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梨花欲落,情已殇

更新时间:2019-02-04 16:04:42

梨花欲落,情已殇 已完结

梨花欲落,情已殇

来源:青墨云作者:阿敏小姐分类:穿越主角:杜子舒易水寒

小说主人公是杜子舒易水寒的小说叫《梨花欲落,情已殇》,它的作者是阿敏小姐所编写的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们之间有百年的间隙,无法道出真相的她,该怎么对他们说?原本她以为这只是一场意外的穿越,却发现不过是惊人的阴谋。她真诚待他,不,应该说是他们!但他们却不过当她是个祭品!就算这是她命运,她也下定决心必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杜子舒现在真的是寂寞了,在现代的时候一个人还可以看看书,上上网,玩玩手机,听听音乐!可是在这个什么毒不发达的古代,杜子舒只觉得自己现在快要疯掉了。

“子舒!怎么样?是不是一个人很没意思啊?”黑蝴蝶突然出现在杜子舒的背后把杜子舒吓了一跳。

“呃……黑蝴蝶姐姐,你怎么来了?”杜子舒有些胆怯的笑了笑。

“恩?你怎么叫我姐姐呢?我看你叫易水寒的时候也没有叫哥哥啊!你啊就叫我黑蝴蝶,我可不习惯别人在叫我黑蝴蝶的时候后面还加一个姐姐。”黑蝴蝶其实没有杜子舒想象的那样难相处,只是这个名字会让人误以为她是个很冷酷、难相处的人。

“哦!黑蝴蝶。”

“你的师傅还没有来吗?”黑蝴蝶伸着头向外面看了看。

“是啊!不知道我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那我先教你好了!先教你弹琴好不好啊?”

“弹琴?就是那种上面有很多弦的琴?”那个看人家弹的时候都好美好美,可是杜子舒绝对有理由相信那些都是表面现象。

“对啊!我还可以教你吹笛子、琵琶,还有萧,我想女孩子学这些也就够了吧。”

“够了够了!太够了。”天哪!黑蝴蝶是会多少啊?她又想教自己多少啊?

“哦!你看,我一着急就忘记了,这家里也没什么乐器,算了,我现在就去买去。”

“那你现在是要去上街吗?”

“是啊!不上街去铺子里买怎么有乐器啊?”

“那你把我也带上吧?我真的好闷的呢。”杜子舒用乞求的目光看着黑蝴蝶。

“不行呢!你哥命令禁止没有他的允许谁都不许带你出去呢。”

“我的天哪!他到底算哪门子的哥哥啊。”杜子舒再一次输给了那个冷血无情的哥哥。

最后黑蝴蝶在杜子舒依依不舍的目光中离开了,那一刻杜子舒似乎都能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杜子孺,我发誓我一定要多多赚钱离家出走,不要你养活。

杜子舒真的是输给杜子孺了,他明明说会找个教书的师傅来的,可是杜子舒等了一个上午都没有等到人,最后还是黑蝴蝶带人抬着各种乐器回来了,难道杜子孺说话就是放屁?

“黑蝴蝶,其实就只有你来教我是不是啊?”杜子舒很认真的看着正在查看每一件乐器的黑蝴蝶。

“呃……我只知道我能教你什么,其他的你还是去问你哥哥吧。”

“可是每天这样不烦吗?”杜子舒感觉自己如果一直呆在这样的环境下的话肯定会疯掉的。

“子舒,身为一个大家闺秀就应该要耐得住寂寞啊。”

“黑蝴蝶,你这样真的很不像黑蝴蝶这个名字。”

“好了,你想从哪一样开始?”看着房间里瞬间被各种各样的乐器摆满杜子舒觉得自己今后的生活已经可以完全预见了。

“说实话,我哪一样都不想学……”根本没有音乐细胞的杜子舒在高二分科的时候果断的学了美术,关于音乐,真的很无奈!早知道会这样的话,当初应该去选音乐的。

“好吧!那我们就从古筝开始吧?”黑蝴蝶像是没有听见杜子舒的话似的自言自语道。

“黑蝴蝶,为什么你不教我练武呢?”杜子舒想到被常乐拒绝就很不开心。

“练舞?你想学舞?这个当然可以啊!那我们从练舞开始好了。”黑蝴蝶很开心的看着杜子舒,杜子舒也很开心的接受了,只是杜子舒不知道黑蝴蝶完全错解了杜子舒说的武了。

“这边地方不够大了吧?我们出去吧?”杜子舒尤为的兴奋,终于可以了解到古代人的武功。

“还好,不过你想出去的话,那我们就出去吧。”黑蝴蝶没想到杜子舒会对舞蹈如此的热情,还在想先教她什么比较好。

“那么我们先从什么开始呢?”黑蝴蝶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现在的杜子舒应该是一张白纸,应该从基本功开始吧?

“就从最基本的开始啊。”如果自己练成了绝世武功,找到机会回到现代的话那就大发了。

“好吧!那先扎马步吧。”黑蝴蝶不由自主的就像让她扎马步,毕竟跳舞下盘也很重要吗。

“好的!那我开始喽。”说着杜子舒已经排开动作,黑蝴蝶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看着她认真的侧脸,这个女孩真的不是罗刹公主了,这究竟该怎么解释?是像易水寒那近乎于可笑的灵魂互换还是更能接受的失忆呢?可是就算是失忆怎么会性格也改变这么多呢?

“不要抖,要稳住了。”黑蝴蝶不时地提醒着杜子舒那抖动的双腿,身子骨有点弱啊。

“可是……有点累啊。”才刚刚站了半个时辰不到的杜子舒已经坚持不了了,双腿像发条一样抖了起来,可是黑蝴蝶这时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上多了一条藤条吓得杜子舒顿时就不抖了。

“子舒啊!你要是知道台上一时的春风得意都是台下无数的艰辛浇筑的。”

“可是这和舞台有什么关系吗?”杜子舒好奇怪,练武不是强身健体保护自己人身安全的吗?为什么和台上车上关系了啊?

“你想你练舞不就是要让人家看的吗!所以就是台上啊。”

“为什么我练武就是要让人家看啊?我自己知道不就好了吗?”不知道为什么杜子舒总觉得两个人说的话有点奇怪,可是又不知道哪里有问题。

“看来子舒你的想法和普通人真的很不一样呢。”黑蝴蝶有些赞赏的看着杜子舒,有些赞同易水寒说杜子舒很特别的说法了。

“没有啊!我觉得大多数的人应该都是这么想的啊。”

“好了,现在我们来练下腰。”黑蝴蝶站起来向杜子舒走过去,准备帮她下腰。

“练武还要练下腰?”杜子舒尽管很奇怪可是还是配合着黑蝴蝶的动作做着。

“那当然了!好了,再下去一点,身体放松一点……”黑蝴蝶揽着杜子舒的腰让她自己一点一点下去,可是杜子舒的骨头可能是太硬了,怎么下也下不去!黑蝴蝶也很着急,只好一只手揽着她的腰,另一只手干脆帮她把身子压下去强行下腰。

“黑蝴蝶,不行,快松手,我腰快断了……不行……疼疼……”然后整个院子里都弥漫着杜子舒那鬼哭狼嚎的声音!树上是我蝉儿都不敢叫唤了。

“你想学舞就要先学会吃苦啊!没关系的,多练几次就不会疼了,第一次都会疼的!很快就好了。”黑蝴蝶嘴上这么安慰着,可是手上还是一直在加力让杜子舒的腰更弯!可是这番话杜子舒怎么听都觉得很别扭,很别有玄机。

“可是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学武要下腰啊!啊。”最后伴随着黑蝴蝶的最后一击,杜子舒的腰终于弯下去了!可是杜子舒怎么觉得腰已经断了呢?

“肯定要的啊!待会还要练劈叉和压腿!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哦。”

“不对,你说什么?劈叉、压腿?你该不会是在教我学跳舞吧?”

“对啊!你不是要学舞的吗?”黑蝴蝶一脸迷茫的看着一脸僵硬的杜子舒。自己哪里做的不对吗?没有啊。

“黑蝴蝶!你是故意在耍我吗?”杜子舒终于爆发了,把腰收回来怒吼道。

“没有啊!我真的是在教你学舞啊。”

“我说的是武功!学武功!学武功!不是跳舞。”杜子舒现在连哭都不知道该怎么哭了。

“啊!你说的是武功啊!那不行啊!你哥哥不允许别人教你武功啊!那我们还是接着去学乐器吧?”黑蝴蝶一脸无辜的看着杜子舒,现在杜子舒终于明白大家为什么会叫她黑蝴蝶了。

“天哪!请你救救我吧?”杜子舒现在欲哭无泪,为什么人家穿越那么好的剧情在自己这里一个都没有实现的呢?

“好了!我们还是从古筝开始吧。”黑蝴蝶把杜子舒拖回了房间里,不知道为什么杜子舒觉得常乐在那边偷偷的笑。

“其实,黑蝴蝶,我哥也没有诚心想要我学什么,那么我们就不要那么认真了好不好?我对这些真的真的真的没有兴趣啦。”

“不行,这几样东西你必须要会两样,你可是杜家的大小姐怎么能什么都不会呢?”黑蝴蝶不依不饶的把杜子舒押到古筝的前面让她坐下。

“我真的不想做什么大小姐……”杜子舒无奈的小声嘟囔着。

“这可不是你不想就不是的哦。”耳尖的黑蝴蝶还是听见了杜子舒的话。

“你们学武的就是好,对了!黑蝴蝶,你那么漂亮,琴棋书画又是样样精通,武功又好,我觉得你做杜家的大小姐就很不错啊。”

“不要说傻话了!我们开始吧!不许走神啊。”

杜子舒和黑蝴蝶一直练到了晚上,可是杜子舒还是什么都没有学会,黑蝴蝶也几度暴走!可是还是一次又一次的忍了下来,终于下人来人请去吃晚饭,杜子舒和黑蝴蝶两人都像是如释重负一般的欢天喜地。

“哥,易水寒要到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啊?”没有易水寒,晚饭也变得那么的枯燥乏味,杜子孺永远就像是个机器人似的重复着设定好的程序,黑蝴蝶有的时候阴阳怪气的杜子舒也实在是不想接触太多,唯一正常的易水寒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怎么?他才走了一天不到你就开始思念了吗?”杜子孺也难得的开起了玩笑。

“呃……没有啊!只是突然觉得有点不习惯他不在。”杜子舒尴尬的吃了一口饭。

“按照你现在的状况,你们认识也就两三天吧!你们已经熟到不习惯的地步了吗?”

“呃……这个……”杜子舒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低下头不说话。

“子舒,如果你喜欢水寒的话哥可以替你们安排这门亲事。”突然杜子孺放下碗筷认真而又严肃的说道!倒是把杜子舒吓得不轻,差点把手里的碗砸了,幸亏旁边的黑蝴蝶眼疾手快接住了下落的碗,漂亮的碗才免过死亡的厄运!可是刚刚杜子孺说了什么?亲事?

“你说什么?”杜子舒眼巴巴的看着杜子孺,仿佛刚刚他说的话是自己听错了。

“我说,如果你喜欢水寒的话哥可以踢门安排这门亲事。”这一次杜子孺一字一句的说道,杜子舒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可是……可是……可是……尽管易水寒很帅,人也很好,又很会赚钱,正好都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可是结婚这种大事这门能随便决定呢?就算自己好像真的也有点喜欢他呢!诶呀……最重要的是,易水寒会不会愿意啊?如果易水寒义正言辞的拒绝了怎么办?那岂不是连朋友也做不成了吗?那自己不还会错失很多赚钱的机会吗?

“那个……哥,这种事情不能强制的,毕竟强扭的瓜不甜嘛。”

“那你是不喜欢水寒吗?”杜子孺有些怀疑的看着杜子舒娇羞的脸庞。

“这个……这个……也不是,只是觉得……觉得易水寒他……”

“这个你放心,就交给哥吧!等水寒这次回来哥就帮你提亲。”

“提亲?”这个不是男的对女的干的事吗?为什么杜子孺竟然用来对易水寒呢?

“对啊!我们的父母都不在了,长兄如父,哥当然会帮你做主的。”

“哥,你确定吗?如果易水寒拒绝的话搞不好他以后就不会免费做我们家的大夫喽。”

“这个你放心。”杜子孺也被杜子舒的话逗笑了,没想到她脑子里想的竟然是这个。

“子舒啊!你脑袋里每天都在想些什么啊?怎么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呢?”黑蝴蝶表现感情很直接,所以她现在也是直接开怀大笑,可是杜子舒只觉得这个没什么好笑的啊?看来古代人的笑点太低了。

“可是这个也是我们需要考虑的事情啊。”

“这个你完全不用担心。”黑蝴蝶说完和杜子孺一起离开了,杜子舒只能坐在位置上疑惑的看着她们,为什么他们会对彼此之间那么的信任,三个人之间好像连自己这个亲妹妹都插不进来,就像是一个个体一般!那种关系真的很难解释,又是那么的微妙。

猜你喜欢

  1. 轻松爽文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豪门小说
  4. 异世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