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奇幻 > 我的老公是魔教教主

更新时间:2018-08-07 10:57:51

我的老公是魔教教主 已完结

我的老公是魔教教主

来源:掌读联盟(女)作者:岛屿与安分类:奇幻主角:安心

小说主人公是安心的小说叫做《我的老公是魔教教主》,它的作者是岛屿与安所编写的玄幻魔法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安心眼中的初遇:他是魔教高层, 而她则从最底层的奴役做起,靠着聪明劲,坐到了魔教第一知客(翻译), 他与她就像两条平行线。 1V1,男主一直只爱女主一人,女主也是。 男方至刚至纯,虽为魔教教主,但善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护法不与其正面对抗一是怕打草惊蛇,二是明面上与南海教撕破脸皮并不好。他虽好战,但时机不对,贸然出手只会平添麻烦。现在有个大麻烦摆在眼前,怎么办,劳资想睡你,安心。

上官岑悦这女的不简单,在她治理下的南海教是唯一可以和魔教拼情报的门派。只是武力值太弱,不值得深交。上官岑悦你要还不走,我就把你灭了,管他什么放长线钓大鱼。

女魔头(爱称)终于走了,安心赶忙起身,“不是有意冒犯护法,请见谅。”

“安心,你这个人真虚伪。”白虎笑了,笑得如炽烈的彼岸花,邪魅中透着一丝清爽。

安心不介意自己在白虎眼里怎么样,只是眼神躲闪,回到正经事,向其求证到,“上官教主可是穿紫衣。”

“不错。”

“那就八九不离十了。”白虎知道安心在说什么,这女人不挺聪明的嘛,怎么自己的事就这么糊涂啊。

安心低头,白虎看**她在想什么。

看来,今夜又是一个无眠夜。

障关在都督许清的治理下,呈现出一种欣欣向荣的景象,就连天灾都少了很多。只有白虎知道,那不是上天降福,而是都督会顶级幻术。好久不见,青龙护法。白虎这一行的目的就是杀青龙。

白虎夺权时,教中暗自分成了两派。一个是以朱雀为首的,站定白虎的一派;另一派则是以青龙为首,支持前教主。当时,白虎有十拿九稳的把握,就算教主不死,实权却已经到了他手上。玄武是个墙头草,后期果断加入白虎的阵营。

所以,在西北最有势力的人里,只有青龙,一直都站在他对面,与他为敌。这几年,魔教的粮食供应紧张,白虎表面上不紧张,心里却明白这是青龙搞的鬼。所以为求稳妥,白虎从来没向公众公开过前教主已经名存实亡。只有自己实握大权,也就是魔教之主。

古华宫内,朱雀护法冲进教主寝宫。

“护法,没有其他两位护法的指示,不可擅自入内。”侍卫只是走个过场,谁敢拦得住魔教二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朱雀。

她瞬间进入教主寝宫,室内散发着浓厚的中药味,“教主,奴婢有话讲。”

“你不是从来不来我这个紫云宫的吗?”

朱雀一直都是站在白虎那边的,故从五年起,就再也没有踏入过紫云宫。只是这一次,朱雀把白虎出行的真正目的搞清楚了,杀青龙。如果现在的教主仍和五年前一样,重火教主是不会杀青龙护法,这个当初一直忠心听命于他,并且现在手握实权的人的。

想来也奇怪,夺权以号称平局结束。但重火对白虎的信任不减反增,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任务托付与他。实在是想不通。

除非,除非五年前,白虎就已经杀了重火,取而代之。再一个个解决掉那些与他作对的人。现在的朱雀却更乐意看到眼前的局面,白虎和重火相互制衡,等他们斗累了,她才坐收渔翁之利。

朱雀不单纯只是个乐忠于八卦的大妈。她有自己的野心,而这个野心却几乎所有人不知道。她当初选择支持白虎,不过是看他年纪小,眼神单纯,容易控制。而随着一次次任务,朱雀也见识到了他的实力,与和她一样浓烈的野心。这个人,不好掌控。

“听闻殿下久病,朱雀不才,现在才来看望,请殿下恕罪。”

“看我现在讲话中气足,被气到了?”

“请陛下从屏风里出来。”

“要是我说不呢?”

“你不出来,我进去。”

朱雀闯了进去,“重火”也不生气,神情自若地面对着她。还是五年前的那张脸。看她为自己推测失误恼火,重火也佯装生气,“大胆,看够了没有?”

“请大人恕罪,只是小人听说,陛下这次派白虎护法东行,是为了行刺青龙。”

“怎么,不行吗?”

朱雀走上前去,似乎要看穿重火的脸,“殿下做的决定,小人怎么敢反驳。只是,这个青龙杀不得,他可控制了我教一大部分粮草,与当官的那些人颇为熟稔。与这样的人作对,只有坏处,而没有好处。再者说,这个青龙对陛下忠心耿耿。”

“他这是功高盖主,我重火的地盘,当然由我重火做主。”

朱雀闭上了嘴巴,小心翼翼地告退了。

等朱雀走远,“重楼”才松了口气,召出了暗卫,楼外楼,“带口信给大哥,说计划变动,我得易容成另一位大人物了。”这个山寨“重楼”就是由天下第一易容师颜穗扮演,他只要听人描述,便能模仿该人的长相,说话语气,甚至于眼神。

颜穗口中的这个大哥,白虎在当天晚上就收到暗卫们口口相传的密报。白虎看安心没睡,就隔着屏障对她说:“计划有变,我们得在障关多待一段时间了。事情真是变得有趣起来了。”

安心也不是什么糊涂蛋。她也早就怀疑过,白虎才是现在的魔教主教。而此行目标极有可能是以前的青龙,现在的都督。毕竟放着舒舒服服地护法不做,跑这来替别人,还是自己以前敌对过的人打工,谁也不愿意。除非,是他的靠山倒了。但那些高层的变动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呢?她只想赎回自由身。

只是,你不解决麻烦,麻烦就会找上你。

夜深,安心突然听到很大,很粗狂的喘息声。心里一想,不可能啊,这不是护法的,他即使睡深了,气息也很稳。还是保命要紧,她悄悄滚到了榻下,现在天色暗,屋里又没点灯。他又不想惊扰护法。她在心里默念我很安全,我很安全。

然后,就是一阵打斗声。兵器与兵器的撞击剧烈而凶狠。安心听到剑刺中的声音,可竟然没有血光。这就奇了怪了。安心是相信自家护法的实力的,畏畏缩缩地从榻下出来。看到白虎毫发无损,便松了口气,“护法真是带错人了。”安心也为自己的无能而自责。

“没有。”护法只是轻描淡写的把这件事岔了过去。

安心这才发现没有尸体,也没有血流出来,强忍住自己的惊讶。又在脑子里搜寻着关于关于这种情形的记录,“空气傀儡术?以空气为材,用强大的内功聚集,最后埋上暗线进行操纵。”

“你说的不错。并且他们的活动很灵活,只是,有一个弱点,就是都长得一样。那日的车夫也是如此。”安心回忆起车夫的长相,怎么这么眼熟啊。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穿越小说
  3. 悬疑小说
  4. 现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