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红尘来去梦一场》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第15章 上访

时间:2018-09-14 14:37:55编辑:勾嘴笑

完整版小说《红尘来去梦一场》是梦里的仙人掌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高兰兰陆智浩,书中主要讲述了:我真想冲出冲进去跟他们说个究竟,什么叫小姐闹事?我们已经改邪归正了,只是想要回自己的孩子怎么就这么难。为林陌陌包扎好了伤口,“你好好休息,我在想办法”我对躺在床上虚弱的林陌陌说着。“兰兰,我们到底该怎...

《红尘来去梦一场》 第15章 上访 免费试读

我真想冲出冲进去跟他们说个究竟,什么叫小姐闹事?我们已经改邪归正了,只是想要回自己的孩子怎么就这么难。

为林陌陌包扎好了伤口,“你好好休息,我在想办法”我对躺在床上虚弱的林陌陌说着。

“兰兰,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呀?他们肯定是商量好了对付我们的,”小鱼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林陌陌,你别担心,我握着她的手说,我们我就不信了,明天我们就去省里的检察院公安局,我就不信了,难道真的是无法无天了吗!”

第二天,我们做了很多趟车,没顾得上吃早点,便来到省政府门口,这里真的很多人,他们早早地站在省政府的门口前,拿着条幅,上面写着各种各样的惩处恶霸,还我工资,还有各种因为征地纠纷而且的冤情,其中有一个年迈的老头,头发已经花白,穿着破烂,眼睛浑浊,他还激动的不住的嚷着“还我公道,要我儿子,”他的情绪是那样激动,吸引了我跟林陌陌的注意,我们多看了他几眼。

老头已经是干瘦干瘦的了,却有这么大的毅力,我们走过去轻声的问道:“老爷爷,发生了什么事情呀!”

老头用浑浊的眼睛看了我们一眼。看到我们这样热心的样子,他便开始说起自己的经历来:“姑娘,说实话,我老汉也真是命苦,年轻的时候没了老婆,现在没了儿子,就剩我孤零零的一个人了,为了给儿子讨回公道,我东奔西跑。求爷爷告奶奶。”

“那你的儿子是怎么没的?”我忍不住的问道,林陌陌也睁大了好奇的眼睛。

“说来话长,我们那个村穷乡僻壤的,但是有一点就是有小煤窑,好多人都去小煤窑里挣钱。但是小煤窑主都是黑心的,他们为了挣钱不择手段,没有一点安全措施,村里死了人,没有矿主,最多拿几个钱了事,而乡镇政府也被他们买通了。所以一般下煤窑的都是外地的人,而我儿子,本来,我是非常不同意他下煤窑的,你要知道,那可是有去无回呀。但是他的妻子,那个小香的女人,非常的爱慕虚荣,天天在嘴嘴里念叨着有钱人是怎么过日子的,孙子她也不好好的管,不给做饭,每次孩子都是可怜兮兮的来我这儿讨口饭吃。”

“那后来呢?”林陌陌问道。

“后来便下了煤窑,村里又挣不了钱,地里你看看,辛苦一年,种个果树,打药施肥的,结果那果子还不够你一年的辛苦钱,干什么都划不来。我儿子也跟同住的人去打工了,可是不到一年他就回来了,出外面真是太苦了,大日头底下,毒辣辣的,搬砖弄水泥,盖楼房。说他们工地中的工人,有一天不小心从脚手架上掉下来,就这样把命都没了,工头还不愿意赔钱,说的我们都心惊肉跳的,我劝他回家。没办法,为了离家近点,他就去了小煤窑,那里挣钱就是多呀,头一两个月每个月都是几千几千块钱的挣钱,可也是累死累活的,你知道吗?他的手指缝就没有白过,里边全是煤灰,洗了多少遍也洗不干净。儿子每天,去下矿里,我的心都像吊在天上,真的好担心呀,我也曾劝过儿子,说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真是不要了,可是儿子反而劝我说,安全的很,再说他天天祈祷。于是这样过一天便是一天,直到有一天。就是03年那个冬天,我们那儿真是冷啊,鸡蛋放在雪地里都会冻成个石头。”

“老爷爷,北方的天气有那么冷吗?”我质疑着问道。

“姑娘,我也很纳闷儿,那年的天气真是奇了怪了,水还没有滴到地上,都已经结成了冰渣子,那一杯水往天上,扑过去,结果就会变成冰粒子。一个大早,我起个大早,准备里里外外的把屋里收拾一下,邻居家的二娃突然来到我家,说见他哥倒在地上。就在村口,小煤窑,回我家的必经之路上,人已经冻得硬邦邦了。我一听心一悬,天哪,这种事儿怎么会落到我的头上?我那时候想死的心都有了,我赶紧冲过去去看儿子,我叫他他也听不见呀,他就那样静静地躺着,还是他年轻时候的样子,还是那么俊美。”老人说到这里,忍不住擦起眼泪。

“他可是我的依靠呀,我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我真想去死陪着他。那几天我一直振作不起来,活着还有啥意思呀,姑娘,你知道吗?直到有一次,我们同村的二狗在火车上听一个煤矿工人说,其实我的儿子不是冻死的,而是被煤窑的瓦斯给熏死的。煤矿主看到人被熏死了,又是本村的,就赶紧放在路上,就说被冻死了。”

“天下真有这样的事?这帮人是畜生吧,他们没有儿子吗?他们没有一点亲情吗?”林陌陌气愤的说着。

“谁说不是呢,从我们那个村里村政府乡政府,市政府一直搞到着省政府,连北京我都去过,每次不是被他们接回来,好几次有人往屋里扔砖头,威胁我这老头,可是我不服气呀。姑娘,我现在一想想儿子呗,在外边冻了一夜,我心里都难受”。

老人说到这儿,眼泪流了出来,青紫的嘴唇颤抖着:

“我的喉咙都叫哑了,我只要给儿子一个公道。”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呀!看着老人枯瘦的脸庞,我和林陌陌的心也一阵阵的颤抖,这天下真的没有王法了吗?这朗朗乾坤,我想起窦娥冤里的一句话:“有日月朝暮悬,有鬼神掌着生死权。天地也!只合把清浊分辨,可怎生糊突了盗跖、颜渊!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天地也!做得个怕硬欺软,却元来也这般顺水推船!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哎,只落得两泪涟涟。”

我在心里呐喊着,这就是这个世道吗?

我们安慰着老人说:“老爷爷,别担心,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老人听我们这么一说,眼里也放出一点光芒:“姑娘,你知道吗?我在上访的途中未收集到这个煤矿主的罪证,他现在已经到乡政府当了官儿了,但是我不怕,他包女人、送礼,贪官受贿什么事都干,我手里有他的罪证,我不怕,我就是要拿我这条老命跟它抗争到底。”

老人的一番话让我和林陌陌心里倍感心酸。

可是又能怎么样呢?那些人有权有势,他们有着话语权,我们这些草根,我们这些受了欺负的又能怎么样呢?

我们只得安慰老人说:“老爷爷,我相信你,但是一定保重身体。”

老人重重地点了点头,看着老人远去,我突然感到一阵绝望,我们的对手有权有势,我和林陌陌行吗?我们这样上访到底浪费了自己整个生命,又会是怎样的一个结果呢?

林陌陌似乎看破了我的心思,她轻轻地对我说:“兰兰,你去过你想要的生活吧,我真的不能再打扰你了,再拖累你了,这孩子我一定要争,因为没有他们,我的人生,已经索然无味,没有什么意义了。”

“林陌陌,你还有你的父母呢,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咱们,将上访会有结果吗?”

林陌陌没有说话,我知道,她肯定是铁了心了,是的,既然是姐妹,我就要跟她奋战到底,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

省政府的门开了,上班的人陆续到了,警察也开始驱散上访的群众,他们大声的哭喊着,冤枉啊,还我们公道啊什么之类的话,但是都被那些铁面无私的警察赶走了。

有几个不愿意走的人,他们在地上打着滚儿,撕心裂肺地痛喊着我要见领导,我要见领导,而结果只被公安拉的远远的,而且受到警告,说他们再不走,就把他们关进监狱,说他们扰乱社会秩序,要治罪罚款的。

看来大声的叫冤也根本没有什么用了,我和兰兰对保安说,我们到省政府办点事,保安看见我们不像上访闹事的人,便让我们进去了。

一般来说,很难见到省长,可是,我们只要见到任何一位领导,就有一线希望。

终于,我们在一个办公室门口停了下来,那上面写着局长办公室。

砰砰砰我敲了敲门:”谁呀?请进,“里面竟然有人?我的心里一阵窃喜,看了看林陌陌,她也一样。

我们小心翼翼地推门走了进去,看到坐着一个男人,戴着金丝边的眼镜,梳着一丝不乱的头发,用笔在纸上写写画画,林陌陌一见到那位领导,赶忙扑了过去:“领导,帮帮我呀!”

那位领导很诧异的问道:“怎么回事儿呀?姑娘站起来说。”

我跟林陌陌便向这位领导一五一十地诉说了我们悲苦的经历。

他听完后皱紧了眉头,轻声地对我们安抚道:’姑娘,请放心,我一定会把这个事情查的水落石出的,派出所那边,我也会进行一个调查的,你放心,我们会还你个公道的。“

他的一番正义之语,虽然让我们有几分安慰,但是我们的心里仍然是七上八下的,事情会有这么顺利吗?难道就像派出所的那次?有始无终,有头无尾。

事实果然不出所料,再一次杳无音信,我和林陌陌每天都等着电话,每天也不断的往市政府省政府拨电话,可是结果不是忙音,就是被挂断,当我们再次前往省政府的时候,远远的保安便走过来:“你们两个找谁干什么?”

我和林陌陌喊着要见领导。

保安喊道:“见什么领导啊!别没事找事,”说完要轰我们走。

我和林陌陌拼命反抗:“不不要,我们要见领导。”

很快,周围聚来了一群看热闹的人,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这俩小姑娘干嘛呀一直往省政府冲,难道是二奶?”

看着他们不怀好意的议论,我的心里一阵发紧,争辩道:“我们是来抱怨的,他们不让我进。”

旁边有几句公道话:“行了,小伙子,别跟姑娘过不去。就让他们跟领导说说看到底发生什么了。”

保安一脸的不耐烦,对看热闹的人群吼道:’你们懂个屁呀!这俩女的也是神经病。来过好几次了,是我们的重点防御对象。”

“你才是神经病呢,”林陌陌奋力的反抗道。

啪的一下,那个保安竟然动手了,林陌陌的脸上留下鲜红的五指印。

我气愤的吼道:“你们竟然敢动手啊来人啊,来人啊。”

打人了旁边的人也看不过眼儿了:“一个大小伙子怎么能动手打人呢?还打脸?”

七嘴八舌的指责声纷纷的传来,那几个保安看着人多势众,似乎有点胆怯了,便对我们吼道:”快滚要不然更狠的在后面。”

红尘来去梦一场

红尘来去梦一场

作者:梦里的仙人掌类型:都市状态:已完结

我看了好几遍 不错 人物鲜明 故事环环相扣 心理描写生动 不错的一部小说

小说详情