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十里桃花不如你

更新时间:2018-12-05 14:15:52

十里桃花不如你 已完结

十里桃花不如你

作者:锦安安分类:短篇主角:纪寒灵封靳言

《十里桃花不如你》是一本非常不错的都市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锦安安,主角是纪寒灵封靳言,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外人说她歹毒阴险,抢了自己姐姐的未婚夫不说,还害得自己姐姐双腿瘫痪,脸上留疤。丈夫一月一次恩宠,目的只是为了让她怀孕,好早日离婚。好吧,这婚姻没有幸福,只有冷眼和折磨,那就离婚吧。可当她将一纸离婚协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道声音,让纪寒灵的后背顿时一凉,再一看封靳言的脸色,果然已经变成了乌云压低的阴沉漆黑。

“灵儿,你留下我们一起吃个饭吧,正好两年没见,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陆霄竹已经追了到纪寒灵的脚后跟处,伸手想要拉住纪寒灵做挽留。

手指刚要碰到纪寒灵的衣袖,纪寒灵的身体却突然往车子里一倒,被人用力的拽了进去。

封靳言紧紧扣住她的手腕,将他扯到了自己的面前,声音里像是浸了冰渣子似的,字字发冷。

“纪寒灵,这就是你说的,你跟陆霄竹之间只有朋友关系?朋友关系会让他这样对你紧追不放?”

纪寒灵身体是扑进车里的,姿态别扭不说,她的大半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了受伤的膝盖上,疼得她额头上冷汗都出来了。

“封靳言,你松开我!”她顾不得解释其他的,只想赶紧换一个舒服的姿势。

“松开你?”封靳言手指越发用力,几乎要将纪寒灵那纤细的手腕子都捏碎了,“纪寒灵,你怎么不直接叫我把你送到陆霄竹的床上去,或者是,干脆我们现在就离婚,好让你跟你两年没见的学长,能更名正言顺的做朋友!”

他话越说越离谱,简直就丁点道理也不讲。

纪寒灵不由也发了脾气,怒道:“封靳言,你别太过分了!”

“灵儿,出什么事了,车里的人是谁?”陆霄竹疑惑的声音跟着响起,因为角度问题,他只看见了姿态别扭的纪寒灵和一个男人的下半身,没能看见里面的人脸。

此刻姿势尴尬,时间尴尬,气氛也无比尴尬,纪寒灵不怕被陆霄竹知道自己结婚的事情,但她下意识的不想被陆霄竹看见自己的这个狼狈窘境。

急忙就将身体缩进了车里,推开拉着她封靳言,反身哐当一下慌张的关上门,隔着半降的车窗对着他说道:“学长,我真的还有急事,改天再说吧。”

她说完,也不等陆霄竹的回应,慌张的将车窗升了上去,又抬头对着何城着急的催促道:“快开车!”

何城征询的看了一眼封靳言,见他没有反对,这才踩下了油门,车子轰鸣一声,瞬间就开了出去,将陆霄竹一点点的甩在身后。

车子渐渐开远,纪寒灵却根本不能松半口气,身侧,封靳言的身上的寒气,快要化成了实质,将整个狭小的车内空间全部冻住。

“这么怕被你的陆学长知道我的存在?”封靳言嗓音阴沉,目光狠狠的盯着纪寒灵。

纪寒灵僵着身体,膝盖上的手指用力收紧,竟一时找不到什么可以反驳的话来。

见她沉默,封靳言眼神越发阴冷,倾身逼近,将纪寒灵困在狭小的车子角落里,气场锋锐的继续逼问:“纪寒灵,你怎么不说话?”

纪寒灵脸色发白,被他身上那个迫人的气势压得心跳急促,勉强稳住声音:“封靳言,我已经说过了,我跟学长之间只是朋友关系,你不信就算了!”

反正只要他不信,她就算是说破了天,也不会有丁点改变。

“我不信就算了?纪寒灵,你是不是没有搞清楚你的身份?”封靳言捏住了她的下巴,用力的抬起她苍白的脸,动作里夹着居高临下的侮辱意味,“你觉得,奶奶会要一个出过轨的,不知廉耻的女人做封家的孙媳吗?”

“封靳言,我根本没有出轨!”纪寒灵不由发怒的瞪着封靳言,“你这样妄自猜测有意思么?我跟陆霄竹之间什么都没有,自从大学毕业后,我今天才第一次见他!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捕风捉影的诬陷人!”

而且见到他的同时,还不幸的遇见了见到了封靳言,吓得纪寒灵话都没有敢跟陆霄竹多说。

可这个男人偏偏就喜欢逮着一丁点的小事,也要不依不饶的说她半天。

他今天是有病吗?

纪寒灵越想越觉得委屈和生气,所有的情绪一瞬间涌了出来,她眼眶登时就红了,眼睛弥漫在她明澈的眸子,说不出的楚楚可怜和动人。

“我明明什么错事都没有做,你凭什么要这么说我?”说到后面,那嗓音里终究还是带上了委屈又可怜的哭腔。

封靳言捏着纪寒灵的指头顿时有些放松,脸上的表情阴沉得吓人,薄唇用力的抿紧,却没有再说一个字。

他的确是没有任何证据的,就在指责纪寒灵出轨,而且,就算这个女人跟其他男人有什么瓜葛或者恩爱,又跟他有什么关系?

难道他不是应该高兴吗?如果这个女人真的出轨,那他就有了可以名正言顺跟她离婚的理由了,何乐而不为?

所以,他现在为什么要这么丧失理智的做这些举动?

彻底的松开了纪寒灵的下巴,封靳言寒着脸坐直身体,与纪寒灵保持了一个不近不远的距离,拧眉沉默。

或许刚刚的事情引发了纪寒灵这几天的所有委屈和苦涩,尽管封靳言已经沉默的不再刁难她了,可她仍旧止不住委屈的想哭。

眼泪一阵接一阵的溢出来,纪寒灵只能拼命吸鼻子忍着,强撑不让它掉下来一颗。

吸鼻子的动静,在寂静狭小的空间里,十分刺耳。

封靳言想要忽视,都不可能。

他不由侧眸,看向那个咬唇隐忍的女人。

面色苍白,粉唇微嘟,有些湿润的睫毛半垂着,一汪清澈的泪水就关在眼眶里,几欲落下,那模样,意外的戳人。

封靳言看了一眼,就感觉心脏像是被一双大手用力的扯住,让他有种近乎窒息般的悸动。

很想,将那个女人抱紧怀里安慰。

他放膝盖上的手指烦躁的不住敲击,忍着要伸手过去的欲望,面色紧绷,就算是面对着价值百亿的合同,他也从未有过这种难以控制的心惊浮躁的感觉。

不过才过了十几秒中,封靳言就再也无法忍耐这种失控的感觉,他抬手狠狠用力捏了一下眉心,烦躁之下,口不择言道:“要哭给我滚下车哭,别这儿假惺惺的做戏!”

纪寒灵忍了一路的眼泪,最终还是落下去了。

砸在她自己的手背上,冰凉刺骨。

她僵了一秒,抬手粗暴用力的一把将脸上的泪水擦掉,也不管车子还在行驶,立即就去拉车门。

吓得前面开车的何城赶紧一脚急刹。

车子吱的一声猛然停下,惯性让纪寒灵的身体往前狼狈的倒了一下,受伤的膝盖撞在前座的靠背上,疼痛入骨。

她也根本不管,咬牙继续下车,脚步一落地,还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幸好及时抓住了一旁的车门。

封靳言眸光紧紧抓着她,薄唇越绷越紧,看着她跌撞的背影快要走远了,终究还是没忍住开口,喊道:“纪寒灵,你站住!”

猜你喜欢

  1. 欢喜冤家小说
  2. 穿越小说
  3. 女强小说
  4. 幻想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