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忽而今夏已逝

更新时间:2019-01-09 16:00:51

忽而今夏已逝 连载中

忽而今夏已逝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笃凡希分类:言情主角:陆柏杨芮格

小说主人公是陆柏杨芮格的小说叫做《忽而今夏已逝》,本小说的作者是笃凡希创作的现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所以,暗恋的谜底究竟是什么?芮格以为陆柏杨的一句“我也喜欢你”会是对他们之间漫长的缄默最完美的总结陈词,如果加上“很久了”三个字,那过往所有耿耿于怀的细节都会涣然冰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

如果整个故事就只有初见的一个镜头,那在脑补完整部剧之后也就可以在不舍中慢慢忘却,曾经有这样一眼万年的故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有时候就是因为故事情节比预想中多出来了一点点,就那一点点,让你满怀希望,念念不忘,也是因为只多出来了一点点,只好在漫长的空白着的看不到希望时光里耿耿于怀。

当天的晚自习上,芮格作为年级前10名之一被叫去参加一场没有提前通知的会议,她原以为是和以往一样的“寒假总动员”,推开门的瞬间映入眼帘的却是白天看到那张笑脸。

心跳快得让她有些眩晕,芮格只好努力屏住呼吸轻声走了进去。幸亏她只是平淡无奇的配角,来去并不会吸引多少目光,这份难以掩饰的诧异和窘态也就不必被更多人收入眼底。

来得有些早了,会议室里满满的空座反而让人有些难以选择。芮格在角落里找了个座位,挡在她左侧的男生正好早上看到的那三个人被六七个人围在了圈子里热烈地谈论着些什么,她有些尴尬地远远坐在了一旁空洞地盯着天花板——一分一秒都是煎熬,现在就是给我一道数学压轴题我也是乐意的啊!芮格叫苦不迭,参加这场会议的几乎都是重点班的,从平行班里来的没几个,她们班只有她一个。

从小到大她都不曾在所谓的重点班,尴尬的是每到新的环境里她的成绩都会窜进年级前几名,然后混在不认识的一群人中参加各种所谓尖子生的活动。

每每这时她就会想起一个词:不伦不类。

安静地听他们谈论各种经验技巧,然后整合不经意间冒出来的只言片语里的信息,她才得知原来这三个人都是K大的学生,那个扎马尾的女生正是英语老师“灭绝师太”的女儿,她带同学过来玩儿却被师太揪来做高考经验座谈会。

本就无心参加,芮格全程都盯着自己鞋尖发呆。唉,自己的好胜心都去哪儿了,居然一点都不想想什么大学,什么考试。

可是那个少年,当他开口自我介绍说:“我是K大法学院陆柏杨”的时候,她方才还沉浸在《龙猫》里的思绪恰巧停了下来,完整地收录了他好听的声音和简短的自我介绍——或者说,在潜意识里,她一直在等着他开口。

哦,陆柏杨,法学。她心底嘀咕一声,低头的同时却微微扬起了嘴角。

或许是会议室的灯光太晃眼,或许是全程她都没有敢正视他的脸,近一个小时的会议就要接近尾声了,她还是没看清他的眉眼。

会议的最后一个环节是互动,静静地听别人的野心和字里行间无意中就表露于外的优越感,芮格万分无力,颓然看着墙上挂着的那句“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

“下一位谁来说?”充当主持人的师太很兴奋地打量着举手的人,芮格也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邪直接开口:“考了几次试成绩都和自己想上的学校差很多,所以学着学着会没了动力,不知道学长学姐有什么建议。”话刚说完,她就被旁人凌厉的目光拉回了现实——以这样不文明的方式抢过别人的机会当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但已经顾及不了那么多了,她干脆厚着脸皮装出心安理得的样子看着他们三个等待答案。

“当一个人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却深信自己能够解决时就会出现自卑情结。所以有目标是好的,但是一定要切合自己的实力。”烫着**浪的女生一开口芮格就陷入了深深地懊恼中,她恨不得来一场十级地震,轰地一声世界太平。

“我觉得吧,”陆柏杨悠悠地笑着说:“上大学以后会觉得高三的自己单纯固执傻得可爱,一门心思地想要去某个地方。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座右铭,我当时信奉的八个字有一半来自于墙上那句话,‘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只不过我自己把它改了改,变成了‘博学笃志,宁静有序’。前半句是目标,后半句讲方法。说学习要乐在其中实在过于牵强,但还是别想太多,心静很重要。”

后面发言的同学杂七杂八说了些什么芮格已然全听不进去了,她只记住了他泠冽的嗓音和他讲话时自己的目光不自觉就落在他手机壳上的情形。

手机倒着放在桌上,手机壳是黑色的。就只是一片单调的黑色,却无端勾着她的魂儿不放。

终于,会议结束。别的同学围过去和他们三个寒暄的时候芮格几乎是从会议室里夺门而出仓皇逃脱的。

回到空空如也的教室才知道晚自习也已经结束了,带着被侮辱后挥之不去的羞耻感,芮格从课桌上拿起英语试卷愤愤回寝室。路过行政楼的时候她刻意绕了个弯,到那棵柏树前摘了一片叶子藏进了宽大的校服里。

她并不是那种喜欢便要占为己有的人,打懂事起,这是第一次。

也并不是想要占有。是实在找不出还有什么可以被珍藏的,与他有关的东西。

还未洗漱完宿舍就熄了灯。芮格扭开台灯,小心翼翼地将枝叶放在了日记本的塑料封套里然后摊开英语试卷。老半天,寝室里的人都睡去了,她还是浮气躁看不进去。师太从来不查我作业的,那……她收起试卷翻出日记写:“1月14日,或许真的是最后一次见你了,但是等着我。”

合上日记压在枕头下,浓烈的羞耻感终于被淡淡的暖意取代,她安然入睡。

如果说之前努力学习是为了成绩榜上的虚荣和满足父母的期盼的话,现在血液中沸腾着的,是真正的向往,和对未来的期许。这种鲜有的内在动力如星星之火从外来的压力和刻板的说教中脱颖而出,在芮格日渐麻木的内心以燎原之势迅速蔓延……

2

第二天——也就是寒假前最后一天的英语课,师太依旧唾沫横飞地分析着句子结构,劣质扩音器发出的噪音从耳朵直入大脑,芮格只好一手搭在脑袋上捂住左耳。师太可能是忘记自己刚刚升级了装备,她不需要再像以往扯着嗓子吼尖锐的声音就能轻而易举地在教室里旋转跳跃。

芮格转动着手中的圆珠笔时不时地瞥一眼窗外的那棵柏树。她不坐在靠窗的位置,所以不一会儿就开始脖子酸痛。

回想着前一天的情形,芮格鬼使神差地握紧手中的笔,在掉光了漆的课桌上用力写下了“LBY”。

陈年旧木质感疏松,深陷在木板纹路里德笔尖轻轻松松便画出了这三个字母。

芮格把笔放回笔袋,抚摸着凹痕舒畅的笑意却凝固在了脸上——恍惚中她怎么也想不起那张明朗的笑脸来了,只剩一个空洞的身影在眼前晃啊晃。

文佳禾不解地看着她,在英语试卷空白处写:“有心上人了?”

“有了!”她毫不犹豫地回应,文佳禾在她莫名其妙的笑容里一脸错愕地写:“你被高考逼得得了失心疯吧!”

“芮格!”灭绝师太的声音将芮格从柔软的情绪里拽了出来,“你来讲一下这道题。”

文佳禾连忙指着芮格空白试卷上的一道改错题,她瞄了一眼然后故作轻松地讲出了答案。

“跟人家芮格学学,要提前做!”师太说着从芮格手中抽过试卷,“人家英语好是有原因的!”

教室里突然传出窸窸窣窣的笑声,芮格面红耳赤。

师太被弄得有些莫名其妙,转过试卷来一看,对芮格怒目而视,而后又溘然败下阵来对她语重心长:“Whatapity。”

下课**应景地响起来帮她解围,芮格站着等师太拿起讲台上的课本从身旁经过,摘了眼镜后整个人五体投桌,把脸埋在臂弯里。

“芮格!你看!后面有人!”文佳禾突然拽着芮格的胳膊一阵猛晃,她没来得及戴眼镜儿,扭头看到三四个重重叠叠的模糊背影陪在师太身旁走出了教室。

What?分分钟想切腹自尽!

好不容易丢一次脸就被他赶上了,芮格直接瘫在桌子上不想动。半晌她才惊醒一般挤到文佳禾的位置站在窗口朝外看,阳光下是三个人闲适洒脱的背影,正一点点往校门口移动。

这才是青春该有的模样吧,她想。

上课**响起,芮格还是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对着窗外三个人影匆匆摁下OK键,回到座位上后屏幕才迟缓地弹出了一张没有灵魂的照片——那个人,为什么偏在那一刻拐到了大理石柱子后面?

3

或许是乏味的生活极易让人陷入一抹欣喜带来的癫狂中,或许是明知遥不可及后反倒可以无所谓得失,17岁的芮格才会这样自大且坚定地将LBY当做自己的信仰,把这三个字母里饱含着的小心思以不同的颜色不同的字迹铺满了所有的复习资料和草稿本。

寒假结束芮格意外收获了新学期的第一份礼物——校报上刊登了他们开会时的合影。芮格小心翼翼地掩藏着发狂的欣喜,不动声色地剪下照片贴在日记本扉页,尽管在陆柏杨的洒脱闲适和另外两名女生的娇艳动人的衬托之下皮肤暗哑头发枯黄的她活像个为柴米油盐酱醋茶操碎心的村姑。

那个寒冷的冬天以及之后的万物复苏、炎炎夏日,她总在阳光明媚的时候想起陆柏杨明朗的笑容和温暖的嗓音,她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复杂的情感,却在无意间听到《宽恕》中的“仰慕比暗恋更苦”时找到了一个恰到好处的词语——仰慕。

仰慕那个出场时自带万丈光芒的,过着于那时的她而言遥不可及的生活的人。而所谓的仰慕,又只是他遥远地存在于她的幻想中,无关眼下的生活。

芮格承认他猝不及防的出现让她的心脏微微一颤,可当时的她也没料到未来的日子里关于这个场景的回忆还会被被无数次唤醒,然后被赋予类似“一见钟情”之类的很多那一刻并不存在的意义。

有人说,如果,我知道有一天我会这么爱你,我一定对你一见钟情。可如果没有后来看似平常的相遇中积累起来的感情,又怎么会产生这种相爱恨晚错失了大把光阴的遗憾来呢?一生中让我们心动的瞬间不止一次,而一见钟情,不过是发觉爱上对方之后在无数次回味中不断添加了的自以为“原来如此”的调味品。

但是不管怎么说,能遇见你,我真的很开心。芮格想。

猜你喜欢

  1. 穿越种田小说
  2. 宫斗小说
  3. 冤家小说
  4. 空间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