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官场 > 靠山:宦海女人香

更新时间:2018-12-13 12:04:06

靠山:宦海女人香 已完结

靠山:宦海女人香

来源:朝夕阅读作者:远方分类:官场主角:陈文旭李蜜珍

主人公叫陈文旭李蜜珍的小说叫《靠山:宦海女人香》,本小说的作者是远方写的一本官场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叫陈文旭,在一所学校里开启了我的官场荆棘之路,权力、欲望、斗争、女人、艳遇、背叛,这一个个词语充斥着自己30年官场生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文旭没想到看起来柔柔弱弱的邹翠翠,性子还如此之烈,想着刚才的惊鸿一瞥,年轻的陈文旭有些冲动的端起碗一口气喝了下去,喝完便把碗一递,逃也似的跑回了自己的宿舍。

令陈文旭没想到的是,自己昨天晚上的行为居然把蔡校长给得罪了,对于酒桌上的替酒行动,对他来说也不过是看不过眼罢了,哪想到会在学校里传的风言风语。

陈文旭在语文组办公室里打扫着卫生,这时有人在后面轻轻打了他一下,陈文旭回头一看,王美艳正笑嘻嘻的看着他。

陈文旭赶忙喊道:“艳姐,那么早啊。”

“行啊,文旭。听说你昨晚英雄救美来了啊。不跟姐相好,倒是跟那个邹翠翠好上了。”王美艳低声说道。

听到王美艳的话语,陈文旭心里便是一惊,昨天晚上的酒宴,只有3个校长,2位主任和交流来的老师参加的,王美艳咋知道的,一晚上功夫,这消息传的也太快了吧。他还不知道,就在昨天晚上,古正道在床上给王美艳说的消息。

陈文旭嘴里却抱怨道:“哪有这会儿事啊。艳姐你可别害我啊,我可还没结婚呢。”

“我就是看人家邹翠翠毕竟才刚有的孩子,确实不适合喝酒,同事之间不就得互相帮助嘛。过两天,艳姐生了孩子,我也会替艳姐喝的。”

“去你的吧。”王美艳笑骂道。

接着又神神秘秘的说道:“你上午上完两节课不就没课了吧。”

“是啊。”

“你下课后,去趟古校长办公室。”

去古校长办公室?陈文旭记得自从古校长对自己讲的课完全失望之后,早就没机会去他的办公室了,不知道今天找自己干什么呢?难道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

不过,话说回来,古校长找自己为什么找王美艳传话啊,又想到那天报到时在宿舍两人的情景,又想到昨晚上的事情王美艳一早就知道了,陈文旭也就慢慢了解了里面的道道。

从教室里出来,陈文旭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直接来到了古校长的办公室,古校长正坐在办公室里勾勾画画,看到陈文旭走进来,古校长便笑着站起来,说道:“文旭来了,快坐快坐,尝尝我买的新茶叶。”

突然看到古校长那么热情,陈文旭心里不免打起了鼓,按理说校长应该批评自己啊,咋就突然对自己那么热情呢?

陈文旭一头雾水的坐在那里,等到对方递过一个茶杯,这才有些慌乱的接过茶杯。

“嗯,怎么样。小陈,工作还适应吧。”

“还可以吧。多亏古校长和其他老师的帮助,勉强还能应付。”

“嗯,小陈不错,很优秀,讲课很有想法。”古正道夸赞道。

这更让陈文旭摸不着头脑了,按理说自己破坏了蔡校长的好事,蔡校长安排古校长给自己“穿小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咋还夸奖起自己来了呢?

“小陈啊,你看咱们靠山镇中学风气怎么样啊?”古正道突然抛出来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还没等陈文旭说话,古正道便接着说道:“咱们靠山中学风气不正啊,你看看有的校领导,有的老师,不好好管理学校,不好好的提高学生成绩,整天却想着吃喝玩乐,就像昨晚上,是吧,文旭。”

说完古正道一双眼睛就死死的盯着陈文旭,想在他的脸上看出来什么东西。

陈文旭有些惊诧的看着古校长,他没想到古校长会对他说这些话,看着古正道的眼睛,陈文旭想到了很多“城府、阴险、狼?官威”等一些列词语接踵而至。

他有些为难的说道:“古校长,我懂什么啊,我就是个刚来报到的老师。”

“哪能呢!文旭不要过谦,我看你就是咱们靠山镇中学发对歪风邪气的先锋。”古正道一本正经的说道。

听到古正道的话语,陈文旭连忙站起来摆摆手道:“校长言重了、言重了。古校长,您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我还得去批改作业呢。”

看到陈文旭不上套,古正道有些厌烦的摆了摆手,陈文旭也赶紧站起身来,眼前的茶水都没有喝,便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不过,对于陈文旭来说,今天也不选白来一趟,看来这个看似平静的校园,也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凶险。

邹翠翠是教数学课的,却感觉似乎不太会教。开始的几天过的很平淡,于拥军校长轮流听交流教师的课。不过自从酒宴结束之后,从一些耳目灵光的中年女教师口中逐渐传出了于校长不满意邹翠翠课的消息。

其实陈文旭也看的出来,每每听完邹翠翠讲的课,于校长和数学教研组长刘文梓总是收起挂在嘴边的微笑,严肃的摇着头,嘴里不停的在讨论着什么。

这时候才听说邹翠翠原来在白沙埠镇是教小学的,才刚刚生了小孩,还在哺乳期。

正好县教育局出台学校之间教师互相交流的政策,于是校长就把哺乳期的教小学的邹翠翠交流到靠山镇,目的就是减小靠山镇中学的实力,为的是年底考核超过靠山镇(据白沙埠的老师说其实是校长没吃上邹翠翠的奶水)。当然靠山镇的蔡校长也不傻,同样选了几个不会教学的交流到白沙埠镇。

在听到一些闲言碎语之后,邹翠翠不免有些紧张。教历史的王美艳,是个“好”心人,第一个当属“是非话”多之人。

这些多嘴的女人总是会提醒我们年轻人。当然当初也是她提醒我,古校长对我上的课不满意。

最近,王美艳总是在办公室说校长们对邹翠翠有看法,要商量对策整治邹翠翠,比如以后取消邹氏哺乳假,中午必须坐班上课、晚上必须参加晚自习值班、邹翠翠班上如果月考差了别想有好果子吃之类的话。

办公室里的中年妇女们再说这些时,一点也不避讳邹翠翠。邹翠翠每每听到这些,总是低下头,看自己的数学书或者是红着脸批改学生的作业。

而邹翠翠从蔡洪波校长等人的眼神中,琢磨着王美艳的话是有道理的,便常常提心吊胆,短短两三个星期,气色竟比来的时候更虚弱了,更加显得我见犹怜了。

往后的一段时间里,教研组长刘文梓每节课都是要坐在邹翠翠后面听课,刘文梓表面看起来还算是和气的,起先对邹翠翠的指导也算是不愠不火,无非就是不太顾及她的面子,总是当着学生的面指出邹氏的课讲的不好。

这天邹翠翠刚上完课,正准备批改作业,这时刘文梓走到数学组办公室的门口,喊道:“邹老师,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邹翠翠也就只好红着脸走了出去,等到邹翠翠一关门,旁边的中年男老师跛足老周立马敲着怪话道:“邹老师看来是去喂主任去啦。”

王美艳立马笑话道:“我看老周你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啊。”

跛足老周老周嘿嘿的笑道:“谁不知道咱们学校,你是出了名的紫葡萄啊。”

听到老周提到紫葡萄,王美艳仿佛被人捏到了尾巴,没有再吱声。

不到5分钟,就看到邹翠翠红着眼睛走了进来,不一会儿便趴在办公桌上哭了起来。

原来刚才刘文梓是向邹翠翠宣布校委会的一个决定的,由于邹翠翠教学水平差,校委会决定取消了她的奶假,让她多花些功夫和精力用到提到教学水平上来。

本来学校是下午5:00放学,由于邹翠翠孩子还在喝奶,按照规定应该给她一个小时的奶假,她也就早走上一个小时,骑着自行车回家不至于晚了。可是现在没有了这一个小时的便利,现在是秋天还好说,可到了冬天刮风下雪的可怎么办呢。

于是本来就软弱的邹翠翠,就连学生也看不上眼了,几个调皮的学生私下也说邹翠翠除了**大,不会教学,被刘老师训、奶假都被取消之类的话。

她不想让办公室的人看到她的笑话,抽泣了一会儿,便回到宿舍里哭了起来。

据从前听过刘文梓组长课的一些中年大妈透露,他上的课没几个人听的懂。那时候他上课挂黑板是常事,无非是沾连襟在局里任基教科长的光,才做了个教研组长,之后还成了校级学科带头人。这几年课越教越少,后来改教了劳动技术,这几年干脆也就不教课了,专职听课、评课,指导年轻教师!

猜你喜欢

  1. 豪门小说
  2. 青春小说
  3. 武侠小说
  4. 鬼怪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