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暴君爱上小刺客

更新时间:2018-10-29 15:38:53

暴君爱上小刺客 已完结

暴君爱上小刺客

来源:悠空网作者:煮雪问茶分类:武侠主角:刘景雍喻华

甜宠新书《暴君爱上小刺客》是煮雪问茶所编写的武侠类小说,主角刘景雍喻华,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于深山中被养傻了的刺客,碰上专爱白痴的暴君的故事。恶趣味帝王攻▽呆萌刺客受【成朝系列雍华篇】【番外的食用说明】●(一)至(七)按正文时间顺序来的●外篇舒意馆讲述舒意馆二三事,略简,未来可能开长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厢,刘景雍听得侍卫禀报一口老血喷了出来,才要去找他算账,老皇不合时宜地驾崩了......

而后的一个月,刘景雍深陷诸多繁琐仪式,外加稳定局势以及解决如何让周玥留在潜邸继续开心玩耍问题,愣是没有找到时间收拾小刺客。

是日,刘景雍难得地抽出半日闲,准备回潜邸探望为百姓抄经祈福的皇后娘娘,才从龙椅上起身,又听得内侍通传道:“梁王求见。”先帝四子,前太子谋反,于狱中畏罪自尽,三皇子刘景和圈禁在府,唯一被封王的便是四皇子刘景初了。

而他这个王爷,却是当得战战兢兢。

“臣弟参见皇兄。”礼数周全,挑不出半分差错。

“起来吧。”刘景雍直截了当问道:“有要事吗?”

刘景初被这么一问,华丽的话一句也想不起来,直愣愣地回道:“臣弟想去替父皇守陵。”

刘景雍笑道:“太妃教你的,全忘了吧。”

“没有......不是的,臣弟是真心想替父皇守陵的。父皇纵然子嗣少,也......也应该.......”

“不必多言,朕是不会同意的。”

刘景初不敢反驳,呆呆地站在殿中央不知所措。

“还有什么事吗?”

自然是有的,刘景初很想说想见三哥,可是太妃百般嘱咐不准他提,只好憋在心里。“没有,臣弟......臣弟.....告......”

刘景雍却看似不经意道:“去封地前,替朕去看看老三吧,朕公务繁忙,便不亲去了。”

 潜邸。

“怎么办啊,皇上要回府,比竹院那位跑得早没影了!”

“皇上一个月没问他,估计早忘了吧!”

“就那货,千年难得一遇,搁你你能忘啊!”

“咱主子品味奇葩,搁我我还真看不上。”

“你还看不上,有你看地份吗?你们几个,歇够了就赶紧去找!”

“找什么?”刘景雍一身便服悠闲地走了过来,吓得在场众人面如土色。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愣了片刻才想起下跪磕头。

 “起来吧。”刘景雍笑道:“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众人:皇上您哪只眼睛看见我们开心了。

 一侍卫道:“皇上,我们......比竹院那位,我们没看住......昨晚跑了。”

想到未来即将过上天南海北找人的日子,众侍卫心都凉了一半。

刘景雍却轻飘飘道:“无妨。”

众侍卫闻言,另一半心也凉了,按照惯例,下句应该是:找回来就是。

刘景雍这次却道:“不用找了。”

啊?不用找了?众侍卫顿时笑逐颜开:“皇上英明。”

刘景雍继续不咸不淡地道:“昔日朕的亲卫,一半已调入御前,剩下的你们,多是从军中调来的,朕有意调你们回去,替朕守卫疆土。”

这便是让他们在军中巩固势力了,众侍卫立即下跪齐声道:“卑职等誓死为皇上尽忠。”

深秋的一场大雨过后,道路泥泞不堪。一队侍卫护送着一辆马车在官道艰难前行。

车内坐的正是梁王刘景初与其母纪太妃。还有半日路程就到蓟州王府了,纪太妃又问道:“景初,你和母亲说实话,临行前是不是去看你三哥了。”

刘景初不耐烦地往边上挪了挪:“没有没有没有,我都说了多少遍没有,况且,我们不是快平安抵达封地了吗?”

刘景初没有说实话,他去过,而且走的是正门。他以为三哥的处境会很艰难,特地带了他最爱吃的酒菜。

刘景和却只淡淡一笑,推却道:“食有时,岂可乱了规矩。”

刘景初应道:“好。三哥,府中送柴的是我的人,你以后要是没有吃的,可以找他,他会从外面给你带的。赏钱我都给好了,他会听你话的。”

刘景和噗嗤一笑,摸了摸刘景初的额头:“你没事吧,发烧了?我纵然被父皇禁足,怎么也不会短了缺吃的?说什么胡话呢?”

被父皇禁足?父皇已经......将三哥软禁在府的分明是二哥啊!而且大哥才死一个月,三哥应该还很难过的呀,怎么会若无其事地对自己笑呢?被父皇禁足……三年前似乎真有这么一码事。刘景初想到这儿,试探着问道:“三哥,你......还记得一个月前发生什么事了吗?”

刘景和依旧笑得和煦:“老四,你傻了吗?”

“没有!三哥,你真的不记得了吗?你......”

“当然记得啊,一个月前大哥大婚,唉,大哥娶了媳妇就忘了兄弟,这都多久了,都没来看我。”

那也是三年前的事了。

刘景初不懂医,也大抵明白三哥为何让自己的意识停留在三年前。如果给他一个选择,他也宁肯忘了那场兄弟相残。然而每每想到三哥依旧笑倚春风的样子,刘景初也不知道自己欣慰多一点,还是心痛多一点。

坐在马车内,纷杂的念头涌上心头,刘景初觉得气闷,掀开车帘想透口气,忽然发现后方有一小货郎扛着一桩糖葫芦跟在车后,便对纪太妃道:“母亲,我想吃糖葫芦。”

纪太妃笑道:“你这个小馋猫,什么没有要什么,正赶路呢谁能腾出手给你做糖葫芦的?”

刘景初道:“有卖的,马车后就有一个,我刚刚看到的。”

纪太妃皱眉道:“卖糖葫芦怎么不去人多的地方,卖到路上了?还跟在马车后?”

刘景初却没心没肺地笑道:“母亲怀疑糖葫芦是毒箭不成?”

 纪太妃更紧张了,忙道:“管事,你过去看看。”

 “是。”

 “母亲,你太过紧张了。瞧您,都愁出皱纹了。”

这话放在先帝在世的时候,纪太妃一定紧张地照镜子,想尽办法维持美貌,如今虽才过三十,却没了这份心,无奈道:“母亲老了,不禁吓的。”

“你们凭什么打掉我的糖葫芦!你们赔!”车后传来喧闹声,纪太妃忙又问道:“管事,怎么回事?”若是没有问题,反倒让景初担上欺压良善的罪名,亦是一条把柄。

管事在车外回禀道:“货郎没有问题,只是我们把他的糖葫芦打到了泥地,他在闹。”

 纪太妃道:“多赔些银子,好生道个歉。”

 “是。”

事态平息,前路又平坦许多,马车便加快前进。纪太妃心才定下来,车内忽然闯进一人,圆月脸,澄澈的眼睛,他把银子送到他们面前,眼神诚恳地道:“糖葫芦不值这么多钱,还给你们。”

纪太妃平日谨小慎微,真临“大敌”却是一派镇定自若:“你是刚刚跟在车后的小货郎吧,银子你拿着吧,是我们赔给你的。”

喻华却坚持把银子放在了中央的小桌上,返身掀帘,却发现团团兵马已将马车围住。

纪太妃忙护住景初,高声道:“放他走,他没有恶意。”

卫队见他没有挟持人质,赶快让出一条道来。喻华有些不明所以的挠挠头,下车若无其事地走了,不料卫队中有一人的扔了一柄毒镖,喻华毫无准备地倒地,挣扎了两下,被卫队擒了。

“你手欠啊!”刘景初骂了一句,迅速下车走到喻华身前,命令侍卫道:“快!拔出来!有毒没有?”

“有。”

 “解药!”

喻华痛地七荤八素,眼神无力地看着在眼前人影晃来晃去,目光渐渐定格面色焦急的脸上,最后听得那少年说:“拔出来会很疼,你忍者点。”而后是在从未忍受过的剧痛中失去了意识。

伤口处理完毕,刘景初气急败坏地给了那侍卫一个耳光:“谁叫你放暗器的?”

 “卑职知错,不该自作主张。”

“景初。”纪太妃在车内唤道:“情况紧急,他也是迫不得已。”

刘景初犹嫌不解气,抬脚将那侍卫踹倒在泥地:“哪里情况紧急了?”

 “景初!”纪太妃的语气已含了几分警告。

刘景初强忍怒气,吩咐道:“后面马车里的东西扔了,扶他上去,继续赶路。”

猜你喜欢

  1. 游戏小说
  2. 都市小说
  3. 穿越小说
  4. 鬼怪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