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捡个娇妻放肆宠

更新时间:2019-01-10 11:58:12

捡个娇妻放肆宠 连载中

捡个娇妻放肆宠

来源:掌中云作者:檀歌分类:言情主角:顾梵溪陆北廷

主人公叫顾梵溪陆北廷的书名叫《捡个娇妻放肆宠》,它的作者是檀歌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某男白捡了个貌美如花的媳妇,然,娇妻在侧能看不能碰,这是哪门子狗屁套路?老婆,冬日漫漫,需要人暖被窝吗?啥玩意?你有狗就够了?老婆,你这么浪费资源,我表示很生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哐当!

一只沉甸甸的黑色手提箱砸在霍少棠面前。

这东西砸在身上不死也内伤,顾梵溪好遗憾行李箱落在了地上。

“聘礼还给你,从此你跟顾梵溪没有任何关系。”冷冰冰说完,陆北廷锐利的视线移向顾俊明,“卖掉房子之后把顾梵溪的那份打到她卡里。房子虽然是你的名字,但出钱买房的是你父母。”

顾俊明不服气的应了一声。

顾梵溪觉得天都要塌了,陆北廷挥挥手分分钟搞定,被土豪罩着的感觉真好。可人情越欠越大,把她买了都换不清了。

陆北廷拉开车门,顾梵溪摸不清他的用意,却顺从的坐进后座,冷望着霍少棠。

他像只被斗败了的公鸡,装满软民币的黑色手提箱像无数只手,左右开弓打的他脸都肿了。

是谁说还清聘礼就不用嫁给他的?自己打脸了吧,活该!

不过,霍少棠狡猾多疑,他想做的事情一定有办法得手,只怕他不会善罢甘休。

“别让我知道你纠缠顾梵溪,不然这一百万不够你的医药费。”见霍少棠垮了脸,陆北廷眼中闪过一抹得意,转身上车。

赤果果的人身威胁啊!

这么多人在场,陆北廷不怕霍少棠起诉他的吗?

霍少棠隐忍的愤怒被激发的怒火滔天,对着远去的车影发狠:“陆北廷,咱们走着瞧!”

“少爷,霍少骂街呢!”秘书从后视镜里看到霍少棠睚眦欲裂的嘴脸,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按照他的尺码给他送条连衣裙。”嘴角带起淡淡的嘲讽,陆北廷唯恐霍少棠不够生气。

噗……他真损!

只有泼妇才会骂街。陆北廷变向讽刺霍少棠是女人,他还不气的吐血?

回头看到哥哥三好学生似的站在霍少棠身边,顾梵溪默默叹了口气。

霍少棠半年前出事后,父母就把的医院过到他名下,哥哥也因为医疗事故被迫停职。那么,他有什么立场为医院采买设备?

如果哥哥跟霍少棠达成了某种交易,他采购设备也就顺理成章了。

察觉到她的叹息,陆北廷递给她一份文件。

他什么都没说,可顾梵溪看到文件抬头就大吃一惊。

仁达医院重建后会变成博华医院的东院区。

重建这么大的工程不可能是临时决定的,这是不是意味着霍少棠的车祸不是意外?

博华医院是隶属于霍方集团,实际管理者是霍少棠的妹妹霍可君。

那么,顾梵溪全家都被霍少棠算计了,她好恨!

“霍少棠的腿是不是好好的?”双手紧握成拳头,她眼中的恨意越发浓烈。

陆北廷疏冷的面容染了淡淡的笑意:“明天让你亲眼看看。”

他没有点破,答案却昭然若揭。

顾梵溪从未这么痛恨一个人,而霍少棠一次次冲破她的底线,激发了她报复的欲望。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到的云景轩,只记得自己被气昏了头。

这里食材考究,做菜的人更讲究。为了保证菜品的精细,普通顾客没有点菜的权利,到餐厅就餐要按照后厨制定的菜谱。

顾梵溪知道这里的规矩,餐厅经理却把菜谱捧到陆北廷面前:“陆少,您想吃点儿什么?”

对上经理探究的目光,她大大方方的看回去。

她并不知道陆北廷是云景轩的老板,餐厅经理第一次见他带女人来吃饭,出于好奇才会多看几眼。

“你想吃什么?”陆北廷长年在外执行任务,在吃的方面很随意。

顾及他有伤在身,顾梵溪说的直截了当:“海鲜、羊肉和兔肉除外,不要辛辣、胡椒和花椒,符合要求的看着上。”

“照做。”勾了勾唇,陆北廷对餐厅经理挥挥手。

餐厅经理走后,他慢条斯理的喝茶,漆黑的眼眸落向女人娇俏的面容:“你以后想做什么?”

“我是全科医生想到社区医院上班,开个诊所也不错。”顾梵溪抿了抿唇,嘴角闪过一抹苦涩。

即使仁达医院的事情顺利解决,她也回不去了。

失业、逃婚、有家不能回,她需要一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

“你主修的不是眼科吗?”

陆北廷的疑问揭开了她深藏的隐痛,血腥的画面在脑海中炸开,她克制自己不去回想,半晌整理好情绪。

“我做不了手术了。”

“嗯?”陆北廷尾音不解的上扬。

顾梵溪被戳到了痛处,烦躁的不可抑止:“难道我的资料里没写吗?”

眼科医生的双手远比其他科室的主刀医生灵巧,她生就一双巧手。可她引起为傲的手废了,这是她的逆鳞,谁也不能提。

眸光闪动,陆北廷的心砰然收紧:“手给我。”

顾梵溪把手别在背后,却被他霸道的拽过去。

她的手很好看,青葱似的手指,手掌滑嫩柔软,握着就不想放开。

可再完美的东西也有瑕疵,比如她贯穿掌心的疤痕。

陆北廷眼眸低垂,她看不到男人的表情,自己的伤疤暴露在陌生人的目光里让她有种被人当众扒光衣服的羞耻感。

察觉到顾梵溪的抗拒,他由着顾梵溪把手缩回去:“怎么弄得?”

“骨折,接骨必须开刀。”顾梵溪答的很敷衍,

“两只手同时骨折?”陆北廷戏谑的轻哼,探究的目光令顾梵溪莫名心慌,连说谎的勇气都没有,“有人看我不顺眼很久了,想让我一辈子都遗憾。”

陆北廷验伤的行家,能让人两只手同时骨折的只有一种情况——暴力创伤。

“谁干的?”

“我被人打晕了,醒来的时候在医院,不知道是谁做的。”她怀疑霍可君,因为没有证据,只能打落牙齿活血吞。

陆北廷看着她神色复杂,顾梵溪恨他揭人疮疤,故意挑衅道:“陆先生,你有过什么痛苦的经历吗?如果有,不妨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比如,缺胳膊短腿、失明失忆。”

秘书替她捏了把汗,她胆子太大,居然敢这么跟少爷说话。

陆北廷笃定的摇头。

此举正中顾梵溪下怀:“这个话题不对等,我拒绝分享。除非,你说一件你的糗事。”

陆北廷那么骄傲,怎么可能答应?

对上顾梵溪灵动的剪瞳,他勾起意味深长的弧度:“我喜欢上一个人,但不知道她的名字,这算不算糗?”

“这叫笨。”她心里顿时平衡了,清亮的眼中尽是揶揄。

陆北廷扬起下颌,显然不打算放过她:“该你了。”

可顾梵溪没来得及开口,包厢的门就从外面打开,一个明艳动人的女子挽着俊朗高挑的男子跨进包厢。

看到璧人似的情侣,顾梵溪脸色一僵。

世界太小,吃顿饭都能碰到双贱合璧,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种田小说
  3. 江湖恩怨小说
  4. 总裁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