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农门悍媳独宠夫

更新时间:2019-01-08 09:35:41

农门悍媳独宠夫 已完结

农门悍媳独宠夫

来源:追书云作者:柳意分类:穿越主角:楚寒白玉珩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农门悍媳独宠夫》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柳意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刚从冰窟窿里上来就被一顿拳打脚踢,哎呀我的爆脾气,欺负姐姐我没倒过来时差?削伯娘,揍婶子,砸叔叔,楚寒那泼妇的名头转瞬打响!看着那无良的小相公,楚寒撇嘴,这么精明咋还让人欺负了这么多年?男人曰:天时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狼跑了,仨人也回过神来了,可心里却更加不安了。

幻灵追着谭皓辉离去,也不知道遇没遇这倒霉催的。

楚寒赶忙将那剩余的棉被塞了塞裹住白玉珩,之后又把那倒在雪地里呼哧呼哧直喘的狗给拖了回来,这狗伤的可不轻,而且与他们有恩,不能见死不救。

看着吓的浑身没劲的白小二,楚寒默默地叹了口气,将她一块塞到爬犁上,好在这爬犁够大,然后又把狗塞她怀里了,叮嘱着抱住了,便提着灯笼拖着爬犁跑入大雪之中。

在白玉珩的指挥下,终于走到了下河村,结果才一进村子,都不用白玉珩再指挥,她自己就找到了老谭家了。

没别的,村里人都没睡,村道上不少人来来往往嘴里念念叨刀在讲着谭家的事,而且那门口围了太多的人,并且还挂上了岁头纸。

不用说也知道这家里死了人。

“怕是姑夫……”小二说到一半便停住了。

楚寒拉着爬犁挤过去,就看到那紧闭的大门前跪着一对母子,而且幻灵也跪在身边。

“幻灵幻灵……”楚寒叫着,幻灵回过头来,看到她愣了一下,随后跑了过来,“嫂嫂,你怎么来了……哥?”当真是满脸的诧异。

白玉珩点头,问道,“谁干的?”

一路走过来,已从村民的话里得知的差不多了,看着自家小姑被拦在大门外,他只觉得这谭家欺人太甚。

幻灵还真没看到她哥这般生气,瞥了眼楚寒便小说道,“我跟皓辉回来不久,姑夫就咽气了。等谭英俊他媳妇的娘家人来了之后,不知道说了什么,谭英俊就把小姑跟皓辉给赶了出来,说什么都不让进家口。”

白玉珩眯了眯眼睛,“走,咱们过去!”

幻灵跟楚寒便将他扶了起来,走到小姑白云的旁边,白玉珩便道,“起来,没有对不起他们谭家,不用跪。”

白云眼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侄子,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忙道,“珩儿,这大雪的天,你……你怎地来了?”

白玉珩的脸极其严肃,再次说道,“起来,不跪。”

白云也不知怎地,在白玉珩那略显冷漠的眼神中,就站了起来。

白玉珩对谭皓辉道,“去开门。”

谭皓辉摇了摇头,“里面锁死了,打不开。”

白玉珩便皱了眉,下意识地看向楚寒。

楚寒挑眉,嘛?你让我去开?

可能白玉珩也觉得有点荒唐,轻咳一声便收回了目光,对幻灵道,“上前去叫门,问问他谭英俊,是不是真的要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问问他,怕不怕见官!”

幻灵咽着口水,其实她也不敢,因为谭英俊他老丈人家的人都忒凶,可是看着哥哥那幽深的双眼,突然就觉得比那些人还要吓人,两下一衡量,她决定去敲门。

不过就在她犹豫的时候,只觉得身上重量多了一些,抬头就看到她嫂子按住了她的肩膀。

“嫂嫂……”

楚寒摆了摆手,“你不行!”

不是说自己有多彪悍,实在是幻灵她生在这个年代,骨子里就有一种弱气,就算上前了,也敲不开那门。

而她,压根就没想敲门,反正都是木头做的,好拆!

当然,她不是要拆门,她要拆栅栏!毕竟这玩意她今天已拆了几回了,就算他老谭家的栅栏结实一些,可架不住楚寒那满身的洪荒之力。

结果就看到那瘦瘦小小的身子,三下五除二的掰下一根,而后就一发不可收拾,没一会的工夫,老谭家那紧闭的大门旁边开了一道口子出来。

围观的百姓皆目瞪口呆,话说这谁家的姑娘啊?

拆完栅栏的楚寒回头对着幻灵道,“扶你哥坐爬犁上,咱们进去。”

你老谭家不就是欺负白云她孤儿寡母没后台吗,大不了咱就跟你拼了!

等一行人都从那栅栏走进院子后,外边的邻居就炸开锅了,呼啦啦地一窝疯钻了进去。

干嘛?看热闹啊!呸呸呸,什么看热闹,这老谭家不是死人了吗,咱们是来帮忙地!

院子里冷冷清清,那一口棺材孤零零地矗在那搭起的棚子下面,竟是连张纸都没有烧,而屋子里却是灯火通明,影影绰绰看到不少人在晃动。

等白玉珩一行人都进了屋,原来喧闹的屋子瞬间陷入了寂静,十来双眼睛全部看过来,除了震惊之外就剩下恼怒了!

那头戴孝帽的年轻男子猛地窜了上来,恼火地吼着,“谁让你们进来的?”

“英俊,你怎可赶我?”白云满面心痛,她养的十来年的儿子竟是一头白眼狼。

谭英俊歪着个脖子,一副不服天朝地府管的样子。

白玉珩冷冷地道,“谭英俊,我姑姑是你爹明媚正娶进你们谭家大门的媳妇,你爹尸骨未寒,你便将继母赶出家门,你不怕众人耻笑不怕被扣上大不逆的帽子吗?”

楚寒暗自咂了下嘴,我擦,大不逆的帽子?行啊你白玉珩,三棒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主,放个屁就能呛死人!

果然,那谭英俊就变了脸色。

“谁说她是英俊的继母?她只是我公公花五两银子买来暖被的小妾罢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一把将谭英俊拉到了身后,冲着白玉珩冷冷地说道,“怎么,你要为白云这个妾出头吗?就算是出头,你也不撒泡尿照下自己什么德性?一个没多少日子的病鬼,有你说话的份吗?”

白玉珩紧紧地捏着拳头,只不过他看的是谭英俊,“你五岁丧母,过的是什么日子你心里清楚,八岁的时候,我姑姑嫁入你们谭家,十年来对你如何?你就这般对待她?”

谭英俊的脸色越发的涨红,只不过他媳妇一直踩着他的脚不许他出声,而她身后的娘家人,那就是她的后台,下巴一扬,“都说了她只是一个妾,我们没有卖了她已算得上是仁至义尽了,再说了……”她目光一扫便盯在了楚寒的身上,冷冷一笑,“我没记错的话,你身上这棉袄应该是这个妾送回去的吧?”

楚寒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这棉袄,伸手弹了一下,慢幽幽地说道,“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件棉袄可是姑姑当姑娘时候的衣物吧?”

她之所以知道,那是刚才小二小三整理衣服的时候,李慕雪说的,而且这件棉袄也是白云现改的,原本要比这大多了!

“呵!”那女子不屑一笑,“总归是从我们家拿出去的。一个妾,拿着主子家的东西贴补外人,你自己说说,要是把她送官,等着她的是什么?”

哎呀!楚寒上前一步,“你倒是牙尖嘴利,不过,我们真的不怕见官,就不知你身后的男人怕不怕?!”

猜你喜欢

  1. 玄幻小说
  2. 江湖恩怨小说
  3. 宫斗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