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更新时间:2018-08-08 11:13:05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已完结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来源:悠空网作者:唐七分类:仙侠主角:夜华 白浅

完结小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是唐七所编写的玄幻仙侠类型的小说,主角夜华 白浅,内容主要讲述:"天界太子夜华与凡女素素相恋,素素因误会而死。夜华发誓此生绝无二色,却不知素素是青丘九尾狐族神女白浅历劫的化身。三百年后两人重逢,夜华认出白浅,白浅却已忘记了他。夜华不断验证真心,白浅终于心动,天地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绕过夜华父子俩消失的拐角,我左顾右盼,发现偏北方向,一女子淡妆素裹,正朝我疾步行来。

我眯着眼睛看了半天,欣慰地发现,今天这一天,将注定是精彩而梦幻的一天。

那女子虽步履匆匆,还挺了个大肚子,姿态却甚是翩跹。我将破云扇拿出来掂了掂,寻思着若是从左到右这么一挥,有没有可能直接将她从东海送到北海去。可一看她挺着的大肚子,终归心软将扇子收了回来。

到得我面前,她扑通一声,极干脆地跪了下去。

我侧开身来,并不打算受她这一拜,她迷茫地看了看我,竟膝行着跟了过来。

我只好顿住。

她抬眼望着我,泪盈于睫,模样没什么变化,脸蛋却是比五万年前圆润很多。

我琢磨着现今这世道神仙们是以瘦骨嶙峋为美,还是以肥硕丰腴为美,想起众神公认的美人绿袖,她的身段算得轻盈,估摸此间应还是以瘦为美。

我这个人偶尔有个不像样的毛病,遇到不大喜欢的人,她不喜欢听什么我就控制不住偏要说什么。此时只得掐着自己暗中提醒待会儿千万别提体态千万别提体态。几万年未见,我虽对她略有薄怨,但到底是长辈,她既然礼数周全,我也不能失了风度,说出什么不体面的话来。

她仍是一闪一闪亮晶晶,满眼都是水星星地望着我,直望得我脊背发凉,方才抬手拭泪哽咽:“姑姑。”

我终于还是没忍住,脱口而出:“少辛,你怎么胖成这样了?”

…………

她呆了一呆,颊上腾地升起两朵红晕来,右手抚着隆起的肚腹,很有点手足无措的意思,嗫嚅道:“少辛,少辛……”

嗫嚅了一半,大抵反应过来我方才那话不过是个招呼,并非真正要问她为什么长胖。又赶忙深深伏地对我行了个大揖,道:“方才……方才自这花园里狂风拔地,海水逆流,少辛……少辛想许是破云扇,许是姑姑,便急忙跑过来看,果然……果然……”说着又要落泪。

我不知她落泪是为了什么,倒是并不讨厌。

破云扇曾是我赠她的耍玩意儿,那时她大伤初愈,极没有安全感,我便把这扇子给了她,哄她:“若是再有人敢欺负你,就拿这扇子扇她,管教一扇子就将他扇出青丘。”虽从未真正使过,她却当这扇子是宝贝,时时不离身旁,可离开狐狸洞的时候,不晓得为何并未带走。

老实说,巴蛇这一族,凡修成女子的,无不大胆妖丽。少辛却是个异数,许是小时候被欺负得狠了,即便在青丘养好了伤,也仍是个惊弓之鸟。那时候,放眼整个青丘,除了我和四哥,没有谁能靠近她两丈之内,就连万人迷的迷谷主动向她示好,她也是逃之夭夭。

终有一天,这小巴蛇情窦初开,绣了个香囊给我四哥,有点传情的意思在里头。可白真那木头却拿了香囊转送给了折颜,回来后还特地找来少辛,道折颜很喜欢香囊的花样,可颜色却不大对他的意思,能不能再帮着绣个藕荷色的。少辛那双眼圈,当场就红了。难为她后头还真帮折颜绣了个藕荷色的。但自此后,却更是活得近乎懦弱和小心翼翼。

再之后,便是她和桑籍私奔,桑籍退我的婚。

其实我到现在都还不是十分明了,当年那杯弓蛇影到了一定境界的小巴蛇,怎么就会对桑籍毫无警戒,最后还同意与其私奔的。

四哥说,这还用得着想吗,多半是桑籍看少辛年轻貌美,一时色迷心窍,便拿棍子将少辛敲昏,麻袋一套扛肩上,将人拐走的。

当时四哥正跟着折颜编一套书,书名叫《远古神祇情史考据之创世篇》。他正着手写的那一篇,主题思想刚好是爱情从绑架开始。

我想了想,这毕竟是具有专业背景知识的推论,不信也得信,就信了。

此情此景,我本可拂袖而去,可一看少辛那可怜巴巴的模样,又实在硬不下心肠。旁边正好有一个石凳,我叹了口气,矮身坐下去:“许多年未出青丘,没承想一出来便能遇到故人。无事不登三宝殿,少辛,你当知我极不愿见你,却特地跪到我面前,必是有求于我,你我主仆一场,你出嫁我也未备什么嫁妆,此番刚好补上。我便许你一个愿望,说吧,你想要什么?”

她却只是呆呆地望着我:“少辛料到姑姑会生气,可……可姑姑为什么不愿见少辛?”

我大是惊讶,讶完了后略想想,就我这处境,不能保持欢快的心态来见她,着实情有可原。然而,如何含蓄又优雅地表达出我不愿见她其实是在迁怒,这是个问题。

还未等我作答,她又膝行两步,急急道:“姑姑从未见过桑籍,姑姑也说了不会喜欢桑籍,姑姑和桑籍成婚不会快乐。桑籍喜欢少辛,少辛也喜欢桑籍,姑姑失去桑籍,还可以得到更好的,夜华君不是比桑籍好百倍千倍吗,夜华君还会是未来的天君。可少辛……少辛失去桑籍,便……便什么都没有了。少辛以为……少辛以为姑姑是深明大义的神仙,姑姑会气少辛不打一声招呼就擅自离开青丘,却绝不会气,不会气少辛和桑籍成婚的。姑姑,姑姑不是一直希望少辛能堂堂正正地活在这世上吗?”

几万年不见,当初讷于口舌的小巴蛇,如今已变得这样伶牙俐齿了,造化之力神奇,时间却比造化更神奇,真是桩可叹之事。

我将破云扇翻过来摩了摩扇面,问她:“少辛,你可恨当年芦苇荡里欺侮你的同族们?”

她半是疑惑半是茫然,点了点头。

“你也知道,其实他们之中有些人,并不是真心想欺侮你,只是若他们伸手来保护你,便必然也会被欺侮,所以他们只得跟着最强的,来欺侮你这个最弱的?”

她再点头。

我支了颔看她:“你能原谅这些被迫来欺侮你的人?”

她咬了咬牙,摇头。

绕了这么大个圈子,总算能表达出中心思想,我很快慰,连带着语气也和蔼温柔不少:“既是如此,少辛,推己及人,我不愿见你,着实是桩合情合理的事。我一个神女,却修了十多万年才修到上神这个阶品,也看得出情操和悟性低得有多不靠谱了,实在算不得什么深明大义的神仙,你过誉了。”

她蓦地睁大眼睛。

这么个美人儿,还是个身怀六甲的美人儿,非得被我搞得这么一惊一乍,本上神是在造孽。

然待我低头看自己的腿时,亦不由得睁大眼睛。

本应离开花园却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小糯米团子正轻手轻脚地扯我裙摆,嫩白小脸上一副极不认同的模样:“娘亲干吗要说自己不是深明大义的神仙,娘亲是天上地下最最深明大义的神仙。”

我沉默了半晌,万分不可思议地问他:“你是土行孙吗?”

他抬头朝我身后的珊瑚树努嘴。

糯米团子的爹,九重天上的太子夜华君从珊瑚树的阴影里走出来,神情却与方才迥然,唇畔携了丝笑意,缓缓道:“夜华不识,姑娘竟是青丘的白浅上神。”

我打了个哆嗦,他一个五万岁的毛头小子称我姑娘,生生称得我一身鸡皮疙瘩。

我斟酌回他:“不敢当不敢当,老身不偏不倚,长了夜华君九万岁,夜华君还是依照辈分,唤老身一声姑姑吧。”

他似笑非笑:“阿离唤你娘亲,我却要唤你姑姑,唔,浅浅,这是什么道理?”

听着浅浅二字,我又打了个哆嗦。这个话,说得未免亲厚了些。

少辛看着我们默不作声。

场景无端生出一丝尴尬,久不入尘事,即便尴尬,其实多少是个新鲜,但众目睽睽下,须得将他这话辩回去。

我咳一声回他:“你同我说道理,那你们躲在珊瑚树后听了这许久的墙根,又是什么道理?”

大的那个一派自在毫无反应,小的这个却急忙从我膝盖上滑下来,着急地指着珊瑚树后掩映的小路辩解:“我和父君可没故意要偷听,父君说娘亲你在追我们,于是才从那边路上折回来。走近了看到这位夫人和娘亲在说话,我们就只好回避。”

他小心翼翼地看我:“娘亲你来追我们,是因为舍不得阿离,要跟阿离和父君一起回天宫的吧?”

我觉得他这推论太过离谱,正要摇头,那身为父君的却斩钉截铁地点头:“对,娘亲她的确是舍不得阿离。”

小糯米团子欢呼一声,乐呵呵地瞧着我,眼睛忽闪忽闪:“娘亲,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天宫?”

夜华代答:“明天就回去。”

小糯米团子再欢呼一声,继续乐呵呵地瞧着我,眼睛忽闪得更厉害:“娘亲,就要回家了,你这么久没有回家,感觉会不会很兴奋?”

这次夜华倒没有接话。

我听见自己呵呵干笑了两声,道:“很兴奋。”

我始终没有机会同他们解释,方才我赶着追过来,只不过想让他们顺便将我带出这鬼园子。不过眼下这境况,虽然乱七八糟吧,倒也算殊途同归。

自夜华出现后,少辛便一直安静地跪伏在地上。偶尔望向夜华的目光中,却有几分愤愤不平。

当年桑籍若不退婚,照天君对桑籍的宠爱,如今的天君太子,如何也轮不上夜华。可天地万事讲个因果,因果因果,桑籍种了彼种因,理所当然需承此种果。我不过火上浇几滴菜花儿油,在他需承的因果之上,平添几分不痛不痒的怒气罢了,已算修养良好了。

因半途冒出来这父子二人平白将我同少辛的叙旧打断,倒是断得甚合我意,心情颇佳,临走前便将破云扇重放回少辛手中,向她道:“我只给你一个愿望,回去好好想想到底向我讨什么,想好了便来青丘找我吧。有了这扇子,此次,迷谷他们再不会拦你了。”

夜华垂眼瞧了瞧少辛,目光转向我道:“我以为……”却顿住了下文,转而道:“你倒是很好心。”

这么一桩小事,诚然说不上好心歹心,终归同她主仆一场,闲着也是闲着,于她而言是天大之恩,于我不过徒手之劳,此种话却没道理同他细说,随口道:“有见识,我一向的确就是这么好心。”

小糯米团子恋恋不舍地看着少辛手中的扇子,眼巴巴道:“我也想要。”

我揉了揉他的脑袋:“还是个小孩子,要什么杀伤性武器。”随手从袖袋里掏出块糖来,堵了他的嘴。

夜华着实方向感良好,令人惊喜。

到得花园口子上,我暗自思忖,和夜华一同出现在东海的宴会上,究竟算不得多么明智,抬了袖子要作别。小糯米团子立刻做出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我颇为难,只得违心安抚:“现下着实有些琐事需了,实不得已,明日一定来与你们会合。”

小糯米团子沉默半晌,却颇懂道理,虽仍是不悦,只扁了扁嘴,便来与我拉钩让我作保。

夜华在一旁似笑非笑:“浅浅莫不是害怕与我父子二人一同入宴,会惹出什么闲言碎语?”

浅浅两个字听得我本能地哆嗦,回头客气向他道:“夜华君倒是爱开玩笑。”

他不置可否,笑得益发深,这形貌倒有几分当年墨渊的风姿。

我被那笑纹照得恍了好一会儿神,反应回来时他正拉了我的手,轻轻道:“原来浅浅也知道,你我早有婚约,倒的确是不用避什么嫌的。”

他一双手长得修长漂亮,似不经意地笼了我的左手,神情悠闲,眼中仍含着笑。如今他这形容神态,与那来挑我白绫的冷漠神君,简直不似同一个人。

我心中五味杂陈,料想如今这世道,有婚约的男女青年大抵都如此相互调笑。这个世道,比我小时候的世道要奔放太多了,不常出来,着实容易同年代脱节。可本上神的情况有几分特殊。他这些风流态,本上神想要做自然也是做得出,但一想到我在这花花世上已活了九万年,夜华他才刚打娘胎里落出来,便硬生生觉得与他做此种亲密状,本上神未免太过猥琐。这,不是犯罪吗?可贸然抽出手,又显得本上神风范不够大度。

思考再三,我抬高右手去触他的发,情深意重地感叹:“当年我与你二叔订婚时,你还尚未出世,转眼间,也长得这般大了,真是白驹过隙,沧海桑田。岁月这东西,着实不饶人啊。”

他愣了愣,我顺势将两只手都收回来,与他再点了一回头,就此抽身离开。

岂料生活处处有惊喜,我这厢不过走了三步路,方才大殿里惊鸿一暼的东海水君,便堪堪从天而降,似一棵紫红紫红的木桩子,直愣愣插到我跟前来,三呼留步。

他这三声留步实在喊得毫无道理,唯一的那条路如今正被他堵了个严实,莫说本上神现下是化了人形,就算化个水蚊子,也很难挤得过去。

我后退两步,由衷赞叹:“水君好身法,再多两步,老身就被你砸死了。”

他一张国字脸涨得珊瑚也似,拜了一拜夜华,又恭顺地问候了两句小糯米团子,才侧过身来看我,面露风霜,一双虎目几欲含泪:“不知本君何处得罪了这位仙僚,竟要仙僚在本君大喜之日,拿本君的园子撒气。”

我顿时汗颜,原来是东窗事发。

夜华在一旁凉凉瞅着,时不时伸手顺顺小糯米团子油光水滑的头发。

其实,充其量我只能算个帮凶,可小糯米团子叫我一声后娘,我总不能将他供出来一同连坐。这哑巴亏,只能自己吃了。然我实在好奇,他到底是怎么发现这园子的设计风格是被我颠覆了的,忍了半天没忍住,到底问了出来。

东海水君气得吹胡子瞪眼,指着我浑身乱颤了好一会儿,方平静下来:“你你你,你还要抵赖,我园中的珊瑚精亲眼所见,方才那大风是一绿衣小仙所为,这岂是你想赖就赖得了的。”

我低头打量了一回自己身上青色的长衣,再抬头打量一回夜华手下那只墨绿色的糯米团子,顿时恍然。东海水君对那珊瑚精口中的“小仙”二字,怕是在理解上,生了点歧义。这厢指的是形貌,那厢却理解成了阶品。小糯米团子是夜华长子,天君重孙,品阶自是不低。而我此番着的这身行头,却委实看不出是个上神。东海水君此番错认也是情有可原。

这事原是我的错。东海水君难得生个儿子,开堂满月宴,我虽是他红纸黑字递了名帖真心实意请来的客人,可也实实在在触了人家霉头。他认定了我要抵赖,我虽从未想过抵赖,然不知者不罪,我自是不与他一般见识。

东海水君已是毫无耐性,目眦欲裂:“仙僚毁了本君的园子却无半点愧疚之色,未免欺人太甚,本君……”

我打断他的话:“水君教训得是。”仔细回忆了番红狐狸凤九每次开罪我之后是怎么做小伏低的,依样画葫芦,垂首敛目道:“小仙方才是惊吓得狠了,未免失态,还请水君海涵。小仙常年守在十里桃林,此番头回出来,便闯下这样的祸事,虽是无意为之,却败了水君兴致,也失了折颜上神的脸面。小仙羞愧不已,还请水君重重地责罚,罚得水君气消了才好。”

夜华轻飘飘瞟了我一眼,一双眸子潋滟晴光。

来人家家中做客却拆了人家后花园,这个事其实很丢脸,幸亏东海水君错认我在先,不如将错就错就让它错个彻底。不过,既然注定是要丢脸,丢折颜的脸固然是比丢阿爹阿娘的脸要好得多。当年我与四哥年幼不晓事,双双在外胡混时,皆打的折颜的名号。惹出再混账的事,折颜也不过微微一笑,倘若落在阿爹身上,却定要扒掉我们的狐狸皮。

东海水君呆呆地望着我:“十里桃林的那位上神不是……不是……”

他屏气凝神,神情肃穆,竟还避了折颜的讳。这阔额方脸的水君,原是个遵制又奉礼的老实人。

我一乐,从袖袋里取出那颗南瓜大小的夜明珠,并事先罐好的一壶陈酿交到他手中,语重心长地叹道:“水君可是不信?这也怪不得水君。我家君上的确几万年都不曾与各位仙家有过应酬了。此番乃是因青丘之国的白浅上神,咳咳,上神她到桃林做客,不幸抱恙,但此前已接了水君的帖子,不愿失信于水君,是以派了小仙前来东海道贺。”一指夜明珠:“此为拾月珠,乃是白浅上神的贺礼。”再一指他手中的陈酿:“此为我家君上亲手护养的桃花酿。”黯然垂头:“君上嘱小仙以此二礼聊表恭贺之意,务必令水君多挣一分喜色。却不料此番小仙竟闯下如此大祸,实是……实是……”

我正欲潸然泪下,眼泪还没挤到眼眶子,那厢东海水君已是手忙脚乱地劝慰开来:“仙使哪里话,仙使远道而来,未曾相迎却是小神的过失,左右不过一个园子,如此倒还亮堂些。”手一拱向桃林的方向拜了拜:“二位上神挂念小神,以此重礼相贺,小神感念不尽。”手一挥:“仙使一路想必也很劳累,便随小神去前殿,吃一杯解乏酒吧。”

我自是百般推托,他自是千般盛情。夜华过来,极其自然地握了我的手道:“不过吃一杯酒,仙使实在客套得紧。”

我出了一脑门汗,指着被夜华紧握的右手对东海水君道:“其实,小仙乃是男扮女装。”

东海水君目瞪口呆,好半天,方讷讷道:“实是断袖情深。”

原以为说是男子与男子便可避嫌,却不想如今的神仙们皆见多识广,本上神此番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呜呼哀哉。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灵异小说
  3. 暖婚小说
  4. 女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