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天降侍卫

更新时间:2018-12-05 14:36:35

天降侍卫 连载中

天降侍卫

来源:掌中云作者:月神分类:穿越主角:石越九夫人

主人公叫石越九夫人的书名叫《天降侍卫》,是作者月神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某日,大燕国熊府上空落下一个美男哥哥...然而熊府九夫人貌美如花,见了如此美男非要留他做自己的贴身护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晨,天边出现了一抹紫红色的朝晖,像绽开的红玫瑰一般,娇艳明媚。

石越一夜辗转难眠,清晨刚有些睡意,喜儿便如一阵风般急匆匆的赶了进来,不顾得羞涩,将他从被窝里拉起,满脸焦急道:“快去保护九夫人!”不待详说,便干脆利落的为他穿上衣服,拉着他粗大的胳膊,急匆匆的向假山环绕的庭院走去。

他一头雾水,心中好奇:在这熊府,还有人敢欺负九夫人吗?喜儿这小丫头,未免小题大作了,打着哈欠,抬头仰望着那娇艳的红日,没来由的居然联想到了九夫人娇艳欲滴的红唇。

忽然间内心中,又将自己狠狠地鄙视了一翻。

因为他发现自己伪装成美男间谍,一年多来,凛然正气逐渐流失,邪恶的种子,却在脑海中生根发芽,竟然时不时的会产生**的念头。

难道我竟然在潜移默化中,被艾伦这个毒瘤腐蚀了吗?

穿过一处精致的兰亭,远远望见九夫人宁静的站立于明湖之畔,云鬓花髻,几缕发丝散乱的拂在脸颊,使肤光如雪的俏脸,更显得妩媚娇艳;

贴身的衣裙把娇好的身躯、紧紧包裹着,细腰处深深下陷,圆臀处高高翘起,**的手臂**如藕,裙裾及小腿处,露出一双盈盈一握的三寸金莲。

微风轻抚,衣衫轻扬,衬托出一副丰满诱人的傲人曲线。

石越眼眸绽放精光,怦然心动。

如此绝色女子,古今少有,那个狗屁不通的艾伦小姐,哪里有这般妩媚的风情?

喜儿骗我,九夫人好端端的站在这里,怎么会有危险?

他心情大好,急步靠前,笑嘻嘻打着招呼道:“美女,早啊!难道今日有公差要办?”语出轻佻,毫无庄重之色。

九夫人却没有像昨日那般语笑嫣然、柔情款款。

眉目一翻,盯着他的眼睛,低声嗔怒道:“什么美女不美女的?没大没小,收起你那些古怪的玩意!这是熊府,是有规矩的,以后你要叫我‘九夫人’,记得了吗?”

言语甚急,脆如崩豆,浑然没有了昨日的脉脉温情。

石越愣了一下,心中有些微凉,脑中那点旖旎浪漫的感觉,消逝无踪:美女就算温柔一时,骨子里,永远是那般的傲慢与小性!

熊府,绝非久留之地。

尴尬之时,一声沙哑生硬的喝斥之语,传入了石越的耳中。

“娇娘,你傻站着干什么?我不是让你梳洗打扮,陪我前去为黑衣卫指挥使大人祝寿吗?”一个怒气冲冲的胖子,从假山后面急转而来,身后还跟着昨日,那胖熊与瘦猴两个倒霉的侍卫。

石越定睛一望,见他虽然大腹便便,臃肿不堪,但身穿锦绣绸缎,服饰精美,满脸肥肉之上,挂着一双四白均露的三角眼,射出盛气凌人的光芒。

从此人嚣张跋扈的气势来看,必是熊奇山无疑。

九夫人却没有想象中的那般软弱,柔中带刚,讥刺道:“指挥使康大人过寿,你自便前去,干我一个妇道人家何事?”

“你敢不听我的话?误了我的前程,你承担得起吗?”熊开山吃了一记软钉子,心头涌上阵阵怒火。

九夫人不为所动,丰盈的胸膛剧烈喘息,勾勒出曼妙无比的曲线,反问道:“难道你熊奇山的前程,便寄托在一个女人身上吗?”

“你敢顶嘴?我扒了你的皮!”熊奇山气急败坏,挥舞起笨拙的手掌,向九夫人扇去。

九夫人却并不躲闪,倔强的站在那里,如同一只风雨中挺立的玫瑰,鲜红的嘴角露出不屑一顾的笑意,眼眸中却蕴含着晶莹的泪花。

九夫人果然有危险!

石越胸腹中一腔烈火,熊熊燃烧。

虽然他明知熊奇山是朝廷大员、熊府之主,得罪了他一定没有什么好下场。

但他心中却固执地认为:自己是九夫人的贴身侍卫,自然要履行保护她的义务,不管是谁,敢欺负貌美如花的九夫人,都将要付出沉重的代价!熊奇山这老鸟,也不能例外。

这是特种兵骨子里长存的硬气。

在熊奇山那猪爪子,快要碰触到九夫人滑嫩的脸颊时,他伸出手掌,抓住那只逞凶的腕骨,而后轻描淡写的捏了一下,一脸嘲讽道:“熊大人好本事啊!打起女人来,雷厉风行,真有好男人风范,佩服!佩服!”

“嗷……好痛!”熊奇山身娇肉贵,哪里受得了石越大手虎钳般的拿捏?痛得浑身颤抖,冷汗淋淋,嘶吼道:“你……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对本官动粗,我……我饶不了你!”

转头又对身旁的狗熊与瘦猴大喊道:“你们两个没用的东西,还不赶紧把他给我拿下!”

狗熊与瘦猴相对一望,鼓起勇气,就要动手。

石越剑眉紧蹙,虎木圆睁,一股浓重的杀气迸射而出,席卷全身,嘴角露出一抹阴森的笑容,狠呆呆道:“谁敢?”

两人犹如当头棒喝,吓得战战兢兢,立在当场,竟然再也不敢上前。

九夫人倔强的挺着丰润的身姿,本已打算受辱,见石越横眉立目,竟然不屑熊奇山之**,扼其臂膀,为自己强出头,心中滑过阵阵暖流。

世间竟然还有这般不惧权贵的硬气男子?

但她心思细腻,深知熊奇山不是那般好相与的人物,得罪了他,没有一点好处,若是真发起火来,这个硬朗的美男哥哥,恐怕是要吃苦头的。

念及此处,急忙上前拉扯石越的大手,以免酿成大错。

石越的臂膀坚硬似铁,她便是使出吃奶的力气,也不能撼动其分毫。

她急得满面红晕,晶莹的泪滴,顺着眼角不争气的流下,芊芊玉手,在他胸膛胡乱捶打,心急如焚嗔怪道:“臭石头,谁让你多管闲事?给我退下!”

哼……我多管闲事?不识好人心。

石越见九夫人为熊奇山受窘,急得面红耳赤,心中宛如压了一块巨石,怨恨与嫉妒,相互叠加,十分的不爽!

你妹的!

人家才是如胶似漆的两口子,晚上摸摸抓抓,一起抱着睡觉的关系,多亲哪!

我一个外人,傻呵呵的管这闲事干什么?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与我何干?这小娘皮妩媚的面孔,被打成猪头,也与自己没有半点干系!

我……我他娘的真是吃饱了撑的。

石越越想越气,眼眸中似乎冒出火来,心有不甘的瞪了九夫人一眼,便气呼呼的一甩胳膊,松开了熊奇山肥肿的手臂。

熊奇山踉跄着倒在两名侍卫怀中,堪堪稳住臃肿的身形,可怜兮兮望着手臂上那红肿的印记,气得满脸淤青,对石越怒斥道:“你……你就是昨天那个从天而将的狗东西?好……好大的胆子啊!”

“是又如何?”石越双目赤红,杀气凛然:“我不管你是谁,再敢骂我一句,必杀你而后快!”

猜你喜欢

  1. 职场对决小说
  2. 现代小说
  3. 欢喜冤家小说
  4. 宫斗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