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愿执君手度今朝

更新时间:2018-12-04 16:15:51

愿执君手度今朝 已完结

愿执君手度今朝

来源:微阅云作者:西海昭分类:重生主角:陆明月穆九思

经典小说《愿执君手度今朝》是西海昭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陆明月穆九思,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上辈子她遭人陷害,被囚宫廷家破人亡,名节不保……她恨恨的看着他们:“若有来世,我必定要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幸得上天垂怜,她含恨重生发誓此生再不入宫廷必要把上辈子背弃之人挫!骨!扬!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花无期倚在门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明月妹妹,你的病现在可算是好了。大夫人已经答应齐家的退婚了。”

陆明月听到这个消息脸上并没有如释重负的表情,反而眉头皱在了一起。

呵,大夫人哪里是那么好说话的,上一世齐家来退婚,那个张夫人揣着退婚书欢欢喜喜地去齐家给齐夫人看,齐家这才知道这退婚,并不是齐家向陆家提起的,而是陆家向齐家主动提起的!齐家气得要死,但是怕这件事被人知道了,毁坏了他儿子的名声,只能生生的忍了。

可是大夫人怎么会是那种小打小闹的主,第一时间就是把齐家被陆家退婚的事情宣扬了出去,还很是添油加醋,害得云中一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等到齐夫人想带人来理论时,齐守仁在云中的名声早就臭了,但凡是云中正经人家的女儿没一个人愿意下嫁给他!

倒打一耙,大夫人这招用得不可谓不妙,更何况……陆明月忽然握紧了拳头,脸上满是恨意。她除了把齐守仁名声搞臭,连自己也不放过。

若不是因为这件事,她怎么会背上了勾引家族嫡姐的未婚夫骂名,落得个无人肯娶的下场!

以至于谢长风来求亲,她以为终于有人可以不顾名声来爱她,才不听父亲和花无期的劝告傻兮兮地嫁给他,帮他登上帝位。可谁知,自己以真心待人最后竟会落得家破人亡!她恨,她好恨!

“想什么呢?”花无期撇撇嘴一巴掌拍在她肩上吓了她一跳。

陆明月连忙收起桌上那个前世人物关系的纸塞进抽屉里,花无期抿着唇脸色不大好看,收回手站在一旁不说话。

她转头一看自是知道这动作伤害到了他,从前他们两小无猜、无话不说,现在却不得不瞒住他。

陆明月酝酿了一下,故作娇羞地瞪了他一眼:“女儿家的事,谁要告诉你。”

花无期把玩着扇子仔细琢磨了一下,忽然想到了什么,展颜一笑,心情十分愉悦:“今天是花朝节,你可想出去逛逛?”

“花朝节?”

陆明月想了想,上一世的这天自己因为担心大夫人会答应齐家的求亲而把自己关在屋里,还让花无期生了她三天闷气。

这一世她只想让自己在乎的人都好好的,当年错过的花朝节,现在补也为时不晚吧!于是她笑了笑说,“那我换身衣服去。”

花无期嘴角噙着笑也不多说,乖乖地在屋外厅里候着了。

桃溪拿了一条水红色的裙子,眉头紧皱:“小姐,你才大病初愈就要出去,这……”

“无妨,有花大夫在呢,你怕什么?”陆明月微微一笑拉过她的手让她放心。

桃溪叹了口气不再多说,将裙子替她换上。换好衣服后,陆明月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忽然感慨万分。

陆明月,既然上天给了你一次机会,你就要好好把握!

花神庙中,陆明月剪了五色彩笺又取了红绳,将彩笺结在花树上。

花无期不方便进来便在庙外逛着,陆明月拜完花神便出去找他,谁知因着人多不但没找到花无期还与桃溪分开不知被人群带到哪里去了。

她四处看看,忽然有几个尖耳猴腮的男人正猥猥琐琐地朝她走来。

陆明月心里大叫一声不好,再一看唯有百十步距离的东方小山上的亭子里似乎有两个人影。陆明月思考片刻决定上前去问问路,顺便趁机避避身后的麻烦。

亭中一男子忽然转过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正朝这边来的陆明月冷着脸说:“王爷,有人来了。”

后者淡淡一笑目光始终放在书上:“穆青,你这习惯还是改不了。”

穆青撇撇嘴颇有些不乐意地回道:“是,公子。”

“这里毕竟是夏凉,不比东魏。”他嘴角一勾目光忽然闪过一丝阴霾,“别忘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

穆青抱着剑点点头认真道:“是,属下不会坏了公子大计。”

陆明月走到半山腰活动了下脚,心里直叹气:果然身体还是有些虚弱,才走了着么几步就累了。

看来,日后得好生锻炼锻炼才行。想罢,她望了望远处的亭子继续上山。

“姑娘,请留步。”

陆明月喘了口气抬头一看,抱着剑拦在她面前的竟然是穆九思的心腹穆青!

上一世她明明是在秋猎上才遇见的穆九思,如今怎么会提前了这么多?

穆青看着她一脸惊讶的表情心中生疑,难道这女人不是故意来找自家公子的?

“这位公子,小女外出迷了路,还请公子能为小女指明去花神庙正门的路。”陆明月一时拿不准穆九思此般提前到夏凉所为何事,只能以退为进,在暗中观察。

这听声音,穆九思忽然心中一动,放下书偏头对上她的眼睛两人皆是一愣。

这人的眼睛他似乎在哪里见过,可他现在却想不起来了。

“在下也要下山,若姑娘不嫌弃,可暂且在此处歇会。”

穆青一愣,想不通公子为何想要出手相助,但他还是侧身为她让开路。

陆明月见此景只是知道自己推辞不了,既然如此索性借此机会好生将他观察一番。

于是她欠了欠身语气淡淡地说:“多谢公子好意。”说完便大大方方在他对面坐下。

穆九思看了一眼她眼中带着几分欣赏之意。

在东魏的时候,即使不顶着燕云穆家未来的继承人的名号,光是这张面皮就不知让多少名媛贵女要么失了矜持自荐枕席,要么明里端着架子私下却动些手脚。

没想到在夏凉反而遇到一份惊喜,这女人倒是十分有趣。

陆明月偏头往山下看去,花神庙里人来人往,她看不清桃溪是否在里面,也没发现花无期那个一身月牙白的骚包。

等等,这个地方视角这么好,看他二人一定在此待了不少时辰。莫非……他们此行前来的目的是为了寻找或者监视某个要来花神庙的人?

上一世陆明月只知道他是燕云穆家的继承人,当年谢长风与兵部尚书商量之时也曾提过,穆家所在的燕云十六州是东魏的险要之地,易守难攻。若是穆家一反,东魏将失去这个南部屏障,再想南下直攻夏凉怕是痴人说梦。

现在想想,令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燕云这块地方如此重要,东魏皇室怎么会一直放心让穆家管理,让穆家扼住国家的咽喉?

除非穆家就是皇室中的一员,甚至是极为重要的一员!或许他们就是东魏皇室的平衡点!

陆明月双眉紧皱,没准谢长风就是知道这点才会让自己连夜去求穆九思。

看来,自己若是想彻底断了谢长风的皇运,还少不了得借助穆九思的帮助。前世的她总是高高在上的样子,认为自己的身份在哪里,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很是无所谓。这辈子她学乖了,顾什么礼仪廉耻,顾什么尊严脸面,好好抱紧大腿,努力复仇才是真的。

又过了一会,穆九思合上书丢给穆青起身说:“天色渐晚,在下送姑娘下山吧。”

“那就有劳公子了。”陆明月微微欠身跟了上去。

方才下了些小雨,石阶有些湿滑,陆明月心中想着前世的事一时没注意脚下忽然脚底一滑向前面的穆九思扑去。

“小姐小心。”穆九思抓住她的小臂将她往回一带,脸上似笑非笑。

他本以为这个女子会有些不同,没想到不过是比那些女子心思更深沉些罢了。

陆明月回过神有些忙乱地理了理裙摆却没想到将玉佩弄掉了,正欲去捡,没想到穆九思比她动作更快。

穆九思握着这块玉佩眼中忽然露出危险的光芒:“这块玉佩你是从哪里来的?”

陆明月一愣,一把将玉佩从他手里夺过,不客气地回道:“我的玉佩是从哪里来的关你什么事?”

陆明月只道一声莫名其妙,上辈子也没见穆九思这个家伙这么多事。

穆九思没说话,但她身后的穆青却向前逼近了一步,大有两面夹击的意味。

陆明月重新系好了玉佩朝他翻了个白眼:“我家祖传的行不行啊?”说完便推开他大步往山下走。

真有意思,看她是一个弱女子便要欺负她不成,自己重活一次可不是白混的。

不过……陆明月倒是想起了一桩事来。

这块玉佩她从小就带在身上,但是上一世自从在秋猎上遇见穆九思之后爹爹就不让她再带了,而且还是小心翼翼的自己给她保管了起来,她那时候还觉得爹爹不信任他,觉得爹爹小气,在陆府大闹了一场。

莫非,这块玉佩和穆家有什么联系?

陆明月抬头看了看天色,将心中的疑虑暂时放在脑后。

罢了,现在还是快些回去吧,看样子又要下雨了,玉佩的事还是爹爹回家之后再问问吧。

穆青看着远去的陆明月有些糊涂:“公子,你怎么了?”

穆九思冷着脸不知在想什么,穆青再叫了他一声方才回神,沉声道:“派人去看着她。”

猜你喜欢

  1. 情有独钟小说
  2. 惊悚悬疑小说
  3. 修仙小说
  4. 豪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