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爱在微尘里

更新时间:2019-02-10 15:28:35

爱在微尘里 连载中

爱在微尘里

来源:微小宝作者:七彩分类:都市主角:苏浅语穆景函

主角是苏浅语穆景函的小说叫做《爱在微尘里》,是作者七彩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苏浅语怎么也没有想到,失踪了五年的孩子的父亲会突然出现,拿着一纸鉴定书告诉她,孩子不是亲生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伊飒3104……

这一连串数字深深刺激了苏浅语,她整个人呆住了,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穆景函怎么会知道五年前的那件事?她不由自主往后退,没办法接受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念头,“不,穆总一定是搞错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我还有事……”

她说完就跑,五年了,她脑子里想过无数种那晚的男人长什么样子,会是谁,他们还会不会再见面,可怎么也想不到,五年前那个男人,悠悠的父亲,居然会是穆景函。

莫名的,秦林朝出现的时候,她不觉得他的话有多真实,可是同样的话从穆景函嘴里说出来,她却丝毫也不怀疑。大概是她身上没什么值得穆景函这种高高在上的人惦记,所以他也不屑跟她说谎,她私心里是相信的。

可是穆景函啊,云泥之别。

在这行,她见多了,听多了嫁入豪门的女人过得有多凄惨,无论表面有多风光,可私下却连奴隶都不如。何况,她跟他只是个意外,她绝对没有这种不切实际的念头。而穆景函也不会看上她,那么他为什么会找她?

报复?!

这个想法吓了她一条,不行,她不能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她得带着悠悠离开,现在马上!

悠悠是他的命,她甚至不确定穆景函会不会抢走悠悠。

越是这么想,她脚下的步子越快。

穆景函盯着她仓皇离开的背影,也不着急去追,他手里的资料已经足够显示这个女人有多虚伪,多会演戏,又多么贪婪爱慕虚荣,他相信,用不了多久她就会回头找他。

他的电话响了起来,看一眼来电显示,他眼底的厌恶越发浓烈了。以前他还会看在儿子的面子上给这女人留点颜面,可如今……

他阴鸷的眼底满是肃杀,不管那个儿子到底是谁生的,这两个胆敢设计他的女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轰隆隆——

伴随着狰狞的闪电划破夜空,一道巨大的雷声震耳欲聋。

苏浅语狂奔了许久,快到小区门口的时候才担心的回头看,确定穆景函没有追过来,她稍稍安心一点。

这是一处治安很糟糕的筒子楼,没有物业,自然也就没有保安,没有清洁工。院子里堆得垃圾在炎热的夏天散发着酸臭味,可是却没有人过来收拾。偶尔会有收废品的过来,可是淘了半天像是也捡不到值钱的东西,后来干脆就不来了。

上了楼,打开防盗门,黝黑的环境让她有瞬间不安。

“妈妈。”清脆的声音传来,苏浅语看见墙角里蹲着个小小的身影,借着窗外黯淡的月光正看着她。

“悠悠。”她赶紧走到女儿身边,一把将小人儿抱起来,亲亲她的额头,“悠悠想妈妈了吗?”

“想妈妈,姥姥凶。”悠悠说话的时候伸出瘦瘦的小胳膊搂住妈妈的脖子,小脑袋在她身上拱啊拱,好像哭了。

苏浅语猜张玲枝又骂女儿了,她眼睛酸涩的想流眼泪。她的女儿啊,她却连最起码安稳的生活都给不了她。

手机又响了,是张玲枝打来的,除了打麻将的声音,还有她骂骂咧咧的怒吼,“怎么还没有把饭端过来?你想饿死我啊,知不知道饿着会输钱……真不知道一天到晚在干什么,又输了,真晦气……”

苏浅语还没来得及说话,张玲枝已经挂断了,约莫又把输钱的原因归结到她头上。

她呼了口浊气,把女儿放在沙发上,“悠悠乖,妈妈去做饭。”

“姥姥又骂妈妈了。”悠悠心疼的摸摸苏浅语的脸,亲了亲说,“妈妈不哭。”

苏浅语一下子泪流满面。

吃过晚饭,张玲枝还没有回来,她抱着悠悠睡在床上,手机一闪一闪的,她拿过来看一眼,是好友乔葱郁的电话。

“浅语,明天有时间吗?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出来坐坐。”那边乔葱郁优雅的声音传来。

苏浅语沉默了一会儿,抱歉的说,“我明天应该很忙,怕是不行。”

“是不是那个姓宋的又欺负你了?浅语,你就是人太好了才会被人骑在脖子上拉屎,你不能一直这么下去。”乔葱郁恨铁不成钢的说。

苏浅语只是笑笑,没有多说话。她跟乔葱郁不同,她有厉害的娘家撑腰,有厉害的丈夫做靠山,天不怕地不怕,可她什么都没有,只能靠着自己忍辱负重养活一家老小。

她不是怂,而是没有嚣张的资本。

“算了算了,那就明天早上吧,我在你们楼下等你,我买了好多礼物给悠悠。”

苏浅语皱眉,觉得让好友太破费不好,这几年,悠悠吃的用的穿的很多都是好友买来的,她心里过意不去。

乔葱郁知道苏浅语又要推脱,马上开口,“就这样吧,明天见。”

听着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苏浅语叹了口气,重新躺回去轻拍着悠悠哄她入睡。

第二天一早,苏浅语做好饭,哄着悠悠吃完,在张玲枝不悦的神色里离开了家。她出门等乔葱郁,只是没想到,居然看见了穆景函。

他的车停在路边,整个人靠在车上,双手揣兜,远远看着她,眼眸冰冷。苏浅语有种错觉,这男人对她充满了仇恨,是因为五年那件事情吗?

她站在晨阳中没动,可想到他是她的顶头上司,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过去打招呼,“穆总。”

穆景函看她的表情很凝重,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沉,“上车,我有话问你。”

她错愕的看向穆景函,心里紧张极了,很怕他会抢走悠悠。

上了车,穆景函许久才开口,“伊飒3104是你吧?”

果然,是说这个。

苏浅语紧张的双手交握在一起,经过一整晚的思考,她零零散散也能拼凑出一些眉目了。既然穆景函能够找到她,就说明有了足够的证据,她否则再多也没用。

缓缓抬眸,晨光中,她苍白的小脸毫无卑微的迎上他淡漠的目光,“是我,那天很抱歉,我被下药了……”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亲生母亲为了钱可以把她卖给一个老男人,如果那晚不是自己趁机逃出来,这辈子怕是都毁了。当时她体内的药物太强烈,抓了个男人就睡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谁。

那男人第二天在她没醒的时候就离开了,发生了这种事情,她也没脸再去找人,如果不是穆景函出现,也许到现在她也不清楚悠悠的父亲是谁。而她也打算把这件事情当做秘密一直藏在心里,可没想到,这个人还是出现了。

“下药?”穆景函嘴角缓缓勾起一抹阴冷的笑,摆明了不信她的说辞,资料显示,她是拿了钱代替“那个女人”上床,只为了床单上能够留下血迹逼他负责。如果能够顺利怀孕,她能拿到的钱更多。

显然,老天爷照顾了她,她真的怀孕了,而且狠心的把自己的亲生儿子交给了“那个女人”,他不得不娶她,而他真正爱着的女人却因为这件事情失踪了,了无音讯。

他看着他的眸子越发阴戾了。

苏浅语不明所以,点头说:“我真的很抱歉,可是能不能求求你不要带走悠悠,她是我活下去唯一的希望了……我知道那件事是我错了,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让悠悠留在我身边……”

悠悠?

穆景函想到了资料上那个女孩儿,难道是双胞胎,她偷偷留了一个?因为调查的太仓促,以至于内容不够齐全,如果那个女孩儿也是他的骨肉,他更不会让她好过的!

苏浅语不知道穆景函一直不说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眼底的阴霾明明白白,她看的很心慌。

“穆总,求你了,悠悠对我真的很重要,她……”

“下车。”穆景函冰冷的声音传来,毫无遮掩的怒。

“那悠悠……”

“滚!”

苏浅语握了握拳头,不得不下车,眼看着穆景函的车子从她身边疾驰而过,她心里很慌,如果穆景函真的要抢走悠悠怎么办?

就在她无措的时候,不远处停着辆车子,乔葱郁远远看着苏浅语从穆景函车上下来,拳头握的死死的,就连长长的指甲陷入肉里也毫无察觉。

她千防万防,没想到他们还是见面了。五年前那件事情是她一手主导的,绝对不能曝光,如果有必要,她不介意让苏浅语守着这个秘密去死!

“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出现在我老公面前,苏浅语,这可怪不得我。”乔葱郁眼睛咪的紧紧的,浓妆艳抹的脸上满是扭曲的狠。

确定穆景函离开以后,她这才给苏浅语打电话,“浅语,我今天有事不过去了,改天再约。”

她声音里满满的歉疚,可脸上的狠却一览无遗。

“没关系,你先忙吧。”苏浅语温顺的声音传过来,她敷衍的应了一句就收线了。沉思片刻,她又拨了一通电话出去,“思琪,不管用什么借口,今天就让苏浅语滚出你们电视台!”

她原本以为只要让宋思琪一直刁难苏浅语,她就会自动离开,苏浅语那种小人物也一辈子不会见到穆景函,可是没想到这个女人就跟打不死的小强似的一直坚持到现在,居然还跟穆景函见面了,她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还有宋思琪这个蠢女人,表面奉承,却胆大的勾引穆景函,若不是她还有点用处,她早就解决了她,不过她这种女人,想要得到穆景函的关注,根本是痴心妄想,也翻不起什么浪,根本对她构不起什么威胁。

而苏浅语虽然很珍惜现在的工作,可是现在,步步维艰,她不得不选择辞职。

送上辞职书的时候,宋思琪看她的眼神充满了古怪,不过也正好完成了乔葱郁交代的事情,然而,她骨子里的恶却又不想让她这么轻易放走一个毫无怨言的出气筒。所以,她故意为难她,“辞职可以,不过临走前先给我办件事情。”

猜你喜欢

  1. 言情小说
  2. 虐恋情深小说
  3. 民国小说
  4. 逆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