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东方云梦谭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39

东方云梦谭 已完结

东方云梦谭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罗森分类:玄幻主角:孙武黄泉殇

主角是孙武黄泉殇的书名叫《东方云梦谭》,本小说的作者是罗森所编写的玄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少年并不是一个很会作梦的人,但却常常觉得,自己的生活仿佛梦境一般,美好却渺不真实,特别是到了晚上,总会有着奇特的梦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孙武预备赶去后山,凤婕则是要留在舰上,收拾一下这个已经变成血肉屠坊的凄厉战场,让那些**被压抑多年,一朝解放后完全失去控制的嗜血狂魔们冷静下来,不过,孙武这种缓慢的赶路法,在某人眼中看来毫无效率可言,所以当他快步跑出军舰,从三公尺高的闸门口一跳落地时,旁边一道光影风驰电掣般飙来,将他一下子接了过去。

“啊,你……小殇!”

本来躲在暗处操控军舰设施的小殇,不知何时弄了一辆飞空法宝,底部造型是一块滑板,下头有六个喷射气轮,上头则是接了一个简单的操纵杆,虽然简陋,但却能够飞空滑行,比奔跑的速度快捷多了。

不仅如此,本来穿著吊带裙娃娃装的小殇,居然换上了一件与纳兰元蝶相同的军服。飞云号里头全是大武王朝的军人,要抢一套军服过来毫不为难,但就算搜遍整艘军舰,也未必能找到一件这么小尺码的迷你军服,看到小殇军服上的徽章、军阶印一个不少,军帽、军靴都有模有样,孙武为之瞠目结舌,不晓得她是怎么做到。

“又……又是用法宝吗?”

“对。整套军服三分钟搞定,看起来很帅吧?”

“我一直也很好奇,你身上随随便便都带十几件法宝,对元气的耗损也很大,你到底是怎么支撑这些消耗的啊?”

“呵呵,这是梁山泊的第一机密。”

法宝“磁航浮板”的速度比奔马稍慢,但却不受地形限制,在距离地面六公尺左右的高度破空而行,穿越树林,翻过小山丘,很快就绕到了后山,看到了孙武最担心的一个画面。

胡燕徒、李慕白站在树林外,目光所视的方向,正是当年村长老爹带孙武和小殇来游玩的秘窟。在那个狭窄的岩壁洞口外,本是一片与人同高的白芦草地,现在却浮现三个弦月形的图腾,里头隐约见到无数紫电光影,如剑似刀,高速飙走,切割大气,就连周遭温度也同受影响,吹出来的风冰寒刺骨,附近的树木甚至罩上了一层白霜。

当年……不,即使是现在也一样,如果不是这个护法阵被触动,孙武根本不会察觉这里设了如此厉害的护法结界。正常的情形下,闯入者才一踏进芦草丛中,雷刀电刃就会瞬间启动,把人千刀万剐,瞬间就粉身碎骨,法阵甚至还不会显现形影。

“胡伯伯、李叔叔!”

孙武在半空喊了一声,但是两人似乎过于专心,对他的叫唤没有反应,跟着,一道黑色刀气、一道雪白剑芒同时绽放,中间夹杂着两道身影,朝着岩缝入口飙射而去。

找不到护法阵的破绽,情急之下,唯有甘冒奇险,凭着一身修为强行闯阵。慈航静殿、河洛剑派两大高手联合施为,人兵合一,威力有若万钧雷霆,鬼哭神嚎,顷刻间便直破阵中深处。

只是,这个号称“能拒世上绝顶高手于阵外”的护法结界,也不是浪得虚名,佛道两大高手在岩缝洞口的十步外,遭到极为强大的反击,霹雳巨响声中,刀气剑芒迸炸成满天光雨,现出两人的形影。

势如破竹的刀气剑芒一破,无数紫电锋刃立即狂削斩来,两人联手一击被破,嘴角立即溢血,尚未来得及回气,千百紫电锋刃已逼身而来,正是最危险的一刻,半空中的孙武一颗心狂跳得几乎跃出嗓子,却见两人似是早有预备,背靠着背,消去死角,脚下开始绕圈,手中刀剑激旋如舞,猛虎霸啸、飞燕回翔,将高速飙刺而来的紫电锋刃全数击碎。

紫电锋刃无穷无尽,不但发射角度刁钻,速度更是快绝,两人连挡数轮,身上多出十数道伤口,鲜血淋漓,但却又再向洞口推进五尺,越来越接近目标。快捷无伦的应变、卓越的战术,让孙武看得精神大振,不自觉地握紧拳头。

(这就是……一流高手的战斗吗?不避讳受伤,事先算好每一个伤口能换来的战果,就算是战斗中受挫,也能立刻化危机成转机,进一步夺取胜利……这真是太厉害了!)

实战经验不足的孙武,还是首次目睹一流高手的战斗方式,一股热血猛然从心头涌现,亢奋之中又若有所悟,一时间竟忘了眼前的危机。

然而,当佛道两大高手即将来到岩缝洞口,却陡然发生奇变,周围绕着他们猛攻的紫电锋刃一下子消失无踪,整个护法阵像是失去能源似的,耀眼光影剎时间消失,就连仅容一人通过的岩缝入口都应声而开,变成一个宽达三尺的洞门。

洞门大开,看似危机解除的情景,反而让人不敢擅闯,毕竟谁也不敢保证,是否岩缝门口另有机关,如果整座护法阵的能量,全数吸纳在洞门口作集中一击,毁灭性的威力,谁也不敢保证能接得下来。

(这件事情是我的过失,该由我去试!)

孙武一有决定,立刻从磁航浮板上跃下,朝岩缝洞口奔去,但胡、李两人却快他一步,抢先飙入洞内,一时间洞内无声无息,就只听见半空中的小殇冷冷说了一句。

“………慢了一步,啧!”

话声方落,剧烈爆炸声震天响起,不是从山腹内传来,而是在距离山腹岩洞甚远的峰顶,一道红光像是火山爆发般直冲云霄,强烈震动把整个梁山泊疯狂撼动,剎那间山动地摇,土崩石碎,恐怖的自然冲击让孙武险些站不稳脚。

“胡伯伯、李叔叔!”

孙武情急之下,竟不避狂砸落石,猛往岩缝方向跑,生怕两名叔伯在洞内遇到什么凶险。快要到山洞口的时候,两道人影一前一后闪电从内奔出,与孙武错身而过的瞬间,分左右将他一拉,转眼间飙离洞口百尺之外,又是一声震天爆响中,整个山洞轰然塌倒下来。

强烈的爆炸冲击波,让三人身形不稳,狼狈地跌出数步,才重新稳住身形。胡燕徒的戒刀已然回鞘,凝望着山峰顶上的冲天红光,怒形于色,愤声道:“可恶,竟然给她跑了。”

李慕白的反应没有友人那么激动,但眼中的忧色却只有更浓,叹息道:“真的慢了一步,我们进去的时候,山洞里已是空荡荡的一片,什么人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剩下……可恶,被人设计了。”

“那……那就是说……”孙武紧张地望向两位叔伯,希望能从他们口中得到好一点的答案,但那个结果却令人失望,因为就在他们的沉默中,撼动梁山泊的剧烈地震越来越强,周围的地面翻卷起来,出现了好大一道裂痕。

“该怎么……啊!”

惊呼声中,被身后偷袭给封住十多处大穴的少年软软地倒了下来,眼睁睁看着那位曾以“破戒虎僧”之名扬威天下的胡伯伯将自己抱起,往天上掷去。

“小殇,小武就交给你了,不管梁山泊的结局是什么,你都要把他给守护好,知道吗?”

“拜托你了,小殇,这孩子是我们与凤姐儿的最后希望,我们把他交给你了。”

“喔,好,人我收下了,相信这个少年会永远记住今天。”

不知道已经是这一天内第几次碰到生离死别的场面,小殇的反应仍像是听见一句笑话似的,举手平放在军帽边缘,向地下的两个人敬了个漂亮军礼。

“………两位安息吧。”

没有任何多余的话,冷冷扔下这一句后,磁航浮板的喷射气轮就火光大盛,“呼”的一声飙冲而去,留下在原地相顾愕然的两个人。

“我说……恶德和尚啊,我本来一直以为小殇会感动一下,然后回来载我们两个一起走的。”

“她压根就不认为我们会死在这里吧,梁山泊的罪人们就算超生掉九成九,也不会算到我们头上,真正棘手的……是另一个大问题……”

动力源失落,导致梁山泊即将坠落,这问题在两人看来并没有什么了不起,但却没有什么人知道,佛血舍利背后所隐藏的另一个秘密,当梁山由天空坠地,即将引起的灭世浩劫……

孙武横趴在磁航浮板上,虽然整个身体无法动弹,喉咙也发不出声音,意识却仍然清楚,把梁山泊崩毁中的末日景象全看在眼里。

大地破裂,狂风激啸,村子各处的房屋先后倒塌,跟着就被裂开的地面所吞噬。仍有行动能力的村人争着逃离,但却又无处可去,唯一的大型航舰飞云号又在战斗中损坏,没有飞行能力,村人们纵有不凡武技,面对此情此境,却是全都束手无策。

几分钟后,强烈的地震、狂风,一下子全部停息下来,微风轻轻地拂过地面青草,平静祥和一若往常,让人几乎以为危机已然过去。

但这平和的假象却只维持了短短几分钟,紧跟着,整座梁山泊猛地下坠,速度好快,眨眼间就坠入下方云海,不到几十秒便穿透云海而出,只见下方是一片绿色大森林,山岭重重,林木茂密,千里之内了无人烟,景色堪称壮阔,但却没人有办法欣赏这景致。

由高空急速下坠,气压与风压的剧烈差距,将所有村民硬生生压得趴下,没有人爬得起来,甚至有人整个被压得凹陷地上,在惨叫中随着这块陆地一同往下坠落。

孙武看着这一幕,好想要大叫出声,却发不出声音来,眼中不知不觉盈满泪水。亲眼看着自己生长的家乡崩毁,悲伤与绝望的情绪如洪水般冲激胸口,脑里唯一存在的念头,就是要小殇解开自己,宁愿与村人共存亡,也不要自己一个人像条狗似的逃跑。

“哦,巴啦巴啦巴,主人啊,您的愿望就是我的命令。”

什么话都还没说,驾驶浮板的小殇突然开口,像是灯神传说中的精怪,说出连串怪异话语。

(……你……你干什么……)

仿佛听得到背后孙武的无声问话,小殇骑着磁航浮板往前飞,头也不回地作着解释。

“爱哭鬼,你可能不知道梁山泊有引力吧?嗯,很难和你解释引力是什么东西,总之,计算失误,这辆浮板车的动力不够脱离引力圈,我们被梁山泊给吸住,现在就要下去了。”

不愧是说干就干的辣手人物,话才一说完,磁航浮板就突然失速,朝地面冲去,与梁山泊一起疯狂坠落。

(完蛋了,小殇这家伙……我连死也死得莫名其妙……)

孙武觉得和小殇在一起实在很倒楣,别说没有开心的时候,就连自己难过悲伤,都会被她乱七八糟的行为给打乱心情,然后变成惊楞的哭笑不得。这时,突然一阵奇异的声音传进耳里,起初声音很细微,像是蚊虫拍动翅膀,但很快就变得大声,仿佛与下坠中的梁山泊共鸣,整个大地都动摇起来。

『……梁#8231;山#8231;落#8231;地#8231;天#8231;魔#8231;破#8231;封……』

诡异的字句,无间断、无节奏,仿佛僧侣唱诵经文,震天动地而来,在强风狂啸的轰隆声中,怪异诵经声响彻梁山泊的每个角落,只是所有人的听觉都在承受气压巨变,不能肯定听到的究竟是什么。

恍恍惚惚中,人们的眼中仿佛见到异象,无数的金色梵字由后山方向升起,串联并锁,缭绕着整座空中岛,末端全数集结于最高处的山顶上,像是某种束缚用的锁链,但却又仿佛受到剧烈冲击,摇摇欲断。

『……梁#8231;山#8231;落#8231;地#8231;天#8231;魔#8231;破#8231;封#8231;梁#8231;山#8231;落#8231;地#8231;天#8231;魔#8231;破#8231;封……』

反复的八字真言回响耳中,逼得人难受之至,郁闷欲狂,蓦地,一道清亮高亢的鸣叫,划破长空,耀眼金光之下,不知是幻是真,孙武依稀看到一头燃放着炽烈火光的……凤凰!

火羽炽盛,凤影娉婷,瞬间从孙武、小殇上方急掠过的燎原火凤,看在眼里,竟是美得出奇,好象把末日最后一刻的坏灭之美集于一身,灿发着炫目的光影,隐隐约约,凤凰火影中好象有人存在。

那应该是个女子,虽然只有背影,可是体态轻盈,窈窕婀娜,曼妙的肢体曲线,小武这辈子从没看过这样的美人,但那美人形影只显露一瞬,下一刻就迸放出更强烈的火焰光影,炽焰凤凰以更强更猛的爆发力,急冲上梁山之顶,飙向那无数金光锁链的汇集之处。

不知道凤凰在上头作了什么,孙武好象看到凤凰扛起了经文锁链,试图冲天而飞,但却又不太肯定,只是,从凤凰冲上梁山顶的那一刻起,梁山泊下坠的速度确实减缓,风压也没有刚才那么剧烈了。

(这是奇迹啊,大家……得救了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因为下坠的速度虽然稍缓,却仍是不停地往下摔坠,其势不止。那个太过渺小的奇迹,并不足以阻止末日的降临,而震耳欲聋的诵经声,仿佛作着最后的警告,再次响彻全岛。

『……梁山落地#8231;天魔破封……』

这次声音清晰许多,孙武想要听得清楚一点,但另外一个由远而近的杂音,却干扰了他的注意力。

(刚才是凤凰,这次难道是龙吗?梁山泊真是一个怪地方。)

不是龙,是某种机械。轰隆轰隆的声音,勾起孙武的回忆,熟悉的法宝能量从上方急速靠近,孙武抬起头,清楚看到一台体积庞大的重型机车,拖着长长的灰烟飙天而过。

骑在哈雷机车上的,是一个留着白色胡子的威武老人。一身土黄色的夹克与长裤,脸上戴着飞行员爱用的护目镜,但炯炯目光却穿透厚厚镜片,直视金光闪烁的山顶,右手一催油门,哈雷机车划破天空,以一个完美拋物线直坠梁山顶上,立刻被万道金光所吞噬。

(那是……老爹,他回来了吗?)

距离太远,没有人看见山顶上发生什么事,但一声霹雳雷霆却再次震动梁山泊。在那声怒雷轰炸似的巨响后,风声、奇异诵经声全都消失,梁山泊的地面也不再震动,而是回复平稳,甚至缓慢地向上漂浮拔升,重入云端。

当小岛穿云而出,梁山泊回复到原有的高度,村里各处分别站直身子的人们,茫然望向梁山之巅,只见哈雷机车之上,一个精神抖擞的白胡子老人揭开护目镜,高高举起双手,从山巅向全村高声喊话。

“梁~山~泊的各位~~~~大家今天也仍旧追逐梦想吗?”

在老人的身后,晴朗的太阳盛放金光,在万尺高空之上遍照梁山泊的大地,人们的欢呼鼓噪声在稍后响彻云霄。

佛血舍利被盗,窃盗者逃逸无踪,及时赶回的村长老爹,带来了取自南海的万年火龟胆,暂时充作动力源,可保梁山泊半年不坠,造成的后遗症是梁山顶上每隔两小时就会喷一次火柱。

一场骚动暂时落幕,村人们开起了庆功宴,然而,高度不协调的梦幻感觉,仍旧困扰着孙武。

所有战死者的尸体,埋的埋,埋不下的就直接从空中丢下去,鲜血冲一冲,很简单就洗去战火所带来的痕迹,梁山泊又迅速回复成往日的和乐仙境,人们围着营火唱着歌,开起了庆功宴,一天以前所发生的血腥战斗,就像是从未有过一样。

但孙武记得很清楚,他记得外界人们的野心与贪婪,记得战斗中村人们所释放的狰狞**,也记得梁山泊坠落时候的惊险与绝望,还有那种种不可思议的光影异象。

这些……绝对都不是梦。

远离人们的庆功宴,孙武独自坐在村口的石碑下,脑里似是迷蒙,又像是刚从一个作了很久的美梦中清醒,前所未有地清晰。

当身后传来浓浓的酒气,孙武知道姊姊来了,他有些话想对姊姊说,却又怕姊姊喝醉,神智不太清楚,没法与自己好好说话。

“………你走吧。”

“咦?姊姊?”

才一转过身,孙武就被塞了一个满满的包袱入怀。从庆功宴上脱身出来的凤婕,一手提着酒瓶,肥肥的脸上还沾着烤肉酱,样子看来很滑稽,但眼神却很沉静。

孙武想告诉姊姊,自己预备离开梁山泊,去寻回失落的佛血舍利,因为那是自己应该弥补的责任,但是还没开口,就被凤婕抢先说话。

“……包袱里头有一封抗议书,你出去以后有机会,找个大官递交出去,表示我们梁山泊对这次侵略事件的抗议,这是全村委托你的公务,现在你有理由可以离开了,滚吧。”

臭着脸把话说完,凤婕转身就走,好象不想再多看弟弟一眼。这个出乎意料的变化,让孙武呆了一下才回过神来,急忙冲上前去,抱上姊姊的腰,但却没法稳稳的抱住。

“姊!”

温暖的掌心,抚上了少年的头发,凤婕没有转头,悠扬好听的声音慢慢传来,任谁都听得出里头的不舍与黯然。

“小武,姊姊不能转过来看你,因为如果多看你一眼,姊姊可能就会再想把你留下……对不起,姊姊一直都忘记了这一点,我想给你最好的生活,但……你有你自己的人生。”

“姊姊,其实我……”

“到底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你就用自己的眼睛去确认吧……展开翅膀,在你的天空放心地飞,但如果累了,那就回来吧,不用怕拖累什么人,这里是你永远的家。”

温柔的声音,让少年的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但姊姊只是摸着他的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因为离别的时刻已经到来,驾驶着磁航浮板的小殇,一身军装从天而降,向凤婕举手敬礼。

“小殇,这个爱哭鬼就交给你了。”

“YES,BOSS!”

“啊,为什么小殇会和我一起出去?”

“你说错了,其实那封抗议信是给我的,是你和我一起出去才对。”

不可抗辩,也没有其他第二个选择,孙武踏上了磁航浮板,在火焰喷射声中冲天而去,看着地面上不住缩小的人影,他拼命地挥手。

“姊姊,我一定会回来的!”

少年的声音越来越远,凝望着他消shi身影的凤婕,要用手紧紧压住嘴唇,才能忍下那股泣不成声的冲动,肥肥短短的手指没什么美感可言,但滑落下来的泪水,却有如珍珠般晶莹剔透。

十四年的幸福生活,终于在今天作了结束。或许早就已经结束了也说不定,只是自己不愿意醒来,一直拖小武继续作着美梦……

泪水在落地的瞬间,化为蒸气散发,跟着被巨大的脚步踏过,烙下一个高温炽热的脚印。

“………梦……醒了啊……”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第一章 早安早安大家好
  • 第二章 相亲相爱
  • 第三章 少年的野望
  • 第四章 风起云涌
  • 第五章 铁甲飞舰
  • 第七章 佛血舍利
  • 第八章 梁山落‧;天魔破
  • 第一章 流星闪逝转命轮
  • 第二章 无名临终托遗存

猜你喜欢

  1. 灵异小说
  2. 历史小说
  3. 穿越小说
  4. 鬼怪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