神一震,看来是吴振终于过来了,我着急忙慌的去开门。但是到了院子里,我又想到,万一敲门的不是吴振怎么办?

我趴在门上,从门缝里往外看,但是除了看到了我挂在大门上的我哥的衣服,什么都看不到。

难道只是风把门吹响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大门,走出了门。

“强子!”

我一出门,就听到耳畔有人在叫我,是我大哥的声音,不顾语气似乎有些阴阳怪气的,我听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的感觉。

不管如何,听到我哥的声音还是让我吓了一跳。我这会可没犯迷糊,我清楚的知道我哥哥嫂子都已经死了。

我抬头去看门上的衣服,已经不见。我挂在门上的两件衣服都不见了,是谁拿走了衣服?

我突然想到了一件恐怖的事情,吴振要我挂上我哥和我嫂子的衣服,是不是要把他们两个的鬼魂给招回来?

下一刻我印证了我的猜测,因为我看到我哥和我嫂子,从大门的一侧走了出来。农村的大门是略微陷在墙里的,不走出大门的话,是看不到两侧墙边的。

刚才是我大哥和嫂子在敲门,然后我出来的时候,他们又躲在了一旁。

我看着我哥哥嫂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推测道士吴振是要招回来他们的鬼魂来超度,但是现在鬼魂回来了,吴振怎么还不来?

我哥哥嫂子也全部盯着我,脸上的表情也很诡异。他们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我看到他们的眼神,似乎都藏有一丝很深的怨毒。

我们都没有动,就这样僵持住了。

“强子!”

场面沉寂了好久,我才又听到我哥在叫我。但是我是眼睁睁的盯着我哥的,他并没有张嘴。

可能是鬼发出声音并不需要张口吧,我也没去多想,而是慢慢的退回了大门里面,对我哥说,让他们先稍等一下吧,等会吴振来了,就帮他们超度。

我退到了大门里面,我哥却走近了我,趁我关上大门之前,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沉声道:“强子,快跑!吴振,是鬼!水鬼!”

我哥说完之后就退到了门口站着,我则是脑袋嗡的一下就懵了,我哥说吴振才是水鬼。但是我自己是觉得那个老太太是水鬼的啊,我到底应该相信谁?

我哥和我嫂子都在门外站着,似乎在等我出去,带我一起逃走。

我回头往院里看了一眼,四个角落里各自点燃的三支香都已经烧完了,门外的红白蜡烛也已经燃烧殆尽。

吴振让我按他的指示做了这些事情,但是他自己却为什么迟迟没有出现?

我心里的天平终于倒了,但是我的想法是,但是那个老太太也不一定是人。我清楚的记得,在河边的时候,她的灯笼挂在了船上。而且那时候还是吴振救了我。

我对我哥说,让他告诉我实情,到底谁是好人谁是恶鬼,不说清楚的话,我哪个都不会信的。

我哥的表情变得更加的怪异,张开了嘴,但是半天也没发出任何的声音。最后的一幕,我还看到我哥伸出了舌头在口腔外颤抖着。

这一幕让我觉得恶心,我哥生前绝对不会有这种恶趣味。看到我哥变成了这样,我更加不敢出去了。

于是就把门一关,转身就听到了两声衣服落在地上的声音。也没敢去看,我回到了堂屋里继续呆着。

我最后还是选择了吴振,希望我最后的选择没有选错吧。我揉着有些酸疼的太阳穴,刚才看到我哥,又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又过了没多长时间,我再次听到了敲门的声音。这次多加了小心,从门缝里看到了吴振。吴振也发现了我,对我做了个嘘声的手势。

我会意,没敢有多大动作,蹑手蹑脚的把门打开了。开门之后,看到吴振正表情严肃的盯着地上的两件衣服看。

我小声告诉他,刚才我哥和我嫂子回来了。吴振的脸上明显有一丝不自然,再次提醒我不要轻举妄动,我也觉得他有些过于严肃了。

吴振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我哥的衣服旁边,捏着衣服的一边慢慢抬起来。

我看到有一道细长的黑影‘嗖’的一声从我哥的衣服底下飞了出来,吴振的脸颊上也出现了一道血痕。

再定睛一看,那道黑影落地之后竟然是一条细长的黑长虫(黑蛇)。黑蛇两只小眼睛里满是怨毒,不断的吞吐着蛇信子。

这条蛇的样子让我想起了我哥,我忍不住把我哥刚才吐舌头的表情和这条蛇联系在了一起。

另一条略微小一点的白蛇也从我嫂子的衣服底下慢慢爬出来了。

“我哥和我嫂子变成蛇了?”我忍不住惊呼,要说我哥死后尸体诈尸我还能理解,这十里八乡的,尤其是老被抓人口中总是喜欢谈论这些灵异怪谈的事情。但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人死了还能变成蛇,而且还是我世上仅有的亲人,我哥和我嫂子。

猜你喜欢

  1. 娱乐圈小说
  2. 言情小说
  3. 民国小说
  4. 女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