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历史 > 七夜弃妃

更新时间:2019-02-05 13:06:22

七夜弃妃 已完结

七夜弃妃

来源:掌书阁作者:妃常酷分类:历史主角:洛雪梦秦默冰

小说主人公是洛雪梦秦默冰的小说叫《七夜弃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妃常酷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痛、头好痛啊……” 洛雪梦黛眉紧蹙,阵阵头骨炸裂般的剧痛蔓延全身。一排整齐的皓齿死死咬在丰润艳丽的红唇上,渗出了滴滴鲜血。 屋外无休无止的吹拉弹唱声,像是哪家在办喜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姑娘,赶紧过去吧!千万别再激怒王爷了!上回姑娘得罪了凌姑娘她们,只怕今日若真有什么事,她们还会落井下石的!”采薇为洛雪梦擦了擦汗水,便扶着洛雪梦赶往了前厅。

人还未到,远远地就能听见秦默冰咆哮着骂着“不知廉耻”、“下作”什么的。

她前脚刚迈进前厅的门槛,一个青花瓷器突然就摔碎在洛雪梦面前。洛雪梦赶紧朝后退去,只见眼前已经乌压压地站了一群粉钗络环的女人,有胖有瘦,高矮不一,小的看起来十五岁左右,大的看起来二十七八的样子。

唉,当真是老少通吃,毫不克制!

洛雪梦撇着嘴,看秦默冰的目光又多了几份鄙夷。

“谁的肚兜?”秦默冰怒目圆睁地扫视着众人,“本王问最后一遍!”

洛雪梦侧了侧头,才看清秦默冰手上拿着的朱红鸳鸯绣金肚兜。

“有人在王府东南角的褚芳阁里,敢给本王戴绿帽子,倒不敢认了?奸夫**溜掉时落下的肚兜,想必你们当中还有人是没有穿肚兜的吧?”

秦默冰话音一落,人群顿时嗡嗡闹了起来。

洛雪梦双手抱臂,心里却十分高兴,活该你这个禽兽也被女人耍了!

“这个人,若是再不站出来,本王现在就扒开你们的衣服,一个一个查!”秦默冰怒气冲冲地一脚踹翻了大厅中央的三足鼎。

只见众人面面相觑,满脸通红。

洛雪梦却压低声音向采薇问道:“怎么不见王妃?这种事情不应该是王妃的事吗?”

“王妃去观音阁上香了,王爷下令谁也不得去打扰。”

洛雪梦点了点头,复又抬头看向秦默冰手中的肚兜。这种事情太无聊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于是,洛雪梦转身就要走。

“本王看就是你!”

众人顺着声音望过去,洛雪梦的脚步僵硬地停在空中。

“你给本王转过身来了!”

洛雪梦的蜀锦绣鞋悬在空中,重重的一声踩在地面上。

这个禽兽刚才在放什么狗屁!

洛雪梦猛地转过身来,咬牙切齿地望着秦默冰。此时的人群已经为她让出了一条路。

“不好意思,你刚才说什么?”洛雪梦不可思议地望着秦默冰。

她这辈子,最不能忍受的事情就是被人冤枉!

“是否因为本王这几日让你独守空房,你寂寞难耐了?”秦默冰裂开嘴角,斜睨了洛雪梦一眼,一把揪住她的衣襟将她甩了出去。

众人一片唏嘘,洛雪梦踉跄了几步后站定。

“本王就要扒开你的衣服看看……”秦默冰越说越急,抓过洛雪梦就强行把她压在桌上。

“你这个禽兽,放开我……”洛雪梦拳打脚踢的反抗着。

秦默冰一面躲着她的拳头,一面撕扯着她的衣衫。

只见洛雪梦香肩**,丰乳半圆已是隐约可见,裙裳开叉已露出她白皙如玉的大腿,春光乍现是无限美好。秦默冰的手指在她私处来回摸索,探来探去。

这哪里是搜身,根本就是猥亵!

一旁垂目而立的小厮随从也不禁偷偷瞄向洛雪梦,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双手搓来搓去不如如何是好,喉咙不停地上下起伏吞咽着口水。

一旁的其余妾室有的掩面不看,有的恨不得自己被秦默冰这样扒开衣衫。

“我……我让你放开我……”洛雪梦愤然一推,将秦默冰猛地推开了。

她起身后二话不说,一耳光清脆响亮地扇在秦默冰的脸上。分明的五根手印,惊呆住了众人。

“洛雪梦,你疯了吗?”凌弱水冲上前去,赶紧扶住了秦默冰,“王爷,洛雪梦疯了!”

秦默冰毫不领情地甩开了凌弱水的手,难以置信地瞪着洛雪梦,一把揪住她的衣襟,低吼道:“洛雪梦?哼,怎么,养汉子不成,连本王也敢打?来人!”

周边的小厮回过神来,赶紧应声上前。

“本王从来不打女人。”秦默冰轻拍了几下洛雪梦的脸颊,复又狠狠地吼道,“给本王打这个贱婢一百大板!”

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洛雪梦却不卑不亢地理了理衣服,骂道:“打你怎么了?你就是一根黄瓜欠拍!秦默冰,别以为你自己有多了不起,你在我心里连衣冠禽兽都不如!”

“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拖下去!”凌弱水催促着一旁的小厮。

洛雪梦倒也不用他们,自己就趴在了前厅外已经备好的刑具上,一对圆溜溜的大眼睛倔强地都不肯眨一下,更不肯喊一声痛。

“王爷,消消气儿。”凌弱水赶忙安慰着,却又被秦默冰一掌推开了。

“只要你肯求本王,招出你养的汉子是谁,本王就饶你不死。”秦默冰俯下身子,二人四目相对。

洛雪梦却咬着牙冷笑了几声,只说道:“放屁!”

怒火中烧的秦默冰一脚踹开了身旁执刑的小厮,吼道:“下手太轻,是挠痒痒吗?给本王重重地打!往死里面打!”

采薇噙着泪水立马跪在了洛雪梦身旁,低声求饶着。

卓霖月也颇为担心洛雪梦当真就被这样活活打死,也赶忙劝道:“王爷,事实真相还未查明,千万不要冤枉了好人啊!”

“好人?”秦默冰用手卡住了卓霖月的下巴,“就凭她打本王的那一巴掌,她就该受到这样的惩罚!本王要她死,她就得死!”

凌弱水、顾茵曼并三娘、静青四人不禁都暗自笑开了。

“你们,统统给本王把衣服脱了!”秦默冰甩开了卓霖月,也不顾在场的小厮,就扒开了近前几个女人的衣服,可个个都是穿着中规中矩的肚兜和中衣。

那些小厮知趣地背过身去,执法的那几个也不敢抬起头来,只能狠狠地打着洛雪梦。

奈何屋里的女人,竟没一个人是秦默冰所要抓的出墙红杏。

“可能是丫鬟,也说不定啊?”静青提议道。

秦默冰却把那肚兜甩到了静青脸上,吼着:“你会把本王赏赐下来的上用宫缎赐给丫鬟做肚兜吗?”

三娘拽了拽静青的袖角,示意她别说话的好。

秦默冰怒气难消,一掌拍在了门窗上,看着院子里受罚的洛雪梦,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回王爷,一百大板已经打完了。”小厮战战兢兢地,自己的手都软了,可别再喊打了。

“死没有?”

“回王爷,只是昏过去了。”

“没死最好,本王要留着她慢慢玩弄!你们统统都给本王滚!”秦默冰大掌一挥,紫红的脸恨不得把洛雪梦吞下去。

采薇和卓霖月并几个丫鬟,赶紧架着洛雪梦,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前厅立马就变得静悄悄的,一个人影儿都不见,除了守候在他身旁的凌弱水。

“王爷,别生气了!小心气坏了身子……”

秦默冰忽然转过身来,揪住凌弱水的手腕,霸道地就把她抵在墙上。扯开她的衣襟,吮吸着她的蜜桃。秦默冰将愤怒化作了熊熊燃烧的情欲,**着凌弱水娇小的身子立马变得柔软如酥,在这突如其来的宠幸中迎合着秦默冰,**澎湃。

别院里,洛雪梦清醒后,抿了一口水,只听嘴里还嘀咕着:“他何止是禽兽,压根儿就是粗暴的播种机!”

采薇打来热水,看着洛雪梦身上血淋淋的一片,心中也是一阵酸痛。

“幸好性命无忧。”卓霖月坐在床沿边上,轻轻掀起中衣,就听见洛雪梦疼得直哼哼,她看着那伤口也是触目惊心,“衣服都和皮肉黏在一起了,你忍着,我用剪子给你剪开。”

采薇用热水擦拭着洛雪梦的额头,看着她紧紧咬着牙,当真不肯叫一声疼,脱口而出道:“姑娘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洛雪梦忍着疼,不解地望着她。

“姑娘刚进府的时候,日日夜夜都是以泪洗面,被人欺负也把泪水往肚子里咽,可最近瞧着姑娘,落落大方,不卑不亢,不肯受一点委屈,打成这般也不叫疼,真真如那沙场上的女将军一般。”

“本身、本身……就、就不是我做的,**嘛要认……哎呦……”洛雪梦皱了皱眉头,刚稍微侧了侧身子,又碰到了伤口,身子便不住地颤抖着。

“我父亲原是镖局的,当初给了我几瓶秘制的金疮药,在我院子里,我让丫鬟给你取来。”

言毕,伺候卓霖月的丫鬟便先行回院子去取了。

卓霖月又命采薇去准备热水,候着为洛雪梦沐浴。

“这伤口,只怕是不能碰水吧?”采薇问道。

“你照管去做就是了。我家这金疮药,不同寻常,受伤者上了药后必须立马浸泡在水中半个时辰,才能激发药效。”

“天下还有这般神药?”采薇听罢,便立刻备水去了。

不过一会儿,卓霖月的丫鬟便取来了药膏,却又说道:“姑娘,伺候王爷的老嬷嬷在院子里等着姑娘呢,让姑娘赶紧回去,不知是有何要事。”

卓霖月犹豫了片刻,洛雪梦冲她眨了眨眼睛,卓霖月心领神会,便又叮嘱了几句,才揭开帘子而去。

且说采薇按着卓霖月的法子,刚刚扶着洛雪梦进了黄沐浴盆,凌弱水身边的丫鬟便来报说:“我家姑娘让所有丫鬟都过去,要查一查今日肚兜之事。”

“王爷早先不是说丫鬟不可能吗?”采薇极不愿意此时此刻离开她的主子。

“我家姑娘是只怕万一,你赶紧跟着来,我可没那么多时间等你!”说罢,声音便远去了。

采薇见推不过,只得服侍着洛雪梦双手趴在浴盆边上,玉背向外浸在水里。好在这个黄木浴盆不比浴桶深,这般趴着坚持半个时辰也不累。

洛雪梦示意自己没事,采薇便点上了宁心静气的檀香而去。这袅袅的香烟夹着朦胧水汽,熏得屋内如仙境般飘渺。

洛雪梦在芙蓉插屏后依旧心有不甘地在心里痛骂着秦默冰,脸颊不知是因为怒气还是药效的缘故,泛起了桃晕。渐渐地,洛雪梦放松了身子,慵懒地趴着,双眼迷离地望着朦朦的白烟。

如果没有禽兽牌播种机,她穿越过来的日子其实还算不错。

可是……

却在此时,房门突然被有力地推开。洛雪梦立马抓紧了浴盆,只以为又是秦默冰来寻她的麻烦。然而,穿过屏风,站在她面前的人,居然是……

“梦儿,你简直就是我的梦啊!我、我等不及了……你从了我吧!”眼前这个小厮打扮的男人开始手忙脚乱的宽衣解带,一脸沉醉不已的色样,唬得洛雪梦手足无措,挣扎着又撞到了伤口。

站起来跑?不行,自己身上根本就没有力气,站起来都不错了,别说跑了!

躲在浴盆?不行,他脱了衣服跳进来,自己根本无处可逃啊!

洛雪梦不顾伤口,就想蜷起身子,想痛骂几声,却又牵着伤口疼得厉害。

“梦儿,我想要!我想要好久了!我会对你负责的,我会对你负责的……”男人说着就**着身子,厚颜**、急不可耐地爬进了浴桶。

惨了……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惊悚悬疑小说
  3. 现代小说
  4. 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